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宋辽“徐河会战”

作者:石 磊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1年11月22日 16:50:17 阅读 

  北宋立国之初,为了收复战略要地“燕云十六州”,先后两次出兵北伐辽国。但是由于骑兵战力较弱、宋太宗的指挥失误、北伐宋军各部配合不力,以及后援不济等各种主客观原因,北伐皆无功而返,满城之战、君子馆之战、岐沟关之战三次大会战,宋军更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被迫转入战略防御。而辽军在连番胜利之后,亦对宋军的战斗力不屑一顾,产生了挥军南下、寇略宋国的战略意图。在此大背景之下,震惊后世的宋辽“徐河会战”爆发。宋军将帅利用“弹性战略”实施攻击与防御结合的战术,一举挫败辽军的进攻,使得辽国不敢轻易南下,再启战端。

   

一、孤立无援的“威虏军”

  北宋端拱元年(988年),辽军挥师南下,连破宋军。虽然宋军缘边将领英勇抗击,但是一直无法扭转战局的不利形势。如保顺军节度使、定州都部署李继隆违诏出战,与辽军会战于唐河,重创耶律休哥率领的辽军,斩首1.5万级,缴获战马万匹。但辽军也还以颜色,攻占了几度反复的易州,并将其牢牢控制。为了防御辽国的攻略,宋朝只能于沿边增设城寨,威虏军、静戎军、保州、北平寨、宁边军、平戎军、邢州、雄州、霸州、破虏军、天雄军等边城皆设置于宋辽交界之处,宋朝在这些城堡内屯兵驻扎,其粮饷都由朝廷调运。宋军众多堡寨城池之间的协同配合,在客观上形成了抵御辽军入侵的战略纵深,同时也避免了同辽军进行野战的风险,对于控扼显要、削弱辽军的后勤保障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端拱二年(989年)七月,威虏军(遂城一带)乏粮,当时城内驻扎了宋军6000骑,宋军准备运送补给前往,而辽军统帅耶律休哥此时得到了确切情报,于是派出军队拦击。对这个局面宋朝内部争论纷纷,以中书舍人张洎为代表的文臣提出放弃威虏军一线,收缩防御兵力。张洎认为:“今敌兵入境,阻绝粮道,而王师遽出,三镇之众,冒炎酷,陟郊垧,充防护军储之役,本无斗心。以援送怠惰之师,当北敌轻扬之骑,且行且战,必贻败衄。一军小却,众或随之,则威虏等军望风而自下矣。安危事势,昭然可观,宜因此时,乘大军之势,保全士旅,拔垒而旋。如是,则三镇之众,出既有名,威虏等军免覆亡之祸矣……”北宋以步兵为主,骑兵数量较少,在与游牧民族的野战中常处于劣势。加之满城之战、君子馆之战、岐沟关之战,三次会战皆惨败,宋军士气低落,存在一经受挫,即刻全军瓦解的隐患。因此张洎主张派出镇州、定州、高阳关三处重兵,掩护威虏军撤退,以避免丧师失地的风险。由于宋军精锐几乎在之前的岐沟关和君子馆两战中丧失殆尽,因此宋朝中央主和派大臣不在少数,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缘边疮痍之卒,不满万计,皆无复斗志,河朔震恐。”

  对此,北宋名将李继隆极力表示反对,他提出“威虏军乃静戎军(梁门)北面保障,不可废”。事实上梁门和遂城的驻军确实很大程度上牵制了辽军南下,加强了宋军的战略纵深,后来的名将杨延昭和魏能镇守的两个要塞,辽军屡屡不能得手,被时人称为“铁遂城,铜梁门”。于是宋军顶着巨大的军事压力,毅然出发补给威虏军。

   

二、意气风发的“辽于越”

  辽军的主帅为耶律休哥,字逊宁,为辽朝宗室,其祖父为隋王耶律释鲁,其父亲为南院夷离菫耶律绾思。耶律休哥生性机敏,又出身于一个军事贵族家庭,少时即有公辅之器,且长于军事。辽穆宗时,乌古、室韦二部背叛辽国,耶律休哥随北府宰相肖斡讨乌古、室韦,大胜而还,以战功升职为惕隐(契丹官名,职掌皇族政教)。辽乾亨元年(979年),宋军围攻幽州(今北京)时,耶律休哥统率五部院军精骑3万,联合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分进合击,大败宋军于高梁河(今北京市西直门外),解除幽州之围。同年,随从燕王、南京留守韩匡嗣,南府宰相耶律沙率军攻打满城,在宋军诈降、设伏,韩匡嗣部众大溃的险境之下,耶律休哥依旧破围而出,一路收集溃兵,全军而还,被辽景宗授予北院枢密使。乾亨二年(980年),又跟从辽景宗攻破瓦桥关,杀死宋军将领张师,迁为于越(辽国对建有殊勋的大臣赐予的一种荣誉称号,位在百官之上)。统和元年(983年),耶律休哥任南京留守,总管南面军务,在任上劝课农桑,精修武备,使得边境大治。统和四年(986年),耶律休哥抵御北宋名将曹彬进攻,在承天太后萧绰的增援下,发动岐沟关之战,大败宋军,以军功被封为宋国王。在与萧绰率领的辽军主力会师后,在君子馆之战中再次大破宋军,斩首数万。耶律休哥足智多谋,善于料敌,集将帅之才于一身,既能冲锋陷阵,又能指挥千军,与耶律斜轸并称“北国名将两耶律”。在高梁河会战中,耶律休哥率领5000铁骑,利用夜幕掩护,“人持两炬,高举双旗”,如猛虎下山,直冲宋军赵匡义大营。激战中,宋太宗身中两箭,在亲军营护卫下,乘驴车逃跑,耶律休哥身披三处创伤,依旧奋勇向前,激战至黎明,终将宋军击溃。

  同期的辽代学者耶律昭对耶律休哥非常推崇,认为“古之名将,安边立功,在德不在众,故谢玄以八千破苻坚百万,休哥以五队败曹彬十万,良由恩结士心,得其死力也”。元代的宰相脱脱在《辽史》中亦高度认可耶律休哥的军事能力,认为堪称一代名将,“宋乘下太原之锐,以师围燕,继遣曹彬、杨业等分道来伐。是两役也,辽亦岌岌乎殆哉!休哥奋击于高梁,敌兵奔溃,再战岐沟关,旋复故地。宋自是不复深入,社稷固而边境宁,虽配古名将,无愧矣”。意气风发的耶律休哥统率精锐骑兵8万人南下进攻威虏军,既目空一切,又志在必得!

  

三、整军经武的“李部署”

  负责给威虏军押送粮饷的宋军统帅李继隆,时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领保顺节度使、定州都部署。李继隆,字霸图,祖籍上党,为北宋初年名将,其父为枢密副使李处耘,其妹为明德皇后(宋太宗皇后)。李继隆为人谦谨,通晓音律,喜读《春秋左氏传》,且礼待儒士,又擅长骑射,智谋过人,南北征战数十年,立下赫赫战功。其早年以恩荫补任供奉官,在宋太祖时参与攻灭南唐、北汉,并在第一次幽州之役中颇有斩获,以功授镇州都监。其后随大将崔翰、潘美于满城、雁门两次击败辽军。雍熙二年(985年),率军击破扰边的党项首领李继迁,次年再随大将曹彬北征幽州,并全师而还,旋即改授沧州都部署,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李继隆作为一名外戚,虽以门荫入仕,但是自身能力出众,早在弱冠之际,就显示出非凡的军事才能。乾德三年(965年),李继隆被任命为果州、阆州监军兼巡检,带领300名雄武卒到邵州,去剿灭数千名当地的蛮族,武器只有刀和盾牌。年轻的李继隆带众冲锋,冒着蛮族不断施放的毒箭,以伤亡百人的代价打败敌军,以勇猛闻名。北汉灭亡后,李继隆在宋太宗的指挥下参加了第一次幽州战役,与郭守文领先锋军击破辽军数千人。围攻幽州时,又击败辽军于湖翟河之南。在满城会战中,宋军按照宋太宗的部署分为八阵对峙,但右龙武将军、都钤辖赵延进提出“我师星布,其势若悬,彼若趁我,将何以济?”指出八阵的部署力量过于分散,不便应敌。统兵大将崔翰恐怕违反太宗的节度不好交待,犹豫不决,说“万一不捷,如之奈何?”当时身为监军的六宅使李继隆当场表示“兵贵神速,安可预定,违诏之罪,继隆请独当之”。有了李继隆拍胸脯,崔翰这才大胆变阵,将宋军分为前后两阵,成掎角之势,互相照应。之后为了麻痹辽军,李继隆又派人到辽营请降,辽军统帅韩匡嗣不辨真伪,信以为真,李继隆命令军队吹起号角,大举进攻,疏于防范的韩匡嗣率先逃跑,于是辽军大溃,死者数万,唯独耶律休哥部伍严整,乘高狙击宋军,才没有全军覆没。战后,李继隆调任宫苑使,领妫州刺史,“护三交屯兵”,成为边军将领。之后,李继隆接连参加了宋辽雁门关战役、赴西北讨伐党项战役、君子馆战役,皆有不俗的战场表现,以军功累迁本州观察使。

  

四、双雄对决

  宋辽双方,围绕着“燕云十六州”的归属,屡次发生激战。虽然两次幽州之战,宋军都无功而返,但是对比综合国力,宋军依然占据优势。一方面,北宋人口较多,人口多意味着兵员众,而契丹部众仅有400多万,还包含很多北地汉人。另一方面,宋军武器精良,宋军制作的抛石机,抛射巨石时射程可达50步,其制作的床弩,一次可射出利箭数十支。而契丹的优势主要在于骑兵数量巨大,草原盛产马,游牧民族自幼在马背上讨生活,弓马娴熟。因此辽国的精锐骑兵,在河北一带的平川,对于以步兵为主的宋军占据了机动优势,而这也是宋军北伐屡次失利的重要原因。为了对抗契丹的骑兵,一方面,宋军花费巨资购买、驯养马匹,建立骑兵与辽军对抗。另一方面,则是在宋辽边界,添设堡垒,驻扎众军,意图作为再次北伐的战略据点。而辽国将帅针对宋军堡垒驻军粮草仰给后方的弱点,屡屡派出精骑,袭扰宋军的补给线。

  围绕向威虏军运送粮饷,宋廷派出定州都部署李继隆、副都部署孔守正、镇州副都部署范廷召等率镇(治真定,今河北正定)、定(治安喜,今河北定州)转饷兵万余,护送辎重数千辆接济威虏军。辽军侦知后,遣于越耶律休哥等率8万精锐骑兵深入宋境,径袭宋护粮大军,欲断绝粮道。双方的参战兵力,辽方为8万,主力应该是3万人左右的皮室军(《宋史·范廷召传》记载为契丹军三万)。宋方参战的部队主要是镇、定两个部署司的精锐,总兵力约在万人左右。打击补给线是辽军耶律休哥的老战术了,此番故伎重演,既能劫夺宋军押送的粮饷,又能一洗唐河战败的耻辱。但他这次面临的对手李继隆却是一个沙场宿将。李继隆对整个行动作了周密部署,宋军的行动迅速、敏捷而隐秘,以至于耶律休哥的阻击计划彻底落空,等到耶律休哥来到后,宋军已经胜利完成补给任务开始返回了。故此徐河之战是发生在宋军补给结束返回之路上,对于这点宋史有多处记载可以证明,参战的宋将李继宣传记载“与李继隆部刍粮抵威虏,还度徐河,为敌追袭”,《宋史·王杲传》也有记载“命督饷藁趣威虏军,还抵徐河”。

  耶律休哥率8万精骑深入宋境,企图邀击宋护粮大军,以断其归路。南下之时,恰好为宋北面缘边都巡检使尹继伦所领千余巡逻步骑所侦知。由于耶律休哥目标是李继隆率领的万人押运队伍,于是放过尹继伦的巡逻队,疾驱南下。而尹继伦则令属下厉兵秣马,一面派人向李继隆汇报军情,一面利用夜幕掩护潜蹑契丹军后,跟踪数十里,至唐河、徐河间列阵待击。此时耶律休哥率领的辽军主力和李继隆率领的宋军主力相隔约5里。尹继伦对属下说道:“寇蔑视我尔。彼南出而捷,还则乘胜驱我而北,不捷亦且泄怒于我,将无遗类矣。”尹继伦向士兵们指出我们已经陷入绝地,为今日计,“但当卷甲衔枚以蹑之,彼自恃兵精粮足,不虞我之至”,或可突袭契丹力战而胜,抑或为辽军所杀做个胡地之鬼。于是士兵们咸愿死战。在距离宋辎重大军5里处扎营的耶律休哥,没有想到小股宋军胆敢尾随自己,未做防备。正值吃早饭的时间,尹继伦出其不意,从侧后突袭契丹军营,斩杀辽皮室军(“皮室军”为契丹皇室的护卫亲军,经常被派出与宋军野战)将领一人,耶律休哥也身受重创,“于越方食,失箸短兵中其臂,创甚,乘善马先遁”。契丹余众夺路溃奔,自相践踏,死伤甚众。但辽军毕竟人多,很快组织反击。尹继伦渐渐支持不住,连连败退。听到喊杀声的李继隆和大将王杲、范廷召领兵赶来增援,宋军顿时士气大增,猛烈反击,沿着徐河追杀辽军10余里,斩首数千级,俘获甚众。孔守正又遇辽军于漕河(今河北徐水南),混战中杀死辽军将领达延等30余人。是役辽军损失惨重,此后数年,不敢大举南掠。

  战后尹继伦以功领长州刺史,虽然辽方的记录掩盖了战败的事实,但是宋朝从辽方逃归的孙崇柬处再次证实了辽军的战败:“太宗询以边事,极言徐河之战契丹为之夺气,故每闻继伦名,则仓皇不知所措。”当宋太宗得到了孙崇柬的证实后,再次晋升尹继伦为“长州团练使”。而李继隆作为战役指挥官更是厥功甚伟,徐河之战充分体现了李继隆的沉着、机智、勇猛及独到的用兵艺术,不愧为潘美、曹彬之后宋军阵营之头号战将。而范廷召、李继宣、裴济、王杲等人也在徐河之战中表现不凡,可以说徐河之战的胜利是广大宋军将士共同努力的结果!

【山西省文史学者,云南大学史学硕士】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