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红旗渠:新中国的奇迹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9日 00:00:00 阅读 

郝淑静

我的姥姥张保英,1939年出生于林县(今林州市,下同)岭南村,她24岁那年和村里人一起去修红旗渠,一修就是四年。听姥姥说,她在红旗渠工地上做过很多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除险。除险非常危险,人们把钢钎打入崖顶,绳子的一头拴在钢钎上固定,另一头绑在姥姥腰间,除钢钎和绳子外再无其他防护工具。姥姥拿着铁钩,顺着山崖慢慢往下落,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把山体松动的石块用铁钩别下来,排除落石危险。说起除险,姥姥说她当时是害怕的,尤其是挂在半空中,有时候绳子会打转,转得人头晕,有时候会从上方落下或大或小的石块,躲避不及的话会被砸到。姥姥在一次除险工作中,被上方落下的石块砸到了脚,伤了骨头,至今脚上留有伤疤。除了除险外,姥姥在工地上还烧过石灰、扶过钎、薅过野菜水草,用她的话说就是: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那时候的人都是这样,没人会挑挑拣拣。当问起姥姥,那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时,她说了两个字:累、饿,若有所思片刻,她接着说:累还可以靠意志力挨过去,但饿就很难挨了,当时条件艰苦,经常吃不饱,肚子总是咕咕叫,跟现在的条件没法比。姥姥的话,把我的思绪也一下子拉回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

▲修建红旗渠

一、红旗渠修建的缘起

电视剧《难忘岁月——红旗渠故事》一开始就讲到,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的林县,数九寒天,一口井旁排了长长的队伍,人们或挑扁担、或赶毛驴,等着打水。井上村的二旺与井下村的秋凤喜事将近,却因为两个村的村民在井边打水时产生纠纷而导致婚事告吹。在剧情中有两件事让人异常心酸:一是秋凤的母亲对将要出嫁的女儿说,女人一辈子洗三回脸,分别是出生、嫁人和去世;二是十多岁少年黑豆捧着来之不易的一小罐水因路滑摔倒,坐在地上大哭。

▲劳动者们正在修建红旗渠

该电视剧所展现的井上村与井下村的状况是当时整个林县缺水情况的缩影。林县“居太行之麓,山石多,水泉少……掘地尽石,凿井无泉”(民国《林县志》卷14《金石上》),因这种特殊的地质状况,林县历史上“十年九旱”、“水贵如油”,缺水困扰着世代林县人民的生存和生活。解决林县人民的吃水问题成了林县历任官员的主要任务,元代知州李汉卿、明代提学副使王敕和分巡河北道李廷谟、清代知县王玉麟和洪寅都曾在其任内为解决林县缺水问题修渠引流、凿池蓄水,这些工程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林县部分地区的缺水问题,但限于工程规模、技术条件等因素,到新中国成立以后,林县面临的缺水问题仍十分严峻。

▲凿洞

三年暂时困难时期,林县本来就缺水的情况更加严重。林县人民为了生命之源绞尽脑汁,井越挖越深,水却不见增多,以致出现了文章一开始所描述的情景,即相邻的两个村子,朴实的老百姓为了争水而大打出手。更多的人在无奈之下,只得花费一天时间,翻山越岭到别处挑水,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为了彻底改变林县缺水的局面,时任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号召大家:能叫当日苦,不叫辈辈苦。在这一高瞻远瞩的号召下,从林县各地抽调的两万民工于1960年2月11日顶着寒风,踏着积雪,以誓把林县河山重安排的壮志豪情开始了引漳入林工程。所谓引漳入林,简单来说就是从山西省把浊漳河水通过渠道引入林县(之后渠道被命名为红旗渠)。从浊漳河引水口到林县,一路多为悬崖峭壁,施工环境异常艰险,这在当时可谓冒险犯难之事,林县人民硬是在食物供给不足和缺少大型机械等众多困难条件下,依靠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1969年7月,总长1500公里的红旗渠总工程竣工,困扰林县人民祖祖辈辈的用水问题得到了解决。从1960年2月到1969年7月,林县人民用了近10年时间方毕其功,在这10年时间里,林县人民共削平山头1250座,凿通隧洞180个,总长26公里;架设渡槽155座,总长6.5公里,共挖砌土石方1700多万立方米。用这些土石方修建一条高1米,宽4米的公路,可从林县北至哈尔滨,南到广州。在20世纪60年代修建规模如此巨大的工程,实属罕见,周恩来也称之为“新中国的奇迹”。如今,红旗渠像一条蓝色的腰带蜿蜒于太行山间,行走在渠畔,犹如穿梭于历史长河之中,让我们不禁回想那段红旗岁月,回忆那些红旗渠人。

二、红旗岁月下修建红旗渠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要靠车头带。修建红旗渠工程浩大,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支持,若缺乏合理的顶层设计和坚强的领导核心,这个工程是很难顺利实施的,该工程从准备阶段、开工实施到最后全线竣工,都与时任林县县委书记杨贵的支持和努力是分不开的。杨贵,1928年出生,河南卫辉市罗圈村人,担任林县县委书记一职时刚刚26岁。杨贵在少年时期便参加抗日活动,1943年,杨贵15岁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中共党员。杨贵做事雷厉风行,到林县之后,他跑遍了整个林县,亲眼目睹了林县人民缺水的艰难困境,决心大力开展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先后领导林县人民修建了英雄渠、南谷洞水库等水利设施,基本解决了林县人民的用水问题,这些设施的规模比红旗渠小得多,但正是这些设施,为修建红旗渠打下了技术和心理基础。1958年11月,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第一次郑州会议,在座谈会上,毛泽东问及杨贵林县老百姓的吃水和粮食问题,那个时候,“大跃进”在全国正迅速展开,杨贵在会上据实相告,原以为会受到批评,没想到毛泽东不仅没有批评他,反而对他敢于说真话的精神给予表扬,并且强调了加强水利设施建设对搞好农业生产的重要意义,毛泽东的一席话,给杨贵和林县人民修建红旗渠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巍巍太行山上,逢山凿洞,遇沟架桥

1959年春,林县遭遇了严重干旱天气,先前修建的渠道和水库相继干涸,林县人民又重新面临着吃水难题,这是杨贵决心修建红旗渠的直接触发点。为解决吃水难的问题,由杨贵、时任县委书记处书记周绍先率领的调查组前往山西省寻找水源,他们沿着太行山路,顺着浊漳河,当走到山西平顺县境内,看到一年四季水量充沛的浊漳河时,杨贵兴奋不已,但诸多现实问题摆在他眼前:从外省调水,工程量巨大,在当时全国财政吃紧的情况下,钱从哪里来?国家是否同意该工程上马?如何与山西方面协商引水事宜?为解决这些难题,以杨贵为首的县委领导们顶住来自上级的压力和百姓的质疑,多次提交申请报告、多方协商,终于使引漳入林工程于1960年农历正月十五动工。工程开工20余天之后,杨贵在盘阳村(指挥部设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引漳入林委员会扩大会议,会上杨贵提议把该工程所修渠道命名为红旗渠,寓意着林县人民在红旗这一精神符号的指引下为了理想信念所向披靡、勇往直前,也是对各种非议、指责该工程声音的有力回击,该提议得到一致通过。1966年12月,“杨贵被扣上‘黑帮’、‘走资派’等罪名……进行轮番批斗……受尽了人身摧残”,红旗渠工程也暂时停止,直到1968年4月,在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帮助下,杨贵结束被批斗的生活,重新出来工作。杨贵复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进行红旗渠工程未完成的工作,这在当时的大环境下是相当冒险的,时隔多年,杨贵说道:如果碰到风险就退缩,再好的事情也办不成。从来林县工作到红旗渠工程全线竣工,杨贵顶住了物质条件匮乏以及各种反对和批判等重重压力,终于解决了困挠林县人民几百年的用水难题。杨贵作为红旗渠的总设计师,能够做到与民工同甘共苦、不贪不私,使得他的名字永远镌刻在林县人民心里。

红旗渠总干渠上有一个咽喉工程,那就是青年洞,青年洞工程的修建尤其困难而感人。青年洞全长616米,高5米,宽6.2米,洞口上方“青年洞”三个字为郭沫若所书,洞旁的石壁上“山碑”二字为李先念所题。红旗渠青年洞位于狼牙山上,于1960年10月开始修建,当时我国国内正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陷入粮食短缺、物资贫乏的困境,为克服困难、摆脱困境,国家出台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要求农村减少大规模兴修的水利工程项目,使更多的劳动力转向农业生产。中共河南省委于1960年9月1日发出了《关于立即停止大、中型水利施工,将民工转向农业生产的通知》,通知要求全部民工在规定期限内返回农业生产第一线。停止水利工程施工已拍案定板,红旗渠工程面临半途而废的危机。

▲青年洞

为了既不违反国家的规定,又不使红旗渠工程中止,县委及林县人民没有裹足不前,而是采取了调和折中的办法,1960年11月底,工地上除了保留继续开凿青年洞和保护渠道的精干民工外,其余民工全部返回了生产队。之后,县委又决定,在全县范围内抽调300名青年主力继续打通红旗渠总干渠上的咽喉隧洞,为了纪念这些在洞中度过艰苦岁月的青年,该隧洞竣工后被命名为青年洞。然而洞中岁月又是何其艰辛!上文提及中共河南省委发出通知,要求全部民工返乡,因此继续开凿青年洞是暗中进行的,300名青年便自己开山洞作为栖身之所,山洞里阴暗潮湿,冬季又异常寒冷,为了取暖,几十个人挤到一起相互取暖。青年洞所处地段狼牙山石质坚硬,大锤、铁锹下去,石头基本不动,青年们为了整个林县人民不再为水发愁,发挥愚公移山精神,一点一点啃硬骨头。工程艰巨,青年们体力消耗非常大,所需粮食也自然就多。县里已经提高了每个人的粮食额度,但还是不足。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同之前和之后修建红旗渠的人们一样,他们到附近漳河捞水草、薅野菜、拽树叶,跟粮食拌着一起吃,正因如此,一开始大家戏称此洞为糠菜洞。就这样寒暑往来,从1960年11月底到1961年7月15日,这些青年们终于完成了红旗渠的咽喉工程——青年洞。

在红旗飘扬的岁月里,以杨贵为代表的林县县委们为了彻底解决林县人民的用水难题承受住了来自各方的压力和质疑,以300名青年为代表的林县人民为了改变自身生存状态,为红旗渠建设奉献了青春和汗水,甚至献出了生命。1969年7月,红旗渠工程全面竣工,滔滔漳河水流淌进林县的每一寸土地,林县人民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当初的质疑,改变了自身和子孙后代的命运。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在红旗渠修建过程中铸就的红旗渠精神,至今仍光彩夺目。

三、红旗渠铸就红旗渠精神

红旗渠是红旗渠精神的物质载体,红旗渠精神又为红旗渠建设提供了精神动力。红旗渠修建过程中,面临着政治的考验、物资的匮乏,林县人民正是在这种困难条件下凭借一双手、一根铁钎、一把锤子,以愚公移山之志把漳河水由山西引入河南,是什么支撑着林县人民开创如此伟大的事业?林县人民耳熟能详的《推车歌》里有句歌词“山里的人哪啊生性犟,后面来的要往前面放”,讲的就是林县人民倔强、不服输,推车推得慢的人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自己不休息,一定要赶上并超过前面的人。正是这种不满足于现状、肯吃苦努力的精神支撑着十几万林县人民投入到红旗渠建设之中。人们把在修建红旗渠过程中凝结出的精神概括为红旗渠精神,即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

▲河南省林县人民举行盛大集会,庆祝红旗渠竣工通水

自力更生体现为“不等、不靠、不要”。红旗渠工程总投资6865.64万元,其中国家投资不到15%,其余均为林县及各公社大队筹款。在红旗渠建设过程中,人们自带口粮、自带工具,缺少石灰、炸药,林县人民利用自己的智慧,使用土方法自己烧石灰、自己做炸药。艰苦创业更是贯穿于红旗渠建设的始终,住崖洞、吃糠菜、高空除险无不体现着艰苦奋斗精神。红旗渠最初就是作为艰苦奋斗的典型进入全国人民视野的,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全国人民需要在最艰苦的环境里开创新生活,红旗渠的建成无疑给了国人巨大的精神鼓舞:一个小县城凭借艰苦创业精神可以创造人间奇迹,全中国那么多人,怎么不可以创造美好生活!团结协作,无私奉献首先体现在山西省允许林县从浊漳河引水,没有这个前提条件,便没有之后的红旗渠。团结协作,无私奉献还体现在全体林县人民的责任意识和奉献精神。比如在1961年,红旗渠工程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林县发挥建筑业优势,各公社、生产队派出3万多民工到全国各地承揽工程,当年总收入就有1800万元,解决了红旗渠工程的燃眉之急。又比如上文提及的电视剧里黑豆的原型——红旗渠工程特等劳模张买江,他的父亲在工程动工2个多月后便牺牲在工地上了,之后,母亲把13岁的张买江送到工地上干活,一待便是9年。人心齐,泰山移,正是这种不讲条件、无私奉献的精神,使得个人与集体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铸就了人工天河红旗渠。

红旗渠及其负载的红旗渠精神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民久说不厌的话题,红旗渠精神已成为中国精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所熔铸的伟大人格力量时刻激励着林州人民乃至全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成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为建设美好家园和幸福生活而奋斗不息。无论经历怎样的岁月变迁,红旗渠都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象征,红旗渠精神都是中华民族勇往直前的不竭动力。

(作者系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讲师,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王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