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古代县衙里密不通风的监狱

作者:郭 建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1年11月08日 14:36:55 阅读 

  《水浒传》第四十九回“孙立孙新大劫牢 解珍解宝双越狱”里写道,母大虫顾大嫂打扮成送饭妇人混入登州监狱,不料被管监狱的包节级发现,厉声喝道:“这妇人是甚么人?敢进牢里来送饭!自古‘狱不通风’!”幸好有铁叫子乐和掩护,顾大嫂才侥幸蒙混过去。

  

一、密闭的院落

  包节级所言“狱不通风”,是明清小说中经常可以看到的话语。可见在当时人的心目中,监狱应该是封闭得“密不通风”的地方。在县衙的建筑群中,监狱院落也确实是最严密封闭的区域。

  明清时每个县衙都有监狱,监狱都建在县衙的西南侧,一进大门往左就是监狱的狱门。监狱是一个独立的院落,围墙之厚为县衙建筑之最,墙头上还栽满荆棘、刺棵。监狱的黑漆大门也是又重又厚,不仅终日关闭上锁,一到晚上还要封上盖有县印、并有管理监狱的典史甚至县官本人的亲笔花押的封条,到第二天早上才由典史验封打开。

  狱门一般有两重。第二道门进去的院落有一个“狱厅”,是管监狱的牢头禁卒的聚会办公场所。再进去是监狱院落,中心往往盖有一个“狱亭”,是一个瞭望亭。

  一般在院落的北部盖一幢重监,监禁重罪囚徒、死罪囚徒。院落的南面是轻监,关押拟判徒刑以下的囚徒。有的县监狱还专设女监。监房外貌和当地普通的房屋没什么两样,只是窗更小、墙更厚。县衙的围墙、甚至大堂的墙壁往往都是夯土筑成的,但监狱墙一般都要是砖砌的,防止囚徒挖墙逃跑。北方也有窑洞式的监狱,如全国唯一较完整保存到现在的山西洪洞县的“苏三狱”,监狱中的牢房都是窑洞,据说其中曾关押过苏三的窑洞就是女监。

  监狱的内部往往用粗木栅栏分隔成若干个囚室,囚室里铺有一层麦秸或稻草,囚犯们就躺在地上睡觉,一个便溺用的木桶,就是囚室里的全部“家具”了。

    

二、待审待决的看守所

  现代社会的监狱是关押已被法院正式判刑的罪犯,是罪犯服刑的场所。而明清时县衙里的监狱关押的主要是被控罪名的嫌疑犯、或等待正式判决生效的待决犯。明清时法律明确规定,凡被控笞罪以上罪名的男性被告,以及被控犯有通奸罪或死罪的女性被告,都必须收监关押。如果判决有罪,被判笞杖刑的就拖出去打一顿,打完就释放回家;如果是被判徒刑、流刑的,就暂时关押在县监狱,等到起解的命令下来,就要解送到指定的服刑地点去服刑;如果是被判死刑的,就要在监狱中关押等候朝廷发出死刑执行令,死刑执行令一到就拖出去处死。因此理论上而言,县监狱中是没有服刑的罪犯的,有的只是尚未定罪的嫌疑犯、等待服刑的待决犯。在今天来看,县衙的监狱性质应该与县公安局的看守所相当。

  就法律上而言,明清时的监狱也是“密不通风”的。明清法律严禁在押犯的亲戚入狱探视,只有功臣及五品以上的官员入狱才可以允许亲人入狱探视照顾。如果管监狱的牢头禁卒私放在押犯亲人入狱,要处以笞五十的刑罚。而且法律规定除了牢头禁卒和管监狱的官吏外,其他的书吏、衙役、官员的家人仆役一概不准出入监狱,违犯者书吏、衙役革役,责打四十大板;家人仆役责打四十大板、枷号一个月。

    

三、可怕的戒具

  关押在这“密不通风”监狱里的囚徒还要戴上种种戒具。明清法律规定,凡被控杖罪罪名以上的囚徒要在脖子上套上中国传统的戒具——枷。枷是用干木板拼成的长方形戒具,中间挖有一个箍住脖子的圆孔。像今天戏台上看到的那种既套脖子又套住双手的木枷,实际上并不多见,法律上规定的木枷式样是只套脖子不套手的。按明清法律规定,杖罪囚徒戴十五斤重的枷,徒刑、流刑囚徒戴二十斤重的枷,死罪囚徒戴二十五斤重的枷。

  被控被判徒刑、流刑、死刑的囚徒在枷之外,还要加戴“杻”,这是一尺六寸长、六寸宽、一寸厚,有两个圆孔套手的干木板。流刑、死刑的囚徒在戴枷、杻之外,还要在脖子加套一根一丈长的铁索,拴在木栅栏上。死罪囚徒被正式定罪判刑后,还要改戴五尺五寸长、头阔一尺五寸的“长枷”,长枷上写上囚徒的姓名、罪名、死刑种类、判决日期。

  凡是强盗、杀人之类被认为有危险的囚徒每晚还要用“匣床”拘束。匣床是一种卧式戒具,囚徒仰面躺在像如今的婴儿床一样有围栏的木板上,头发被绕在一个固定于木板的铁环上,脖子、胸口都用铁索锁住,肚子上还压一块压腹木梁,两手被铁环铐住,两足被挖有双孔的匣板套牢,再覆盖一块钉满三寸长钉的“号天板”,“密如猬刺、利如狼牙”的钉尖离囚徒身体不到两寸,号天板上用横木关闸卡死,有时禁卒就睡在号天板上。明朝人吕坤在他的《实政录》中说囚徒一上匣床,“四体如僵,手足不得屈伸,肩背不得辗转。莫道虱虫交攻、蚊虻争咬,纵使毒蛇蛰身、饿鼠啮足、蚰蜒入脑、大蛇缠头,只得忍受,孰能变之”。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上了匣床也施展不出。所以《水浒传》里解珍、解宝兄弟越狱是靠了铁叫子乐和先偷偷打开了匣床才成功的。

    

四、“牢头禁子”

  《水浒传》描写监狱里的情形:“推临狱内、拥入牢门:黄须节级,麻绳准备吊绷楸;黑面押牢,木匣安排牢锁镣。杀威棒,狱卒断时腰痛;撒子角,囚人见了心惊。休言死去见阎王,只此便如真地狱。”如果把监狱比作地狱,那么看管监狱的狱卒牢头就是阎王殿里的牛头马面了。

  明清时法律上将看管监狱的衙役统称为“狱卒”,或“禁子”“禁卒”。明初民间的称呼多沿袭宋元旧习,叫做“节级”“押牢”。以后多称“牢头”“禁子”“狱子”等等。当面的尊称是“禁牌”“禁爷”“头翁”“牌爷”。

  按照明清时的法律规定,“凡各处狱卒,于相应惯熟人内点差应役。令代替者,笞四十”。狱卒都必须是有“从业经验”的人,这样一来,狱卒成了世袭职业。其他人想当狱卒,就要先到监狱里“见习”,获得看管监狱的经验,才正式升为狱卒。所以明清时县监狱里有不少见习的“小牢子”“小禁子”,作为候补狱卒,等待名额出缺。

  按照明初《大明令》的规定,各县狱卒的数额根据该县所征收的税粮数量来确定:税粮在十万石以上的县设十名,税粮在五万石以上的县设八名,五万石以下的县设七名。这个定额完全没有道理,一个地方的治安状况、在押人犯的数量怎么会和当地上交的税粮数量成正比?而且无论多大的监狱,都需要狱卒日夜轮流上岗看管,十个狱卒肯定是不够应付的。因此后来各地的县监狱狱卒数量都是根据当地实际需要确定的,和这个法律上的规定没有关系。如明朝松江府华亭县设狱卒二十六名,相邻的上海县设二十名。除在编制内的狱卒外,还有多几倍的小牢子,一般县监狱里总要有近百名大大小小的狱卒。

    

五、最低贱的贱役

  狱卒牢头也是一项贱役,因为被指定为“专职”,和开始时是从普通平民中征集的皂隶相比,地位还要低贱,排在“娼、优、皂、卒”的最后一位。狱卒要轮值夜班,比皂隶辛苦,工食银数目也要多一倍,一般每年七八两左右。当然狱卒的主要收入绝不是靠这点工食银,监狱里的常例陋规才是他们的生活开销来源。比如囚徒进监有“进监礼”,解开戒具要有“开枷钱”“开锁钱”“开匣钱”。上文已经提到,法律上是严禁囚徒家属入监探望的,“探监钱”“送饭钱”就是狱卒的利源之一。此外,“饭钱”“酒钱”“节礼”“香火钱”等等均为常例。

  明代小说《醒世恒言》第二十卷“张廷秀逃生救父”,描写狱卒对囚徒家属所说的话:“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做公的买卖,千钱赊不如八百现。我们也不管你冤屈不冤屈,也不想甚重报。有,便如今就送与我们,凡事自然看顾十分;若没有,也便罢了,决无人来催讨。”

  狱卒对于囚徒的凌辱、勒索,在法律上都是被严禁的,如果凌虐囚徒致死,禁卒也要被处死。但实际上囚徒一入监狱,生命就掌于狱卒之手。清朝雍正年间以做县官出名的黄六鸿,在他的《福惠全书》中列举了县衙狱卒种种虐待囚徒的名目:囚徒刚入狱,牢头群起围殴,叫做“打攒盘”;晚上用水浇湿地面,强迫囚徒睡在水塘里,叫做“湿布衫”;把囚徒的两只脚吊起,头朝下躺在地上,叫做“上高楼”;向长官诬报某囚徒难以控制,滥用匣床,叫做“雪上加霜”;要新入监的囚徒请所有在押的囚徒吃喝,否则就唆使囚徒凌辱殴打,叫做“打抽丰”;唆使囚徒抢夺新入监囚徒亲属送来的饭菜,甚至不准新入监的囚徒吃饭,叫做“请上路”。

  这些还只是一般的凌辱欺侮,更有甚者,狱卒得了囚徒仇家的好处、或听命于长官,有意要害死囚徒,这叫做“讨绝单”,即伪造囚徒在狱中“因病气绝”,因为理论上凡监狱中有囚徒死亡,都必须要经过县官亲临检视、签发囚徒“因病气绝”的单据,所以得名。讨绝单的方式很多,如《水浒传》第二十八回提到狱卒暗害囚徒的两种方法:一是把囚徒塞饱了,用绳子捆住,堵住囚徒的七窍,卷上一卷干草荐,再颠倒竖放在墙角,不消半个更次就要了囚徒的命,这叫做“盆吊”;另一种是把囚徒捆住,用装满泥沙的布袋压住囚徒的脸面,也是一个更次就死,叫做“土布袋”。

    

六、“只进不出”的监狱

  监狱“密不通风”的大门只为活人打开,囚徒收监、提审、释放、解送,甚至拖出去处死,都可以从大门进出。但是如果囚徒在狱中病死、饿死、被打死,其尸体却是不得从大门出去的,只能从监狱院落西侧院墙上挖的一个“拖尸洞”拉出去。拖尸洞平时关闭,在有囚徒死去时,用门板抬着尸体,对准洞口将尸体推出去,死者的亲属只能在洞外等,也用门板接住抬走。没有亲属的尸体就被拖到城外的弃尸场扔掉。所以明清有句“拖牢洞”的骂人话,诅咒他人要横死监狱。

  有身份的囚徒如果在监狱里得病,眼看气绝,就要贿赂长官将奄奄一息的囚徒抬回家里等死。如果已经死了,而囚徒家属不愿意尸体受“拖牢洞”的污辱,就要贿赂狱卒,用所谓“天秤”把尸体吊出来。

  明末小说《醒世姻缘传》第四十三回“提牢书办火烧监 大辟囚姬蝉脱壳”,对于从监狱里吊出囚犯尸体有详细描写。从中可以得知,“天秤”和打水的桔槔相似,死者的家属先在监狱围墙外竖一根高竿,高竿上绑着一根两头垂着绳索的横竿,把横竿的一头转到围墙里面,狱卒拉下横竿,把捆扎停当、裹上红被子的尸体吊在横竿上,墙外的人再用力把横竿拉下,转动横竿,把吊在横竿上的尸体转到墙外,再解下来用门板抬走。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央视《法律与生活》主讲人】

责任编辑∕王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