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朱温“凄然”马景行间

作者:熊剑平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2月03日 14:38:55 阅读 

朱温(公元852—912年),唐代末期的乱世豪强,建立后梁政权。

朱温是一个善变之人。在唐代末年,他先是加入黄巢起义军,后来受李唐招安而叛离。降唐之后,唐僖宗赐名“全忠”,希望朱温能自此对李唐忠诚不二。没想到在剿灭黄巢之后,朱温的势力越发强大,最终代唐称帝,建国号梁,改年号为开平,是为后梁太祖。

朱温之所以能取得帝业,与他善于审时度势和见风使舵有着直接关系。另一方面,他出身清苦,善于掌握部下的心态和有诸多笼络人心的手段。而且朱温也非常擅长运用间谍战,曾借助谍战术挫败对手。

马景就是受到朱温的感召,后来甘愿做朱温的死间,从而为朱温打败劲敌李茂贞立下了头功。

这李茂贞同样没有什么官宦背景,也是一位乱世之中成长起来的豪杰。因为平叛和护驾有功,他受到唐僖宗的特别提拔,直至受封岐王,由此开始独霸一方。这样,同处于上升期的李茂贞和朱温两军对峙,进而发生冲突,便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这一仗,李茂贞并非从始至终输得很窝囊,甚至一度还占据上风。但是,就在两军对峙的关键时刻,朱温的一次巧妙行间起到了关键作用,使得两军形势发生了彻底改变。帮助朱温执行这次行间任务的就是马景。

这是公元902年的夏天,朱温率兵在虢县(今陕西宝鸡)一带与岐王李茂贞相遇。战斗之始,朱温占得先机,“杀万余众,擒其将校数百人”。李茂贞被逼退守城中,龟缩不出,两军处于相持状态。不久之后,李茂贞缓过劲来,立即反守为攻,与朱温再次大战一场。这一次作战的结果,朱温落败。

自此之后,李茂贞适时撤退,一直坚守不出。他令手下的部队“相率结寨于诸山”,不战也不和,试图拖垮劳师远征的朱温。这时候,正好遇到了阴雨天气,朱温军中伤病号也多,他显然经不起李茂贞的避战拖延战术。朱温决定亲自察看敌情,寻找破敌之策。经过仔细侦察,他发现李茂贞确实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而且守备井然有序,如果派兵强攻确实很难取得突破。朱温在一番侦察之后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甚至想到撤兵一途。

这一天,朱温召集重要将领商议退兵之事。朱温手下将领高季昌坚决反对撤兵,主张派间谍前往李茂贞大营,诱使他们出来决战。朱温表示赞同,还文绉绉地说道:“兵法贵以正理,以奇胜者诈也。”于是,一出诱敌奇计就这样初步确定下来。

间谍战首先需要一位甘于冒险和训练有素的间谍。于是,寻找这样一位符合条件的间谍,就成了朱温最急迫的大事。得知朱温“募有能入城为谍者”之后,一位名叫马景的下级骑士主动找到朱温和高季昌,愿意冒险完成这一重任。在朱温的军营里,像这样的骑士很多,马景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却要做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了。

得知有马景这样一个下级骑士愿意行间,朱温立即召见了他。在朱温的大帐之内,高季昌简明扼要地对马景交代了他所需要完成的任务。马景立即明白这次行间“必无生理”,只求朱温能帮自己照料好妻儿。朱温听了这些话,不免感觉“凄然”。新旧《五代史》都记载说朱温神情“凄然”地想阻止马景。朱温这副充满仁慈的模样,深深地打动了马景。马景一再坚持,坚决要求冒死执行这次行间任务。于是,朱温和高季昌、马景一起商定行间之策。

第二天清晨,马景带着一队巡逻兵出去巡逻。至岐军大营附近时,马景突然甩开其他士兵,跃马扬鞭,直向李茂贞大营飞奔而去。其他巡逻兵立即纵马追击,大声呼喊着“捉拿逃兵”,以配合马景的出逃。马景的坐骑脚力要远远胜过其他巡逻兵的马匹,很快地把追兵甩在身后。在佯装追击未果之后,这些巡逻兵也适时撤回,马景便顺利地逃到敌营。

马景到达李茂贞大营后,谎称自己在朱温那里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所以一直想弃暗投明前来投靠岐军。李茂贞在两军对峙许久之后,正迫切地想知道朱温大营的军情,立即把马景带到帐中严加审问。面对李茂贞,马景从容不迫。他谎称朱温看到无法攻击取胜,正计划撤军,而且军中伤病号日益增多,粮草供应吃紧。李茂贞仔细打量眼前这个逃兵,极力掩饰内心的喜悦,天真地认为自己所设计的拖延战术已经奏效,所以不由自主地产生几分得意。

这时候,部下提醒李茂贞慎重对待这个降敌。李茂贞再次厉声呵斥马景,希望探明朱温军营的实情。马景则从容地谎称,朱温的主力已经全部撤走,目前只剩下一万左右的伤病号和一些老弱残兵还在守备着大营。而且这些人马也计划着在今夜撤退。

李茂贞紧紧盯着马景,希望从他的脸色上找出些别的信息,但从马景神情和面色上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破绽。李茂贞根据自己和朱温打交道的历史,感觉打不赢就跑确实是朱温的一贯作风,也符合目前两军态势,所以相信了马景,转而要求马景在袭击朱温时为其带路。马景欣然应允。

就在李茂贞加紧准备袭击的时候,朱温这边也在紧锣密鼓地做着伏击准备。朱温命令手下偃旗息鼓,将大营布置成寂静无人的模样,并且把战马喂饱,把兵器磨利,悄悄地埋伏下来,坐等李茂贞来偷袭。

这时候,李茂贞派出的探马也回来报告说,朱温的大营内人马不再喧哗,已经不复以往那种盛大模样。这让李茂贞更加相信马景所报告的情况是千真万确,也不再对马景产生丝毫怀疑。他命令部队在黄昏时分做好一切准备工作,计划趁着夜黑对朱温大营发动总攻。

这是虢县的一个非常平常的夜晚,除了嗒嗒的马蹄声之外,李茂贞再听不到别的声音。他命令马景带路,大队人马直扑朱温大营。一路上未遇任何抵抗,到达敌营后发现除了零星的灯火之外也是死寂一片。李茂贞心中大喜,看来朱温主力果然已经撤退了。于是,他一马当先冲入敌营,可就在这时,朱温大营伏兵骤起,杀声震天,等李茂贞再喊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史书记载这李茂贞性情宽厚,但是治军并不十分在行,所以军纪一直较差,所谓“御军整众,都无纪律”。这样的军队缺乏训练,在遇到突发情况时,往往来不及做出应有的反应,容易立刻溃散。反观朱温的军队,由于有朱温亲自擂鼓助威,军心大振,三军无不用命,于是李茂贞的军队立即就被冲得七零八落,死伤无数。这时,朱温再命轻骑兵迅速出击,堵住通往李茂贞大营的道路。可怜李茂贞所带出来的人马,遭到朱温伏兵的痛击,“杀戮蹂践不知其数”。

经过这一次失败,李茂贞元气大伤。他所管辖的领地也被朱温夺去很多,可谓损失惨重。这时候,在蜀地的王建也来趁火打劫,乘机占去他不少领地。从此之后,李茂贞兵力消耗殆尽,骄横的翅膀再也无法扇动起来。后来他只得请求将自己的尚书令的职衔免掉,“上表称臣”,投降了事。

这次作战中冒死前去敌营行间的关键人物马景,按照《新五代史》欧阳修的记载,是被杀死了。仅以常理推断,马景也会被气急败坏的李茂贞处死,生还的可能性极小。

在重创李茂贞之后,朱温的士气和军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后来他终于获得拥帝自立的机会。公元907年,朱温宣布称帝,改国号大梁,史称后梁。只是他的皇位也并未坐多久,五年之后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朱友珪害死。

著名军事家孙子曾指出:“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就是说,不具备超凡才智的人,不能使用间谍;不以仁爱为怀的人,也不能使用间谍;不是深谋远虑、谋略精妙的人,难以正确判断敌情的真伪。这三句话道出了用间的方法和原则。这次作战中冒死前去敌营行间的关键人物马景,被视为死间的代表。他之所以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其实也有很大程度是朱温用仁义感召的结果。可见,对即将派出执行任务的间谍,如果能施行仁义,确实能起到作用。此外,当一个人能把生死都置之度外时,所迸发出的勇气和能量往往非常惊人。马景面对李茂贞的质疑时,都能从容应对,始终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显示出良好的心理素质,因此才能为打败李茂贞立下了头功。从冒死行间到诱敌深入,都是经过非常严密设计,并且每一步都得到非常成功的实施。正所谓“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在马景行间过程中,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会前功尽弃,无法达到预期目标。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央视《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