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平江之围——朱元璋的铳炮攻城战

作者:李湖光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24日 16:37:38 阅读 

朱元璋建立明朝的过程并不能简单地说成是推翻元朝,恢复汉室。因为在朱元璋整个斗争的过程中,他的主要对手其实并不是元朝,而是张士诚和陈友谅两个与他同样为起义军首领的乱世英雄。公元1364年,朱元璋受元朝招安,获封吴王称号。与此同时,张士诚也获得了同样的封号。因此当时朱、张二人并称吴王,张士诚为东吴王,朱元璋为西吴王。当时在三个起义军首领之间,陈友谅是实力最强的一个,朱元璋是最弱的。

此后,朱元璋一直在和陈友谅作战,双方大小战斗持续了五年之久。在这期间,优柔寡断的张士诚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但在朱陈大战刚开始时,双方都在拉拢张士诚,陈友谅甚至主动要求与张士诚结为亲家。五年过去后,朱元璋已完全占据了优势,并最终通过鄱阳湖大战击败陈友谅后,张士诚才发现,当年的对手已经远远今非昔比了。五年前,朱元璋要讨好张士诚;五年后,攻守交换,张士诚再也没有那些好日子了。公元1365年,朱元璋终于开始大举讨伐张士诚。

在空前的鄱阳湖大战中,朱元璋恐怕动用了数以千计的火器参战,不过具体数据现在已经难以考究。而有确切数据证明朱元璋在一场战事中动用过数以千计的火器的战例,则是随后发生的平江(今江苏苏州)之战。平江是张士诚的老巢,朱元璋消灭了陈友谅的势力之后,很快就将矛头转而对准了张士诚,决定与对方新账旧账一起算。

 1365年(元至正二十五年),朱元璋以徐达为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率兵横扫张士诚在长江以北的地盘。接着,他们渡江南下,纠集二十万重兵,连克湖州、杭州等地,经南浔、吴江而兵锋直指平江。

1366年(元至正二十六年)11月25 日,徐达在平江城南鲇鱼口击败张士诚部将窦义,在此期间,另一将领康茂才的部队也在尹山桥获胜,烧毁敌军千余艘战舰以及一批物资。至此,平江已陷入包围。

不甘束手待毙的守军一度从平江城的一个城门——娄门出击,虽然未能解围,但是却用箭射死了徐达辖下将领武德卫指挥副使茅成。种种迹象显示,张士诚决意顽抗到底。

鉴于戒备森严的平江城难以骤然攻下,徐达明智地选择长期围困的办法,他亲自驻军于平江的葑门之外,有条不紊地指挥部属排兵布阵。命常遇春驻军于虎邱,郭兴驻军于娄门,华云龙驻军于胥门,汤和驻军于阊门,王弼驻军于盘门,张温驻军于西门,康茂才驻军于北门, 耿炳文驻军于城东北,仇城驻军于城东南,何文辉驻军于城西南。

据统计,围城的部队共有48卫。每一卫大约5000人,装备了50余门大、小将军筒,另外还有5座襄阳炮(一种配重式抛石机)、50座七梢炮(一种依靠人力发射的抛石机)。这说明,参战部队共有2400多门大、小将军筒,这一大批火器将在240多座襄阳炮以及2400多座七梢炮的协助之下攻城。

攻城用的七梢炮.jpg

攻城用的七梢炮

徐达又下令在城的四周挖建工事,掘挖互相连接的长壕,并修筑很多堡垒。同时搭起了高达四丈的敌台,站在敌台的最顶层,可以远眺城中动静,起到很好的侦察作用。而城中往来的兵士都有成为靶子的可能,因为分为三层的敌台,每一层都安置了弓弩、火铳。

将士们把数以千计的攻城器械布置在城的周围,日夜轰个不停,铳炮之声不绝于耳,把平江城轰了个千疮百孔。然而,那时候的火器还没有击塌城墙的威力,它们主要的任务是对城上的守军进行火力压制。

附近一带的松江、嘉定、太仓、昆山、崇明等城先后投降了朱元璋,致使平江更加孤立。张士诚不会坐以待毙,任由徐达日复一日地在城外发射铳炮,他决定出击。那么,出击方向选在哪里好呢?城东门外是徐达的防区,平日军容整肃,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从这里出击肯定占不了便宜,选来选去,张士诚选中了西门作为出击方向,以图一逞。他在1366年6月4日派遣徐义、潘原绍等将领潜出西门,但是仍未找到突破口,因为周围全是星罗棋布的长壕、堡垒以及敌台,在严密的火力网的拦截之下可谓插翅难飞。不得已,这股试图突围的人马只好改向城西北的阊门进军,竟然闯进了常遇春的驻地,然而左冲右突,不但未能越雷池一步,而且连北壕方向的后路也被对手截断了,处于进退失据的状态。

此时,在后面压阵的张士诚得知徐义、潘原绍等将处境不妙,便采取救援措施,先是派遣一个参将带着千余兵前往增援,无奈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最后只好自己亲自出马,率大队前往。双方仿佛进行一场集结兵力的竞赛,看谁的主力能够抢先到达。

出乎意料的是,张士诚仓促之间神差鬼使般犯了错误,走进一条狭窄而崎岖的小道,大批人马挤在一起,举步维艰。

常遇春命令从盘门赶来增援的猛将王弼前往阻击张士诚。王弼马不停蹄地挥舞着双刀闯进那条小道,一路披荆斩棘,风风火火地杀入张士诚军中。此刻,张士诚虽然人多,可是堵塞在窄路里面毫无用武之地,不得不稍为退却,以致士气受到影响,越来越多的人面面相觑,恨不得早点撤回城里,局面亦渐渐失控。终于,在常遇春乘势发起的总攻之下,张士诚军队全线崩溃,到处都是乱窜的残兵败将,遗尸枕藉。张士诚本人在仓皇撤离时,因战马受惊而落水,差点儿淹死,幸好被下属及时捞起,抬回城里。

回到城里的张士诚缓过气后,仍不死心,过了三日,再次率兵从胥门出击,没想到这次的运气比上次更糟糕,出门不久便遇上了克星常遇春,未等交手,已经怯场。张士城的弟弟张士信在城楼上观战,见势不妙,大声乱嚷了起来:“将士们累了,暂停,暂停!”并鸣金收兵。得势不饶人的常遇春猛冲猛打,一路打到西城门外,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堡垒也修到了城门之下。

围城的部队既然将堡垒修到了城门之下,那么城门就危机四伏,待在这地方的守军性命朝不保夕。火器不长眼睛,对多大的官都不留情面,即使是张士信也难免不中招,《纪事录》《铁崖乐府》诸书记载当他有一天肆无忌惮地登上城楼,优哉游哉地坐在银椅子里品尝桃子时,被围城部队用铜将军炮发射的石弹击中面颊,脑壳破碎而死。

死了弟弟的张士诚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两次出击失败,丝毫改变不了被围城军队用火器、抛石机压着打的被动状态。为了打破僵局,他斟酌再三,采纳了熊天瑞的建议,打算制造一批抛石机进行反击。在制造抛石器械的过程中,平江城里的木头石块竟被囊括一空,甚至连祠堂、庙宇以及和尚、尼姑的居舍都拆毁了做弹丸,可是仍然供不应求。

为了对付张士诚的抛石机,徐达下令军中用木架制成一种会移动的屋子,屋顶铺上可以防御箭矢飞石的竹笆,攻城将士伏在下面,便能化险为夷。

经过长期的围困,平江城终于在1367年(元至正二十七年)9月8日被攻破,徐达首先从葑门进入,常遇春接着打开了阊门新寨的通道。平江城里的将士纷纷出降,精疲力竭的张士诚困兽犹斗,集合二三万残兵败将进行巷战,却又在万寿东街惨败,最后只得单枪匹马逃回家中。看见妻妾已经登楼自焚,便上吊自尽,谁知命不该绝,又被尾随而至的追兵救活,送到应天面见朱元璋,然后糊里糊涂地死了。有人说他因为态度恶劣而死于乱杖之下,也有人说他是自缢而死,总之从此人间蒸发。

(本文系战争事典专稿)

【特约撰稿人】

责任编辑/王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