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拿破仑:小丑或者伟人?

作者:admin 来源: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时间:2017年06月15日 00:00:00 阅读 

鄢烈山

以色列的经济之都特拉维夫有个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目录的“雅法”古城,立有拿破仑一世的两尊塑像。塑像没有基座,应该与拿破仑的真实身高差不多,不到170厘米;用材和工艺粗糙不用说,那神情没有半点英雄气概。希伯来语和英语双语文字,胸腔方牌写的是“历史上的现场”,衣袖写的是“入口”。由此看来,在雅法人心中,拿破仑就是个小丑。

1799年,担任法兰西共和国阿拉伯、埃及、叙利亚、印度方面军(东方军)总司令的拿破仑率师远征,与大英帝国争夺东方控制权,而在此地惨败。200多年过去了,当地人还这么嘲弄拿破仑而引以为快,就因为法军当年在这里奸掳烧杀抢十分野蛮(参见《耶路撒冷三千年》所引法国见证者的回忆),而雅法人世世代代不肯原谅。

而巴黎卢浮宫那幅浪漫主义的名画——《拿破仑视察雅法鼠疫病院,1799年3月11日》,二者的反差太大了!

宫廷画家安东尼·让·格罗的这幅作品,无疑有写实成分。拿破仑的军队在攻打叙利亚的军事要地雅法时,全军流行鼠疫,情况十分严重。为此,拿破仑下令,所有骑兵在行军中一律徒步,以让出足够的马匹来运载病号与伤员,并将重病患者安排住院治疗,还亲临病院探视患病的官兵。画家用史诗般的艺术构图,生动逼真的细节刻画,来表现和突出拿破仑的光辉形象和将士们对统帅的崇敬。“画上病员的激情,绚烂的色彩,和东方的异国情调,表现了浪漫主义绘画的特征。”

小丑与巨人,两个拿破仑,都有历史的真实性,也都有夸张性渲染。总的来说,世人可能更多地会认为拿破仑一世是巨人、英雄和伟人。

1821年5月5日,拿破仑在被流放的大西洋圣赫勒拿岛上逝世。1840年12月15日,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浦派其儿子将拿破仑灵柩接回后,隆重安葬在塞纳河畔巴黎荣誉军人院;90万巴黎市民曾冒着严寒前去迎接他的灵柩。多年之后,拿破仑也赢得了英国对手的尊敬:1855年维多利亚女王携王储(爱德华七世)来到巴黎荣誉军人院,女王让王储“在伟大的拿破仑灵柩前下跪”。

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评价拿破仑时说:“他当然有污点,有疏失,甚至有罪恶,就是说,他是一个人;但他在疏失中仍是庄严的,在污点中仍是卓越的,在罪恶中也还是有雄才大略的。”

拿破仑功过说来话长,我想,他的伟大主要表现在两点:

一是提议和主持制定了《拿破仑法典》。这部民法典,汲取了法国大革命的思想成果,不仅影响法国社会至今,乃至影响欧洲和世界上众多“大陆法系”国家。正如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口述回忆录时所说:“我真正的光荣,并非打了那四十多次胜仗,滑铁卢一战抹去了关于这一切的全部回忆。但有一样东西是不会被人们忘记的,它将永垂不朽——就是我的这部《法国民法典》。”

也就是说,他的武功不足称道,文治造福天下。

其二,滑铁卢会战之后,拿破仑宁愿接受失败,不忍让法国军民为本人的权位火中取栗。他拒绝动员军民继续交战,宁肯丢掉皇冠而被流放。无论如何,表明他征服欧洲和世界的狂妄是有底线的,他并未权令智昏,为了保持皇位而拿人民的性命赌到底。而这对英俄等敌国军民来讲,使他们因此免于万骨枯的血战也是功德一桩。

一千多年来,江浙人一直崇敬和纪念吴越国王钱镠,不就是因为他奉行“保境安民”即“民贵君轻”的基本国策吗?

(作者为著名杂文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