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特别话题·百年党史】少共国际师:走过短暂而光辉的历程(上)

作者: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1年06月25日 10:32:38 阅读 

自古英雄出少年。本文谈的是一支仅存一年半、平均年龄18岁的师级红军队伍,即主要由江西、福建等省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组成的少共国际师。

一群年方十几的“红小鬼”,搁现在可能还在读中学或大学。但在革命战争年代,他们却已披挂上阵,成为会宣传、能打仗的红军指战员了。诚如肖华写诗赞誉:“少年有志报神州,一万虎犊带吴钩。浴血闽赣锐无敌,长征路上显身手。卷地狂飙不畏死,几战蒋军落旄头。长忆英勇少共师,队队新兵看不休。”

一万虎犊带吴钩——成立伊始

第五次反“围剿”前,战争乌云密布。“紧急动员起来,保卫革命根据地”,成为中央苏区军民的战斗口号。扩红运动紧锣密鼓地开展,出现了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的动人场景。为进一步激发青少年参军参战热情,在红军总政委周恩来指示下,红军总政治部青年部向少共中央局建议成立“少共国际师”。1925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更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1月,团中央由上海迁到瑞金,与1931年1月成立的少共苏区中央局合并,改称少共中央局(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局),凯丰任书记。

1933年5月17日,军委委员、少共中央少年先锋队总队部总队长王盛荣向少先队发出组建少共国际师的号召。20日,少共中央局作出《关于创立“少共国际师”的决定》。23日,少共中央局指示:要少共江西、福建、闽赣省委抽调优秀共青团员、少先队员组成三个少年先锋团。不到3个月,中央苏区便有1万多名青少年踊跃报名。其中,80%的人来自反“围剿”主战场——江西兴国县。

1933年7月11日,为庆祝南昌起义6周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决定每年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建军纪念日。为赶在八一前成立少共国际师,积极发动青少年报名参军,少共江西、福建、闽赣省委如期完成了征兵任务。

1933年8月5日,少共国际师成立大会在江西博生县(今宁都县)郊召开,辖第五十八团、第五十九团、第六十团,归红军总部指挥。但它的旗帜,在4天前即已在中央苏区飘扬。作为一支尚未正式确定番号的新部队,即被特许派人接受检阅。在首个建军纪念日,周恩来代表红军总部颁授少共国际师旗时说:“要爱护你们的光荣的战斗团旗,英勇奋斗,把它插遍全中国!”王盛荣代表讲话、授旗。时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李富春宣读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政委的贺电。至此,拥有三个少年先锋团的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正式成立。师长陈光,政委为冯文彬,政治部主任罗华明,少共国际师共6700余人,仍归总部指挥。据《彭绍辉日记》载:“……部队中共青团员占百分之七十以上。战士平均年龄只有十八岁,还有不少十四五岁的红小鬼。师的领导干部也不过二十几岁。”肖华的《艰苦岁月》也记载:“‘少共国际师’在当时的红军中,是一支最年轻的部队。战士的平均年龄只有十八岁左右,还有不少十四五岁的红小鬼。”

陈光.jpg

陈光

1933年9月3日(第19个国际青年日),少共国际师在博生举行出征誓师大会。中革军委、团中央派代表出席大会。会上宣读了周恩来代表军委发来的贺电。政委肖华作讲话:“我们就是‘少共国际师’,今日在博生正式宣誓。整装待发要出征,粉碎敌人‘围剿’莫延迟。我们都是青少年,愿把热血染红旗。”随后,指战员们高唱《少共国际师出征歌》:“我们就是‘少共国际师’,九月三日在江西誓师出征去。高举着少共国际光辉的旗帜,坚决的果敢的武装上前线,做一个英勇无敌的红色战斗员,最后的一滴血为着新中国。”

队队新兵看不休——编制沿革

1933年8月15日,红一方面军下令:“少共国际师”为总预备师,所辖第五十八团、第五十九团、第六十团的番号对应改为第四十三团、第四十四团、第四十五团。近一个月后,红军总政治部青年部长、年仅17岁的肖华任少共国际师政委(红军最年轻的师政委)。冯文彬改任师政治部主任,罗华明改任第四十五团团长(不久改任团政委)。

1933年11月,陈光与第二师师长吴高群对调,吴高群任少共国际师师长。12月12日,在黎川团村战斗中,吴高群被炸成重伤,后不幸牺牲。他殉职后,红三军第七师代师长曹里怀任少共国际师师长。肖华作诗《悼念吴高群同志》:“青年雄师战团村,出奇制胜创敌军。恼羞成怒蒋飞贼,夺我战友吴高群。智勇双全好战将,赤胆忠心为革命。壮烈青春献大业,英雄形象高山鹰。”

1934年春,为使敌军认为这是一支正规军而非一群娃娃兵,将其番号改为红五军团第十五师,但在内部仍习惯称“少共国际师”。第四十三团团长张顶生,政委刘玉堂;第四十四团团长朱水清,政委陈中村;第四十五团团长卢子美,政委罗华明。

1934年4月8日,军委同意红五军团首长建议,红九军团第三十四师师长彭绍辉成为少共国际师第4任师长。6月,曹里怀任红五军团参谋长。

1934年3月13日,全师共3908人,枪3000支(6月22日,全师3513人)。

1934年5月15日,军委电令红十五师编入红一军团。

1934年8月,红十五师代表红一军团赴北线作战,由红三军团统一指挥。据肖华的《艰苦岁月》载:“从一九三四年初秋驿前战役开始,‘少共国际师’配属三军团指挥,整整打了一个多月的仗。” 

1934年10月16日,隶属红一军团的第十五师开始长征。下辖三个团和一个教导营,约5000人。第四十三团团长张顶生,第四十四团团长朱水清、政委陈中村,第四十五团团长卢子美、政委罗华明。教导营营长陈士榘、政委蔡书彬。《彭绍辉日记》载:“十月十六日……今日上午,补充我师新战士两千多名,立即分配到各团。政治部派人下去分途动员,调配干部。各团开欢迎会,并会餐。……十时,接军团命令,今晚要出发。我师因掩护主力(红三军团),集中较晚,出动也是很仓促的。”肖华的《艰苦岁月》载:“十月十六日的夜晚,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渡过于都河,最后离开了中央根据地,开始了长征。那时候,我师改归一军团建制,担负掩护军委机关纵队的任务。”

1935年1月中旬,红十五师在贵州桐梓被撤销番号,结束短暂而光辉的历程。

浴血闽赣锐无敌——苏区作战

在“九三”誓师后,少共国际师即开赴石城进行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集训不到20天(原定1个月),便派往东方战线(建宁和泰中一线)参加第五次反“围剿”战斗。大家斗志昂扬,高唱《少共国际师出征歌》开赴前线,接受战斗洗礼。

少共国际师打的第一仗,是在福建邵武拿口配合红三、红五军团抗敌。先以一个营分兵迂回将敌人团团围住,然后冲入敌阵肉搏。很快,便干净利落地全歼地方反动武装一个连。随即挥师过闽江,又歼敌300多人,缴获不少枪支弹药。首战告捷,得到首长电贺,全师士气更加高昂。肖华的《艰苦岁月》载:“……开赴前线后,立即配合三军团、五军团,在东方战线投入抗击敌人五次‘围剿’的战斗。在闽北的拿口,‘少共国际师’打了第一仗。这一仗歼灭敌人300多人,缴获不少枪枝弹药,接着又打了几个胜仗。朱总司令、周政委和政治部杨尚昆主任,特地发来电报表扬我们。电报中说:‘你们初试铁拳,即获取连续的胜利。这更扩大了少共国际师的光荣,更表现了你们是为发展巩固苏维埃的坚决奋斗者。一切敌人,在我战无不胜的红军面前,只有崩溃消灭。因此,在祝贺你们的胜利中,更希望你们千百倍努力提高军事技术……把少共国际师的光荣旗帜插到抚州、南昌去!’以后,‘少共国际师’又在将军殿、邱家隘、团村、大脑寨、驿前、广昌、石城等地,进行过几十次战斗,仗仗打得残酷壮烈,指战员表现得英勇顽强。……五次反‘围剿’终于失败了,迫使红军不得不作战略转移,离开自己用鲜血换来的根据地。……我们这支年轻的部队,在革命烈火中锻炼得更加坚强了。”

1934年4月,参加广昌保卫战。4月10日—18日,李德等人强令红一、红三、红五军团同沿抚河两岸向广昌推进之强敌展开死打硬拼的阵地战。面对有飞机、大炮助阵的密集冲锋之敌,指战员顽强抗击,与敌展开白刃战。虽大量杀伤敌人,但自己也伤亡惨重。最终,广昌失守。

1934年8月—10月,受彭德怀指挥的第十五师,参加长征前的对敌阻击。红三军团在中央苏区北线设防,进行大寨脑战斗、高虎脑战斗、万年亭战斗、驿前战斗、石城阻击战(石城战斗)等,历时两月余,予敌以大量杀伤,有效迟滞了敌军南犯步伐,为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主力准备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否则,敌军便可长驱直入红都瑞金,后果将不堪设想。其中,石城阻击战打得惨烈,红十五师的1万多人仅剩下5000余人了。第四十五团在广昌驿前以西战斗,接替原来三个团的阻击任务,与劲敌激战3天之久。9、10两日晚,第十五师从驻地出发,且战且退,运动防御,于16日到达雩都(1957年改于都)。

笔杆脚杆没得闲——唤醒民众

长征中虽一路紧张战斗、疲劳行军,但年轻人们一有可能便会唱起兴国山歌,既缓解思乡之苦,又减轻疲劳,更收扩红奇效(成为宣传途径)。肖华的《艰苦岁月》载:“打仗也罢,行军也罢,年轻的战士们总是快活得很。情况稍一缓和,‘哎呀嘞’的兴国山歌声,‘英勇上前线’的进行曲就在长长的队列中荡漾开来。空谷回音,此起彼和,威武雄壮,实在热闹。我们这支队伍确实像一趟逶迤不断的文化列车,即使在长征初期那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也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和战斗的欢乐。经过敌人统治区时,居民们开始对我们还有点回避,听到歌声,又看到红军不损坏他们的一草一木,就觉得这支队伍很有点奇怪,而且可爱了。不少青年就跟着我们看,混熟了以后,有些人就自觉自愿地跟我们一起走了。”

在湘南,因“笔杆脚杆没得闲”,扩红成效明显,成立红十五师补充营。《彭绍辉日记》载:“十一月十四日……我们在白石渡吃午饭,派人做宣传工作,在修路工人中进行动员,两个钟头的时间,争取五六百名新兵,并组成一个补充营。”

11月下旬,在桂北唤醒民众,扩红成立新兵连。《彭绍辉日记》载:“十一月二十八日……行程约七十里。今日在行军途中扩大红军百余人,大多数是修马路的工人,情绪很高。”“十一月二十九日……今日我师在鲁塘圩担任向全州警戒,掩护后续部队的到来。早饭后,我到警戒线上去看地形,并在警戒线附近地区扩大新兵二十余人。这一带群众生活很苦,向往红军。新兵成立了两个连。”

湘西、黔东地区,聚居着苗、侗等少数民族。入黔后,为减少阻力,红十五师积极开展宣传,遵守习俗,秋毫无犯,消除隔阂。12月14日深夜,红十五师到平茶宿营。《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十四日……向平茶所前进……此地属贵州管辖,群众对我们不了解,大都跑到山上去了。我们利用向导对群众做宣传,同时严格纪律,凡吃了群众米粮的,都要写信留钱,使群众逐渐对我有所了解。”

单独走苗区,做群众、扩红工作。肖华的《艰苦岁月》载:“苗岭位于崇山峻岭间,是苗、侗、瑶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这些兄弟民族由于长期受国民党大汉族主义的压迫,一看到汉人军队就反感。一路上只见山峰入云,道路崎岖,山谷中树木葱茏,野草丛生,地面上淤积着腐烂的叶子,厚达数寸,显得非常偏僻、荒凉。路过的一些苗寨,连个人影也见不到,使我们的给养遇到很大困难。但我们认真地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切实遵守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苗民不在家,我们照样给他们挑水、扫地,严格地保护和照看他们的房屋和财产、家具。有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吃了苗民的粮食,烧了他们的柴禾,就把银元留在他们的米缸里或吊在他们的屋梁上。过了四五天,苗民看到红军和国民党军队不一样,就陆续地回来了。经过深入细致的宣传工作和实际行动的影响,苗胞们和我们亲近起来了,主动当向导,抬担架,照顾留下来的重伤、病号和掉队人员。当我们离开苗区的时候,有的还跟着我们一起走,参加了红军。在我们‘少共国际师’的队列里,又增加了一批苗族战士。”《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十七日……上午到军团部受领任务,本师单独行动,翻越苗岭山,向贵州前进。我回师部后,派员分途调查山区道路情况、少数民族特别是苗族风俗习惯等。政治部派出先遣工作队,前往当地展开工作。各团抓紧完成行动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苗岭山系少数民族区,山势高,地形险,苗族人一般都有自己的武器,土司头目喜欢打猎射箭。师向各团发出指示,要求严格尊重民族习惯,遵守群众纪律,秋毫无犯,做好宣传工作。政治部印制宣传品。”“十二月十九日……早饭后,由江口出发,向苗岭前进,进了山口后,一直上山到上岽,老百姓藏到大山中。午后四时到达宿营地。行程约六十里。这个村子还不小,山上还有水田,有大米吃。到后为了争取群众,令各部特别注意做宣传解释工作。不准打骂老百姓和向导,群众不在家,部队吃了东西须留钱,并写上一张宣传信致谢,放在原处。一般不打或少打土豪,必要打时也不要侵犯劳苦人民的利益,并把财物分给贫苦群众。”“十二月二十日……今日继续越苗岭山,经蛟洋(此地二百余户人家),老百姓对我军还不够了解,有些害怕的都跑了。有由广西来卖饼子的小贩。我们买了些饼子,并对他们做些宣传工作,说明我军买卖公平,是共产党的军队,同贫苦人民是一家人,效果较好。后部队继续行进,又爬了一个高山,到高岭山顶上宿营。此地约有二百多户,老百姓少数在家,部队尚能找到房子住,弄到东西吃,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困难。苗族人民喜欢用酒糟蒸肉或鱼。我同肖华同志在老乡家里各找到一碗糟鱼,又找到一碗糟肉(巴掌大一块),我们吃了后,每碗放上一块白洋,写上几句宣传的话。部队吃了老乡的东西也都给留下钱。我军的这些做法给群众留下了好的印象,后来群众宣传开了,说这个军队是好人……”“十二月二十一日……很注意民族政策和群众纪律。”20日上午,红十五师经平笋走高洋,大地主石芳彩慑于红军声威,加上群众反对,遂取消伏击红军的企图。红军便经上高洋,翻老山界到高定(时属榕江县)宿营,次日经小九当、南哨等地,到章汉堡去了。到12月24日,第15师结束单独过苗区。

1935年12月30日,红一、红十五师在乌江边余庆城会师。依惯例,红军举行了聚餐和联欢晚会,并宣传群众。《彭绍辉日记》载:“一月四日北渡乌江。……乌江北岸的人民深受贵州王家烈部队及川军蹂躏,对他们恨之入骨。群众对我军印象非常好。我军到后,加紧宣传,揭露白军残暴,争取更多的群众。”

(未完待续)

【黎平会议纪念馆馆长,副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