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红军长征中的标语口号宣传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2日 00:00:00 阅读 

汪玉明  王一轩

红军长征是人类军事史上彪炳史册的伟大壮举,是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留给后人永恒的财富和沉思。长征中,红军转战全国14个省份,留下了数以百万计的宣传标语口号和文告,有很多至今依然清晰可寻,是红军长征历史的鲜活见证。

一、标语口号宣传灵活便捷,适应了长征特殊环境工作需要

长征开始时,红军各部队虽然普遍携带了大量的各式宣传品,但经过艰难转战,消耗十分迅速。红军长征前,虽然斗争形势也不容乐观,但制作各种宣传品相对容易些,随着战略转移开始,基本的制作材料都无法得到保证,短小精悍、制作简易的标语口号就成为备受青睐的宣传方式。1934年10月9日,总政治部下发的《关于准备长途行军与战斗的政治指令》提出要“散发和张贴宣传品和在墙报上多写标语口号(居民的和告白军士兵的)”。中央红军撤离苏区后,为做好环境巨大转变后的政治工作,总政治部在训令中强调,“要随时随地利用各种机会,散播宣传品,到处写贴大字标语与布告”。红军进入白区后,“自从我们突破了敌人封锁线,进到了广大的白色区域行动以来,我们深切的感觉到我们在地方居民中的工作是异常的薄弱,这首先表现在,我们对于广大白色区域群众的宣传鼓动工作的非常缺乏。我们张贴了一些我们出来时所准备的一切宣言传单、苏维埃法令,但用大字在到处的墙壁上书写大标语,则一般的没有注意”。随着红军转战频繁,制作便捷、收效良好的标语口号越来越受到重视。1934年12月5日,《红星报》发表《实行连队写标语竞赛》一文,提出:“一、凡是能写字的战士每人练习写熟一条至十条标语;二、每人每天都写一条至五条标语;三、标语可用毛笔、炭灰、粉笔、石灰块等书写(不管字的大小);四、凡是宿营地及大休息地方的墙壁都要写满标语。”后来,《红星报》又发出写标语的号召,提出要“在所有的墙上、窗、房内、屋外,到处写满。写的时候,不当仅用粉笔,要用各种颜料,写得清楚触目,不易抹去”。

▲留在墙上的标语

在红军总部的大力倡导下,红军指战员纷纷投入到制作书写标语口号的活动中,不仅普通红军战士,就连朱德、董必武、陆定一、潘汉年等高级干部也亲自动手书写。长征条件艰苦,大家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各种条件书写标语口号,废旧报纸、各种废旧书籍、墙壁、城门、门柱、牌坊、山壁、树干等,都成为书写标语口号的载体。红军中曾活跃着一支“粉笔队”,“粉笔队根据政治机关的要求,每天先拟制出标语口号,再用石灰水浆和草把子,把标语口号刷写在墙壁、石壁、木板、石碑等地。有的标语口号还交给錾刻队精雕细刻,填上颜色,非常醒目、经久不变”。国民党方面的文电也留下了这样的记录,“顷闻凡匪经过之地方,标语甚多,或用文字张贴,或用石灰红朱涂写抹墙壁,遍处皆有”。长征中,红军写下的标语口号不计其数,时至今日,仍有大量标语口号被保留下来。据统计,在四川雅安地区,红军留下的标语口号遍布全市,字迹尚能辨析的就有323条,其中石刻的122条,木刻的16条,红油漆墨写的185条。尤其是在四川通江县沙溪乡景塬红云崖上,镌刻着“赤化全川”的口号,每个字高5.5米,宽4.7米,字间距为7.1米,划痕深达0.35米,号称红军标语之王,后被载入《中国名胜词典》。在长征艰苦环境中,灵活便捷的标语口号宣传因适应了特殊环境需要,成为我军宣传动员的重要形式,发挥了十分重要的历史作用。

▲红二十五军在湖北郧西关防区写的标语

二、标语口号宣传战味十足,激发了红军将士敢打必胜信念

长征开始后,红军长时间在陌生环境和地域中行军,更要时刻迎战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精神高度紧张、保障条件也十分恶劣,面对死亡与困难,如何使广大红军将士保持高昂的战斗热情,成为赢得长征胜利的重要保证。长征出发前夕,红军总政治部即在指示中强调。“政委及政治部必须迅速的适合战斗环境的转变,坚决的改变政治工作的方式,必须正确的估计到由阵地性质的战斗突然转变到长途行军与运动战的时候,可能发生的恐惧、迟缓、不惯行军、大批落伍、失联络、抛弃武器公物与疾病的现象,必须预先采取有效的克服办法。”事实上,长征的艰难远超很多人最初的预料,伍修权曾这样回忆:“一九三四年春,李德就曾同博古说,要准备作一次战略大转移。不过那时根本没有打算走那么远,也没有说是什么长征,只准备到湘鄂西去,同红二、六军团会合,在那里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董必武后来也感慨地说:“假使在出发前,就知道要走二万五千里的征途,要经过十三个月的时间,要通过无人迹无粮食的地区,如此等类,当时不知将作何感想,是不是同样地坚决想随军出发呢?这都不能悬揣。”

面对强大的敌人、陌生的地域、简陋的保障,弱小的红军要想顽强坚持到底,信念意志不可或缺,这必须靠有效的政治动员。在紧张的战斗生活中,红军将士时刻要绷紧神经,平时那种长篇大论式的宣传节奏显然不合时宜,战味浓厚的标语口号则大有用武之地。湘江战役前,党中央及时发布了政治命令,要求“政治工作人员应不疲倦的政治宣传与鼓动及个人的模范,克服战斗员中的疲劳、落伍与各种动摇,应与指挥员一起征服为完成战斗任务上的一切客观困难,并最高限度的提高全体红色军人的战斗精神、顽强抗战及其坚定性。我野战军的基本口号应该是:不仅要安全的不受敌人损害的通过封锁线,且须击溃及消灭所遇之敌军”。经过有效的动员宣传,红军指战员不畏牺牲,最终成功渡过湘江。强渡乌江前,军委和红军总部下发了相应的宣传口号,迅速激发起广大指战员的战斗热情,“连队的晚会,都要讲到报告和讨论军委当前之战略方针,鼓动突破乌江之战斗,‘突破乌江’、‘拿下桐梓’、‘完成军委所给先头师的战斗任务’、‘到遵桐去庆祝新年……’是当时的中心口号。部队经过军人大会、支部会议的动员后,都极其紧张。‘四道封锁线都一连突破’,‘乌江虽险,又怎能拦住红军的飞渡’,是当时每个人共有的胜利信念”。遵义会议后,面对新的战斗任务,红军总部及时提出新的标语口号,激励全军将士继续奋斗、再创新功,红军总政治部在给全体政工人员的指示中提出:“在下列口号下号召全体红色指战员摩拳擦掌,迎接战斗,迎接更伟大的胜利。坚决勇敢,打大胜仗!动作迅速,猛打猛追,消灭周浑元!再打大胜仗,赤化贵州!活捉周浑元,彻底粉碎敌人的追剿!遵守战场纪律,多缴敌人枪弹!”腊子口战斗期间,红军某部追击残敌,“战士们都唤着‘猛追呀!不让敌人跑了!’沿途的路旁,也写着红红绿绿的鼓动标语:‘英勇的战士们快追呀!’‘我们今天决定追到岷州去!’‘不怕肚子饿,只怕敌人跑!’战士们越追越起劲”。

长征途中,战役战斗频繁激烈,对人的意志信念考验十分严峻,在长达一年多的转战中,红军将士保持了高昂的精神面貌,标语口号的激励作用十分重要。长征途中,曾经有一种被大家称为“叶报”的宣传品,战士们用随手可摘的树叶片作载体,在上面书写简洁明快的标语口号,大家在行军途中相互传看,激励士气。有老将军回忆说,“长征某天,部队三天未进一粒米,大家都非常疲惫,就在此时,前方队伍传来两片青翠的叶片,上面写着‘毛委员在前面!同志,前进!’叶片在战士们手中传阅,极大地增添了前进的力量和勇气。”长途行军,加之军粮供应紧张,红军战士每日十分疲惫,稍一停留就容易犯瞌睡,为帮助大家振作精神,战士们制作了这样的标语:“你进攻,咱后退,你是咱的运输队,要想消灭咱红军,除非咱们打瞌睡。”幽默且不失警示意义的标语口号,一扫红军指战员的疲惫,激励着大家士气高昂地投入到作战准备中。

三、标语口号宣传情真意切,唤起了广大民众拥护红军的热情

红军进入白区后,受到国民党反共宣传蒙蔽的民众对红军较为疏远,这十分不利于红军转战和给养补充,党和红军各级机关相继发出指示,要求采用简洁明了的方式加大宣传。长征开始初期,红军总政治部就向全军提出:“了解与满足群众要求,发动群众斗争,红军所到之地必须针对着当地群众迫切要求,提出具体口号,发展群众斗争,迅速摧毁一切反动统治机关,消灭地主武装组织,破坏敌人一切工事,拘捕与杀戮当地群众最痛恨的地主豪绅及流氓地霸,散发豪绅地主反革命分子财物。”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在《关于扩大红军突击运动给各级党部和突击队的指示信》中提出要“利用发传单、写标语、演新剧、唱歌曲,来扩大红军突击运动的宣传。造成群众为着‘粉碎敌人大举进攻’,‘反对国民党法西斯蒂血洗屠杀’,‘保卫湘鄂川黔苏区’,‘保卫土地革命利益’,‘保卫春耕运动’,热烈加入红军的巨大潮流”。进入少数民族聚集地区后,党和红军总部及时提出了争取少数民族民众支持革命的要求,拟定了一系列标语口号,如“回番民族实行民族自决权!共产党是为回番民族解除痛苦的党!共产党是为回番民族找吃找穿的政党!红军是保护回番民族不当亡国奴的军队!回番民永不出汉官的捐,不完汉官的粮,不还汉人财主的债!回番汉穷人是一家,自家人不打自家人!回番人与红军是一家人,自家人不打自家人!”1935年5月19日,红军总政治部专门发出《总政治部关于争取少数民族工作的训令》,训令提出“必须进行深入的关于少数民族情况的调查,并依据这个发布切合于某个少数民族的具体的宣传品、布告、传单、图画、标语等等”。为贯彻总部训令,红一军团政治部进一步要求“军团政治部拟发的对蛮夷民宣传标语口号、画报要发动连队战士尽量书写”。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夷民亲家们,红军是来帮助你们打刘家的!夷民亲家和红军联合起来打刘家去!欢迎夷民亲家加入红军打刘家去!”等标语口号。

长征中,红军指战员用标语口号启发民众革命觉悟,也自觉遵守群众纪律。红军某部翻越老山界时,专门书写标语提醒战士们不许破坏群众房舍,“知道部队今天非夜行军不可,她的房子和篱笆,既然用枯竹编成的,深怕有些人会拆下当火把点。我们问了瑶民,知道前面还有竹林,可做火把,就写了几条标语,用米汤贴在外面醒目处,要我们的部队不准拆屋子篱笆做火把,并派人到前面竹林去准备火把”。情真意切的标语口号,红军指战员的模范行动,唤起了广大民众拥护红军参加红军的热情,“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大定)当时参加红军达2000多人,整个毕节地区扩红5000余人”。“贵州黎平县,有75名侗、苗、汉各族青年参加红军。四川雅安地区的天全、芦山、宝山、雅安、荥经、名山6县有4000多人参加红军。甘孜藏区,仅巴底乡就有270多人参加红军。陇南地区有5000多人参加红军”。

▲红四方面军在上里镇留下的革命标语

四、标语口号宣传发人深省,涣散了国民党军官兵战斗信心

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国民党调集各地兵力对红军进行围追堵截,但囿于国民党内严重的派系矛盾,参与“围剿”红军的国民党军各部队既有嫡系与非嫡系、中央军与地方军的矛盾,也有军官与士兵之间的矛盾,如何有效地瓦解敌军,对于红军胜利实现战略转移具有重要意义。

红军进入湖南后,何键的湖南国民党军奉命围堵红军,为顺利打破围堵,红军总政治部发出了《关于目前瓦解敌军工作指示》,指示中提出:“关于瓦解何键部队及地主武装行动的斗争口号应该是:拒绝进攻红军的命令,要求北上抗日。自动派代表到红军中来,共同组织停战抗日同盟。参加过大革命时代农民运动与湘南暴动的弟兄大家到红军中去。不替豪绅地主军阀当兵,大家起来打土豪分田地、赤化湖南。”1935年初,红军进入贵州,红军总政治部向各部队提出了瓦解贵州白军的口号,如“不打抗日红军,哗变拖枪当红军打日本!红军为解放贵州群众而来,哗变拖枪到红军来打土豪、分田地、赤化贵州。反对国民党军阀王家烈强迫苗、瑶当兵。汉族弟兄与苗、瑶弟兄一致配合起来,打倒国民党军阀王家烈。红军欢迎贵州白军兄弟来当红军。红军优待白军俘虏兵,欢迎俘虏兵当红军”等,并要求“各级政治机关必须深入调查工作,针对贵州白军各个部队不同的情形,经过火线上的喊话及大量的散发宣传品,把以上这些斗争口号更加具体化、通俗化的深入到贵州白军士兵中去,煽动与争取他们哗变,拖枪到红军中来”。面对主要来自云、贵、川的国民党军,1935年2月20日,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目前瓦解白军工作的指示》中强调,要“估计到敌人将要经过的地方大量的散发宣传品到白军士兵容易看见的地点(如厕所、禾草中、门板后面、破房、庙堂等),在墙壁上写动人的大字标语口号,并在火线上尽量利用可能的机会进行喊话宣传(必须估计到在运动战环境下面,喊话的可能较少,因此喊话应简短具体而富有鼓动性)。鉴于标语口号在瓦解敌军中的有效作用,2月27日,红军总政治部又专门发出命令,要求“各部队立即动员自己整个部队中凡能写字的,用木炭,用毛笔,用大字,用小字,在屋壁上,在门板上,遍写下列材料十二条,做到每人每天至少写一条。从连队到军团的军政干部以身作则,自动手写,写满整个宿营地”,并提出了“红军官长对士兵又和气又亲热,白军官长对士兵又打又骂。杀死白军官长,当红军去。帮助红军,打平天下,工人农民,一齐出头,白军士兵,都得解放。当红军的好处:吃得饱,穿得暖,有自由,讲道理,家里有田分,讨老婆不要钱。当白军的坏处:吃不饱,穿不暖,无自由,不讲道理,家里干得不得了,一世讨老婆不到手。大哥当白军,虱婆爬满身。二哥学裁缝,穿的烂东东。三哥学木匠,住在吊楼上。四哥把田作,谷子人家擢。荷花出水有高低,你看世人奇不奇?”等标语口号。

1935年3月8日,中央发出告全党同志书,专门强调了标语口号在瓦解敌军中的重要作用,提出要“扩大我们胜利的影响到白军士兵中去,用释放俘虏,优待俘虏士兵,医治敌军伤兵,及其他方法(如普遍写标语等)去瓦解四面的白军部队”。强渡大渡河前夕,《红星报》发表社论,提出“积极进行破坏白军特别是中央军的宣传,动员全体指战员特别是宣传队,根据总政治部所发的宣传要点多写标语,在居民中宣传他们的罪恶,号召群众以坚壁清野、断路扰敌的行动,来打击刘蒋军阀”。红军渡河后,1935年6月2日,总政治部在《关于渡过大渡河后六月份政治工作的指示》中再次强调要“继续进行瓦解中央军的行动(标语、群众谈话)”。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央在《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中对瓦解白军工作进行了部署,提出“必须立刻开始与加强白区士兵中的工作,以瓦解国民党的部队。各级政治部的白军工作部或白军工作委员会,必须真正的给连队工作组以各种具体的材料(小传单,口号,标语),适合于当前环境的简单指示,使每个红色指战员了解目前白军工作的顺利环境,这一工作的重要,与如何进行白军工作”。红军发起夏洮战役前,总政治部在《关于夏洮战役政治保障计划》中,强调“利用一切方法散发、书写、张贴各种告敌军士兵的宣传品、标语、传单”。进入陕北后,红一军团政治部也在政治工作指示中提出:“应建立活跃的行军中政治工作,如识字、唱歌、猜谜子、讲故事、行军中小组讨论会、五分钟会操、战斗前的鼓动棚、口号标语(不泄露军事秘密与对空不暴露目标)与活报的进行表演等,均应依环境与敌情的允许适当采用。”红军长征过程中,党中央和红军总部均对如何搞好标语口号宣传发出了一系列指示,充分表明这一宣传方式的极端重要性。

长征中的标语口号宣传,是党和红军因地制宜、克敌制胜的有力武器,对夺取长征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它的巨大价值有待进一步发掘和认识。


(汪玉明系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思想与军事历史系讲师;王一轩系南京政治学院信息管理中心讲师)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