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华商的诚信精神决定互联网的未来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27日 00:00:00 阅读 

2016年1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山西太原考察晋商博物馆时说的:“诚信进取的晋商精神是山西人的品德,也是华商精神的精髓。”

那么,互联网的本质与华商精神,这两个事物有什么内在的逻辑关系呢?

互联网最本质的要素是信息,信息的价值又来自于信息的真实性、可靠性。倘若信息是虚假的、失真的,或者谣言惑众、坑蒙拐骗,则此类信息不仅毫无正面价值,甚至还会产生极端恶劣的负面影响。

中国传统的商业精神,最根本的、最不可或缺的一条,大概非“诚信”二字莫属了。

不谈别的,单看晋商的历史,就可以充分明了这一点。这既体现在晋商翘楚乔致庸等人“信、义、利”的主张上,也汇聚在关公“大义参天,忠义千秋”的信仰上,尤其是蕴含于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票号经营之中。

关于票号,众所周知的故事是平遥县商号西裕成大掌柜雷履泰,窥见许多中小客商银钱运送不易之商机,于道光三年(1823年)前后创办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家票号日昇昌,专营汇兑业务。此后相继出现的票号亦大多由晋商兴办,外省商人所办甚少。

实际上,这种民营的汇兑业务,早在唐代中期就出现了。当时货币的主要支付手段是铜钱,十分笨重。以流通较广的开元钱为例,每1千文的标准重量是六斤四两(约合今4000克),一万贯的铜钱就是40000千克,也就是需用数辆大卡车才能运输!铜钱这样笨重,使其周转成本极端高昂。唐德宗建中年间,江淮地区铸造的铜钱运往首都长安,合计每贯钱的运输费用竟花了2000文。长距离大规模的贸易中,且不说成千上万贯,即使只有几十贯、几百贯的铜钱,也非得车载船运不可。这在今人看来实在匪夷所思,古人也不会不嫌麻烦。于是一种称作“飞钱”(又称“便换”)的新事物应运而生。外地到京师长安做买卖的商人赚了钱后,并不是自己把钱运回去,而是把钱款交给本道驻京的办事处——进奏院或者本道驻军军官、节度使、富商在京师的家中,由其开给一张票券,票券一般分为两半,一半给交钱者,另一半由收钱者寄回本道。商人返回本道后,到当地官府或者军官、节度使、富商的家中,两半票券核对无误,就可以领回钱款了。当然,忙不会白帮,惯例是抽取百分之几的手续费。

雷履泰等晋商创办的票号,只不过是承继了这种唐代“飞钱”的流风遗韵而已。更加重要的是,无论“飞钱”,还是票号,汇兑的办法都是“合券乃取”,两半凭证的合与不合,是能否兑取到钱款的唯一凭据。属于典型的“认票不认人”的信用制度。

铜钱或者白银汇兑的过程,就本质而言不也是货币的异地转移、从实物转化为虚拟的过程吗?倘若没有信用制度的支撑、缺乏诚信体系的依托,无论唐代的铜钱多么笨重,也不管清代的白银押运风险多高,“飞钱”、票号都是绝对无法出现的!

如果说,无诚信,则无华商;那么,不可信,则无互联网。

晋商的经营,离不开诚实守信;互联网的本质,建基于真实可信。互联网的本质与华商精神,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是多么水乳交融!多么珠联璧合!

它告诉我们:源远流长的华商精神,不仅在古老的农业社会,创造过丝绸之路的奇迹,也必将在方兴未艾的信息化时代,决定着互联网的命运!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