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曾国藩善于同部属“谈心谈话”

作者:李晓巧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18日 15:08:07 阅读 

众所周知,我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曾国藩,创立了湘军,建立了令人瞩目的事功,官也越做越大。这与他个人能力、历史机遇密切相关。同时,他还有个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职业技巧:善于与人沟通,喜欢与部属“谈心谈话”。

曾国藩从28岁考上进士,到37岁官至侍郎(相当于副部长级),共用了10年时间,其速度不可谓不快,尤其是对于一个农家子弟而言。在此期间,年轻的曾国藩读书、工作以及做学问、交朋友,与人沟通交流,为他积累了相当广泛的人脉,这对他以后的事业发展、人生交往作用颇大。

观曾氏日记,在1853年开始统兵打仗后,曾国藩总是抽空或是利用夜间同军官、幕僚以及朋友们交谈。咸丰八年(1858年),曾国藩在老家丁忧守制期间,对此前招募湘勇与太平军作战的情形进行了全方位总结及反思。当他被朝廷催促着夺情复出,在七月初再回前线,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与一批统带湘勇的心腹好友“筹商陆营统领营官哨长及随营委员章程、兵勇行军止营出队之法”。此后,曾国藩对湘勇进行了系统的整顿,使相对涣散的“湘勇”逐渐转化为纪律严明、敢打硬仗的“湘军”。

就治理湘军的成绩而言,曾国藩善于与部属交流,有规划地开展“谈心谈话”,起到了重要作用。《曾国藩年谱》中明确记载,咸丰八年(1858年)九月,他开始“每日传见哨长三人”。传见哨长的目的是了解部队基层的情况,同时也是用他的个人思想、治军理念来影响教育下级军官。因为,之前的湘勇劣迹斑斑,强索夫役,勒索百姓,骚扰地方,战斗力低下,常被太平军打得落花流水。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领导人,而且是有着深湛造诣的理学名儒、有“修齐治平”情怀的大臣,他当然不满意自己统领的是这样的乌合之众。曾国藩决意通过与部属、军官们的近距离“谈心谈话”来掌握部队思想动态,教育影响部下,进而提高湘勇的战斗力,并发现人才。笔者以为,这应是曾国藩长期分批次传见部队下级带兵官谈心谈话的初衷所在。

那么,曾国藩是如何与部属谈心谈话的呢?由现存的文字来看,曾国藩在湘勇中谈心谈话的对象范围很广,内容也很丰富。

首先,曾国藩的谈心谈话对象包括不同层次的将士

曾国藩在咸丰八年(1858年)九月十四日的日记中记载:“旋见客五起,又传见老湘营百长何本高、陈青云。”十五日的日记写道:“传见刘光明、刘松山二人。”刘松山,其时为营官,后成为一代湘军名将,获得“勇士”封号。此后,曾国藩接连不断地传见湘军部属谈话,有级别较高的营官、旗长,有管带几十人,百来人的哨官、百长,也有最普通的兵勇。其中,以与湘军中的哨官谈话最为频繁。

看曾国藩传见哨官的记录: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初六日“传见湘前营哨官三人”;十月十五日“传见强中营四哨长问话”;十月二十一日“传见吉中营哨长三人”,第二天又“传见吉营营、哨官三人”,接下来几天,连续又同哨官们谈话。从咸丰九年(1859年)二月、三月、四月的日记中,也能看出他召见了很多哨官谈话。因为这段时间经整顿,曾国藩手头军务等情已然有条不紊地推进,他可以从容不迫地召见部下来谈话,每次召见谈话,都是以2-3人为限,谈得很细致,以全面深入了解部队情况。

其次,曾国藩对谈话内容都作详细记载

曾氏年谱中说得很清楚:“每日传见哨长三人,察其材力能否,密为记注。”可见,曾国藩非常注重谈话的内容。在谈话过程中,他细致询问部属的个人情况、家庭构成以及他们对营务管理、行军打仗方面的看法、建议,包括基层兵勇的情况,无所不谈,并将重点一一记录在案。如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十六日同三位哨官分别谈话后,曾国藩在日记中附记:“丁长胜,前充二旗左哨,本年二月假归。三十五都人。(咸丰)四年,招副五哨入王营。身文而笨,讷于言辞,目不妄动。为可靠。”通过面谈,曾国藩对谈话对象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所记内容相当于填写了一份简历表。

再接着看,“龚隆贵,二都人,(咸丰)四年二月初十日围在岳州,城破后十五日逃出。在城内杀穿左右颊。十一月复入王营。据称,在湖南与朱洪英战最狠。(咸丰)七年十一月与石达开战最狠。身长视下,有壮气,好说话。父母年六十二三。(咸丰)三年入钟开诚营”。曾国藩这段文字记得虽然很随意,甚至还有些语意错乱,但是信息量很大,对于军队统领了解一位下级军官来说已然相当丰富了。曾国藩每次召见军官谈话后,几乎都做类似记录。可见他所进行的谈话,是很有效率的,虽多而不乱,日积月累,俨然建立起一个军官信息库。

再者,曾国藩从谈心谈话中挖掘人才

值得一提的是,曾国藩在用人上归纳出了很精到的八个字“广收、慎用、勤教、严绳”。长期系统地与部属谈话,以及亲自做谈话记录,使得曾国藩手中掌握了一个很大的“人才储备库”,随时都可以调配他所需要的人来完成他所交给的任务。如他在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二十二日召见军官谈话后的记录:“李楚盛,湘乡十二都人……目有精光数道。田业为生,耕作四十担。朴实可用。”显然,他已将李楚盛纳入备用的人才库中。前文所述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十六日召见的丁长胜,曾氏认为他可靠,此人后来果然成为湘军一员猛将,积累军功官至总兵,后来战死沙场。

再回看咸丰八年(1858年)九月十七日所记与士兵谈话内容中有这么一则:“陈玉恒,二坊人,南门城外。(咸丰)三年入王营,廿四岁,长而清,可充戈什哈。”能看得出来,战争之时,正是用人之际,曾国藩借“谈心谈话”的机会,着意选拔人才,日后湘军中的很多猛将干才就是他在谈话谈心中发现后,得到提拔,不负所望地建立了战功。

此外,曾国藩对于既是亲人也是部属的兄弟们——曾国华、曾国荃、曾贞干等人,也很注重同他们促膝交谈,多做思想工作。咸丰十年(1860年)二月初五,曾国藩接到叔父去世的家信,按照当时惯例,曾国藩等侄儿辈也要为其服丧,因为非常时期,军情紧迫,朝廷不准他这个军事主帅离开前线,让他在营服丧。但是,同在军营、并在前线带兵作战的他最小的弟弟曾贞干却写信告诉大哥曾国藩,要请假回家服丧守制。曾贞干与叔父曾骥云的感情很好,在叔父病重期间,就曾打算请假回湘乡老家照顾叔父。于是,曾国藩让他到自己的军事指挥部,在设立的叔父牌位前行礼祭奠。曾贞干来了后,为了让这个重感情的弟弟放弃回家服丧的念头,从初八日到十二日,曾国藩每天都专门抽出时间来同小弟谈话,晓之以理,劝其移孝作忠。最后,曾贞干被做通思想工作后,于十三日立即就赶回了太湖前线,后来在湘军围攻天京城的前期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样的,曾国藩与另两个带兵打仗的弟弟——曾国华、曾国荃也常作军前谈心谈话,从家事到家乡事,从军事到国事,从读书、做人到做事,都进行过深入长谈,可以说,曾国藩对他的弟弟们的影响很大。曾国华1858年战死,1862年底,曾贞干也因过度操劳病死于天京城外湘军大营,曾国荃则率领湘军攻下太平军的天京城,立下旷世奇功,清廷极其赏识,同他哥哥一样成为晚清重臣。

至于与之朝夕相处的身边幕僚们,曾国藩更是经常与他们谈心谈话,谈军事、谈政治,谈人生、谈历史,谈做文章之道、谈个人家庭生活,话题广泛。像李元度、李鸿章、李榕、陈鼎、郭嵩焘、张裕钊、许振祎、冯卓怀等,更是与他形同莫逆,经常促膝畅谈,为曾国藩出谋划策,湘军建立了旷世功勋。幕僚们到底起了多大作用,曾国藩最清楚,从他的文字记载中,可知他与幕僚们无日不研讨军事、时事,乃至文学等,常做深刻交谈。

据曾国藩的好友欧阳兆雄在《水窗春呓》中记载,在征讨太平军的安徽东流前线时,每天军营的早炮一响,曾国藩就召集湘军大营的幕僚们吃早饭,一边吃,一边交谈,增进彼此了解,这顿早饭被曾国藩笑称为“进场饭”。

做过曾国藩的幕僚又是其门生的李鸿章,曾氏相当看重他,不仅安排他到前线考察、锻炼带兵,与他夜谈也是家常便饭之事,常常谈至半夜三更,“于政治、军务,悉心训诰,曲尽其熏陶之能事”。风云际会,后来,李鸿章官至高位,与曾国藩一并被称为晚清“中兴名臣”,这与曾氏对他早期的培养造就也大有关系。李鸿章曾经对别人提起曾国藩:“吾从师多矣,毋若此老翁(曾氏)之善教者,其随时、随地、随事,均有所指示。”可见,曾国藩与这位得意门生谈话交心之深刻,而且,确实对其尽心尽力培养。

非常时期,军书旁午之际,曾国藩依然坚持谈心谈话,虽然占用了一些时间,但是从与部属的谈心谈话中,他的收获更大。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部属了如指掌,量才器使。与此同时,他获得了部属的信任和爱戴,这也是曾国藩之所以能成就其一生巨大功绩的原因之一。浩如烟海的中国历史上,作战勇猛,带兵有方,甚至用兵如神的将军不在少数,但是,作为一个军事统领有规划地与将官、部属们深入地谈心谈话,这在战争史上,绝不多见。笔者以为,这不仅是历史成功人士曾国藩的一种做人做事的方法技巧,更是他作为一代大学者的深厚学养的体现发挥。

【江苏新华日报社机关党委】

责任编辑/王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