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抗战名师——独胆雄兵黔军第一〇二师(上)

作者:吴敏文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24日 17:38:29 阅读 

北伐时期,广州国民政府将原境内各军整编成6个军。后有广西部队第七军(军长李宗仁)和湖南部队第八军(军长唐生智)。1927年4月,蒋介石主导的南京政府成立,贵州省省长周西成通电响应,蒋介石遂委任周西成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兼贵州省主席。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为经营贵州作为抗战基地,利用贵州本地政治强人之间的内部矛盾,于1932年扶持王家烈为第二十五军军长兼贵州省主席。柏辉章因在王家烈的争权中建功而被擢升为中将,任第二十五军第二师师长。1935年4月,蒋介石以王家烈剿共不力为由,剥夺其军政权力,任命蒋系亲信吴忠信为贵州省主席,将黔军第二十五军整编成中央军系列中的黔军5个师:第一〇二师,柏辉章任师长;第一〇三师,何知重任师长;新编第八师,蒋在珍任师长;第一四〇师,沈久成任师长;第一二一师,吴剑平任师长。由此,黔系军队被打散成师的编制被编入各军,国民革命军中不再有由黔军组成的军一级部队。

此时,黔军第一〇二师是两旅四团的编成。为准备对日作战,从1936年起,国民政府开始有选择地对60个师进行调整,调整后的师的编制特点是:步兵连为九班混合制,班增编轻机枪;团属迫击炮连分为排后归属各营,以增强营一级火力;原各营所属小炮排集中成连,直属团部,作为防空及防战车火力。第一〇二师的新编制是撤销旅级单位,改为师直属三个建制团和一个补充团,此时编制序列为:师长,柏辉章;副师长,胡松林;参谋长,杜肇华;第六〇七团,团长陈蕴瑜;第六〇九团,团长钟立纲;第六一二团,团长陈伟光;补充团,团长李念荪。

出师淞沪

继“七七”事变日军全面侵华和我全面抗战的展开,“八一三”淞沪抗战随即打响。1937年8月下旬,在河南经扶的柏辉章接到军事委员会率第一〇二师赴上海抗战的命令,第一〇二师的贵州子弟随即脚穿草鞋,打上绑腿,背着大刀、斗笠,肩扛“汉阳造”,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开赴淞沪抗战战场。

淞沪抗战初期,第一〇二师先在以蒋介石亲任司令长官的第三战区,以刘兴为总司令的江防总司令部下属作战。任务是掩护江阴炮台要塞,封锁江阴航道要口,拱卫首都南京门户。封锁长江,是淞沪抗战的重要举措,即把长江内河的日军军舰(第3舰队第11内河炮艇战队)封锁于长江之内,以达成消灭一部分日军海军力量的目的;同时,江阴要塞的安全直接关系首都南京的安全。封江作战计划将日舰和日侨一网打尽,可惜由于叛徒的泄密和日本早有预谋实施的撤侨行动,未能如愿。

9月中旬,柏辉章奉第三战区之命率部星夜兼程转赴上海参战。

抵达淞沪战场,第一〇二师奉命驻防在苏州河南岸的虹桥、七宝镇一带,作为预备队机动待命。10月上旬,第一〇二师被配属给胡宗南的第十七军团。第一〇二师的增援,对于第十七军团来说犹如及时雨。但胡宗南对第一〇二师的使用,却令人费解。胡宗南令柏辉章将他的陈蕴瑜第六〇七团、陈伟光第六一二团,分别调归其属下的第一、第八军,并要求这两个团强渡苏州河,防守北岸最前沿的阵地;师指挥所与第六〇九团部署于苏州河北岸的新泾镇,作为第十七军团的预备队。

胡宗南的安排,对于第一〇二师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考验。对于第一〇二师的被肢解,广大第一〇二师官兵出于袍泽之情,很不情愿。为此,柏辉章召集团以上干部开会,希望各团主官晓谕部属,精诚团结,统一意志,共赴国难,打出第一〇二师的精神。特别是对于外调的两个团,要求他们“务必服从上峰指挥,如有动摇军心者、临阵退却者,必依军法严惩”。

按照柏辉章的部署,陈蕴瑜第六〇七团负责增援第一军李铁第一师。李铁对陈蕴瑜下达命令:“你团以一营增援我师第一团,以另一营增援我师第三团,并归第一、三团团长分别指挥作战,其余一营作为机动部队。”陈蕴瑜坚持以全团接防第一师第一团,李铁表示同意。

一〇二师柏辉章将军.jpg

一〇二师柏辉章将军

当陈蕴瑜正与第一师第一团王应尊团长交接防地之际,日军数十艘装甲汽艇和橡皮艇载五六百人,在重机枪的配合下准备强渡苏州河,陈蕴瑜立即命令王宪武第二营前往迎击,乘敌立足未稳,进行猛击。第一〇二师官兵刚入战场,士气高昂,弹药充足,与敌激战至黄昏,打得敌军晕头转向纷纷夺船逃命,落水溺毙者数十人。第六〇七团首战告捷,改变了中央军对地方军的轻视。

日军花费巨大代价后,在陈家行附近突破蕴藻浜北岸国军阵地,并强渡蕴藻浜。10月3日凌晨,第八军军长黄杰请求第十七军团增援,胡宗南令第一〇二师第六一二团过河增援。入夜,陈伟光率部向敌攻击前进,顺利推进到苏州河北岸,并击沉敌艇两艘。第六一二团接防阵地后,敌人出动坦克掩护步兵向我猛扑,陈伟光采取白天避其锋芒,晚上强袭夺回阵地的打法。日军虽凶狠如狼,但几天下来也被拖得精疲力竭。到了晚上,陈伟光多次组织突击队,向突入蕴藻浜南岸之敌逆袭,予日军以重大杀伤,使其不能在南岸建立桥头阵地。

日军也不甘示弱,集中炮火向我军阵地猛烈轰击,继以步兵反扑,数度肉搏之后,双方伤亡惨重。时值天降大雨,战场血水与雨水汇流成河。当第一〇二师强渡苏州河后,留守师部的钟立纲第六〇九团,遭受日军右翼侧击,激战一夜,少校营长徐天植在与敌拼杀中不幸阵亡。副营长柏宪章(柏辉章胞弟)接替指挥,继续激战。

第六〇九团三营八连在苏州河造粪厂附近防守,与敌连续展开激战。激战中八连伤亡过半。连长刘正才和一排长刘芬南先后负伤。师长柏辉章见此,立即命令补充团李念荪迂回穿插敌后,截断苏州河南北两岸敌人的联络,再令师工兵连连长陈大治进行爆破,以阻断南岸交通。此时,第六〇九团和补充团向敌包围夹击,日军终告败退而又失去过河退路,只得向北新泾方向逃窜。

柏辉章此举不仅粉碎了敌军沿河西进袭第十七军团侧背的企图,更确保了苏州河上游吴淞江地区的安全。胡宗南没有想到,第一〇二师这支被讥笑为“双枪兵”的贵州部队,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如此之大的战力,于是将第一〇二师外调的两个团归还建制,并称赞第一〇二师“奋勇克敌,显树战功”。同时,决定将第一〇二师纳入第一军作战序列,继续战斗。

由于日军持续增兵,淞沪抗战已达3个月,双方伤亡惨重。11月13日,国民政府发表上海撤退声明。柏辉章接到胡宗南的撤退命令后,组织部队撤至青浦,此时柏辉章身边仅剩几个随从,几乎成了光杆司令。等各团撤退到苏州设点收容,才陆续集结了2000余人。各团、营都残缺不全,就连师部特务连也所剩无几。不久,柏辉章接到胡宗南调第一〇二师至苏州的天平山、灵岩山等地堵截日军的命令。

保卫南京

柏辉章率领第一〇二师在天平山、灵岩山等地利用原有国防工事配备兵力,并监视注意太湖敌情,以掩护友军大部队沿太湖东岸公路撤向无锡。11月18日,第一〇二师刚与敌交火,又接到胡宗南转发第三战区命令,要求第一〇二师立即转进无锡布防。

此时天降大雨,寒风刺骨,第一〇二师靠两条腿行军,风餐露宿,衣服干了湿、湿了干。抵达无锡后布防西郊太湖东侧高地梅园至石矿山一线。为了提高士气,柏辉章亲自跑到各连队慰勉士兵,并召集各团营干部做勉励讲话。

柏辉章令陈蕴瑜第六〇七团据守梅园至鼋头渚一线;钟立纲第六〇九团占领充山、石矿山据点,密切监视太湖敌情;陈伟光第六一二团控制茅头峰、嶂山地区。各团刚部署完成,就有敌人装甲车多辆沿公路向钱桥方向逼近,并开始向第六〇九团阵地冲击。

因为我军从淞沪战场撤退仓促,导致南京保卫战尚未完成防御部署。这样一来,第一〇二师的任务就不仅是死守无锡、太湖,掩护部队退却;而是要在此坚守尽量长的时间,以掩护南京卫戍长官司令部有尽量多的时间完成部队的集结和部署。

柏辉章别无选择,亲率第六一二团一个营埋伏于舜柯山附近对敌伏击,击毁敌坦克两辆,敌军后续车辆怕中埋伏,便向无锡南站方向驶去。这时,日军五六百人在太湖水面乘艇数艘向充山、鼋头渚登陆进犯,钟立纲第六〇九团据险坚守,拼死力战,击退了日军的进攻。

陈蕴瑜第六〇七团在梅园至鼋头渚一线也遭受日军猛烈攻击,敌炮火异常凶猛,敌机临空配合轰炸,陈蕴瑜沉着指挥,顽强抵抗。第六〇七团坚守四天,阵地稳固。第六〇九团负责整个充山一线防御,防御正面宽,一个团的力量很显薄弱,经过淞沪战场消耗,兵力更加单薄,防御捉襟见肘。

12月2日,日军已经越过无锡,守卫无锡已无意义。胡宗南令柏辉章率第一〇二师撤退,经常州转移至南京以东的汤山布防,保卫京畿重地。此时的第一〇二师,也就比一个团多一点的人数。

增援汤山的第一〇二师疲惫不堪地进抵丹阳,但丹阳已于头天陷落,日军已抵南京城下。在前进无路的情况下,胡宗南令第一〇二师开往镇江,接防第八十七师的防御阵地。12月6日,第一〇二师赶抵镇江南山,构筑防线并打退日军几次进攻。当天下午,胡宗南再令第一〇二师转进浦口,承担扬子江北岸的警戒任务。

经过三个月的艰苦鏖战,第一〇二师仅剩3000来人,而且官兵极度疲惫。由于后勤供应不济,吃了上顿没下顿,睡觉休息更是奢望,有时部队稍作停顿,随即就有人就地睡着了。

12月9日,第一〇二师达到浦口布防,任务是协助友军保卫南京,堵截日军国崎支队,防范守城部队胆怯北逃。12日后,第一〇二师又接到新任务,掩护南京卫戍区各部队撤退时向江北转移。

由于保卫南京的部队多是在淞沪会战中被打残了的部队,加上日军的武器、兵力优势,南京保卫战一开始就弥漫着悲观的阴影。12月12日,南京卫戍区司令部令各部队撤退突围。此时,南京卫戍区司令长官唐生智从下关乘小火轮抵达浦口,在第一〇二师的掩护下得以安全撤离,向扬州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驻地靠拢。第一〇二师部队在掩护友军撤退之后,14日晚,执行胡宗南的命令向安徽撤退。

鏖战砀山

12月16日,第一〇二师奉胡宗南之命至安徽滁州布防。经过在安徽各地转战,1938年元月中旬,第一〇二师编入第八军序列。此时第八军属第八战区,归西北行营节制。

第八军是由财政部部长宋子文创建的税警总团改编,全德械装备,第一〇二师归属第八军后,装备得以全面更换。同时,第一〇二师不仅得到兵员的补充,而且编制也有所改变:师长,柏辉章;第六〇七团,团长陈蕴瑜;第六〇九团,团长陈伟光;第六一二团,团长唐守志;补充团,团长李念荪。经过此次整补,全师官兵增至7000人,武器装备在当时来说也是最好的,军心为此大振。

第一〇二师归第八军节制后,奉命开往陕西境内的大荔构筑黄河河套防御阵地,作为防御大西北的一部分,担任黄河守备。1938年春初,徐州会战爆发。5月,第八军军长黄杰接到军委会参加徐州会战的命令,黄杰即令第一〇二师作为先头部队,乘火车从陕西经陇海路星夜直奔徐州。

15日,第一〇二师先头部队王宪章营刚接近韩道口就与日军遭遇,柏辉章命令:陈蕴瑜率第六〇七团、第六一二团附战防炮连,分别向韩道口、李庄前进,迎击来犯之敌。命令第六〇九团掩护师部驻守砀山城。受命后,陈蕴瑜率部从牛蹄圈火车站急行军前进,令副团长刘威仪率第二营(营长王宪武)从韩道口进占回龙集。曹文奎第一营从右方翼侧前进,陈蕴瑜率第三营断后策应。16日中午,王宪章营进至回龙集。王宪章把防御重点放在东南方,抓紧构筑工事,设置障碍,拆毁桥梁等。部署刚定,即有日军第九师团吉住良辅的一个支队,在战车引领下大摇大摆而来。狭路相逢勇者胜。营长王宪武凭着旺盛的士气,对敌集中火力,猛轰猛打,骄横的日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接着日军又发起两次冲锋,都被王宪武营打退。

半夜时分,刘威仪副团长与王宪武商量,决定出敌不意,组织一次夜间突袭,扩大战果。王宪武亲点敢死队40人,在他的带领下趁着黑夜星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悄然摸到敌营。日军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敢主动出击,正在酣睡之中。王宪武艺高胆大,第一时间干掉日军卫兵,群雄涌入,摸到敌人就砍。此次夜袭,半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歼灭日寇60多人,缴获武器弹药一批,敢死队也伤亡10多人。

5月19日,徐州陷落。第一〇二师的原定任务是增援徐州友军,而此时徐州已经失守,第八军军长黄杰于是令第一〇二师驻防砀山,于砀山、李庄、苇楼、韩道口之线布防,力阻敌军西进,掩护徐州友军撤退。

柏辉章意识到日军必取砀山,第一〇二师首当其冲。于是电请黄杰增加一线兵力,黄杰复电:“俟将派兵增援,当前希仍遂前令部署防务。”

柏辉章令陈蕴瑜第六〇七团驻守苇楼、韩道口、回龙集一线;唐守治第六一二团防守李庄;陈伟光第六〇九团固守砀山城外围阵地;李念荪补充团部署在砀山地区为师预备队;师部进驻砀山县城。

20日,第六一二团在李庄部署初定就遭到日军的十六师团所部的攻击。21日,日军再次向李庄车站进犯,被第六一二团伏击,日军被打死打伤60余人。气急败坏的日军,以数倍于守军的兵力包围李庄,一把火将整个李庄焚毁殆尽。

日军依仗坦克、装甲车的优势,开始进攻第六一二团阵地。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日军惨无人道地施放毒气。此时,我很多新兵不知道滋滋作响不断冒烟的东西为何物,待风一吹,呼啦倒下一大片,口吐白沫,手脚抽搐。老兵知道这是毒气,以毛巾蘸水捂住口鼻。日军轮番进攻,第六一二团连续作战三天三夜,在请援无果、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完全失去作战能力。日军冲进李庄车站,第六一二团奋勇突围后,仅剩40余人。

日军顺势南下,第一〇二师被敌分割包围,师部与各团的联系被切断。第一〇二师官兵在敌炮兵和坦克肆虐下,只得各自为战。陈蕴瑜率第六〇七团孤军守苇楼。与敌激战两昼夜,清点我方人数,已经不满200人。

深夜,四周沉寂,陈蕴瑜命令大家做好突围准备。陈蕴瑜左手拿着手榴弹,右手提着冲锋枪,一马当先,分东西两队向外迅速突围。陈蕴瑜等刚越过外壕,就与日军遭遇。双方打得犬牙交错,短兵相接,阵地上血肉横飞吼声震天撼地。

然而,毕竟陈蕴瑜团官兵与敌激战两日,已经精疲力竭,因此很快被敌分割包围,四面受敌,弹密如雨。陈蕴瑜团长在冲杀中不幸中弹,以身殉国。由于副团长曹文奎也已身负重伤,全团由第一营营长潘琳指挥,率余部向砀山师部归队。

苇楼之战,第六〇七团损失惨重。团长陈蕴瑜、连长王忠贞等3人、排长胡登荣等7人阵亡;副团长至排长负伤18人,士兵伤亡千余人。

陈蕴瑜将军的遗貌和冯玉祥的题词.jpg

陈蕴瑜将军的遗貌和冯玉祥的题词

陈蕴瑜英勇牺牲后,蒋介石亲笔写下挽联:“裹革恨无尸,一夕苇楼埋碧血;报国原有典,千秋青史表丹心。”国民政府48名政要题下挽词。冯玉祥题词:“成功成仁”,何应钦题词:“毅魄英姿。”

第六〇七团全体将士血染苇楼,国民政府感其英烈,追赠陈蕴瑜陆军少将衔,蒋介石亲自为纪念馆题写匾额:“忠烈可风”,并赐“国军过此不得驻扎”的手令碑文,以示敬仰和嘉奖。在陈蕴瑜的家乡安顺天龙镇立有高5米的纪念塔,上书:“陆军少将陈蕴瑜烈士纪念塔。”

陈蕴瑜牺牲,砀山守卫战仍在惨烈进行。

20日晨,砀山县城郊外发现日军,遭到了陈伟光第六〇九团的顽强阻击,但不及数小时,砀山城已是四面皆敌,把第一〇二师师部包围得水泄不通,日军不分昼夜地对砀山城内狂轰滥炸,一时砀山城内硝烟弥漫,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由于弹片横飞,城内已是寸步难行。

23日上午,敌人逼近砀山城下,敌炮兵在空中侦察气球的指引下,不断向城内发炮。至下午,前线战斗节节失利,日军屡屡逼近城垣,曹文杰营长率所部拼死抵抗,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冲锋。

此时砀山已是危城难守。第一〇二师已经再难坚持。柏辉章请求黄杰增援,黄杰却发来一封含义模糊的电报:“砀山不必守,砀山不可失。”捧读军长黄杰的电文,师长柏辉章与参谋主任熊钦垣等人反复研读,不解其意。

此时,砀山城内的曹文杰营,已经开始与日军逐屋争夺,巷战异常惨烈,伤亡有增无减。激战中,各连、排长不断牺牲,以致连、排长一日数换,而班长已经几乎伤亡殆尽。战至黄昏,各参谋一致主张趁夜突围,但师长柏辉章坚持没有军部命令,不能擅离职守。

熊钦垣对柏辉章说:“军长没有明令撤退,是有他的难言之隐。”经众人分析再三,大家一致认为:强敌压城,坚守毫无希望,硬守只有全军覆没,仍是失守,于战局无补;最佳选择是突围而出,重新掌握各团,变被动为主动,全力阻击日军西进(此乃“砀山不必守”);以空间换时间,拖住日军于砀山一线(此乃“砀山不可失”)。这样既符合军部意图,又可保数千袍泽性命。于是,师长柏辉章下令,于次日(25日)凌晨3时开始突围。

突围后的第一〇二师残部搜索前进,且战且退,傍晚到达虞城附近一个村庄。随后,电台收到军长黄杰向雎县转进的命令。第一兵团司令官薛岳也发来撤出战斗的命令:“砀山战役,该师以寡敌众,官兵英勇奋战,完成作战任务,深堪嘉勉。现着全师开往漯河集中休整。”

6月18日,第一〇二师一路风餐露宿到达漯河,全师仅剩2000余人。6月28日,全师奉命到达黄陂。柏辉章整顿部队,将原补充团改为第六一二团番号,陈希周任第六一二团团长,许世俊由第六〇九团副团长升任第六〇七团团长,军政部核定补充新兵4000人,原补充团团长李念荪带队到贵州接领新兵。(未完待续)

【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王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