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扶不起的阿斗——富贵天子,大智若愚

作者:刘德林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18日 11:01:09 阅读  

《三国演义》中的后主刘禅,被塑造成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形象,让读者觉得后主刘禅是一个昏聩无能、不理朝政、娇宠宦官、荒淫无度的末代之君,由此对于他的亡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其实,纵向来看,相比于魏、蜀、吴三国的第一代创业者曹操、孙坚、刘备来说,后主刘禅的功绩和能力可能稍逊风骚;横向来看,相比于魏、蜀、吴三国的官二代曹丕、孙权来说,刘禅绝非等闲之辈,不可小觑。当蜀汉国祚进入第二代新老交替的时期,刘禅的一切光芒被诸葛亮这位前朝遗老、辅政大臣给遮蔽了,后主刘禅就成为了蜀汉历史的配角。

为了突出诸葛亮的光彩和地位,也为了显现出历史成王败寇的规律,《三国演义》把刘禅弱化甚至丑化到一无是处——弱智、扶不起、荒淫。挖掘历史现象的背后,发现刘禅其实是大智若愚、潜龙在渊的一位皇帝。他的智慧在于大智若愚、明哲保身,大音稀声和知人善用,大道无为却爱民全国,若历史发展能给蜀汉时间和空间,他将成为历史上不可多得的君王。正如《三国志集解》里有这样的评价:“后主之贤,于是乎不可不及。”在陈寿《三国志·蜀书·后主传》中用简单明了的几句话对后主进行了客观的评价:“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惑阉竖则为昏誾之君……然经载十二,而年名不易,军旅屡兴。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尤其最后一句,对后主刘禅经营蜀汉数十载进行了高度的评价,“不亦卓乎!”

大智若愚,明哲保身

“乐不思蜀”就是后主刘禅留给后人的一个成语,也是后人讥笑刘禅痴傻呆萌的一个标签。后主刘禅被认为“扶不起”,是从蜀汉被灭,刘禅等一帮君臣被曹魏押解到洛阳,当曹魏集团安排酒宴款待这帮亡国之客的时候,并故意插播蜀国歌舞,刺激这帮亡国君臣。“昭设宴款待,先以魏乐舞戏于前,蜀官感伤,独后主有喜色。昭令蜀人扮蜀乐于前,蜀官尽皆堕泪,后主嬉笑自若。”被俘的君臣中,只有刘禅吃得最开心、最投入,毫无顾忌和毫无心思。因此司马昭说:“人之无情,乃可至于是乎?虽诸葛亮在,不能辅之久全,况姜维乎?”当司马昭问他是不是想念蜀地的,他若无其事地回答,看不出半点装饰,“此间乐,不思蜀”。由此,刘禅就成了后人眼中不思进取、百无一用的“傻子”。

刘禅接管蜀汉之后,成了甩手掌柜,不问政事。“政由葛氏,祭则寡人。”“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这时候刘禅俨然一个无所事事的人,类似今天君主立宪制的君主或者国王,一位虚君。就连诸葛亮都认为刘禅过于耽于后宫,贪于喜乐,以至于认为刘禅:“虑后主富于春秋,朱紫难别。”最主要的是刘禅竟然要扩大后宫,增加女色;最让整个蜀汉集团正义忠诚之士失望至极的是,刘禅过分宠幸宦官黄皓,亲佞远贤,不听忠言;甚至怀疑诸葛亮的忠诚,要削职褫爵。所有这些都让人觉得刘禅荒淫无度,昏聩无能,不辨忠奸,不理朝政,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蜀国灭在他手里,实在是咎由自取。

其实他并不愚昧,也并不蠢笨,更不是呆傻,而是一种绝顶的聪明和智慧。

当蜀国灭亡,君臣被俘,困于洛阳,几无全身而退的可能。如果真的表现出一种绝境中求生的本能或者意志,那么以司马昭的残忍和歹毒,绝不会让刘禅等人寿终正寝。因此他表现得极端的呆傻,并且让对手丝毫看不出蛛丝马迹。当他的秘书郤正教他应答司马昭的问话被揭穿时(郤正告诉刘禅,当司马昭再过来问是不是想家的时候,就告诉司马昭说自己的父母都葬在成都,对故土很留恋),他像孩子一样天真地说:“就是郤正教的。”于是所有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觉得这简直就像几岁的孩子。“禅对如前,王曰:‘何乃似郤正语邪!’禅惊视曰:‘诚如尊命。’左右皆笑。”刘禅在成功地保全蜀国人民的安全后,也成功地保全了一群亡国之臣的安全。如果像南唐后主李煜那样整天期期艾艾,忧国思乡。“四十年来家园,三千里地山河。”“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雕栏玉砌应犹在。”“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多愁善感的李煜,既无能力保国安民,又不甘心做亡国之君,更无法复国复兴,最后只落得被毒死的下场。刘禅明白蜀国的地位和他自己的处境,所以他选择了装疯卖傻,保全自身,尤其是保全了一帮追随他的臣民。《三国志集解》引于慎行的话说:“刘禅之对司马昭,未为失策也……教之,浅也。思蜀之心,昭之所不欲闻也……左右虽笑,不知禅之免死,正以是矣。”

刘禅画像.jpg

刘禅画像

后主刘禅的大智慧通过表象是看不出来的,他不像曹魏集团的司马昭那样,把个人的野心和凶残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说法。司马昭之所以张狂猖獗和野心毕露,那是因为经过其父司马懿、其兄司马师的前期努力,曹氏家族的势力以及整个曹魏集团内的其他势力都被荡平;到司马昭时期,司马家族已经左右了当时的朝野上下,而且司马家族日益壮大。反观刘禅,他的低调或者说隐藏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智慧。刘备作为汉室帝胄,从创业立国开始,依靠的不是刘氏家族,而是关羽、张飞、赵云和诸葛亮等患难之交。到刘禅时期,家族势力依然单薄,没有可以依赖和掌控的权力集团或小圈子,但是他父亲留下的确是一个团结紧密、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患难之交,尤其是关、赵、张形成的情同手足的关系。历史上不乏先例,当政权被一帮权臣势力集团控制的时候,一国之君要想夺回大权或者削弱打击势力集团,往往适得其反,殷鉴不远的就是汉献帝被曹氏集团控制和废除,尤其是伏皇后、董贵人被曹操残忍地杀害。稍远一点的,秦二世胡亥“求为长安布衣而不可得”,最终被赵高集团残忍地杀害,这一点对于后主刘禅来说,这应该不陌生。

大言稀声,知人知心

有关后主刘禅的聪明和才智,有一些正面材料也直接说明了他绝非愚蠢小儿。三国人物中绝顶智慧的诸葛亮曾经两次直接提及刘禅的不同寻常之处,在《蜀志·杜微传》中诸葛亮在《与杜微书》中说道:“朝廷今年始十八,天资仁敏,爱德下士……欲与君因天顺民,辅此明主,以隆季兴之力,著勋于竹帛也。”以诸葛亮的聪明,应该不会看错人,否则他也不会倾注一生精力辅佐一个不成器的君主,辜负他一身才学。而且,诸葛亮在刘备托孤之后,也曾私下对他人表示过刘禅的聪颖和可树之才,说后主是“甚大增修,过于所望”。刘备听到诸葛亮对其儿子作出如此评价后,乃放下心来,说:“审能如此,吾复何忧,勉之勉之。”(《诸葛亮集·先主遗诏敕书后主》)

从历史事实上来说,刘禅也并非一个痴呆小儿,在裴松之的《三国志·魏略》中记载,刘禅在刘备转战各地的时候,曾被人贩子拐走,卖到汉中富豪刘括家中,刘括与刘禅闲谈,感觉其出身不凡,“知为良家子”。后来刘备于214年在益州站稳脚跟后,派部下简将军到汉中寻子,刘禅只身前往驿舍,侃侃而谈。刘备有三个儿子,刘备选择刘禅作为接班人,也并非只是从出身考虑,也是从智力和才德层面考虑的。

由此,基本能看出后主刘禅绝非等闲之辈,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他有他的谋略和手段,他的治国方略就是大胆用人。《慎子·民杂》:“是以人君自任而躬事,则臣不事事,是君臣易位也。”对外,一切都委托给诸葛亮,军事全权悉听尊便,绝不干预。任由诸葛亮劳军伤民,六出祁山。对内,重用费祎、蒋琬,“务农植谷,闭关息民”,都听从两位内政大臣的安排。他把蜀汉的一切交给诸葛亮,并不从中掣肘。他知道黄皓是小人,让黄皓扮演了蜀汉的小丑,从中平衡各派势力。刘禅也知道黄皓的所作所为,但是刘禅并不决心去除黄皓,而是在平衡的范围之内。当姜维等启奏刘禅要求斩杀黄皓时,刘禅说:“皓趋走小臣耳,往董允切齿,吾常恨之,君何足介意。”(《华阳国志》)刘禅是知道黄皓的为人的,黄皓只不过是刘禅手中的一个棋子。当然从治国手段上来说,有各种各样的手段,但是选择佞臣作为工具,并一直不被看好,这也是刘禅的一个污点。

当曹魏集团的夏侯霸为了躲避司马家族的迫害逃到蜀汉的时候,后主刘禅亲自迎接,并且冰释前嫌,解开刘、夏侯两家的仇怨,而且要拉近关系,这样才能为夏侯霸死心塌地留在蜀汉为蜀汉所用奠定心理基础。刘禅说:“卿父自遇害于行间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原来夏侯霸的父亲夏侯渊被刘备部将黄忠杀死,而刘禅这句话,显然让夏侯霸感到刘、夏侯两家并无前嫌。刘禅并进一步指着自己的儿子,对夏侯霸说:“这就是你的外甥。”这样的话,刘夏两家就多了一层亲戚关系,夏侯霸没有理由再怨恨蜀汉,没有理由不为自家亲戚卖命。原来,刘禅之妻乃张飞之女,而张飞之妻又是夏侯渊的堂妹,这不是一家人吗?一句话,大大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夏侯霸从此死心塌地地跟定了刘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禅的这一手怀柔之术,游刃有余,挥洒自如,恐怕刘备在世,也不过如此吧!

大道无为,爱民全国

刘禅坚持无为无不为的治国法则,“治大国如烹小鲜”。蜀汉对于刘禅来说,虽非大国,但是刘禅的治理也似闲庭信步。首先,外连东吴,重修旧好。与东吴搞好关系,避免腹背受敌,两头受气。“吴王孙权同恤灾患,潜军合谋,犄角其后。”这为蜀汉的发展创造了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同时交结友邦,壮大同盟,扩展空间。“凉州诸国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余人诣受节度”,友邦良将纷至沓来入朝相助,外交成果令人瞩目。不但使危机四伏的蜀汉政权彻底走出低谷,反而使国家呈现一种中兴的气象。“南征四郡,四郡皆平。”在魏、蜀、吴三国之中,只有蜀国境内民富且安,一片祥和。“天下之人,思慕汉室。”(《蜀志·杜微传》)蜀国在亡国之时,国库仍然充盈,“米四十万斛,金银各两千斤,锦绣彩绢各二十万匹,余物称此。”(《三国志·蜀志·后主传》)后主刘禅虽然宠幸佞臣,但并不挥霍无度,浪费民财,大兴土木。并不像一些荒唐君主,如楚庄王有所爱马,衣以纹绣;魏明帝曹叡欲平孟津以观北邙山;卫懿公赐鹤乘轩,玩物丧志亡国。

当蜀汉的擎天柱诸葛亮去世后,刘禅废除丞相制,自领国事,说明后主刘禅绝不是无能之辈,否则在失去股肱之臣后,还能够独立领导蜀国。可见以往人们所看到的那个沉迷于宫庭之乐的刘禅只是假象。当诸葛亮死后,蜀汉对北伐已经没有胜算和热情了。大家都知道,智慧超群的诸葛亮前后六出祁山都未能光复汉室。蒋琬曾对姜维说:“吾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丞相犹不能定中夏,况吾等乎!不如且保国治民,谨守社稷,如其功业,以俟能者,无为希冀徼幸决成败于一举。若不如志,悔之无及。”在诸葛亮死后,刘禅治蜀30年,这30年也是蜀国最后的历程,刘禅经历了蜀国的兴起到灭亡。反观其他两大集团,虽然和蜀国存在时间大致相等,但是政权变幻不定,奸臣当道,忠良被诛。而蜀国基本上没有对大臣尤其忠臣进行过屠杀。魏延因叛乱被杀,但是刘禅并没有对他进行诛灭九族,下旨:“既已名正其罪,仍念前功,赐棺椁葬之。”

诸葛亮生前上表后主,嘱托刘禅要任用蒋琬为丞相。“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三国志》)刘禅确实重用了蒋琬为大司马、大将军,但是等到蒋琬死后,刘禅就开始了自己的治国理蜀。“琬卒,禅乃自摄国事。”(《三国志》)尤其是当蜀国人民为纪念诸葛亮的功绩,缅怀诸葛亮的仁德,要求立庙立祠进行凭吊纪念时,后主刘禅出于国家财力以及节省民力考虑,没有立刻应允。直到诸葛亮去世后30年,从连年北伐的战争困扰中缓解过来,民生日盛,才开始立庙,但是规定“凡其臣故吏欲奉祠者,皆限至庙,断其私祀。以崇正礼”(《三国志》)。可见后主刘禅对民间祭祀靡费财物持反对和控制的态度。

最后,当蜀国走向尽头,面临两种选择的时候,一是举国玉碎,宁死不降;二是臣服曹魏,当亡国之君。当曹魏大军逼近成都的时候,满朝文武百官商议如何行事,刘禅听说“城外百姓,扶老携幼,哭声大震,各逃生命”。他表现得十分惊慌和焦虑。有的大臣认为要投降东吴,有的要投降曹魏。刘禅第五子北地王刘谌要奋死抵抗,刘禅说:“今大臣皆议当降,汝独仗血气之勇,欲令满城流血耶?”又说:“汝小儿岂识天时!”此时的刘禅,以极度的冷静和大度,体现出了审时度势的认识高度和坦荡负责的道德情怀,做出了“不惮屈身委质,以爱民全国为贵”的决策。后主刘禅做出了亡国之君应有的气度和姿态,保全了蜀地人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当蜀汉一群亡国之臣到洛阳的时候,这时候形成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刘禅依靠装傻为一群大臣赢得了一线生机。反观东吴后主孙皓,同是亡国,刘禅善终,孙皓被杀。

后主刘禅在位40年,经历了蜀国的兴衰,具备了一国之君应该具备的才华和智慧,也做出了一国之君应该做出的行为和德行。刘备临终遗言,要求刘禅“可读《汉书》《礼记》,闲暇历观诸子及《六韬》《商君书》,益人意智。闻丞相为写《申》《韩》《管子》一通已毕,未送,道亡。可自更求闻达。”从这里可以看出,刘禅的知识积累应该达到较高水平,否则这些书也看不懂。刘备应该知道刘禅能读书而且读了很多书,否则不会推荐他读书。刘禅正是从读书中学到了知识和智慧,知道了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无为无不为的智慧。因此刘禅的傻是装的,是智慧。王隐在《蜀记》中说:“刘禅之所以宁背骂名而不作辩解,乃‘全国为上之策’。”因此周守昌的《三国志集解》说:“恐传闻失实,不则养晦以自全耳。”后主刘禅真实面貌值得重新认识,他的治国之策也值得重新研究。                                  

【内蒙古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

责任编辑/谢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