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蚕猫的故事

作者:王宏凯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1年11月22日 17:01:13 阅读 

  中国桑蚕业与家猫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家猫的产生。家猫本身就是中国农桑业发展的产物。古人认为,猫是守护庄稼和粮仓的功臣,“禀性乖觉,气机灵捷”,善于攀爬跳跃、昼伏夜行,是捕捉老鼠的能手。宋代陆佃在《埤雅》中解释“猫”字的涵义:“鼠善害苗而猫能捕鼠,去苗之害,故猫之字从苗。”因为老鼠毁坏庄稼田苗,猫捉老鼠,保护了田苗,人们便称呼这种捕鼠的动物叫“猫”,发“苗”的音。从先秦时代开始,人们就将猫列入祭祀的农神之一。祭祀农神的活动称为“蜡祭”。《礼记》是记载先秦礼制的重要著作,其中对蜡祭有详尽的阐释。天子举行蜡祭不是众神合祭了,而只祭八位神灵。这八位神灵是:先啬、司啬、农、邮表畷、猫和虎、坊、水庸、昆虫。为什么要祭祀猫和虎呢?《礼记·郊特牲》中说:“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古代先民的自然崇拜观认为,万物皆灵,凡是有恩于自己的神灵都要祭拜报答。猫吃田鼠,虎吃野猪,保护了庄稼,所以合并一起奉为蜡祭的八位神灵之一。后世将蜡祭也称为“八蜡”。

  鼠患对古代先民的危害极大,人们对老鼠深恶痛绝,《诗经》中说:“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猫是什么时候开始帮助人类捕鼠的呢?陕西省华县泉护村和西安半坡等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都曾发掘出土猫的遗骨。猫肉并不在人类的食谱中,人类遗址中出现猫骨标本,说明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猫已经进入人类社会,成为人们捕鼠护粮的有力帮手。家猫最早在蚕桑生产中发挥作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唐代孙思邈《千金翼方》卷第三十记载一则“禁鼠耗并食蚕法”。这是一段咒语,“咒曰:天生万虫,鼠最不良。食人五谷,啖人蚕桑。腹白背黑,毛短尾长。跳高三尺,自称土公之王。今差黄头奴子三百个,猫儿五千头,舍上穴中之鼠,此之妖精,咒之立死”。咒语的意思是说:天生万物,老鼠是最坏的,偷食人类的五谷蚕桑。善于掘土为洞,自称土地神。今差遣黄鼬和猫去消灭老鼠。“黄头奴子”是黄鼬的别称,和猫一样都是老鼠的天敌。古人认为猫是逐鼠的神祇,具有镇物祛祟的力量。

  古代人很早就认识到了老鼠对蚕桑业的危害。宋代湖州诗人俞文豹在《霅川姚寅》诗中记述当时养蚕人家的艰难生活,写到老鼠的骚扰,“夜深人静不敢眠,自绕床头逐饥鼠。又闻野祟能相侵,典衣买纸烧蚕神”。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说:“凡害蚕者,有雀、鼠、蚊三种。雀害不及茧,蚊害不及早蚕丝,鼠害则与之相终始。防驱之智是不一法,唯人所行也。”认为鼠害是对养蚕最大的危害。古人采用了许多方法灭鼠,如堵鼠洞、用鼠药、利用天敌捕鼠等,也包括迷信的捕鼠巫术。中国占卜术有一种专门判断养蚕吉凶的相术,叫“相蚕术”,起源很早。《汉书·艺文志》中就有一部《种树臧果相蚕》十三卷。南朝人宗懔的《荆楚岁时记》记载有护蚕逐鼠的巫术,办法是:正月十五,煮好糜粥,上放一块肉,请巫师登上屋顶而食,并念咒曰“登高糜,挟鼠脑,欲来不来,待我三蚕老”。唐宋年间的《太上老君混元三部符》记载了各种神符,其中有专门的“利蚕符”,将神符贴在蚕屋四壁以避免“鼠啖蚕”。巫术符咒逐鼠试图沟通人与神的联系,祛除自然界的灾祸,体现了古人根深蒂固的鬼神信仰。虽然这种逐除鼠害的方式具有迷信色彩,但也融入了古人的桑蚕养植知识,是对自然现象的曲折反映。

  古代人在不断的蚕桑生产实践中,认识到猫具有捕鼠护蚕的特殊能力,到明清时期养猫捕鼠已经成为桑蚕生产中的重要内容。清代俞墉纂辑《蚕桑述要》中记载:“蚕香最易引鼠,饲蚕之家宜多养猫以捕鼠。”沈练《蚕桑说》也说:“蚕防鼠食,育蚕者不可不畜猫。”蚕的孵化和结茧叫“四眠”和“上簇”,要在蚕房(也叫蚕仓、蚕室)中进行,最容易受到打洞进入蚕房的老鼠偷袭。蚕房不仅要求向南、高大、干燥、明亮,而且必须作好防鼠。人们首先用沙石堵塞鼠洞,请猫来值守,在蚕架之间,蚕箔下留出“猫路”,门上挖出猫洞,方便猫的出入。上簇先用极软绵的蓐草与铺在筐底或箔上,再用芦簾垂挂,“猫于簾口,使之频频叫唤,以惊鼠”。清代卫杰编《蚕桑萃编》中说:“鼠喜食蚕则蚕坏,宜养猫。”“蚕怕鼠咬,箔下须留猫路。”当时的人们已经把猫视为养蚕必备的帮手,“皆宜闲时预备一切,器具有破者修整之,而猫奴为尤要”。经过千余年的积淀,养猫驱鼠的生产实践逐渐演变成“蚕猫”习俗。

  习俗作为一种文化,与不同地域的社会生活密切联系,不同的社会生活形成不同的习俗。养猫驱鼠的生产经验源自江南等桑蚕产区,而山东、辽宁、贵州和四川等地区的蚕业则以柞蚕为主体。柞蚕属于野生蚕,天敌是鸟类、昆虫和蛇,不是老鼠。清代贵州著名学者郑珍作《樗茧谱》,总结贵州柞蚕养殖技术,专门有“蚕害”一节,指出鸟、蟾蜍、蛇和野猪是柞蚕养殖主要的危害,所以在柞蚕养殖地区没有产生“蚕猫”习俗。

  “蚕猫”一词最早出现在宋代。北宋孙宗鉴《东皋杂录》记载:“蚕时,村人蓄猫驱鼠,谓之蚕猫。”明清时期,养猫驱鼠已经是江南养蚕生产的必备环节。明代嘉兴人谭贞默在《著作堂集》中说:“猫,畏鼠盗食,家必畜,谓之蚕猫。”清代是蚕猫文化最为盛行的时期,许多诗歌、绘画中都可以找到蚕猫的身影。周凯(1779—1837年),字仲礼,一字芸泉,浙江富阳县人,嘉庆十六年(1811年)进士,累官湖北襄阳知府、福建兴泉永道、台湾兵备道等。道光二年(1822年),周凯出任襄阳知府,提倡种桑养蚕,派人从浙江采购桑苗8000余株,植于汉水之滨,促进了当地蚕桑种植和丝绸业发展。他作《种桑十二咏》和《饲蚕十二咏》,以通俗易懂的歌谣劝襄民种桑养蚕。《饲蚕十二咏》第一首便是《迎猫》,诗云:“元宵闹灯火,蚕娘作糜粥。将蚕先逐鼠,背人载拜祝。裹盐聘狸奴,加以笔一束。尔鼠虽有牙,不敢穿我屋。”这首《迎猫》诗是对清代江南地区正月十五元宵节,民间迎猫逐鼠,祈祷蚕桑丰收习俗的生动描写。清代蒋夑《梅垞诗钞》卷一《邨居漫兴》诗,写江南乡村风俗,养桑蚕时要养猫防鼠,家中无猫也要向邻居借一只。诗云:“五亩闲园春日迟,风光将及养蚕时。女桑未满墙头绿,豫借邻家雪色狸。”周映清,清代女诗人,字皖湄,浙江归安人,写有一首《养蚕词》:“蚕生戢戢满庭隅,但愿蝇无鼠也无。大妇裹盐呼小妇,前村趁早聘狸奴。”道出当时人们为了蚕不受蝇鼠侵害,纷纷出聘礼去求请猫儿的情景。民间称管蚕女神为“蚕花娘娘”“蚕三姑”,多以农历腊月十二为蚕神生日,育蚕期间姑娘们都不戴头饰秀花。所以,清代詹肇堂《蚕家》诗云:“卖炭低篷仪水涯,绿阴门巷尽蚕家。狸奴守箔簇山矮,桑叶出墙梯影斜。人语喃喃占瓦卦,溪阴轧轧响缫车。三姑祭后房栊静,一月吴娘不戴花。”

  江南的三四月称作“蚕月”,蚕农们纷纷到寺庙烧香拜佛,祈求祛除蚕祟,保佑蚕花丰收。江南蚕香最旺的地方是湖州含山蚕神庙和杭州半山娘娘庙。香市上出售各色的蚕猫,有泥塑彩绘、木版印刷和剪纸的蚕猫,蚕农购买回去放在蚕房里,或馈赠亲友。杭州、嘉兴蚕猫多为泥塑彩绘,以杭州半山泥猫最为出名;海宁等地则用木刻印刷的方式,将蚕猫印在红绿纸上,头年冬天就在杂货店里出售,蚕农购回贴在蚕具上;桐乡一带的农妇做剪纸蚕猫,贴在蚕房。蚕猫原指捕鼠护蚕的家猫,后指泥塑或木版印刷的猫题材民间手工艺品。清代画家方薰绘《养蚕图》册页,题诗曰:“蚕娘畏鼠到房栊,博得狸奴护有功。笑尔泥孩争买处,只堪嬉戏供儿童。”诗中讲到了从真猫捕鼠到泥猫玩具的演变。

  杭州半山泥猫习俗始于南宋,盛于清代。相传半山娘娘是管蚕桑的神仙,生前所养的猫也成了灵物。后人依样塑像,供养于蚕室,可使鼠迹销匿。每逢清明前后,人们到半山娘娘庙烧“蚕香”,购买蚕猫,祈求蚕桑丝绸业兴盛。清康熙年间的陆次云在《湖壖杂记》中说:“半山娘娘庙门口,卖泥猫者甚多。饲蚕者购之,云可辟鼠也。”清同治年间钱塘人范祖述《杭俗遗风》中说:“半山出产泥猫,大小塑画如生,凡若去者,无不遍载泥猫而回,亦一时之胜会也。”乾隆年间举人翟以权《泥猫》诗描绘了清明时节养蚕人进香祭拜,争购泥猫的场景。诗云:“范土作狸奴,黝垩饰俨肖。桃李清明时,列队半山庙。虚威吓鼠辈,功策蚕室奥。头附烧香舟,抵却裹盐抱。”到了近代,随着养蚕生产技术水平的提高,老鼠已经不能对养蚕构成威胁,泥塑、木刻和剪纸蚕猫便成了活的蚕猫的象征物,成为一种风俗的符号。

  蚕猫年画极具特色,有多种图案,猫的形象夸张生动,色彩艳丽。常见的蚕猫年画名为《逼鼠蚕猫》。图案是一只威武的大猫占据了整个画面,猫的两眼圆睁,摇头摆尾,口叼得一只老鼠,一只小猫也追逐着老鼠,紧随着大猫。画面构图严谨,下部绘黑白格纹,猫身用红黄绿黑线条装饰,上有桑叶或牡丹,四周有木柱、莲花格等纹饰。这种蚕猫年画通常成对,左侧名叫“黄猫知鼠”,右侧的叫“逼鼠蚕猫”,贴于蚕室门口,作用如同一般人家大门上贴的门神。


《逼鼠蚕猫》.jpg

《逼鼠蚕猫》


还有一种蚕猫年画叫《蚕花茂盛》。蚕花本指蚕茧,蚕农期望蚕桑生产丰收,将彩纸或茧子、绸帛做成花朵,作为妇女的头饰。人们也把蚕神称作蚕花娘娘,清明节时有祭拜蚕花娘娘,买蚕花和各种庙会活动的“轧蚕花”。《蚕花茂盛》年画有绘成蚕花娘娘的,也有绘成蚕猫形象的。民国时期上海崛起以吴友如、钱慧安为代表的小校场年画,创作大量别开生面,独具精思的蚕花茂盛年画,比如《猫蝶富贵蚕花茂盛》将猫蝶、牡丹、水仙、玉兰和人物等融入蚕猫年画,充满生机勃勃的春天气息,增添了耄耋延年的新喻意。《蚕花茂盛》将蚕种、上山、收茧、烘茧和收子等生产过程浓缩到一个画面中,描绘19个人物和3只猫,再现了猫与蚕桑生产的场景。

中国古代描绘农耕和蚕桑生产过程的图画,称为《耕织图》或《蚕桑图》,这些图画中常常可以看到猫的身影。福开森编《历代著录画目》著录南宋刘希《台红蚕织》手卷,在采叶饲蚕的画面中绘有3只猫,一只在蚕房内,两只在门外嬉戏。清代仇英《宫桑图》长卷在采桑场景中也绘有一只猫。古代蚕桑著作多有木版插图,《蚕桑萃编》中第五图《初眠图》描绘蚕房养蚕的情景,房顶上绘有一只黑白花猫。《蚕桑述要》一书有《回山剥茧图》,蚕农们在房内剥去茧衣,门外孩童正与一只猫相戏。清代瓷器上也常有蚕桑图案。例如清道光年粉彩碗有饲蚕图,图案中也绘有一猫,类似图案的瓷器还有许多。上述的古代绘画和瓷器图案让后人直观生动地感受到猫与中国蚕桑业的联系,体会到古人对蚕猫的真实记录。清末民初画家陆恢画有一幅《狸奴哺子图》,他在题款上说,自己是读了《吴兴养蚕篇》乘兴所作,并题诗云:“硕鼠由来牙齿尖,吴孃守箔不安眠。猫儿差喜勤生子,明岁应添几架蚕。”意思是说,老鼠牙齿尖锐,蚕娘守着蚕箔彻夜难眠。多么希望猫儿多生几只小猫,明年就可以安心地多养几架蚕了。

  中国是种桑养蚕的发源地,有着独特的蚕桑文化和习俗,蚕猫文化既是桑蚕生产的重要内容,而且演化成江南地区的桑蚕文化和习俗,反映出中华民族悠久深厚的文化传统。蚕猫习俗流传至今,2007年,半山泥猫被列入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古老的蚕猫文化和民俗艺术焕发了新的活力。

【学者,编审】

责任编辑/姚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