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刘少奇在“小延安”竹沟的传奇岁月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16日 00:00:00 阅读 

孙健伟

▲刘少奇在竹沟工作的留影

“越过千重水,踏破万重山;胡服同志到竹沟,妙计定中原。”1938年9月,中国共产党六届六中全会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中原局,由刘少奇同志担任中原局书记。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党中央的会议精神和开辟中原抗战的新局面,刘少奇化名胡服,经渑池、南阳来到竹沟。竹沟,位于河南省南部确山县境内,因河沟边和山坡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簧竹而得名。这里一面邻水,三面环山,可谓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刘少奇抵达竹沟以后,带领中原局的同志迅速开展各项党政军工作。在他的领导之下,中原抗战,如火如荼;革命火种,遍布中原。而他主政中原局所在的竹沟,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原地区的指挥中心和重要战略支点,刘少奇亲切地把它称之为“小延安”。

“来一个学习的竞赛”

1939年1月28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到达中原局机关所在地——竹沟。为了提高党组织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刘少奇在竹沟亲自抓思想政治建设。他的著作《论党内斗争》和《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就是在竹沟完稿的。他在竹沟的树林里、在草棚礼堂里、在留守处和教导队里,曾多次给党员干部作思想政治报告,如《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做一个好党员,建设一个好的党》《论接人待物》等等。针对党内斗争,刘少奇指出:“党内斗争是一件最严肃、最负责的事,决不可草率行事。党内斗争不能任其自流发展,形成极端民主化。”在他看来,党内斗争之根本目的是加强党内之团结,既不容许家长制的存在,也不能容许极端民主现象的产生。在刘少奇的指导下,中原局各级党组织采取了严肃负责的态度,积极加强党内团结,很快达到了思想上、行动上的一致。针对党员的党性修养,他在竹沟亲自撰写文章,详细论述了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各个方面以及修养方法等内容,在全党引起广泛的关注和称赞。随着中原抗战局面的有力开展,大批青年涌入竹沟参加中国共产党和新四军。刘少奇清楚地意识到,青年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亟待提高,因此有必要响应毛泽东主席的号召“来一个学习的竞赛”。在他的亲自指导之下,竹沟开办了各类干训班,如党训班、基层干部训练班和专业训练班,等等。从1938年3月到1939年10月,先后开办教导大队训练班四期,每期三个月,共培训学员1400余人;党训班六期,每期三个月,培训支部以上区县级干部1000余人;地方武装干部训练班四期,每期一个月,共200余人;青年干部训练班三期,每期一个月,共300余人;机要、后勤、卫生、电台、司号和妇女等各种训练班200余人。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竹沟已然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培养年轻干部的重要训练基地,从这里先后走出了14支干部队伍,共计4800多人,并以他们为骨干力量充实到军队和根据地当中。可以说,刘少奇在竹沟不负党中央的重托,勤恳努力而播下的革命火种,在中原大地遂成燎原之势。

“不见黄海非好汉”

刘少奇到达竹沟以后,他就号召中原局的各级党组织要组织战斗武装,迅速开展敌后武装斗争。在一次会议上,他慷慨激昂地讲到中原局的方针就是“发展武装,壮大自己,东进,东进,向东发展,一直发展到黄海边,不见黄海非好汉”!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刘少奇针对形势的变化,清楚地意识到应尽快在鄂中发展战斗武装,从而使豫鄂边区成为反攻武汉日军的前沿阵地。刘少奇立即指示豫鄂边区党委,将鄂中、豫南的武装部队组建为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由李先念任司令员。1939年6月19日,刘少奇电示李先念等人:“目前鄂中党的中心任务是在于最短期内,扩大与创立一支五千人以上的党可直接领导的新四军,以确立我党在鄂中的地位。”此外,为了加强新四军的战斗力,他力促新四军统一指挥和编制。在他的指示和帮助下,李先念等领导的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挺进敌后、发动群众入伍参军,部队人数迅速增至9000多人,成为了豫鄂边区的抗日主力军。这支部队广泛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在汉水、淮河两岸有力地挫败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沉痛地打击了日伪军。其后,该部被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

▲抗日战争中的刘少奇

原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东征游击支队,在刘少奇到达竹沟之初不足400人。刘少奇在竹沟主持中原局工作时,指令该部向豫东出发,开辟豫皖苏抗日根据地,并努力争取在战斗中壮大自己。由于中原局和刘少奇的正确领导,该部在彭雪枫等人的指挥之下,仅用短短的一年时间即由3个连发展到12个团。后来,该支部队发展成为新四军第四师;1938年3月29日,由周骏鸣、林凯领导的新四军第四支队第八团从刑集出发开赴皖东战场。在刘少奇等人的具体领导下,部队由1300多人很快发展到近万人,后被改编为新四军第五支队,成为新四军第二师的一部分。总之,在刘少奇主政竹沟期间,新四军第二师、第四师、第五师先后在此创建,随即开赴前线,在动员群众中不断发展壮大。刘少奇的功绩得到了竹沟人民的高度赞美,他们慷慨激昂地高歌:“乌云之中见青天,竹沟就是小延安;一声号令震破天,千军万马上前线!”

“根据地就是地盘”

1938年11月6日,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作了结论报告。报告指出了党的工作重心应放在战区和敌后,主张大力“巩固华北,发展华中”。刘少奇到达竹沟后高度重视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和建设,向党政干部传达了六届六中全会精神,批判了王明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和“华中特殊论”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他曾鲜明地指出:“有了兵,就要有个家,这个家就是抗日民主根据地,历史上的流寇主义,没有一个能成功的。根据地就是地盘,地能生万物,没人有人,没枪有枪,没粮食有粮食。”为此,他全面规划了在长江以北、陇海路以南的广大地区开辟和建设敌后根据地的战略计划。

在中原局和刘少奇的领导下,中原地区的抗日根据地先后建立起来。1939年1月,豫鄂边区党委决定成立竹沟地委,下辖竹沟、确山、汝南等13个县级政权。这里在抗战前期成为华中战场的战略大后方,为豫鄂边、豫皖苏等根据地输送了大量干部人才和战争物资。为了扩大豫鄂边抗日根据地,刘少奇亲自指示新四军李先念等部向平汉铁路两侧国民党政权之空白区域发展。他还亲自派遣身边的工作干部去鄂东、鄂中、鄂西北组织群众,建立根据地。针对豫皖苏根据地,刘少奇向彭雪枫等人亲自写下四千多字的指示信,要求他们向津浦线以西、陇海线以南地区大力发展抗日武装和开展根据地建设。在彭雪枫等部的努力下,豫皖苏抗日根据地发展迅速,1939年11月,豫皖苏抗日民主政权——豫皖苏边区联防委员会成立,下辖十多个县级抗日政权和四百多万人口,成为中共领导的重要根据地之一。总之,中原各抗日根据地在刘少奇的指示和帮助下逐渐发展壮大,这些根据地也逐渐成为联系华北、华中各抗日根据地的枢纽,为部队东进、开辟津浦线以东的苏北战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刘少奇在竹沟办公室门前栽种的石榴树

“争取李宗仁与我党合作抗日”

在竹沟期间,刘少奇领导中原局同志在统战工作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他高举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创造性地提出了统战工作的对象和政策。他提出了在友军工作中的军官路线,即在友军上层军官中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扭转了过去在国民党军工作中的单纯士兵路线,使统战工作取得到了很大的成效。在此期间,中原局先后同国民党十三军军长张轸、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六十八军军长刘汝明、七十七军军长冯治安等建立了秘密的统战关系。他还指示中原局要对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做统战工作。他亲自选派刘贯一前往襄樊第五战区司令部去做李宗仁的统战工作,并向刘贯一指明:一要争取李宗仁同情抗日;二要争取李部协同八路军、新四军共同作战;三要建立李宗仁处与延安的秘密联系。在此期间,刘贯一每周六与李宗仁会面一次,向他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战主张,合作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等问题。在刘少奇的悉心指导下,中共同李宗仁部的统战关系得到了大大地加强,此举也为延安方面及时了解蒋介石方面的信息动态提供了便利。

与此同时,刘少奇在竹沟也对国民党的地方行政专员和县区级地方政权积极开展统战工作。他带领中原局的同志亲自调查和了解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周围驻军形势状态,要求各地党组织积极开展同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地方实力派的统一战线工作。他多次派遣工作人员去做国民党汝南专员、南阳专员以及附近各县政府的统战工作,以期建立长期的统战关系。在刘少奇的指导之下,中共在中原地区的统战工作卓有成效、成绩斐然。上至国民党高层军官,下至国民党的地方政权,都建立起了统战关系。特别是在“竹沟惨案”中,竹沟周围有着众多的国民党驻军,却没有一个参加袭击行动。正是这些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使得竹沟能在众多的国民党军队包围之中存在和发展两年之久。除团结友军之外,刘少奇还十分注意团结进步的知识分子,他先后请历史学家范文澜、社会科学工作者邓楚云、经济学家裴济华等人到竹沟讲学工作,为抗战大业作贡献。受中国共产党宣传教育的影响,这些知识分子的抗战热情极高。例如,范文澜在竹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亲自编写抗战剧目,鼓舞人民参加抗战。

“这里真成了小延安了”

在竹沟生活的岁月中,刘少奇在竹沟的生活也令人津津乐道。他经常到竹沟的操练场同干部群众、训练学员沟通交流、谈笑风生。有一次,他高兴地对同志们说:“延安有党的领导,竹沟也有党的领导;延安有窑洞,竹沟也有窑洞;延安有抗大,竹沟有党训班;延安有延河,竹沟也有条大沙河,这里真成了小延安了。”随后,竹沟的革命群众便把当时的竹沟街改名为“延安街”,并亲切自豪地把竹沟称之为红色的“小延安”。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刘少奇在他的办公室门外种下了一棵石榴树,在闲暇之时给它浇水、剪枝,经过他的细心栽培,石榴树花红似火,果实丰硕。直到现在,刘少奇亲自种下的这棵石榴树仍然高挺地屹立在他的竹沟故居门前,它那茂盛的树枝和丰硕的果实,见证了刘少奇在竹沟工作生活的足迹。此外,他经常在《小消息》报上发表文章,积极鼓励人民团结抗战;他把自己存下来的钱捐给统战部门作抗日经费;在饮食上他和同志们一道吃高粱面掺青菜做成的窝头……他的大公无私、艰苦奋斗赢得了竹沟人民的高度赞扬!

回望抗战历史,刘少奇在竹沟的传奇岁月,正是中国共产党中原抗战茁壮成长、发展壮大之时。他在竹沟的寝室内挑灯夜读,在会议上纵论战情,在操练场边谈笑风生,刘少奇在竹沟撒下的革命火种,如燎原之势迅速波及中原大地,并绽放出累累硕果。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先后有多支干部队伍从这里走出,充实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各级组织和军队之中;新四军第二师、第四师和第五师也在这里得以创建,并开拔挺进抗日前线。而在共和国的历史上,从竹沟先后走出了两位国家主席(刘少奇和李先念)、120多位将军、60多名省部级干部。毋庸置疑,刘少奇在小延安竹沟的传奇岁月,使得竹沟这一特定的称呼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而主要是一个人文概念。竹沟,这一红色“小延安”的美誉,可谓名不虚传、名副其实。

如今,竹沟地区依旧流传着歌颂刘少奇的歌:青山情意深,流水流不完;胡服同志和人民,生死两相连。而刘少奇在竹沟栽种的石榴树依然枝叶繁茂、欣欣向荣。“石榴花开如火,革命火种似海”,刘少奇在小延安竹沟作出的历史贡献永远值得后人学习和怀念!

(作者系天津商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4级研究生)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