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三位将军拍摄的 红军照片中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7日 00:00:00 阅读 

徐 宁

笔者在从事平津战役研究学习过程中,发现平津战役中,时任平津前线总前委之一的聂荣臻、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的苏静、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参谋长耿飚都对战时摄影感兴趣,并且还拍摄了一些具有历史意义和价值的照片。难得的是这几位领导人都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可贵的是在艰难的征途中都用手中宝贵的摄影器材记录了真实的影像史料。今年恰逢纪念中央红军长征80周年。在此之际,让我们透过几张照片,重温长征中的片段,了解在艰苦战争环境中红军指战员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以此来纪念那段气壮山河的壮举。

一张“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照片

在第四次反“围剿”中,红一军团在江西某县城天主教堂内获得一台折合式照相机,交给曾经学过摄影技术的军团司令部作战科参谋苏静使用。苏静用这台重七斤半的照4吋玻璃板的老式大相机,拍摄到许多精彩的历史镜头。

▲《朱德总司令在机枪班上的讲话》(1933年,苏静摄)

红一军团五十二师在一次战斗中消灭敌人近三个师,缴枪1万余支,其中有不少先进武器(主要是机关枪)。但是这些缴获的轻机枪却成了摆设,因为装备简陋的红军战士没有人会使用它。为了充分发挥这些武器作用,军团首长决定开办一个机枪射手训练班,朱德总司令亲自为战士们传授使用机枪的要领。照片上,机枪训练班的大课堂就在一片树林的空地上,整齐排列的机枪清晰可见。朱总司令站在战士们面前,告诉战士们为什么机枪射手扣动扳机,枪就能自动而连续地发射,为什么使用机枪能够提高战斗力……战士们围坐在四周,听得津津有味。朱德总司令在训练班上热情洋溢的讲话,给学员们以极大的鼓舞。时任红一军团司令部的侦察参谋苏静,用从敌人手中缴获的相机,即时抓拍了这一生动的瞬间,留下了红军发展史上具有独特意义的历史镜头,也成为第一张表现中国工农红军战斗生活的新闻照片。

照片能够保存至今,非常不容易。当时,苏静仅有一卷胶卷,这卷胶卷只能拍6张照片,拍照完,苏区还没有地方能冲洗,所以苏静随身带着这个胶卷踏上了漫漫征途。胶卷包裹得非常用心,因为胶卷不能见光,也不能受潮。一路上,千难万险。无论是爬山,还是过河,苏静始终把胶卷当作宝贝妥帖保管,珍藏在身边。

红军克服艰难险阻到达遵义后,苏静赶忙找到照相馆,胶卷冲出来了,虽然经历了一年多风风雨雨,但还算幸运,6张底片,有2张照坏了,4张完好。当时没有马上印出照片,只好又把冲出来的胶卷带在身上。长征到达陕北后,苏静在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洗出了这4张珍贵的照片。从拍摄到冲洗,直到最后洗印成照片,前后历时近4年。苏静说,“这张照片虽然不是在长征途中拍摄的,但它同样经历了二万五千里的远征。”

一张“红军大学学员在唱歌”的照片

中央红军离开江西根据地长征时,携带照相机的还有红四团团长耿飚。耿飚手中有一台老式照相机,是1931年打漳州时从敌人手里缴获的。当时打下一座教堂,缴获了三部照相机,耿飚请照相馆的师傅教他如何照相、冲洗照片,然后选了一部最简单的相机带在身上,另两部则送给了那个师傅。耿飚背着尽可能多的胶卷、相纸、显影定影药水行军打仗,洗出的照片大都是一吋、两吋。他背着这台相机走过了长征,拍了许多照片,有战场风光,也有俘虏群或战利品,更多的是为战友们拍的生活照。耿飚乐于接受新事物,人也很风趣。他喜欢照相,因为胶卷少,耿飚在照相中常常使用三角架和延时快门,所以在他保留的合影照片中有他自己。有时兴起,他就会叫大家站好,说要给他们照相。但他照相有真有假,当大家很认真地摆好姿势,摆好表情,耿飚照完,哈哈一笑,说照相机里没纸了,气得大家追着要“打”他。

▲《红军大学学员在唱歌》(1936年,耿飚摄)

1936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大学正式成立,毛泽东亲任教育委员会主任兼政治委员,林彪任校长,罗瑞卿任教育长,莫文骅任政治部主任,刘亚楼任训练部部长。有30多名红军指战员成为红军大学第一期第一科的学员,学员全部是红军时期的指战员。6月20日,敌人突然袭击瓦窑堡,中央机关移驻保安县(即今志丹县)。“红大”也随中央迁往保安。在去保安的路上,大家在途中休息,罗荣桓提议照张相留做纪念,于是耿飚就为大家拍了《红大学员在歌唱》的照片。这回耿飚没“骗人”,相机里有胶卷。照相对红军大学学员来说是很奢侈的,别看他们是指挥千军万马的指挥员,但照相机却很少见过,更不要说摆弄了。照片中学员们的神情显得不大自然,有的甚至都不敢面对照相机。他们大多数是红军大学第一期第一科的学员,有刘亚楼、杨成武、罗荣桓、童小鹏等。因为用了自拍,照片中也有耿飚,身背雨伞指挥唱歌的人是彭加伦。据彭加伦回忆,那天,学员们休息时唱起的是《渡金沙江》。

令人遗憾的是,斯诺到延安采访时,陆定一把耿飚的一些照片和资料借去给斯诺作参考。新中国成立后,他通过各种渠道向斯诺打听日记本的下落,得知日记本交给了丁玲,便托王震向在农场劳动的丁玲询问,丁玲说斯诺从来没有给过她,日记本的失落造成耿飚终生的遗憾。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对长征的描写,许多得力于耿飚的日记,里面有些照片就是耿飚的作品。这张照片就是其中一张。

一张“红军战士帮助农民麦收”的照片

聂荣臻青年时代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很热爱摄影。长征时他担任八团政委,用缴获敌人的仅有的一台照相机拍摄了《红军在彰州缴获国民党军用飞机》、《红军战士帮助农民麦收》等摄影作品,真实地记录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光辉事迹。

▲《红军战士帮助农民麦收》(1936年,聂荣臻摄)

这是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拍摄的红军帮助农民夏收的照片。画面上一片繁忙的收割景象,干部战士满怀激情,弯腰挥镰,神态自然,动感很强,影像清晰。面对镜头的几名战士军帽上的五角星帽徽,使画面主题更加突出,富有节奏感,是一幅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艺术高度统一的优秀作品。

聂荣臻在照片的背面题词:“我们是人民的红军,准备一切牺牲,为着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而斗争!我们是农民的儿子,应随时地给工农群众以实际的利益和帮助。帮助群众夏收就是给群众以最实际的帮助,使群众更深刻来认识和了解我们。在帮助群众劳动的过程中,是更好的训练和锻炼了我们自己。荣臻六月二十六日于宫河。”

战地摄影早在中国工农红军时期已经出现,在井冈山中央苏区和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期间都有开展。但是由于环境艰苦,缺乏摄影器材,没有专职的摄影工作者,只有少数会摄影的领导同志用战场上缴获的摄影器材拍摄部分新闻照片。他们出于自己对摄影的爱好,同时把摄影看成是一种强有力的战斗武器,他们利用一切条件,甚至创造条件拿起相机,在行军与作战的间隙,记录下重要的、真实的影像史料。 

法国著名摄影家何奈·布里有一句名言:“一张好照片胜过一部好电影。”这些长征亲历者拍摄下的历史照片,怎能不说一张照片就是一段故事,一部电影!

作者单位:平津战役纪念馆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