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北伐中将杨永清沦为巨匪的 悲惨人生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2日 00:00:00 阅读 

蒋国经/刘楚才/佘振文

凡读过一些有关湘西剿匪小说或看过一些有关湘西剿匪电视剧的人,对小说或剧中所描写到的湘西巨匪杨永清这个人物无不留下深刻的印象。杨永清自然成为一个奸淫妇女、杀人放火、猖狂致极、罪恶滔天、无恶不作的大魔王。人们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只要谈到杨永清这个记忆在人们脑海中的恶魔,无论大人小人、男女老少都无不毛骨悚然、谈匪色变。笔者经过查阅大量的历史资料,把一个真实的杨永清写出来,让读者能了解到真正杨永清一生的所作所为。

杨永清(1886—1950.12),原名杨佐贤,字柏轩,混名毛和尚,赌场人称其为“烂棍子”,湖南省芷江县土桥乡冷水铺村油坊组张伞冲院落人。

杨永清从小过继给井冲牛药师杨凯子,因为在家庭的娇惯下,杨永清便养成了游手好闲,打架斗殴,以后渐渐染上好赌恶习。他少年时期,一次因赌博输光了钱,于是便偷了井冲杨姓家族公有的一面大铜锣去卖,被发现后不敢归家,跑到贵州当了半年兵。

1918年,张南廷、张北廷在土桥罗山聚众起事,号称“义勇军”。杨永清也弄得两支“喂子枪”,邀集10余人入伙。他身披半边袍子,脚穿半边草鞋,砍香拜把,踩湾劫径,在族叔杨毓棻手下当了连长。不久,罗山“义勇军”被黔军解散,他跟随杨毓棻先后投奔到湘西镇守副使周则范部和湘军贺耀祖部,杨永清是一个地道的侗族汉子,做事心细胆子大,打仗机灵、勇敢、不怕死,加之有族叔杨毓棻的关照,几年时间,他就从连长、营长提升到了团长。1922年,当上了湘军团长的杨永清驻兵辰溪时,便在地方上纠集一伙人创设“楚汉宫”帮会,以开山堂砍香拜把的方式,网络会员2万余人,捞得会费13万吊。1924年7月,旅长杨毓棻病死,他接替了杨毓棻当上湘军第一师第十七旅少将旅长,在芷江宣誓就职,随后移驻湘阴、益阳等地驻防。

1926年开始的北伐战争中,杨永清先后担任过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二师第二旅少将旅长兼特别党部监察委员,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第二师中将师长。战斗中,他率部“拼力北征,忠勇奋发,攻坚薄险,强寇屡摧”,克复徐州后,受到国民政府通令嘉奖。攻占南京后,他先后兼任南京下关警备司令部中将司令,蚌埠警备司令部中将司令。北伐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在部队整编中,杨永清受到排斥,其部队缩编为旅,他被委任为第八师第二十三旅少将旅长,为此,他心生不满,产生怨恨情绪,于是他便借故脱离部队,携重金和心腹随从10余人及20多支长短枪回到芷江,在自己的家乡冷水铺一带大肆买田置房,以功臣、绅士自居。

▲北伐战争的誓师大会

1930年,军阀陈渥率部离开洪江后,湘西上游各县联合成立临时维持治安会,杨永清被委任为该会主席,驻洪江。1933年,他受朱绍良、贺耀祖指令组建整编第三十五师,并受任为该师中将师长,他领取开办费光洋5万元后,便得意洋洋跑到大上海,住洋房公寓,整天花天酒地,把领取到的5万元光洋大肆挥霍,一兵一卒未曾招募,此事被何键检举,即行撤销,他只好携剩余开办费回家买田建公馆。1935年10月,杨永清被湘西绥靖处处长刘建绪委任为芷江、黔阳、麻阳、晃县、辰溪、泸溪联防剿匪指挥部总指挥,在沅陵宣誓就职。他以陈芳雄、唐青云、滕玉林、熊桂青、陈勋、杨焕庭、杨麒麟、徐德鹏8人为支队长,纠集地方武装1万余人,曾经在泸溪、溆浦、黔阳、芷江、晃县一带围追阻截长征途中的工农红军二、六军团。次年联防剿匪指挥部撤销,杨永清改任第二十八军补充旅少将旅长,不久,部队改编为暂编第十三旅,他仍为该旅少将旅长。

1938年5月,杨永清被委担任湖南民众抗日自卫团军事参议会少将参议。1939年,湘鄂川黔四省边区绥靖处驻芷江,他被宪兵司令、绥靖处主任谷正伦(杨、谷在北伐战争中同为贺耀祖部师长)委任为该处高级顾问。

抗日战争胜利后,杨永清开始在芷江恢复“楚汉宫”帮会。决心充分利用帮会组织来扩大自己的势力,他把原来的“楚汉宫”改为“复兴楚汉宫”。

当时“楚荆山”(1938年,由宁乡人洪兰生在芷江县城创设,自任寨主、王敬堂为出山主。洪兰生病死后,“楚荆山”势力逐渐衰落。)为了求得自身的存在和发展,王敬堂急忙与“复兴楚汉宫”寨主杨永清勾结,拜杨为义兄,“楚荆山”也实际成为“复兴楚汉宫”的附属组织。

1946年,杨永清为竞选“国大代表”,大肆扩张帮会规模。他自任寨主,又称“双龙头”,杨春圃、潘壮飞为副寨主,并封杨觉民、彭政文、梁轸、徐传授为恩、承、保、引四大盟兄(又称四大金刚),下设内十威:香、盟、总、镇、座、培、圆、见、行、心(核心圈子,俗称大爷),外八露:太、平、春、吾、交、分、旭、早(外围圈子,俗称为老哥)。先后在芷江、黔阳、怀化、辰溪、晃县、麻阳、溆浦、洪江、会同等县采取威胁利诱、强扯硬拉的手段,共发展会员约8万人之多,勒索群众财物折合光洋约8万余元。

杨永清的“复兴楚汉宫”打着“拥护国民政府,拥护最高领袖(蒋介石),效忠党国,维护桑邦”招牌,以取得国民政府的承认和公开合法化的地位,暗地里却怀揣着“真豪杰复兴民族,大英雄辟新世界”的政治野心,妄图独霸湘西,称雄全省。“复兴楚汉宫”除在芷江设有总堂外,在黔阳、麻阳等邻县设有80余处分堂,他们大肆宣扬所谓的“五伦八德、气节仁义”,并制定有帮规帮法,每个成员发有帮会证书,以识别身份等级。圈子中一般成员,稍有违背其帮规之行为者,随时都会遭到寨主、当家三哥及握有生杀大权的“红旗五哥”的惩处。

“复兴楚汉宫”的主要成员多系当地军政官吏、商贾巨户、匪霸流氓,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用封建迷信欺骗群众,打着行侠仗义幌子,四处招兵买马,进了帮内就称兄道弟,呼朋结帮,以达扩张势力,扰乱社会,欺压人民,破坏革命之目的。1947年11月,杨永清凭借帮派势力,以武力挟持击败竞选对手县参议会参议长邓潘藩、省参议会参议员李连章,当选为“国大代表”。

竞争对手、县参议会议长邓海藩是一个读书人(北京大学的高材生),他为人正直、办事公道,在芷江县城是很受人们尊重的社会贤达人物。邓海藩对杨永清在竞选中的不法行径不满,曾一度赴省揭露,杨对此一直怀恨在心。1948年11月14日,杨永清指使帮会中人秘密将邓海藩枪杀于县城东紫巷鸭拱桥处。杨永清杀人不用自己动手,他采取激将法、封官许愿等手段,根据当年杀害邓海藩的凶手曾任云南军区航空站场务工作人员杨友明在1951年7月某日的坦白材料中写道:“我在参加便衣队之后,与杨永清来往更加密切,一次,杨永清对我说,一个年轻人要想干大事,主要靠胆子大,我原来一个字不识,还不是拿命拼出来的,现在我虽然当上了三省(广西、贵州、湖南)剿匪总司令,但县参议长邓海藩很不心服,与我抗争,想夺我的位子。”我插话说:有机会我们几个便衣把他搞死就是。杨永清对我说:“只要你有这个胆子,真的能干的话,将来当一个连营长是没问题的。”这以后,我就几乎每天总要到杨永清的公馆里去一两次。

这一天,我在姑妈家玩,过了一会就同表弟表妹一起出来,走了一段路后,表妹上学去了,我和表弟就上街玩,边走边说,当走到鸭拱桥时,表弟看到邓海藩从巷子里出来,就告诉我,邓海藩来了。我听后就注意了周围,并看到邓的身边只跟了一个十多岁的勤务兵,我悄悄地跟表弟说,等我把他做了。表弟听后,心里害怕,就说先走,在聚成杂货铺等我(这是舅父开的)。他走后,我就转身对着邓海藩走去,趁邓没有注意,我扯出勃朗宁手枪,向邓开了一枪,击中其手臂,接着开第二枪,击中他的脑部邓才死了。那个勤务兵一听枪响,早就跑了。打死邓海藩后,我跑出新东门,后又由老城门回到城内的聚成杂货铺找到表弟,并一起到西街一个馆子吃了鸭脚。这时,我再三地告诉他,对打死邓海藩的事,不准你同任何人讲,一定要保密。表弟说,我跟邓海藩不是亲也不是戚,你又是杨永清的人,我惹得起吗!随后我就到杨永清家里告诉他,我已将邓海藩打死了。杨永清说:“想不到你真有这个胆量,以后你若不愿意在汽车队里干的话,可来这里,由张智凡分一连兵给你,你当连长。”那时因我开车还混得不错,就答应他以后再说。讲完出来后我又向鸭拱桥走去,很远就看到围着一大堆人,多数是穿长袍的,邓海藩的老婆孩子还守着他哭。我在旁边站着还说,是谁打死了他,怪可怜的。……”另一竞选对手、省参议员李连章被吓得躲往长沙。

1949年3月,杨永清从南京参加国民代表大会回来,因未能当上第十三兵团司令极为不满,此时黔阳县“国大”代表潘壮飞,也因未能当上第十区专员而牢骚满腹,于是杨、潘臭味相投,歃血酒结拜,杨接纳潘为“复兴楚汉宫”帮会的副龙头,由潘壮飞在黔阳、怀化一带大力扩充帮会势力。经过密商,两人合谋以武力相逼,要挟国民政府封官委任。是年3月25日,由潘壮飞出面纠集匪徒1万余人(其中芷江去了2460多人),号称“人民自救军”,将黔城洗劫一空。事后,杨永清被长沙绥靖公署委任为芷江警备司令、长沙绥靖公署直属清剿第三纵队司令。他得到这些正式的官衔后,先是枪杀了两名参与洗劫黔城的土匪,以示惩戒,接着就收拢全县武装及散处怀化、黔阳的部分土匪,在芷江竹坪铺进行整编,委任大小头目。6月,为扩充装备,他指派副官处主任宋子舒与稽查处长李国忠等,抢劫了下菜园第十被服仓库芷江分库的棉被、蚊帐、衣服、鞋袜、肥皂等物2万余件,又命宋子舒扣留了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六军过境军车8辆,截获迫击炮4门,炮弹500余发,各种枪支840余支,子弹100余箱。8月,又指使彭玉清抢劫了下菜园军火仓库,得机枪20挺,步枪100余支。从此,杨永清的实力大增,不仅大小股匪听命于他,就是芷江的国民党军政人员也大都投靠在他的门下,参加了他的帮会组织。他集军政匪于一身,成了芷江乃至湘西人见人怕的一大霸王。

▲白崇禧

芷江解放前夕,杨永清参加了白崇禧在芷江召开的“军政联席会议”,作“紧急应变”安排,后来杨永清又被省逃亡政府主席黄杰委任为省府委员,参加了黄杰在芷江召开的省务会议。白崇禧回衡阳后给他送来1万发子弹,3000块光洋和一部电台。杨永清得到白崇禧与黄杰的重用后,心里感到特别激动,他便来了劲头,气焰更加嚣张,则联合芷江所有党、政、军、警、特人员,紧急部署怀化、芷江、晃县一带的防务。他把“第三纵队”的武装分为若干支,一支驻中方,一支驻齐天界,一支驻罗旧公坪,一支驻榆树湾(今怀化市鹤城区),一支驻■北乡(今木叶溪),一支驻城区及麻缨塘,妄图建立“敌后游击根据地”与人民解放军周旋。1949年10月2日芷江解放,杨永清于头天晚上带领军政要员撤离芷江县城,经晓坪、冷水溪、碧涌、梨溪口、天雷逃往晃县(今新晃),一路上封官委职。10月13日与晃县匪首姚大榜会合后,成立“湘黔边反共游击总指挥部”,杨永清自任总指挥。他自己隐居湘黔边境,令张嗣基等人在芷江四处收罗散匪及民间枪支,强迫民众当土匪,扬言:不从者,全家抢光,反抗者,全家杀光。芷江的匪众很快由2600多人增加到5300多人,匪枪由1900多支(挺)增加到3400多支(挺)。1949年10月至1950年10月,他指使所属土匪,在芷江境内伏击、袭击人民解放军、民兵、地方干部33次,打死打伤156人,杀害农会干部和积极分子64人,杀害翻身农民和被指为“卖客”的无辜群众156人;抢劫326次1478户,抢走耕牛365头,生猪255头,被子、蚊帐、衣物11000余件。期间,他数次拒绝人民解放军的劝降,并发誓说:“哪怕只剩下我这根鸦片枪,也要和解放军周旋到底。”还对其部下恶狠狠地说“我决不投降,大家也不准投降,如果哪个投降,我就杀哪个的脑壳!”

1950年12月8日,人民解放军湘西、黔东剿匪部队进行合围大匪首杨永清的战斗在雪洞(贵州省三穂县)、凉伞(新晃县)地区展开,投入的兵力有镇远军分区的16个连队,一四○师四一八团主力和民兵共3000余人,各部队先后进入指定位置。担任阻击的部队沿途合围设卡放哨,形成一个方圆300里的包围圈。执行机动任务的部队化整为零,分成若干个战斗小组,在合围圈内往返奔袭。11日下午,镇远军分区侦察连便衣班焦志林小组,在橙寨附近一带山林,巧妙利用一妇女给杨永清送饭之机,跟踪同行,机智骗过土匪的层层岗哨,以送信为掩护,设法接近杨匪,趁其不备,将躲藏在晃县橙寨花园密林中的杨永清擒获。26日,在芷江县城体育场召开有6县6000余名代表参加的联合公审大会,会上,会同军分区临时人民法庭将杨永清判处死刑,当场予以枪决。

作者单位:蒋国经,湖南省芷江县政协原学习文史委主任;刘楚才,湖南省芷江县政府办副主任;佘振文,湖南省芷江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

责任编辑:姚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