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收藏历史

作者:李冬君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12日 10:58:53 阅读  

时间是历史的母体,但并非所有的时间都能与历史并行。当历史因价值观以及审美趣味抑或生活方式对时间进行选择时,时间才会获得有意味的历史存在的形式,历史是对时间有选择性的一种收藏。

就像无法收藏生命一样,我们也无法收藏时间。幸亏人类有了历史意识,将生命划过时间的痕迹收藏起来,对时间进行有意识地记录和记忆,或者将人类创造历史的过程凝固在时间的形式里。于是,收藏有了一种使时间生动起来的意义——它可以让时间的毁灭变得温柔、让时间的剥蚀具有了审美的情调、让时间的淡定在延长瞬间的魅力中获得了精神永恒的价值。总之,收藏是对人类生命创造的一份尊重。

春秋时代,长江、黄河流域曾经有500多个小国并存,孔子编撰《春秋》时,只选择了150多个小国入史,那是基于他“吾从周”的历史价值观进行选择,能够入他史观的,一定是那一特定时空所发生的事情,对西周礼乐文明产生了影响的国家。据说诗有三千多首,从西周流传到春秋,孔子依据“哀而不怨”的标准,将诗删减至三百篇。

几乎与孔子同代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被称为“西方历史学之父”,他在《希波战争史》开篇,就明确表示研究历史的目的,“是为了保存人类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于是,他以文字记录人类文明史的伟大抱负,收藏了发生在古典世界中那场东西方文明之争的伟大碰撞。

中国史学之父司马迁,有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历史抱负,他把炎帝、黄帝等传说中的人物收藏到他的《史记》中,建构了一套中国历史和民族意识的谱系。

这种有选择性的文字历史的收藏,在价值和审美取舍中,一不留神,也许会让有意义的时间溜掉,且偏重于事件叙事而忽略了百姓日用的物质形式的记录。幸亏这些物质形式有自己的时空存在方式,在史家的无奈和忽略中得以自己收藏自己,尚可弥补历史文献收藏所带来的遗憾,以及审视时代风尚的证据缺失,还可提供某种穿越的现场感和实况感。尽管那上面布满了时间的褶皱,但这些褶皱正是人们认识它的年龄的最好证明,弥补了文献记录时选择性的漏洞。

与文字记录收藏历史不同,物化历史的收藏,其实是人类潜意识里创造世界的冲动所激发的对自我原创力的欣赏,是在自我审美中审视当下原创力的一种能力,是人类生命密码的自我记忆,珍存人类自我生产的蛛丝马迹。物化的历史记忆,带有原创人的生命信息,有温度的遗痕、思想的趣味、精神的追求、灵魂的安顿、审美的心灵以及散发着那个时代的风尚气息。这一切所凝成的物化历史的要素,丰姿多元而令人心动,给物化历史收藏者提出了一个多维的高难度的命题,以及收藏者自身所应具有的文化艺术素养和使命感。

哲学的意义在于它告诉了人类——生命的意义在于它所追求精神价值的不朽,收藏似乎给予了实现这一愿望的可操作渠道。因此,收藏属于人类精神史的范畴,因人类精神传承之使命感,终归于文明传承之江河,大概这才是收藏的魅力吧。也许正因为如此,收藏里潜伏的那缕精神游丝,使它最终超越自身功利而趋于艺术,使艺术成为人类追求精神永恒的载体,也是收藏得以恒在的终极动因。

【独立历史学者,历史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