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红军长征缘何到綦江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5日 00:00:00 阅读 

龚燕杰

1935年1月21日下午,包括周恩来、董必武在内的中央红军(即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8000多人到达綦江石壕镇。綦江是红军长征中在重庆唯一留下印记的地方,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中央红军为何非要过境呢?

一、围魏救赵,保护遵义会议的召开

綦江位于四川盆地东南、长江南侧綦江河流中上游地区。其东邻南桐煤矿和南川,西接江津,南连贵州省桐梓县,北靠重庆近郊巴县。境内地势南高北低,东西边缘高腹地低。綦江素来有“四川(重庆)南大门”之称,是川南军事、交通要地,“地介川黔,山高地险,历尽兵事”,古语就有“天下无事则已,有事则黔蜀必变,黔蜀变则綦江必被兵”的说法。其境内石壕镇地呈长条形,位于娄山支脉尾端,是古夜郎国腹地,海拔900余米,幅员129平方公里,斜嵌在贵州桐梓、习水和重庆万盛之间。山高林密,峡幽谷深,历来乃兵家必争之地。据史料记载,张献忠、石达开、国民党军都到过石壕。1935年1月,中央红军也来到了这一小镇。

众所周知,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于1934年10月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准备到湘西与红军第二军团、第六军团会合。长征初期,由于“左”倾冒险主义者执行“逃跑主义”方针,中央红军虽然突破了敌人的四道封锁线,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多人。紧要关头,毛泽东根据实际情况,向中央提出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挺进的意见。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举行会议,肯定了毛泽东的意见。1935年初,中央红军强渡乌江,于7日攻占遵义。红军由于突然改变了行军方向,甩开了原来尾追堵截的敌军。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就是著名的“遵义会议”。

红军长征到达遵义后,敌军迅速部署了新的“围剿”计划。国民党第二军团薛岳同黔军取得联络,四川军阀刘湘也迅速纠集了30个团的兵力往遵义布防。为了给到达遵义的红军争取一定的休整时间,更为了保证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红军使出了围魏救赵之计。1935年1月10日,红一军团攻占贵州桐梓县城,其先头部队继续向新站、松坎、綦江方向推进。军团部派一师二团在团长龙振文、刘瑞龙和政委邓华的率领下,于1月15日进驻綦江羊角乡的枫香树、大垭口、红稗土,扼守瑶龙山下川黔交界的酒店垭关隘,监视驻扎在九盘子一带的川军和贵州盐防军的行动。红军进入綦江给蒋介石以错觉,他认为红军要图谋川南。因此,蒋介石从彭水、酉阳、秀山以及贵州等地调派了大量军队以期“围剿”红军。这样,就减轻了遵义方面的压力,为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也为红军大部队休整赢得了时间。

▲綦江石壕红军烈士纪念碑

▲綦江石壕红军烈士纪念碑雕塑

二、声东击西,扰乱敌人部署

红军长征经过綦江,还有一目的是威胁重庆以牵制川军兵力,造成敌人内部恐慌,借以打乱敌军的部署,最终摆脱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重庆一直是蒋介石看中的借以统一四川、担当抗战大后方基地的地方。早在南方军政府初期,蒋介石就对四川的重要性有初步认识,他曾经说过,能够担当革命根据地的只有四川和广东两个省。而重庆是西南重镇,四川门户,“襟带双江,控驭南北”;居于长江、嘉陵江两江汇合处,水路交通比较发达;以秦岭、大巴山山脉为天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是非常理想的后方基地。缘此,1935年1月,由贺国光率领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进驻重庆。同时,重庆也是川军首领刘湘的大本营,他在此经营十年有余。刘湘还将“剿匪”总部移渝,并在1月13日任潘文华为南路总预备军总指挥。

1月15日早晨,红军第一师第二团先头部队从瑶龙山支脉川黔交界的九龙山经过,与国民党松坎盐防军姜金全部相遇。姜金全在一道山梁上布阵,开枪阻击行进的红军。红军先头部队立即予以还击,经过一阵激烈战斗,将敌军击溃,活捉敌人20多人。姜金全部100多人被打散,他带上残部40多人,逃到九龙山上躲避,未敢轻举妄动。红军为了尽快赶到羊角一带,对其残部未予追歼。红军对被俘的20多敌兵进行了政治教育,发给传单和漫画等宣传品后,全部释放。随即,二团进驻綦江的羊角乡。

綦江近邻重庆近郊巴县。红军长征进入綦江,引起了重庆方面的恐慌:他们以为红军图谋川南,不是要入川就是要威胁重庆。为了保护重庆、围堵红军,四川军阀刘湘、川康团务委员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等紧急进行了多项部署:四川军阀刘湘紧急调集了二十一军模范师第三旅廖海涛部和独立四旅潘佐部进驻綦江,并会同綦江县县长张瑞征和豪绅夏奠言策划,将全县境内所有的兵力分为东、南、西、北、中五路指挥。川康团务委员会命令綦江团务委员大修寨堡。重庆行营参谋团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均严令川、黔两省抢修川黔公路以追堵红军。此外,綦江县政府还根据四川省政府的命令成立了军用车夫船舶代办所,以图及时调动,截堵红军入川。

敌军阵营部署十分紧张,一时方寸大乱:綦江团务委员会委员陈淑凡受命大修寨堡,可他却因害怕红军、拒绝命令而被撤职;四川省公路局、綦江县县长在各自收到加紧修筑川黔公路的命令后,到处征集民工上万人抢修公路。不仅如此,四川省政府还从南川征调民工两万余人赶到綦江修路,一时间忙乱不堪。趁着敌军阵营忙乱之际,1月22日凌晨,红军部队从石壕出发,经梨园坝向贵州温水、良村、东隍(今习水县)、土城等地进军赤水。如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使得敌人始料未及,最终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摆脱了敌军的围堵。

三、播种革命种子,谱写军民鱼水情

正如毛泽东所讲:“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它向十一个省内大约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长征的红军在綦江期间,以严明的纪律和良好的态度,宣传了红军精神,播种了革命的种子,扩大了红军的队伍。

红军先头部队每到一地,会在贫苦农民的门上插上小红旗,上写“抗日救国”或“保护穷人”的字样,一方面向劳动人民宣传红军的抗日救国主张,另一方面让后来的部队认真执行群众纪律。在红军到来之前,羊角乡的地主、保长及一些团防兵等旧势力早已逃跑躲藏了。尽管他们造谣“共产党来了要杀人放火”,但多数贫苦农民相信“红军打富济民”,都没有跑。红军纪律严明,态度和蔼,污蔑红军的谣言不攻自破。那些远避的群众纷纷携眷返回,眼前的情景使他们感动不已:肥猪依然在圈内悠然自得,鸡鸭依然在院中怡然漫步,就连逃走时忘记藏起来的炖肉也还原封不动地在灶台上搁着。一妇女逃离时正在田间耕作,熟睡在家的婴儿来不及带走,回家时却看见红军战士正和婴儿逗乐。

红军到达后,村民见红军态度好,军民便很快融为一体。红军宣传队在羊角乡和安稳乡的观音桥、鱼孔塘、九盘子一带广泛书写、张贴革命标语、漫画,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政策,揭露军阀、地主的罪行,使当地人民深受教育,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拥护。他们在九龙山顶三官庙的碑上书写“打倒残害贵民的军阀王家烈”、“组织起来,实行暴动,不交租,不纳粮”、“工农红军万岁”等大幅标语。根据群众的反映和要求,红军还把地主们的粮食分给了农民。

红军战士在自己生活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仍旧保持着严明的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买商人的东西合理付款。大部分红军衣着破烂,有的脚趾头都钻出了鞋子,即便如此,红军在街上买东西都是公平交易。下乡向村民买菜,先付钱后拿菜,有的村民不收钱,红军就坚持不收钱的不要菜。红军在石壕时虽然人数很多,但从不乱住村民的房子,大多数都住在屋檐下,即使有的村民欢迎红军住进屋里,他们也从不乱动村民的东西,在走前把屋子打扫干净。驻扎在李汉坝的红军,有的架帐篷,有的睡在露天坝。这与军阀“见猪羊就杀,见东西就抢”的匪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红军离开时,还把石壕大街和住过的房屋打扫干净。之后,石壕民间流传了一首歌谣:“石壕哪年不过兵,过兵百姓不安宁,唯独当年红军过,军爱民来民拥军。”红军在綦江的言行举止让当地人十分敬重。在1月21日红军出发时,羊角场边的一个村民自愿给红军带路,历时数天,一直把红军带到贵州温水。

▲中央日报关于国民党军部署“围剿”遵义红军的报道

在同红军相处中,人民群众深感红军是人民的军队,许多青年踊跃参加红军,綦江永新镇人戴成富就是其中一员。1934年,蒋介石为堵截中央红军北上,严令赶修川黔公路(现为渝黔公路),当时年仅13岁的戴成富被保长强派到川黔交界的崇溪河修公路。当时,中央红军已打到贵州省桐梓县,当地的地主豪绅、官员和经营修路的头目都卷款逃走了。一天夜里,饥寒交迫的戴成富到小溪边喝水充饥,遇上了一名红军战士,并随他到了贵州省桐梓县松坎镇,参加了中央红军一军团。以后,戴成富随红军部队经历了突破乌江天险、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等战役,爬雪山、过草地,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中央日报关于国民党军认为红军意图川南、

部署“围剿”的相关报道


红军在綦江重伤的战士,得到了当地村民的妥善照顾。漆树坪的村民热情地把红军卫生队送去的红军伤员留宿在家里。红军撤走时,因为担架不够,留下了四名伤员,托付给一户村民照料。为了掩护四名伤员,村民将他们隐藏在一个岩洞中以防敌人搜查。这户村民的母子每日轮流给他们送饭,并亲自上山采草药。由于缺医少药,加上天气寒冷,其中两名重伤员先后身亡。一名战士伤势好转后自己找部队去了,另外一名伤好后留在村民家中帮助干活。此外,红军在綦江石壕还牺牲了三名战士。一名红军司务长为掩护战友突围被俘,后英勇就义,另外两名战士因伤势过重牺牲,都由当地村民妥善掩埋。

红军长征途经綦江的羊角和石壕等地,牵制了川军兵力,为红军在贵州遵义召开遵义会议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过境綦江,给敌人以威胁重庆的错觉,扰乱了敌人的部署,最终趁机跳出了敌人的围堵;同时,与綦江人民建立了鱼水相融的深厚感情,在綦江播下了革命和抗日的火种,这和红军在各地播下的火种一起最终汇成气势磅礴的全民族抗日救亡运动。

作者单位: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责任编辑:林鹏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