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特别话题·百年党史】少共国际师:走过短暂而光辉的历程(下)

作者:张中俞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1年06月25日 10:23:44 阅读 

长征路上显身手——殿后掩护

少共国际师整装出发,在长征中担负掩护、殿后任务。1934年10月10日,军委命令:“保持军事秘密。应加强警戒,封锁消息,各部队机关一律用代字,极力隐蔽原来番号名称。”如军团的代名为某个省会名称,师的代名是其尾字与所属军团代名尾字相同的某个地名,师以下单位的代名由各军团决定。如红一军团的代名为“南昌”,第十五师代名为“都昌”。据《彭绍辉日记》载:“十月十五日……补充大批弹药,步枪每支发三十至四十排子弹,手榴弹每人三至五枚。另每人发棉衣一套。”肖华的《长征组歌·告别》唱道:“红旗飘,军号响,子弟兵,别故乡。王明路线滔天罪,五次‘围剿’敌猖狂。红军急切上征途,战略转移去远方。男女老少来相送,热泪沾衣叙情长。乌云遮天难持久,红日永远放光芒。”

少共师参加突破国民党军第二道封锁线的战斗。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一月三日……当晚,调查桂东道上敌设有碉堡,又是敌人的一道封锁线。上级令我师派四十五团去袭击敌人。该团攻克敌三个碉堡,俘敌十余人,开辟了前进的通道。”“十一月四日……军团调整部署,命令我师四十三团到城口接替红二师向仁化的警戒任务。师主力继续攻击敌封锁线上的碉堡,并向汝城方向警戒。”“十一月五日……在原地仍担任警戒、掩护任务。昨夜,我师四十四团一个营又袭占敌一个碉堡,消灭敌人一个班,我们也伤亡五六人。”“十一月六日……下午进占城口,敌人溃退后,坏人乘机破坏,使城口起火。当即派工兵连、通信特务连将火扑灭。我占城口后,主力通过桂东汝城之线,即突破了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

参加突破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的战斗。1934年11月11日—13日,参加延寿阻击战。此战暴露了红军辎重过多的问题。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一月十一日……晨接军委电令,我师有协同红九军团及红一军团第二师之一部,消灭敌第六十二师之任务。上午,即过河到圩场北岸侦察地形,刚到高地,即闻枪声,系我四十三团警戒部队与敌接触。即令四十四团为突击队,沿右边高山向左突击,四十五团在河左岸归罗军团长指挥。我四十四团还没来得及占领右边高地,四十三团却垮下来了,枪声正激烈时,红二师四团已到。我令四十三团组织反击,前进约数百米时,敌一团兵力从我四十三团左翼强渡河,向我四十五团及红九军团部队突击。我四十三团、四十四团数次突击均未奏效。战斗到黄昏,又与九军团及我师四十五团失掉联络。敌有断我去路的危险,当即决定撤退,并通知各团,令政治部迅速转移伤员。我师伤亡及失联络者颇多……”“十一月十二日……我师撤退后,占领盈洞以南茶关、土坳、犁头山阵地,收容整顿部队,防止敌人追击。……我们正在处理伤员,准备转移,后面枪声又起。即令四十五团以一个营掩护我右侧背安全。师主力走到坳上时枪声激烈,子弹从我们头上飞过,在行进的道路上,伤员还未运完。红一师派部队来掩护……”

参加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战斗。在血战湘江中,红十五师参加土桥阻击战,虽实现了战略意图,但伤亡过大,仅存近半。1934年11月27日,为掩护主力渡江,师部派第四十三团直扑全县(1959年改为全州县)东南的鲁塘圩,配合红五团牵制全县敌人;令第四十、第四十五团与尾追之敌硬拼,保卫界首地段渡口。29日,红四十三团与湘军在土桥地区激战。至11月30日晚,红四十三团指战员仍坚守在屏山渡至金鸡岭一线,高呼口号与敌人殊死搏杀。到12月1日中午,且战且退的红四十三团才渡江。又遭敌机猛烈轰炸,死伤约600余人。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一月三十日……今日我师的任务是防敌渡河攻我,配合红二师夹击由全州出动之敌。为此调整部署,下午,四十三团移驻平山渡,师直移驻土桥,四十五团移驻德桥。今日敌机几次来骚扰。”“十二月一日……急行军、备战。上午到四十五团去看地形。……回师都通知部队立即出发,在九时之前须渡过湘江(已搭浮桥),跨越湘桂公路。部队行进至方坪附近时,闻全州方向枪声甚急,迅即由浮桥通过,向咸水圩前进。正过马路之际,敌机十余架低飞侦察和轰炸,同时,右侧已发现敌人。我令四十四团迅速登山抵抗。二百余新兵全被打散。渡河后,敌情如何,未接到红二师通告,他们已依托西面大山脚撤退,未通知我,敌人向我压来。我四十三团、四十五团被截断。在咸水圩不能通过的情况下,四十三团、四十五团迅速绕道界首圩渡江。师直率四十四团依据南木山、九龙安要险阵地抗击敌人,同时用号音和派通信员联络收容,将冲散的队伍集合起来,经整理,恢复了秩序。部队继续行进,过了咸水圩后,经关口,到清水江。……连日来,行军打仗,强渡湘江,部队相当疲劳,但情绪尚好。同四十三团、四十五团尚未取得联系。”据肖华的《长征组歌·突破封锁线》载:“路迢迢,秋风凉。敌重重,军情忙。红军夜渡于都河,跨过五岭抢湘江。三十昼夜飞行军,突破四道封锁墙。不怕流血不怕苦,前仆后继杀虎狼。全军想念毛主席,迷雾途中盼太阳。”

掩护红一、红九军团翻越老山界,艰难阻敌。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二日……敌机来侦察和轰炸数次,对我之运动妨碍极大。部队行至清水界遇红一师也由此通过,开向油榨坪。军团派人在此联系。我带四十四团在此掩护红一师通过,令师直及大小行李转移到油榨坪,我指挥部队掩护到黄昏……”“十二月三日……我率四十四团到师直驻地油榨坪。九军团未走。当日四十三团、四十五团也已到油榨坪与师会合。红一师、红二师和军团部已由右翼出发。由于情况紧急,待他们通过后,我师也随之出发,行进二十余里后,就地宿营。”“十二月四日……因前面部队走不通,我师原地停止行进,搞午饭吃,饭后,继续行进,爬越城岭,山路崎岖,大道小道均被挖断,运动极困难。我同肖华同志商量后,决定部队分途沿小路行进,我率师直从没有路的山上艰难地翻越过去,午夜到达洪水。……当地坏分子乘机放火烧房子,幸及时组织部队将火扑灭,未造成大的损失。”“十二月五日……红一军团和红二师转移到彭洞,九军团下午开走。我师担任向兴安警戒、掩护主力转移的任务。朱、罗经过我处时指示,要特别注意收容工作……”“十二月七日……掩护任务已完成。午后二时,接军委电令出发……”

掩护军委第一纵队再入湘。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十一日……我师今日受领掩护‘红星纵队’的任务。上午‘红星纵队’在龙坪未动,下午尾‘红星纵队’行进……”“十二月十二日……部队上午七时即准备出发,因‘红星纵队’未过完,我师也未动。朱、周、博、洛、毛等同志也随‘红星纵队’在此通过。我师等到下午一时才出发,由两江口渡浮桥,经底艮、职笑州,‘红星纵队’在此宿营。我师本应到瓜坪宿营,因道路被敌挖断不易通过,故折回到朱家村宿营,翌日晨三时方到达。”

掩护红一、红九军团,长征进入黔东南。12月14日,红十五师由通道县县溪镇杆子溪等地进入靖县上营寨等地,获悉由靖县渠阳赶往通道县溪“追剿”扑空的湘军又折随其后,冯文彬率师直属部队先向平茶所(时属贵州锦屏县)进发,彭绍辉、肖华率部在营盘界等地抢挖工事,与衔尾急追的陈光中师一部激战并击溃之。此战迫使湘军退回县城而不敢轻易尾追,有力地掩护了红星纵队等转兵入黔。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十四日……天明出发,经深渡、营寨、新厂,发现敌人打枪,即由冯主任率直属队先走,我和肖华率部队一面掩护,一面向平茶所前进。到达时已深夜。” 

自12月18日起,为警戒军委纵队右翼,红十五师单独过锦屏、黎平、榕江、剑河、台拱等县。到24日,第十五师到施洞宿营,与军团主力会合,不再单独走苗区。

配合红二师、红九军团,参加攻取镇远和阻击战。12月25日—28日,中央红军攻占和固守黔东重镇镇远,既在右翼阻敌西进,又能补充军需,还可造成或去湘西北的假象。军委作此部署,既让湘军因担心中央红军入湘而不敢掉以轻心,又让黔军以为红军将去湘而有所麻痹分心。24日,第四十三团渡过清水江,进抵鼓楼坪,与红二师一部、红九军团第九团及侦察连、工兵连等部合攻鼓楼坪的黔军第四团“九子枪营”,计划攻取镇远。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二十四日……今日由格东到施洞口……到达后,在军团受领战斗任务,令四十三团配属迫击炮一个排攻取镇远,师主力协同红二师夺取施秉。”25日晚,第四十三团和红九军团击溃鼓楼坪、镇远卫城等地黔军,占领镇远城。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二十五日……今日准备战斗。早上待红一、二师通过后,我师于九时出发,过了浮桥,到翁溪宿营。……今日四十三团已攻占镇远。”据肖华的《艰苦岁月》载:“一路以四十三团为右翼,于十二月二十五日攻占湘桂公路上的镇远城,歼灭了敌人一个营,担任对湖南方向敌人的警戒。”27日,第四十三团到施秉城归建第十五师,并向镇远方向警戒。28日,全师移驻横梢集结。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二十八日……今日有协同配合红九军团钳制、侧击由镇远来犯之敌的任务。另因‘红星纵队’要来施秉,我师即移驻横梢集结待机。”

参加由左权参谋长指挥的攻占施秉城的战斗。1934年12月26日凌晨,红四十四团配合红五团等击溃黔军宋华轩的第十六团,夺取时称偏桥镇的施秉城。据《彭绍辉日记》载:“十二月二十六日……今日我师有协同红二师攻占施秉之任务。早晨以战斗姿态出发,四十四团为前卫,到达施秉附近时,敌已闻风逃之夭夭,我当即占领施秉。”据《左权军事年谱和文摘》(陈浩良编著)载:“在中央红军向贵州省施秉城前进时,中革军委指示,在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和政治委员聂荣臻到达以前,攻占施秉城的战斗由军团参谋长左权统一指挥。”

1935年1月初,架桥渡乌江。据《彭绍辉日记》载:“一月三日……乌江两岸地形险要,江水很急,浮桥两次被冲断。……我率工兵连参加抢修浮桥,用竹绳在两岸扎深扎稳,然后绑上竹排,铺成桥道。经通夜作业,四日晨浮桥架成。”“一月四日……拂晓,我师渡过乌江天险,经青口,到余庆司。军团部在我师之后过江,也驻此地。”渡乌江后,协同攻遵;驻守遵义东大门老卜场,召开万人大会,宣布成立农协和游击队。据《彭绍辉日记》载:“一月六日……我师为协同红二师攻占遵义,必须多赶点路。晨出发,经湄潭,到山头关宿营。”“一月七日……今日继续向遵义前进,到老卜场宿营。……部队到时已深夜了,未能将溃退之敌全歼。如果路好走尚可俘敌连把人。今日我红二师已攻占遵义。” 

在攻占桐梓县城后,红一军团先头部队向新站、松坎、綦江方向推进,扼守川黔交界,监视川军和贵州盐防军。红十五师亦马不停蹄、人不歇足,没进遵义城而继续北进,拱卫黎平会议决定拟建的川黔边新根据地北部地域的安全。据肖华的《艰苦岁月》载:“进入黔北以后,我师经遵义、桐梓到达了松坎,担任向四川方向的警戒。”据《彭绍辉日记》载:“一月十五日……今日经桐梓、草尾铺,到祖师关宿营。”“一月十六日……部队经石门头、石牛栏,到新站宿营。” 

长忆英勇少共师——短暂光辉

鉴于减员严重,军委决定将约余2700人的第十五师撤销。1935年1月17日,第四十三团在桐梓松坎清水溪编入第一师;18日,第四十四、第四十五团在松坎编入第二师;师直属队员充实到红一军团直属队。据《彭绍辉日记》载:“一月九日……我师由中央根据地于都出发时五千余人,现在已不到三千人。……我师接军团指示,为了充实主力,加强主力部队的战斗力,决定将我师分别编入红一、二师。”“一月十三日……路过遵义时,肖政委和冯主任去了总政一次。宿营后,朱主任来到部队,谈我师分编部队的动员及解释工作。”“一月十六日……军团朱主任、左参谋长,在此未走,见到我们后谈红二师已占领松坎,并要我们迅速整编。”“一月十七日……路经清水溪时,红一师部队在那里,我师即将四十三团留下编给他们。”“一月十八日……在松坎。上午全师干部会餐,并进行整编的解释工作。随后将四十四团、四十五团编入红二师,师直连队充实军团直属部队,……”

在整编前,师政委肖华已调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末任师政委罗华明负责撤编善后工作(随后调任红五军团破坏部部长)。整编后,彭绍辉调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教育科科长;冯文彬调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兼巡视团主任。据《彭绍辉日记》载:“一月十八日……我于今日将手续弄清,结束少共国际师的工作,暂调军团司令部教育科工作。原教育科长周子昆调任军团副参谋长,我由师长当了科长。肖华同志调任红二师政委,冯文彬同志调一军团政治部工作。”

从少共国际师走出来的“红小鬼”,经过血与火洗礼,有17人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将军。肖华(第二任师政委,上将)、彭绍辉(第四任师长,上将)、曹里怀(第三任师长,中将)、陈正湘(第四十五团团长,中将)、谢明(曾任第四十五团政委,少将)、谷广善(师卫生部部长,少将)、何廷一(师司令部参谋,少将)、彭盛(某连长,少将)、宋景华(某连指导员,少将)、袁佩爵(师政治部技术书记,少将)、吴岱(师直属队青年干事,少将)、江拥辉(第四十三团通讯员,少将)、李景瑞(师司令部电台报务员,少将)、谭云开(师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少将)、孙文采(师供给部政委,少将)、赵复兴(师管理员,少将)、杨思禄(第四十五团一营三连战士,1961年晋升少将)。另,应记住下列革命功臣:冯文彬(首任师政委,团中央书记)、罗华明(首任师政治部主任,1943年牺牲)、曾宪辉(师政治部民运科科长兼没委会主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定基(第四十五团某连长,1951年病逝)、熊光焰(第四十五团某班长,正军职离休干部)、赖洪(第四十三团二连二排长,副军职离休干部)、王敬群(曾任军团政治部巡视员,江苏省人民政府顾问)、吴宗汉(肖华警卫员,1999年享受北京市副市长级待遇)……

这些娃娃兵的所为,无愧于接过旗帜时的宣誓:“我们是工农的儿子,高举着少共国际师的旗帜,要消灭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准备以最后一滴血为着苏维埃奋斗到底!”在长征中,红十五师先后在广东城口、湖南延寿、广西湘江、贵州镇远和乌江等地战斗中,建立了不朽功勋。少共国际师从此不再存在,番号被撤销,走完了短暂而光辉的革命历程,少共师的精神永垂史册! 

【黎平会议纪念馆馆长,副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