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九一八”前奏 ——万宝山事件的前前后后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15日 00:00:00 阅读 

赵子云

万宝山事件是九一八事变前,日本帝国主义为侵略我国东北而蓄意制造的挑拨中朝人民关系的流血事件。事件中,当地华人遭日本警察开枪打死9人,伤数十人,随后,日方报纸又借机进行欺骗宣传,煽动反华情绪,导致在朝华侨遭到大规模残杀,死伤数千人。

日本帝国主义一手制造万宝山惨案

日本自兼并朝鲜后,即为侵占我国东北加紧了步伐,开始有计划地大量移植日、朝侨民于东北境内。据有关资料统计,到1930年末,日侨移植于关东州(旅大地区)及南满铁路沿线附属地的,就有24万多人。同时还采取日侨和朝侨替换迁移办法,就是先移日侨于朝鲜,然后再驱逐朝鲜人进入东北境内。因此,朝侨来东北逐年增加,特别是吉林省许多地区朝侨人口都超过土著居民。到1930年末,朝侨在东北境内已达58.8万人之多。另外还有因遭受日本人迫害、生活无着的朝鲜人,私自越境来到东北的,也为数不少。

按理说,这些中国境内的朝侨,应当服从中国的法令,但是朝侨中一些少数人,因受日本的“保护”(实际上是加以监视),对中国政府的法令和应尽的义务,都不完全履行。甚至朝侨中有些不法分子,竟凭借日本帝国主义势力对当地中国居民蛮横欺侮,霸占土地、拖欠租金,仇杀华人等事件时有发生。对此,中国地方政府多次向驻在地日本领事馆和警察机关提出抗议,据理交涉,但都得不到公平合理解决,有些事件日本人甚至暗中支持,使事态扩大。万宝山事件就是最显明的例证。

▲万宝山事件中的日本警察

万宝山在长春北约40华里处,距伊通河很近,土地肥沃,适于种植水稻。1931年4月,长春县农稻公司经理、恶棍郝永德贪图重价,蛊惑当地地主,未经长春县政府立案,在长春北郊万宝山地区租得肖翰林、张鸿宾等生熟荒地500垧,以10年为期。之后又私将上述荒地以同样期限转租给朝鲜农民(按照当时中国法令,未经中国政府批准,同外国人签订买卖契约是非法的,无效的)。这些租地的朝鲜人,则以同郝永德订有租约为由,向“长春市政筹备处”呈请租万宝山等处土地500垧。当时“长春市政筹备处”未予批准,因此这一租约尚属无法律效力。但租地的朝鲜人李升熏、李造和、朴鲁昌等人在日本人支持下,竟无视中国政府法令,召集了申永均、崔金朴等400余名朝鲜农民,携带农具,在该申请租地附近的中国农民田地上,强行挖掘水沟,长20余里,宽4丈,引伊通河水灌溉土地。又将挖出的泥土堆积渠道两旁筑坝,毁坏中国农民田地400余亩(有说100余亩),并建水堰横阻伊通河,使河流上游中国农民的沿岸低田几乎全被淹没,而且由此沿河数百航业居民的生计也受到剥夺。对于朝鲜人强占田地、挖掘渠道、隔断交通的无理行为,长春县政府派人劝告无效的情况下,受害的中国农民群情激愤,则群起向朝鲜人责问,据理抗争。结果不但无效,反遭该地武装日警殴打驱逐。为保护自己土地所有权,团结自卫,这年7月1日,万宝山农民自动集合500多人填沟平堰。不料该地日本警察竟然开枪射击,当场打死徒手农民9人,打伤数十人,同时又逮捕十几人,严刑吊打。并且很快又嫁祸于人,反咬一口,诬称华农暴动殴杀朝农,调集大批军警驰往肇事地方,继续逮捕农民,并搜缴农民自卫枪械,中方吉林省外交特派员出面向日方交涉,据理力争,遂使日方阴谋卒未得逞。但是事情远没有结束,日本政府借此事件颠倒黑白,进行欺骗宣传,在朝鲜境内煽起了一次空前的排华暴行。大批旅朝华侨被杀。日本国内执政的民政党及各法西斯团体、右翼组织也纷纷叫嚣解决“满蒙问题”,“除断然使用武力之外,别无其他途径”、“对于侵犯既得利益的行为,要毅然行使自卫权”。万宝山事件成为九一八事变的前奏。

日本帝国主义在朝策动排华暴行

再说朝鲜境内的华侨,当时共计有八九万人,散居在朝鲜北部各地,大部分为经营园圃种菜的农民,经商者次之。平时同朝鲜人民相处无间,很少有冲突发生。但是,自万宝山事件发生后,日本帝国主义授意在朝鲜各地的日、朝文报纸扩大宣传,颠倒是非,捏造在万宝山的朝鲜人遭到中国人惨杀,从而挑起了朝鲜人对中国人的仇恨。一些不明真相的朝鲜人,受到日方控制下的日、朝文报纸欺骗,则聚众向住在朝鲜境内的中国侨民猛烈袭击。日本浪人和军警也穿上朝鲜人衣服,混入朝鲜人队伍中,暗中推波助澜。因为事发突然,当时朝鲜境内的大多数华侨均毫无防备,因此受害极惨。如在汉城,日、朝暴徒于7月3日晚将城外华侨店铺完全捣毁。4日、5日复捣毁城内华侨住宅100余家,侨胞死伤甚众。在仁川,因为华侨居住集中,并事前有所戒备,当7月3日晚间,日、朝暴徒先后来袭时,均遭到迎头痛击,后来则不敢再来侵犯。但住在上仁川的散居种菜华侨,不幸均遭暴徒杀害。这次朝鲜排华暴行中,侨胞受害最惨的为平壤。平壤的华侨有四五千人,从7月4日晚间开始,受到日、朝暴徒有组织的袭击,至5日晚,如疯似狂的日、朝暴徒手持凶器,抢劫烧杀平壤所有的华侨、店铺共四五百户,全部被洗劫捣毁,无一幸免。事后统计,被赶投大同江的就有100余人,被惨杀的260余人,重轻伤者300余人。到7日,袭击仍未停止。此外,还有金川、汉川、镇南浦、新义州、安东、开城、金山、定川、清州、群山、光州、海州各地,均在同一时间发生惨杀华侨事件,这些全是日本人计划一手策动的阴谋。

这次朝鲜境内由日本帝国主义一手策动的排华暴行,致使侨胞死伤数千人,财产损失更不可估计。他们之所以在朝鲜境内广泛惨杀华侨,其目的就是借万宝山事件,挑起朝鲜人对中国人的仇恨,以便将来侵华时,免去后顾之忧,至少也可以减少朝鲜人仇日的恶感;借此事件,示假惠于朝鲜人,希望其为虎作伥,将来侵华时,可以利用朝鲜人打头阵,当炮灰;并且借此事件,还企图引起中国人对居住在东北各地的朝侨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就可以借口“保护朝侨”进军东北,可谓机关算尽,恶毒之极!

▲在平壤发动的排斥中国人的暴动

尾声

日本帝国主义一手策动的万宝山事件及朝鲜境内的排华暴行,激起了辽宁省人民的无比愤慨,辽宁民间组织“辽宁省国民外交协会”召开了紧急会议,一方面派协会中的朱焕阶前往长春调查万宝山事件真实情况,揭穿了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借机挑起衅端、进军东北的阴谋,并分别通告各地分会力持镇静,听候中央和地方政府出面交涉;另一方面,得知住在朝鲜新义州的华侨已大部分越过江桥逃到安东避难,当即由协会派人先携筹募的衣服物品到安东安抚。沈阳各界还为死难的华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并开展了广泛的募捐活动,决定派代表去朝鲜境内华侨进行慰问,至8月10日,已收到捐款3万余元,当即兑换日钞1万余元,推派了卢广绩、王化一、王小隐(新闻界)三人为代表,携一姚姓翻译到朝鲜慰问。

这一行3人于8月18日到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取了介绍信后,午后3时乘车东行晚上9时到达了安东。3人在离开沈阳时,日本警署派了1名警员“护送”他们到安东,过鸭绿江桥后,另又换了一名日本警员,一直将三人“护送”到汉城(名为保护,实为监视),虽说汉城华侨受祸很严重,但最惨的却是平壤,于是代表们在汉城进行了一番慰问后,于20日到达仁川,仁川华侨因绝大多数聚居在一个地方,力量强大,所以房屋、财产受了些损失,但伤人不多。

当晚10时慰问代表到达了平壤,只见市面上凡属华人商店、住宅,均被捣毁一空,门窗破坏,无人居住;地面上仍有血迹存在,状极凄惨。而郊区华人菜农的房屋也大部分被烧毁,剩下的则被朝鲜人占据。听说平壤郊区有一叫长山的地方,集体埋葬了许多遭日、朝暴徒惨杀的华侨同胞,代表们雇车前往吊唁。墓在长山之阳,新土还未干,犹有阵阵腥臭,据同去的华侨及掩埋的朝鲜工人说掩埋时每10人为一束,首足缚以稻草,赤身露体置坟内,究竟有多少人说不清……代表们悲愤交加,返回沈阳后即以“辽宁省国民外交协会”名义电告南京政府外交部,要求照会日本政府,给以凶手们应有的惩处。遗憾的是,国民党政府只向朝鲜境内受难的华侨同胞汇去5万元慰问金,随后居然不了了之。


作者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责任编辑:姚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