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飘零百年: 流散到海外的敦煌文物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8日 00:00:00 阅读 

刘 伟

敦煌藏经洞文物发现伊始就遭到英、法、日、俄、美等国以“探险”之名盗窃劫掠,致使五万多件敦煌遗书中超过五分之四流落海外,国内仅存不到五分之一。流散海外的敦煌文物被分藏于英、法、日、俄、美、印度、丹麦等十多个国家的四五十个机构中。

英国人斯坦因将劫自敦煌的9000多件文书和500多幅画按资助他探险的印度政府和大英博物馆之间的协议进行分配,印得五分之三,英得五分之二。实际上斯坦因偏心英国,所劫精华皆藏于大英博物馆东方印本与写本部。1973年,东方印本与写本部分立为英国国家图书馆东方部,大部分敦煌写本入藏该部,使得英国国家图书馆成为世界敦煌文献收藏最多的一家,约占敦煌遗书总量的三分之一。

英国国家图书馆东方部馆藏敦煌汉文文献的编码已至13900号,如果再加上五千余号未公布的及尚未编号待修复的碎片,总共约有15000余件。此外,牛津大学图书馆、皇家亚洲协会、大英博物馆也藏有少量敦煌写本。据斯坦因在《赛林迪亚》中说,他所劫绢画、纸画、麻布画共536件,还有丝织品、刺绣、木雕等。其中绢画约332件,麻布画约75件,纸本画约129件,纺织品约407件。绘画品中282件藏于大英博物馆,254件藏于印度新德里博物馆。

英藏敦煌文物主要是佛教写本,约占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大都书写精美,卷帙完整,如《大般若波罗密多经》《大乘无量寿经》等。不过,目前更为学界看重的是其所藏佛教以外的写本,如敦煌话本、曲子词等为宋元话本和词的发展变革弥补了溯源开流的重要环节。最为珍贵的是那些价值连城的孤本:文学如韦庄的长篇叙事诗《秦妇吟》,反映早期道教的《老子想尔注》,唐朝的通俗话本《韩擒虎话本》等;书法中的珍品有唐人临的《王羲之瞻近帖·龙保帖》及被视为欧阳询楷书代表作的《化度寺碑》唐拓本等;医书中有我国最早的食疗专著《食疗本草》及《灸经人体针灸图》等;敦煌文献中唯一的家传《敦煌汜氏家传》;还有敦煌文献中仅有的两件对研究北朝土地、户籍、赋役制度的籍账,即《西凉建初十二年(416年)正月籍》和《瓜州账、籍【西魏大统十三年(547年)】》。

▲唐刻印本金刚经(局部)

藏于英国国家图书馆的《金刚经》雕版刻印于唐咸通九年(868年),原版全长488厘米,高30.5厘米,由七块木板刻印,经文和图画并配。卷末有“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阶为二亲敬造普施”字样,是现存中国早期印刷品实物中唯一一份留有明确完整刻印年代的印品,也是迄今所知世界上最早的有明确刊印日期的印刷品,还是迄今发现的《金刚经》最早刻本,比被认为欧洲最早印刷品的德国《圣克利斯道夫像》木版画(1423年)早500多年,被誉为“世界印刷史和版画艺术的冠冕”。此卷不仅年代早,而且是一卷完整而又正规的书籍,被英国国家图书馆称为世界上最早的印刷书籍。藏于英国国家图书馆的《全天星图》是世界上现存记载星数最多(1348颗)、绘制最科学的中古时代星图,囊括了当时北半球肉眼所能见到的大部分恒星。该图用圆柱投影法于705—710年间绘制,比荷兰数学家麦卡托用相同方法刊印的第一幅“麦卡托投影”航海图早800多年。

藏经洞发现绢画总计约400多幅,麻布画约200多幅,纸质画约200多幅,木雕20多件,绝大部分珍品被斯坦因劫走。如藏于大英博物馆的绢画《药师净土变相图》《普贤菩萨赴灵鹫山听法图》等,刺绣作品《释迦牟尼佛灵鹫山说法图》等;还有藏于英国国家图书馆的白描画《弥勒下生经变稿》等。唐代十分罕见的超大型绢画《药师净土变相图》可能是存世敦煌绢画中最大的一幅,在构图方面可与敦煌石窟壁画中最复杂的净土图相媲美,是当之无愧的敦煌国宝。初唐刺绣《释迦牟尼佛灵鹫山说法图》画面是均为立像的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使用两层绣底,本色绢背衬以本色麻布以使刺绣牢固,主要使用了从北朝自盛唐间十分流行的劈针针法,艺术精湛,极为少见。晚唐的《弥勒下生经变稿》画在黄麻纸上,按写本阅读顺序从右至左分别画弥勒下生经变过程。该画是洞窟壁画的底稿,为探究敦煌石窟营建史和绘画史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价值极高。

▲初唐刺绣《释迦牟尼佛灵鹫山说法图》

法国人伯希和把藏经洞中珍贵的经卷和语言学、考古学上极有价值的6000多卷写本和200多幅唐代绘画与幡幢、织物、木制品、木制活字印刷字模和其他法器装满10辆大车运往巴黎。其中216幅绘画、21件木雕、约184件丝织品残片和画幡等美术品入藏法国集美博物馆。文献资料基本上全部入藏巴黎国立图书馆的东方写本部,汉文写本4000多件;还有中亚古民族文字写本,其中363件回鹃文写本、211件西夏文写本、1000件龟兹语写本、30件粟特语写本、13件梵文写本、75件于阗文写本和3175件古藏文写本。其中最珍贵的标注年代的写本约占伯希和劫品总数的五分之一。

除佛经外,伯希和劫走的汉文古写本最多。王重民的《敦煌古籍叙录》共著录敦煌经史子集四部要籍190种,写本284卷,其中216卷为伯希和劫走。其中《周易经典释文》《礼记音》《孝经》《尔雅》《古文尚书》等保存了最有价值的许多古代学说及古注。如发现亡逸不传的《古文尚书》,其中有六朝写本《篇目》、《夏书》两篇,初唐写本《尧典》《禹贡》等篇。又如《论语》,现在最常见的是何晏集解的本子,藏经洞中发现了佚失于南宋的皇侃疏的写本,收录了两汉和魏晋之间所有人讲《论语》的要点,对探寻该书的原貌及《论语》的传播具有重要的价值。在语言学方面以隋陆法言《切韵》为贵,该书为研究《切韵》到宋陈彭年《广韵》的过渡,意义重大。其他如唐人绝句汇抄、唐人诗集、俗文学、史籍地志、语言资料等不胜枚举。这些文献在校勘、训诂、辑逸等方面,都补缺今佚,一字兼金。

敦煌遗书中价值最大的世俗文书大多数藏于巴黎。其重要的有:制作年代为开元年间的《水部式》,这是唐代水部颁行的一套比较完备的水利、水运法令,是现存最早的全国性水利法规。唐代敦煌的地方志——《沙州都督府图经》,该书保存了中古时代有关敦煌历史、地理、社会、文学、宗教、自然、交通以及北凉、西凉史事等多方面的丰富资料,并从未被类书、史书、史注征引,史料价值极高。详细记载僧人慧超周游五天竺的行程及宗教、物产、世俗民风等情况的《慧超往五天竺国传》,可与法显《佛国记》、玄奘《大唐西域记》互为补充,是研究中西交通史、中亚史的重要参考资料。现存我国第一部最古佛经目录——《众经别录》,也是仅次于《汉书·艺文志》的第二部最古目录。其所著录的佛经都有简略解题,内载译人与翻译时间,还极扼要地揭示了佛经的宗旨与本质,这是后世佛经目录所没有的。这种著录体例是我国古代目录学遗产中的新发现,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五代宋之后湮没的《珠玉抄》是迄今为止发现最完整的唐代通俗读物,对于研究唐代社会和唐人知识结构有重要参考价值。

▲1907年伯希和在敦煌藏经洞内

医学,如《新修本草》是唐显庆四年(659年)由国家颁行的我国第一部药典,收药844种,在《神农本草集注》的基础上编写而成,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国家药典,比欧洲最早的《纽伦堡药典》早800多年。该书由本草、药图、图经三部分组成,这种图文对照的写法,开创了世界药学著作的先例。此外,敦煌文献中还有古藏文写成的藏医著作,如《藏医杂疗方》《古藏医灸法》《医疗术》等。《古藏医灸法》残卷,据学者考证为8世纪中期的著作,比汉文《新集备急灸经》早近一世纪,是现存最早的灸方专书。

伯希和劫走的绘画品以挂幡为多,所以法国集美博物馆所藏多数是菩萨、地藏等单体造像。绢画的代表有五代《持盘菩萨立像幡》、唐《行脚僧》等。敦煌遗画中相同题材的《行脚僧》图有6幅,其中斯坦因劫走2幅,伯希和劫走2幅,大谷探险队劫走2幅。其共同点是:都有老虎和身负满载佛经行笈的行脚僧人。但斯坦因2幅中的老虎和僧人都是踏云而行,而伯希和2幅中老虎和僧人却是在地上同步并行。麻布画保存良好的为唐《如来立像幡》,它是一对罕见的麻本彩绘如来立像幡,画面精美细腻。纸本画《降魔变图卷(舍利弗与劳度叉斗法)》,正面为彩绘,背面写有相关唱词片段,画卷有六幅,基本围绕舍利弗与劳度叉六次斗法的故事展开,想象雄奇,构思绝妙。美国人梅维恒据此画卷,联系印度与世界各地的说唱文学,撰成《绘画与表演》一书。该画是敦煌文献中唯一彩绘的《降魔变文》,是敦煌变文中最精彩的卷子。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9—10世纪的《三界九地之图》,是目前发现的世界上最早最完整的佛教三界九地图, 也是最早最完整的佛教三千大千世界图、佛教天人合一图。此图据玄奘所译《阿毗达摩俱舍论》绘制,是一份极其珍贵的佛教思想史图像资料,更是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敦煌稀世国宝。

▲《三界九地之图》(局部)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日本所藏的敦煌文献主要是大谷光瑞探险队成员橘瑞超和吉川小一郎在敦煌所劫,另有部分购自中国的社会流散写本。日本所藏敦煌文献非常零散,分处十八九个机构及私人之手,目前公布于众的有500多件。

龙谷大学图书馆所藏70件,除写经卷子外最重要的是梁陶弘景的《本草集注》,唐开元写本,为梁以前本草学总集,有“本草正典”之称。该书依据药物的自然来源和性质,将730味药物分为玉石、草木、虫鱼、禽兽、果菜、米食、有名无用七类,对产地、采集、炮制、煎服法、真伪鉴别等均有详细论述,其论至今仍在沿用。书中还指出部分药物的解毒法及服药食忌,如“半夏有毒,用之必须生姜”,这一经验至今仍用于中医临床。

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具体数目不详,其中一件罗振玉旧藏的敦煌本《刘子》残卷被日本政府定为文化珍品。另有几幅和法国集美博物馆交换的原伯希和收藏的绢画。京都藤井有邻馆藏原何彦升旧藏,有信札、牒状、占卜、歌赞等60件。京都国立博物馆藏原李盛铎旧藏72件,三井文库藏原张文建旧藏112件,大多为佛教写经。书道博物馆自称有350件,但未全部公开。法隆寺藏《付法藏因缘传》被日本政府列为重要文物。国会图书馆藏有48件写本,主要是佛经、道经。大东纪念文库藏14件,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11件,皆为佛经。其余零散藏于其他机构。

俄罗斯藏敦煌文献也极为丰富,据统计,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藏敦煌汉文写本约2万件,另有200件藏文写本、100余件绢纸绘画、少数梵文及其他文字写本。但写本长度超过31cm的约有2200件,其余多为残片。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有壁画残片16件、壁画断片61件、绢画50件、麻布画69件、纸本画39件、雕塑品34件、织物58件、写本8件、测绘图和照片2000多张。

俄藏汉文写本多数也是佛经,有收入三藏经典的孤本《盂兰盆经讲经文》,未入三藏经的《佛名经》、《十方佛名》等,还有汉文佛教经典原著《金刚经》《无常经》的注释;另藏有《诗经》《左传》《论语》《孝经》等重要典籍;文学有初唐的《文选》、抄写年代最早的《王梵志诗》、未见著录的《维摩诘所说讲经变文》及《吴都赋》等;研究汉字的字典及语音资料《音韵字典》《毛诗音》《切韵》等;还有医学、法律、经济等。

写本的起迄年代学术意义重大,在俄藏敦煌遗书中,纪年最早的是北凉缘禾三年(434年)的《大方等无想大云经》,最晚的是题为“大宋咸平五年(1002年)”的卷子,这也是域外各国所藏题记标示最晚的年代,打破了伯希和认为敦煌无十一世纪写本的论断。

美国人华尔纳是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堂妹夫,曾任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东方部主任。他于1924年1月来到敦煌,用专门研究意大利壁画的青年同事汤普森教给他的一种剥取壁画的喷胶技术粘走唐代精美壁画26方,合计32006平方厘米。他《在中国漫长的古道上》一书中赞叹这“是极可宝贵的珍品,我们在美国还从未见过与此类似的东西”。他又锯下两尊塑像,一尊是高121.9cm的半跪式供养菩萨像一身,现被奉为福格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另一件是北魏彩塑飞天。另购得《妙法莲华经》两本残卷。

此外,美国还藏有两幅敦煌绢画,其中一幅为《水月观音》,绢画下部题:“于是乾德六年(开宝元年)岁次戊辰五月癸午朔十五日丁酉题记”,即为公元968年6月13日。该画是1902年敦煌县令汪宗翰从发现藏经洞的王道士处索要的精品文物之一,1904年8月,汪宗翰将此绢画赠与甘肃学政叶昌炽,叶氏在《缘督庐日记》中记录了该画的收藏情况,此画后来又转归南林蒋氏所有,王国维《观堂集林》中的《曹夫人绘观音菩萨像跋》一文就是对此画跋文的首次研究。它现藏于华盛顿史密森学会弗利尔美术馆。另一幅为《十二头观音》画,现藏于哈佛大学联合艺术博物馆。

美国所藏敦煌文物数量不多,写本约有100多件,不过大部分是残卷。10余幅壁画,2尊彩塑,2幅绢画。其中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2件,普林斯顿大学葛斯德图书馆83件,但大部分为写本及绢纸绘画残片。美国国会图书馆9件,哈佛大学塞克勒博物馆3件,芝加哥大学远东图书馆3件,其余分属其他机构。

其他如丹麦、德国、韩国等也都藏有敦煌文物。现藏于北京国家图书馆的仅有8679卷和一些破烂残页,总共9000多卷,尚不足藏经洞总数的五分之一。后人这样总结流散的敦煌文物:藏于英国者最多最好,藏于法国者最精最良,藏于俄国者最驳最杂,藏于日本者最隐最秘,藏于中国者最散最乱。

对敦煌文献的追讨从它流失时就开始了。经过几代学者的不懈努力,流失海外的敦煌文献得以以胶卷、照片等形式回到国内出版再生。1997年10月9日,日本人青山庆示将其父青山衫雨收藏的8件(11种)敦煌遗物送还中国,其中一件“归义军衙府酒破历”与敦煌研究院保存的一件字迹完全相同,就连卷边撕裂的痕迹都完全吻合,实为一份文献的两部分。失散百年的文献终于再聚首,这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流散海外的敦煌文献首次回归国内。


作者单位:山东省单县第一中学

责任编辑:王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