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两个“强盗”的分赃战争:日俄战争

作者:唐传星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18日 16:43:15 阅读 

20世纪初的日俄战争,是世界资本主义国家向帝国主义过渡时期的争霸第一战,日俄两国为了争夺殖民地所进行的肮脏战争。战争的主战场、受害者中国却无能为力,只能“置身事外”。这场战争也并非简单的日俄两国的战争,而是两个集团的较量,实质上是英、美为了自身利益对沙俄在远东扩张的一次围剿,日本充当了马前卒的角色。这其中的波谲云诡、生灵涂炭、利益争夺让人侧目。

一、甲午之殇,以夷制夷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帝国惨败,战胜的日本强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其中割让辽东半岛一事,沙皇俄国表达了强烈不满,认为日本已严重威胁到其在远东的利益。随后在俄、法、德三国的强力干预下,日本被迫将到嘴的肥肉——辽东半岛归还清廷。日本当时的实力尚无法和俄国及其他列强相抗衡,只好忍气吞声隐忍下来。从此俄罗斯成了日本的头号假想敌,日本开始了卧薪尝胆的阶段。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俄国的目光逐渐转向东方,制订了“黄俄国计划”,妄图并吞整个中国东北地区,将其变成“黄俄罗斯”,并在中国辽东沿海夺取一个常年不冻港。俄国以干涉还辽有功,借此勒索清廷。中国付出3000万两白银赎买自己的土地,俄国却自称是他的功劳,要求中国与其签署《中俄密约》。其中主要内容包括兴建一条西起满洲里,经哈尔滨,一直到海参崴的“东清铁路”;除此之外建一条由哈尔滨经长春到大连的南满支线,加上强租旅顺及大连港,这一系列动作,使得视东北为禁脔的日本更加如芒在背。

甲午战争后日本已占据朝鲜,其必将觊觎中国东北,此时的清帝国已无力抵御日本势力的侵入。所以李鸿章乃至清廷认为引进俄国势力以制衡日本,使两强相互争夺和消耗。1896年6月,还带着《马关条约》谈判期间日本“爱国者”留下的枪伤的李鸿章,作为清廷特使出访俄国,签下了臭名昭著的《中俄密约》。“以夷制夷”一直是李鸿章一生和列强周旋的基本策略。然则无异于饮鸩止渴,清政府已然成为洋人的朝廷。

二、各怀鬼胎,纵横捭阖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掀起了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清政府沦为任人宰割的鱼肉。日、俄认为是扩张势力范围的大好时机,两国派兵人数分列第一、二位。俄国借机入侵中国东北,军队达到10万之多。1901年1月,列强着手跟清政府议和时,俄国公使照会日本政府,提出了使朝鲜“中立化”的要求。日本政府极为愤慨,提出强烈抗议。

1901年前后,日本对可能和俄国爆发冲突有着相当的顾虑,其中之一便是俄法盟约。一旦日本和俄国进入战争状态,根据盟约要求,法国将对日宣战。日本断然不能冒着同时挑战两个欧洲强国的风险。日本一边利用马关条约的巨额赔款积极扩军备战,一边等待时机。

1901年4月,日本驻英公使林董开始试探与英国达成共识甚至结盟的可能性。八国联军侵华时,英国的“戏份”并不多,任凭德、俄主导联军行动。因为此时英国正在西南非洲,深陷于“第二次布尔战争”,无暇东顾。英国为了能抑制俄国在远东的扩张,转向俄国在远东的最大对手——日本。英国政府认为有必要在远东寻觅一个可以遏制俄国的“看门狗”,当林董的试探被伦敦觉察到后,立刻给予日本积极回应。

维新元老、四度出任首相的伊藤博文对英日同盟并不看好,他认为英国只不过使用其惯用手法,支持日本以对抗俄国,自己从中渔利。1901年9月,伊藤博文赴俄交涉,试图缓和日俄关系。然而他在圣彼得堡遭到了冷遇,一直被晾到12月份。12月中旬,俄国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终于与伊藤举行了会谈,而内容也绝非伊藤所希望的。拉姆斯多夫表示,俄国永远不会让日本吞并朝鲜,同时要求日本承认俄国在满洲完全的行动自由。至此,伊藤的努力白费了。

伊藤博文在圣彼得堡热脸贴冷屁股的时候,日本政府已迅速达成共识,决心和英国缔结同盟。双方于1902年1月30日在伦敦正式缔结盟约,盟约内容直白地说就是一旦日俄开战,英国必须支持日本。英日同盟签署后,日本国内大肆庆祝,同盟对当时一直努力脱亚入欧的日本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激励。

到1902年春,日俄战争的国际条件已经形成,各帝国主义国家在远东问题上形成两大集团:一个是英日同盟,以美国为后盾。20世纪初的美国积极拓展海外利益,提倡“门户开放”,试图染指中国东北,所以支持日本以对抗俄国。另一个是法俄同盟。德国在欧洲反对法国,在远东则支持俄国对日开战,以减轻欧洲法俄同盟给自己带来的压力。

三、虚与委蛇,蓄势待战

俄国在东北的十万大军让列强如坐针毡,在列强的抗议之下,俄国被迫同清政府拟定了撤出东北的计划表——《交收东三省条约》。条约规定,俄国将在一年半内分三批全部撤退其驻军。1903年4月18日,约定的第二期撤军期限已至,俄国向清政府提出撤兵七项要求,诸如:中国如未经事先通告俄国,将不在满洲任何地方对外国贸易开辟新商埠,并且不允许领事驻扎;又如牛庄移交中国时,海关税务司应由俄国人担任。这份“新七条”就是赤裸裸的独吞要求。俄国的野心几乎要在远东挑起战争,英美两国发出了最强烈的外交抗议。英、美、日三国的舆论机器全速开动,各大报纸一致痛骂俄国“不尊重中国领土主权”和“独占行为”,而其中又以日本反应最为激烈。

1903年初,俄国对日本开战的时机并不成熟,西伯利亚铁路还在建设中,东西伯利亚集团军还在组建中,能够在远东长期维持的军队数量不超过5万人。如果增兵,军需给养得从欧洲穿越西伯利亚荒原或者远道海路运来。庚子之变中,俄国能在远东集结十余万大军,除了不远万里的海路运来的军需,还需要从日本就近购买,一旦日俄交恶,俄军在远东的境遇可想而知。4月30日,清政府挟英、美、日的抗议威势,宣布拒绝俄国的全部条件。俄国在这次危机中颇为被动,但是俄皇相信推迟战争的最好办法是采取强硬政策,退让只会换来新的退让。1903年5月,沙皇正式推行所谓的“新方针”,坚决不撤出满洲,重新进行军事调动,以巩固其在东三省的独占势力。

日本的决策者们同样清醒地看到,虽然日本国力每时每刻都在上升,但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与俄国相抗衡。而俄国在远东势力却在不断坐大,如果等到西伯利亚铁路通车了,日本就更加没有优势。每拖延一天,甚至一小时,都会增加俄国取胜的机会,或战或和,日本必须立即做出决策。

1903年7月28日,日俄间新一轮谈判开始,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1904年1月13日,日本提出了第三次修正提案,也是最后一个提案。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达成协议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样拖延只是为战备赢得宝贵时间。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心在远东扩大势力,压根儿不想和日本讲和。

日本提交“第三次修改案”给俄国后,答复迟迟不来,日本上下已失去耐心。天皇逐渐趋向于向俄国开战,但需要一个人来帮他下最后的决心。2月4日,天皇召见了伊藤博文,他曾是国内最著名的“亲俄派”。伊藤一针见血地向天皇指出日本能获胜的根本原因:日本实际上不是在和整个俄国交战,而是在同它位于远东的军事力量交战,碍于西伯利亚铁路有限的运输能力,俄国根本无法将其位于欧洲的人力物力调运至亚洲。当天下午睦仁正式召开御前会议,经过一下午的争执,敲定了对俄开战方针。但此时,睦仁已没有了和清帝国开战时的自信满满,自身的疾病、衰老,日本与俄国的实力差距,使得他忧心忡忡。

此时的俄国,作为一个专制帝国,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落后的社会制度、脆弱的工业基础、复杂的民族构成,以及和实力不相称的扩张野心,这一切让这个拥有空前版图的国家变得混乱不堪。但即便是俄罗斯这种虚胖的列强也无视日本,沙皇想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胜利来提高威望、巩固统治。但是等到战争真的迫在眉睫,俄国政府开始认真讨论日本的“第三次修改案”,然而日本已经下定决心发动战争,俄国的退让妥协已失去意义。其中有个饶有兴趣的小插曲,俄国带有妥协性质的答复于2月4日的凌晨发往东京,也就是日本内阁讨论决定开战的那一天。长崎电报局收到了来自莫斯科的电报,但是电报被扣押,没有能送到俄国驻日公使手中,也就失去了被俄国公使递交给日本政府的机会。这是日本近代史上首次上演关乎国家命运的“下克上”行为,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四、残酷厮杀,日本惨胜

1904年2月6日,日本正式与俄国断交,当日深夜,东乡平八郎指挥的联合舰队悄悄离开佐世保港。8日午夜,日本不宣而战,联合舰队偷袭了旅顺的俄国舰队。当时俄国舰队军官正在城里举行晚宴,庆祝东正教传统的“圣烛节”以及舰队司令斯塔尔克妻子的生日。斯塔尔克作为舰队最高指挥官,疏于防备,致使舰队遭日本偷袭,很快被沙皇免职。1904年3月上旬,新任太平洋分舰队司令马卡洛夫到职,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加强了旅顺舰队的行动。不幸的是,4月13日,马卡洛夫所乘军舰于返回基地途中触雷毙命。新任司令菲特格夫特上任后不再采取积极行动,然而厄运并没有结束。8月10日,旅顺的俄国舰队试图冲破日军的围困,前往海参崴与友军汇合,然而突围过程中司令菲特格夫特被炮弹击毙,舰队很快被击溃。符拉迪沃斯托克分舰队的指挥官耶森还不知情,南下接应,在蔚山遭遇了日本舰队,同样被击溃。陆上,日军于9月4日攻克辽阳,俄军败退奉天。

7个多月以来,战争已经完全偏离了沙皇及帝国政府的预期,在俄罗斯的前期宣传中,战胜日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事实上俄国陆海军在远东接连吃了败仗。这场被寄希望于稳定内部的“力量展示”,渐渐演变成一次足以动摇沙皇统治基础的危机。谁来收拾远东的残局?

1904年6月初,俄国海军部发布波罗的海的军舰将绕道非洲开赴远东支援被困在旅顺的舰队,支援旅顺的舰队被命名为“第二太平洋舰队”,任命海军中将罗杰斯特文斯基为舰队司令,相应的,被围困于旅顺的太平洋舰队分舰队被改为“第一太平洋舰队”。其实被围困在旅顺的太平洋舰队就是由波罗的海舰队的主力改编而成。1904年10月8日,尼古拉二世亲自出席了“第二太平洋舰队”的起航誓师仪式,鼓舞军队士气。所谓的“第二太平洋舰队”只不过是临时拼凑的,新的战列舰赶完工就编入,有的甚至边航行边赶工,各种五花八门的老舰都编入其中。水兵们缺乏训练,指挥官缺乏经验,更要命的是劳师远征18000海里,结果可想而知。在赶来途中,1905年1月2日旅顺要塞已被日军攻克,太平洋舰队旅顺分舰队覆灭,“第二太平洋舰队”的使命已不复存在。然而舰队并没有停止前行的步伐,罗杰斯特文斯基表示:“如果我们不将舰队开到远东,俄罗斯帝国的颜面将何存。”

“第二太平洋舰队”在向“死亡”航行的过程中,俄国在远东的军事力量已经一败涂地,沙河决战俄军损失惨重;旅顺陷落;奉天会战俄军惨败……沙皇仍不甘心失败,寄希望于驰援的“第二太平洋舰队”。 

日本联合舰队则在东乡平八郎的指挥下以逸待劳,加强训练,等着俄舰的到来。1905年5月27日,双方在对马海峡遭遇,38艘俄国战舰被击沉16艘,自沉6艘,被俘7艘,逃往中立国6艘,回港3艘,损失舰艇共27万吨,阵亡4830人,被俘6106人;日军仅损失3艘鱼雷艇,不到300吨,亡117人,伤583人。日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

五、罔顾中国,无耻分赃 

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日军在奉天会战中惨胜后,面临兵员枯竭、财政拮据,已无法持久作战,日本内阁开始着手商议媾和条件。欧美各国也设法促进日俄和谈。3月中旬,法国银行家拒绝再向俄国提供贷款,尼古拉二世继续作战的决心动摇。日本则利用对马海战大捷的良好局面,于5月31日通过驻美公使向罗斯福表示,日本政府委托总统促成日俄两国进行谈判,罗斯福欣然应允。实际上日俄两国均无力再战,罗斯福居中调停,双方均赞成议和,日俄两国分别于6月10日和12日表示接受这一提议。

美国极为关心日俄战争,日俄两败俱伤,美国就可以加强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如果俄国获胜,美国的目的是无法达成的,正因为如此,美国才一直在舆论上、财政上支持日本。但是日本的实力如果过分强大也不符合美国的意图。因此,美国仍希望他们像战前一样对抗,以符合美国利益。调停和谈必须要在美国的操纵之下,为此和谈地点定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朴茨茅斯。

日俄战争是为了争夺中国东北的权益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的,中国人民蒙受极大的灾难,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浩劫,其议和必然涉及中国的权益,理应让中国参加。中国外务部于7月6日向俄、日发出照会,大意为:议和若有涉及中国事件,而未经中国商定者,一概不能承认。这样一份正当的照会却遭到两国的无视。俄国在回复中宣称:战属俄日两国,则和议条款必由俄日全权商议。日本的回复更嚣张:此次议和自当专在日俄直接商定,当不容有第三国从中干预。日俄已串通一气,拒绝中国参与和会。

1905年9月5日,日俄正式签订条约,统称《朴茨茅斯和约》,日本获得朝鲜的独占权,夺取了旅顺口、大连湾及中东铁路南满支线的独占权,战败的俄国也稳固了在中国东北的权益。这一切都在中国政府毫无所知的情况下达成的肮脏交易,如此强盗行径应当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就是列宁所说的日俄战争是“两个强盗分赃”的战争。双方为此也付出惨重代价,日本死亡88429人,伤153584人;俄国死亡6万人左右,伤146032人。

戏剧性的是,日俄战争后两国并没有相互仇视,而是相互勾结,掠夺中国东北的权益,先后达成四次协定和密约,瓜分了中国内蒙古和外蒙古地区;无视中国的领土完整,更不容第三国插手中国东北。剧情并没有按照美国既定的方向走下去,如意算盘落空了,而后来养虎为患,反被日本咬了一口,这是后话了。

结语

赌上国运的日本倾尽全力与俄国开战,盲目自大的俄国不把日本放在眼里。两个虎狼为争夺中国这块肥肉,不惜一战。日本孤注一掷,赌赢了,经此一战跨入列强的行列。甲午以来日本的这种激进扩张行为,并没有因日俄战争胜利而止步,反而大大刺激了其进一步称霸亚洲的野心。而俄国因为战争失败导致了1905年革命,国内发生了一系列以反政府为目的的社会动乱事件,尼古拉二世政府被迫于1906年制定了等同于宪法的基本法,成立国家杜马议会与施行多党制。然而罗曼洛夫王朝的丧钟已敲响,改革也阻挡不了1917年的革命。在日俄战争中无所作为的清政府被迫宣布“局外中立”,千万黎民葬身战火,财产资源损失无数,最后的和谈仍不容清政府置喙,这样的奇耻大辱亘古少见,而这样的政府离倒台也不远矣。

【上海大学文学院教师】

责任编辑/王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