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民国时期四川人眼中的“摩登女”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9日 00:00:00 阅读 

袁家菊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摩登”一词在报纸、杂志中大量出现。它是英文“modern”一词的音译,其意为“近代的、现代的、时髦的”。这个词常被当时的人们用来形容西方物质文化影响下的城市在物质、人们的生活方式及思维方式等方面所显示出来的近代化特征。“摩登女”的称谓,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当时人把那些奇装异服的妇女称为摩登女。在1928年9月在上海的第一家英文报纸《北华捷报》上最早出现了对她们的描述:摩登女就是“穿着半洋化,短发、短裙、脂粉脸”的妇女。1932年从北平到四川来的方群奋在提到被冠了“摩登女郎”头衔的四川女学生时说:“所谓摩登者是长衣短裙,革履丝袜,画电影眉,点樱桃唇的变相名词。她们有着“烫得像个凉蓬式的头发,过膝袜子,高跟皮鞋,一步三扭的步伐。” 

▲民国时期的“摩登女”

当时的女性敢于脱下长期以来严密包裹身体的着装,大胆地穿着以窄、短、露为特征的服装,浓妆艳抹地出入于各类场合,是其社会地位提高,思想解放,社会风气开通,自我意识觉醒的表现。

民国初年,男女平权的思想随着民主共和政体的建立得到确立,这从法律上充分肯定了中国妇女应有的地位。在五四运动、国民革命中,女学生充当了不可忽视的角色,女性以实际行动证实了巾帼不让须眉的事实。南京政府成立以后,在各个政府机关有大量的妇女任职,政府公布法令规定男女均有享受遗产的权利,取消了纳妾制度,兴办女子学校。

此外,在当时报纸、杂志等媒体的推动下,男女平等思想进一步深入人心,他们对女性问题的讨论打破了诸多禁忌,显得大胆而开放。例如,1930年以后女子体育风行一时,特别是1934年的女子游泳,裸体画的风行,报纸杂志每天都在谈论裸体像问题;玛格丽特·桑格(美国节育专家)1922年到达中国,计划生育与性教育开始传播;多数大报每周都有“妇女副刊”,专门讨论妇女问题;一位留法学生张竞生《性的历史》得到出版;格里特·加布(GretaCarbo)、诺马·希勒(Nnrma Shearer)、梅·韦斯特(Mae West)(这三位都是美国女影星),以及中国影星们的影响,电影杂志的流行,让当时的女性更直观地了解到了西方妇女的生活方式。所以,著名作家林语堂在谈及三十年代中国的摩登女时指出,中国妇女正是受到这些影响后,“在气质、装束、举止和独立精神等方面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她们在装束上的变化表现为,“烫头、英式高跟鞋、巴黎香水、美国丝袜、高叉旗袍、乳罩(代替了以前的紧胸衣),以及女子的游泳衣”。妇女们的变化让人感觉到“速度之快”,特别“使那些十年前离开中国现在刚刚回来的人感到惊讶”。

地处西南一隅的四川,从20世纪二十年代后期起也受到了男女平权思想的影响。作为第一大都市的成都领风气之先,当时的青年男女在公开的场合进行频繁的“社交”活动。从《成都竹枝词》中可以了解到当时的社会现状:“社交男女要公开,才把平权博得来。若问社交何处所,‘维新’茶社大家挨”,“公园啜茗任勾留,男女双方讲自由。体育场中添色彩,网球打罢又皮球”,“酒肆茶寮大写真,女男杂坐说维新。社交已达公开日,不必场门锁亸神”,“女男杂坐似当然,私语喁喁众目前,餐馆茶园随处是,爱情那得不相聊”。在竹枝词的作者讥讽的言词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为追求男女自由平等,四川男女在茶社、公园、餐馆进行了公开的社交活动。而在社交场合的女性们往往从头到脚都有着一整套时髦的装束:头发剪短或烫成卷,衣服以短窄为其特点,脚上通常穿着高跟鞋。

然而,这些当时被称作摩登女的女性们的装束在当时四川人的眼中却显得那样的“另类”,很多人在报纸杂志上以激烈的言词讥讽她们,不但不认为她们的装束是美的体现,反而是一种丑的显露。

当马东周在成都的夜晚遇到身着“一件长长的紧紧的花缎的长袍”、“胸部上突现出一对高高的乳峰”、走路的时候“臀部一左一右动摇”的摩登女时,将其比之于郭沫若诗中的“游闲的尸”,“淫嚣的肉”、“粉装的骷髅”。志原是这样描绘春熙路上的摩登女的:“电灯作了光,春熙路上,乌烟瘴气地女人们,正式开赛会了。明明满街都是些骷髅,她们偏要替自己遮丑,甚么摩登呀!浪漫呀!……!我流泪,我作呕,我只好连忙逃走”。大成则说,摩登女“画眉毛,抹嘴唇,雪花精打了一层又一层,香扑风鼻”,让人感觉“臭而不可闻”、“欲呕”。

在当时川人的眼中,摩登女之所以不美,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女性应美于自然。一位自称为“者”的川人指出,妇女的头发应以自然为美,中国人的头发不同于外国人的头发,以黑和直为特点,而中国的女子却并不根据自身民族的本质来美观,只以为剪发便算是时髦,“弄得我们中国人见了不顺眼,外国人见了反笑我们效颦,这实在是可怜又可笑。”署名“霜”的作者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说,妇女的曲发是“白种人的特有标记”,而中国妇女的曲发是“矫揉造作的来东施效颦”。刘远烈讥讽道:“论到修饰,一切的女子摹仿得尤其可笑,西洋女子的头发,是天然的,生出来的曲折,中国女子偏要胡意烫出些奇花异样,矫揉造作,反失本来面目”。

川人在对摩登女品头论足的过程中,一些人出离了对美丑问题的讨论,质疑起这些妇女的人格问题,认为摩登女的装扮主要是为了博得男人的欢心,从而满足她们物质上的需要,甚至有人用“寄生虫”、“玩物”、“花瓶”等语来讥讽她们。

太仓将摩登女的生活与禽类的生活习性相比,目的是为了说明摩登妇女的装束是为了引起异性的注意,他说,“雄鸡有了美丽的羽毛,在庭前起舞,以求母鸡的羡慕,雄鸟婉转高歌,往来树上,以引起雌鸟的同情”。论者“琅”认为,“女子的束胸不过是与以往的女子之缠足一般,使身体婀娜柳摆,以诱惑男子而取悦于男子罢了”。这样的一层意思在一幅题为《女权之高跟》漫画中再次得以体现,作者在图上并列地画了一支高跟鞋和三寸金莲。

▲《中华》画报的封面女郎杨秀琼

有川人更进一步指出,摩登女引起男子注意是受了虚荣心的趋使,目的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物质欲望。论者“早华”指出,“一般头脑简单之女性,因贪慕虚荣之故,辄至被人诱惑,甘作姨太太的候补者而无愧,只要物质欲望能够满足,丧节毁名,在所不惜,朝楚暮秦,视为当然,因之,女界人格为之低落,妇女问题,日趋严重。”还有人指出,现代女子的爱美观念,仍和以前的女子一样,一切美的风尚的转变,“全都是为了迎合男子的心理”,“涂脂抹粉的争妍,华装丽服地竞艳,完全是奢侈和虚荣心的作祟”,所以她们“娇媚的美,娇艳的美,竟是她们用以谋取生活资料的工具”。甚至有川人作《出门俱是看花——通惠门写真》漫画来讥讽这些摩登女。图上画了几个达官贵人身后跟着一群摩登太太和小姐,旁边却坐着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当时的四川人对步入近代化的女性的装束有如此激烈的反响,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由于传统女性所具有的外在特征已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男不露脐、女不露皮”,是20世纪一二十年代四川人对妇女装束的基本要求。将身体各个部分遮得严严实实的,是他们服饰的共同特征。在劳动者,男性裸露上半身也是很常见的。女性则除了头部和手部外,一律不许露出身体的其他部位。此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妇女的“性”特征基本是不提倡的,甚至是压抑的。三十年代四川摩登女服饰的“短、窄、露”的特点突出了妇女“性”的特征,明显违背了传统道德对妇女着装方面的忌讳。二是传统道德的维护者,在面对西方文化影响时产生了较大的抗拒心理,从而对新事物产生反感、不认可。这在当时在四川被称为“奇才”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刘师亮身上有着较明显的体现。这个人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在其所办刊物《师亮随刊》中,作了大量的文章对时下的摩登女进行严厉的批判。刘师亮认为,“时髦女子,染了洋习”后的结果是中国的文明地位受到了动摇,而“堂堂中国,为文化之邦,自古及今,只有用夏变夷,未闻用夷变夏”,摩登女的装扮就是“抛弃祖国官仪,投作外国奴隶”的表现,“若不崇拜帝国主义,甘心投降外洋,希图饱吃洋杂碎,她们什么样都不学,偏偏学帝国主义所有生成捐捐毛发的滥鸡窝头式嘞”。刘氏在《师亮随刊》上以二人诙谐对话的方式发表了《复古》、《犯下作乱》、《只学皮毛》、《搞得莫发》、《现身灼发》、《冒牌洋婆子》等文章讥讽摩登女,其评论均不出上述内容。对同样的问题刘氏不厌其烦的撰文讥讽,可见其对维护传统妇女道德及中国文明礼义的“苦心”所在。

(作者系四川大学史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姚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