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鏖战上甘岭

作者:吴敏文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2月03日 16:17:54 阅读 

朝鲜战争中,从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到1951年7月8日交战双方举行第一次联络官会晤,不到一年时间。但是,从开始谈判到1953年7月签署停战协定,却经历了整整两年;充分体现出了朝鲜战争从打,到打打谈谈、边打边谈、以打促谈,再到谈并签署协议、实现停战的特点与进程。上甘岭战役,即发生于1952年10月至11月之间,是边打边谈、以打促谈中的一次重要战役。

战役背景

战至双方首次谈判之前,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依仗其装备和技术优势,觉得战争打成胶着状态很没面子。这就决定了谈判并不顺利,也是促发上甘岭战役的重要原因。

此时,战争双方相持于朝鲜中部,从西至东对峙于开城、铁原、金化和高城之线。靠北一线是志愿军第十九兵团、第三兵团、第二十兵团和朝鲜人民军。靠南一线是美军第一军、第九军、韩军第二军团、美军第十军、韩军第一军团。美军第一、第九、第十军组成的第八集团军司令为范佛里特。志愿军第三兵团由副司令王近山、副政委杜义德率领第三十八军、第十五军和第六十军,在两军相持一线中部的铁原、金化和平康组成的三角地带进行防御。

1951年的板门店是个小村庄.jpg

1951年的板门店是个小村庄

这个地带是朝鲜战场相持之线的关键部位。平康后面有一条铁路和公路直通战略要地——朝鲜东海岸的港口城市元山,越过平康、淮阳,即可直达元山。所以,对于中朝一方,这一带的防御阵地必须守住,一旦有失,直接影响整个朝鲜战场的进退。

两军相持一线靠西端的开城也非常敏感。1951年7月10日两军首开谈判的地点就是开城市郊来凤庄的板门店,虽位于三八线以南,但在我方控制之下。敌军如果向这里进攻,会直接破坏停战谈判。所以,敌方如果不准备继续全面开战,进攻开城的可能性就不大。

1952年是美国的总统选举年。时任总统杜鲁门(民主党人)因朝鲜战争的不利,受到来自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二战时的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的有力挑战。为了改变战场颓势,1952年5月,杜鲁门任命克拉克接替李奇微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虽深知朝鲜战场大局已定,但还是希望“不付出太大牺牲就能拿下一些阵地”,来为自己的上任增加一些点缀,也给信任自己的杜鲁门能够连任加分。作为第八集团军司令兼朝鲜战场陆上作战总司令的范佛里特亦有“露一手”的想法,一场战役在朝鲜战场上已是“风始于青萍之末”。

1952年10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单方面宣布中止板门店谈判。美方谈判代表狂妄地叫嚣:“让飞机、大炮去辩论吧!”

由于从西线进攻会整体破坏停战谈判,而东线战场又都是山地,不利于美军机械化部队的展开,最后,“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决定从中线开打。

在战场对峙中线的平康、铁原、金化这个所谓的“铁三角”里,金化是最接近美韩军控制线,也是“铁三角”中最靠南的一个角。要进攻金化,必须先攻下正面的五圣山。拿下五圣山主峰之前,必须先拿下在我军控制下的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这两个高地不仅是我军阵地的突出部,而且直接嵌入美韩军阵地,双方阵地之间的直线距离最近不到100米。所以,对于拿下这两个高地,美韩军方面认为比较容易。美韩方面计划令美军第七师攻打597.9高地,韩军第二师攻打537.7北山高地。

美军第七师虽叫一个师,实际上不仅有第七师的第三十一、第三十二和第十七等三个团,而且还有两个各1000多人的哥伦比亚营和埃塞俄比亚营,另还有空降第一八七团。韩军第二师共辖四个团。美韩方面决定,战役总指挥官由范佛里特担任,具体指挥则交给美军第九军军长詹金斯。如此充足的兵力进攻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两个目标,难怪范佛里特狂言:“这两个高地,有足够的飞机大炮支援,步兵不会遇到太大的困难;顶多五天,伤亡百八十人,就可以把阵地拿下来。”

在我军方面,担负朝鲜战场中部“平(康)金(化)淮(阳)防御”中金化部分的,是1951年3月才进入朝鲜的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对我军这个部分的防御而言,主峰1061.7米高的五圣山就像门栓一样。五圣山一丢,后面就是比较平坦的地区,敌军机械化部队即可长驱直入。所以,五圣山是必争之地,而守住五圣山的前提,就是坚守它伸出去的两个支点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它们揳入敌军的阵地,威胁着敌军的整个金化防线。

由于在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后面至五圣山主峰之间的山洼里,有一个总共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叫“上甘岭”,所以就把这次战役叫做“上甘岭战役”。

战役过程

从我军的角度看,整个上甘岭战役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表面阵地的坚守,第二阶段是表面阵地丢失后的坑道坚守作战,第三阶段是反击恢复表面阵地的作战。

(一)坚守表面阵地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从14日至17日,是我军表面阵地的坚守战。

敌军一开始就摆出了“大阵仗”。10月12日、13日两天,敌军连续对我军阵地进行高强度炮击,重点针对五圣山地区。

10月14日凌晨,敌军从距上甘岭2.5公里左右的正面发起大规模进攻,先后投入作战的有美军第七师和韩军第二师、第九师,以及配属韩军第二师第三十七团的两个营,美军空降第一八七团一部、哥伦比亚营、埃塞俄比亚营等。加上临时补充的兵员,共计6万余人,同时还有绝对的炮火和空中优势。

我军首先参战的是第四十五师第一三五团,参战的炮兵为师属山炮营和军属炮兵第九团第三营(日造三八式野炮),共有火炮15门,担负支援上甘岭右侧597.9高地和左侧537.7北山高地两个加强连的坚守防御作战。在确定敌军的主攻方向是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后,第四十五师将炮兵第十一团的两个营加强给了这个方向。我军山炮、野炮、榴弹炮由原来的15门增加到了55门。秦基伟军长责令第四十五师崔建功师长:事关全局,寸土必争,一定要守住上甘岭!

敌军的第一次进攻很快被打下去,接着就发起第二次进攻,集中两个营的兵力对两个高地猛攻。为了避免敌军疯狂的炮火和空中火力对我军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军以小部队进行抗击。当天12点以后,敌军占领了537.7北山高地的东北角,但高地主阵地还在我军手中。

上甘岭表面阵地被炸为焦土.jpg

上甘岭表面阵地被炸为焦土

在第一天,敌军的进攻近40次,兵力从班、排、连,到营,再到两个营逐次加强。为配合步兵进攻,先后对我军两个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飞机投弹500多枚。我军表面阵地的岩石多被炸成粉末,厚积达1米多,山的标高被削低了2米。

我军守卫在597.9高地的步兵第一三五团的第八连、第九连同敌军四个营的兵力展开血战,打退敌人十几次集团冲锋。敌军占领我597.9高地的2号、7号和11号三个表面阵地。激战中,我军第一三五团第九连副指导员秦庚午带领战士坚守9号阵地,表面阵地经常保留5人,其他人员进入防炮洞隐蔽。一天下来,仅9号阵地就毙伤敌500余人,己方伤亡55人。

守卫在537.7北山高地的第一三五团一连同敌军先后投入的三个营的兵力进行了9个小时的激战,打退敌军40多次冲击,除9号阵地仍被我军控制外,其余表面阵地都被敌军占领。我军防守部队在大量杀伤敌人后退守坑道,以保存实力,待机反攻。

第一天激战下来,我军以伤亡550余人的代价,歼敌1900多人。

在我军牺牲人员中,包括整个朝鲜战争中12个“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之一的孙占元。孙占元是第四十五师第一三五团第七连二排排长。他是在14日晚上我军收复597.9高地表面阵地的作战中牺牲的。孙占元对597.9高地表面阵地地形,以及对运动战中的战术动作都非常熟悉。但是,在当天敌军的大量炮击下,原有地形和交通壕已被完全改变,而且敌军在表面阵地设置了多个大的火力巢。孙占元在打掉敌军数个火力巢后,被20多个敌人从侧面射击击中。我第一三五团所属七连、八连,在付出惨重牺牲后,将敌军在白天占领的597.9高地表面阵地全部夺回。

敌人在上甘岭战役中发射后遗留下来的炮弹壳.jpg

敌人在上甘岭战役中发射后遗留下来的炮弹壳

第一天的战斗就体现出了上甘岭战役的惨烈程度。敌军连续四天大量炮击我军两高地并展开进攻。第一天炮击达32万发,第二天有20多万发,第三天有近20万发。基本上是我军在白天失去一些表面阵地,在黑夜到来时再奋勇夺回。

到了10月18日晚上,我军上下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要不要进行反击?晚上反击夺回表面阵地,但到白天仍然可能失去。经过五天的战斗,我军第四十五师投入21个连队,固然歼灭了不少敌人,但自身伤亡也很大。敌军大致有17个营被挫败。我军参战的连队,每个连也仅剩下10至30人。虽然我军手头还有6个连的后备兵力,可以进行一次强有力的反击,但是,若无后备兵力增援,不仅无法向纵深发展,次日守住表面阵地仍无把握。于是,第四十五师决定将主力连队全部撤入坑道。第十五军很快批准了第四十五师的方案。

(二)坑道战阶段

由此,上甘岭战役进入第二阶段:我军坚守坑道的战斗。

10月18、19日白天,敌军占领了两高地表面阵地,并以手榴弹、炸药包、毒气弹、铁丝网和滚桶等毒辣手段破坏、封锁我军坑道口。我军坚守坑道的战士们忍受着极大的困难,互相鼓励。除坚守坑道外,随时准备跃出坑道进行反击。

19日17时半,我军两个营的火箭炮群突然齐放,山炮、野炮、榴弹炮遂行对597.9高地表面阵地上敌军的火力点急袭10分钟,阵地上一片火海,给敌军以极大的杀伤。第一三四团八连和四连分别从1号、2号坑道跃出,夺回了1、3、9号阵地和2、8、11、7号阵地。第一三五团六连从西北山腿反击,也先后收复了6、5、4号阵地。敌军仓皇败退。

从597.9高地的6号阵地往主峰方向反击,必须夺取5、4、0号阵地。但在我军夺取6、5、4号阵地之后,却在0号阵地前被卡住了。不拿下0号阵地,我军反击部队就无法夺取597.9高地主峰。这时,我军冲锋号已经吹响,但敌军的0号阵地的火力点又复活了。负责爆破的黄继光此时已经受伤,手上也没有了武器。在非常紧急的时刻,只见他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用身体挡住了那个复活的枪眼。黄继光牺牲了,成为了整个朝鲜战争中12个“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中的又一位。

黄继光烈士就是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英雄.jpg

黄继光烈士就是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英雄

就在那一刹那,我军反击部队迅速冲了上去,从0号阵地插到9、10号阵地之间,切断了敌军的退路,将主峰阵地上的敌军全歼。与此同时,537.7北山高地的表面阵地,也在我军炮兵的掩护下全面恢复。

19、20日的连续反击作战,战斗非常残酷。我军参战部队如第一三四团八连,19日组成20多人的突击队,在炮火的掩护下,以小群动作从两侧冲入敌军阵地,那是真正的短兵相接,取得了歼敌两个排的战绩,但20多位勇士也全部牺牲。美军第七师和韩军第二师以三个营的兵力,向我军两个高地拼命反扑,我军守卫部队奋起抗击,双方反复争夺40余次,但在敌军强大的炮火覆盖下,我军597.9高地主峰阵地再次丢失。至此,敌军先后投入了17个营的兵力,伤亡共计7000多人。我军第四十五师共投入21个连队,总计伤亡3000余人。

10月22日,双方都进行了兵力调整。第二十九师接替第四十五师除两高地以外的全部任务,第四十五师全部力量集中争夺这两个高地。美军第七师因为伤亡惨重撤离597.9高地,美军第三师调来接替。

10月23日至27日,我军参战炮兵抓住时机,数次对攻占我军表面阵地的敌军、敌纵深物资堆积站和部队集结地,实施炮火袭击,给敌军有生力量和物资储备以重大杀伤和破坏。加之我军坑道部队利用一切机会对敌进行袭扰和反击,美军对表面阵地的守卫日益困窘。我军虽困守坑道,但对表面阵地的攻击一刻也没有放松。

连续作战,令我军第四十五师亦严重减员。志司和第十五军给第四十五师新建了13个连队。第四十五师采取老兵带新兵的方式进行战地“抢训”,为后续作战准备有生力量。

志愿军战士在坑道中接岩石滴下的水解渴.jpg

志愿军战士在坑道中接岩石滴下的水解渴

坚守坑道的部队异常艰苦。原来一个坑道准备了20天的水,但这是以一个连的标准准备的。为了接水的方便,盛水的水缸一般就放置在坑道口。这就使得水缸容易被炮弹和炸起的石块等震坏,造成漏水的损失。加之原计划一个连一条坑道,后来发展到两三个连一条坑道,用水严重不足。没有水,不仅无法解渴,而且饼干等食物也无法下咽。坑道里硝烟、硫磺、血腥和汗臭交织,空气极其污浊,指战员完全是凭坚强的意志,克服干渴缺水的困难。极其干渴的时候,甚至只得用尿液解渴。但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我军指战员凭借钢铁般的意志,完成了坚守和大反击前的准备。

(三)反击阶段

10月30日,终于赢来了上甘岭战役的第三个阶段:我军强力反击。

为了达到对敌有生力量的大量杀伤,志愿军有意延迟了反击进程,即反击第一天不夺回两个高地的所有阵地,以吸引敌人回援,借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我第十五军决定,反击使用25个连队,分作三个梯队:第四十五师和第二十九师为第一、二梯队,负责恢复阵地;第三十一师为第三梯队,负责坚守巩固所夺占的阵地。

反击前两日,我军炮兵对两个高地的敌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30日12至17时,我军首先以榴弹炮进行了20分钟破坏射击,敌军的阵地大部分被我军炮火摧毁。22时,我军山炮、野炮、榴弹炮进行了5分钟火力急袭。在本来应该是兵力反击的时机,我军步兵却没有立即反击。过了大约十分钟,我军发起又一次7分钟炮火急袭。

22时25分,我军反击部队迅速行动,步兵突击队与坚守坑道的部队互相配合,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数路多波次发起冲击。经过5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一举夺下主峰,当夜恢复了597.9高地。537.7北山高地则在总攻发起前,就已经得到恢复。随后,两个高地的我军立即转入坚守,打退了敌军多次反扑。此后,虽537.7北山高地又经历了得而复失,但最终在战役结束前被我军收复并牢牢控制。

战役结果

上甘岭战役从10月14日开战,至11月25日结束作战,共计43天。我军打退敌军进攻900多次,进行大规模争夺战29次,以伤亡11529人的代价,击毙、伤、俘虏敌25498人。

志愿军战士在上甘岭英雄阵地欢庆胜利.jpg

志愿军战士在上甘岭英雄阵地欢庆胜利

上甘岭战役的影响——首先,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兼朝鲜战场陆上作战司令范佛里特于1953年1月被解职。其次,强化了美方通过军事手段无法解决朝鲜问题的认知,也彻底打消了美韩方通过战场取得更多的政治利益的念头。上甘岭战役之后,美军一改不时发动主动进攻的习性,基本上处于守势,从此没有再对我发动超过营级规模的进攻。此后,一直到1953年7月27日双方签署停战协定,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一直在我军控制之中。

上甘岭战役结束时,美国当年的总统大选已经结束。争取连任的民主党总统杜鲁门落败,艾森豪威尔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与时任”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是西点军校的校友。二战中,艾森豪威尔成为欧洲战场盟军总司令时,就选择了克拉克作为自己的副手,两人私交甚厚。对于艾森豪威尔恢复开城板门店谈判和通过谈判结束朝鲜战争的决定,克拉克完全认同。这无疑对通过谈判结束朝鲜战争具有积极意义。

【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王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