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热门话题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志

    开始阅读
  • 《黔中英杰》

    本书选取了一些曾经被历史聚光灯所投射的贵州历史人物

    开始阅读

1978年,我在贵州省赤水县给邓小平打电话

作者:吴 飞 来源:文史天地 时间:2020年11月25日 10:33:41 阅读 

41年前的1978年,我和几十名相同遭遇的考生,为了争取自己的考试资格,在大西南茫茫群山中一个叫赤水县的邮局,给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同志拨打了电话。

记得当年关于赤天化考生要求参加1978年高考的报告,是这样批复的:经主管文教的国务院方毅副总理批示并经邓小平同志圈阅同意:第一,同意恢复赤天化138名考生参加高考的权利;第二,启用高考第二套试题考试;第三,考试被录取的考生,属于车间重要岗位不能离开的,可以保留学籍,第二年入学。

可以说,没有党中央的英明,我们这批考生也许是另外一种人生。

贵州赤水天然气化肥厂是上世纪70年代初,国家全套引进的13套合成氨和尿素装置,年产30万吨合成氨和48万吨尿素的大型国企,简称赤天化。当时从全省抽调管理和技术人员,1975年底在遵义地区几个县的知青中招各工种学徒。我下乡的绥阳县,招收仪表车间和尿素车间工人。我有幸被招到仪表车间,成为了一名仪表学徒工。新招工人在遵义休整两天后,1976年元月8号踏上了去重庆的火车(那时从遵义去赤水,绕道重庆是最快捷的方式),在火车上听到了周总理逝世的噩耗,我们在百感交集下,走在报到上班的路上。

全国13套大化肥建设是国家的重点工程,按照“先上马,后备鞍”的精神,千方百计创造条件大干快上,各单位人员都参加了当时的土建工作。员工都是住的简易油毛毡房,工作和生活都很艰苦。仪表车间办公楼修建时的混凝土搅拌,地面大理石地平打磨,都是车间员工们自己动手干。1977年10月21日,国家决定恢复高考,经过不到两个月的准备,1977年12月15日,赤天化有100多人参加了高考,30多人考上了大学。1977年全国750万人参加了高考,录取27.3万人,录取率才3.6%。但赤天化高考的录取率却高达20%多,对于贵州的一个重点项目来讲,人才的流失是很严重的,花钱培训了两年的生产骨干被恢复高考的风刮走了。

邓小平访美时的照片.jpg

邓小平访美时的照片

1977年赤天化考上了录取线的也有三种人没有能上大学。一是主动放弃,半年后再考的;二是政审通不过的;三是在外出差得到通知晚了,没有能回来参加身体检查的。

1978年高考开始报名了,赤天化大约有138名员工报名。1978年全国考生610万,录取40.2万,录取率6.6%。由全国统一命题考试,7月20号考政治和物理,21号考数学和化学,22号考语文和外语。

1978年是赤天化项目建设关键的一年,厂里1977年高考走了30多名学徒工,都是各车间的骨干,各单位领导都闷闷不乐,心里面都在想半年后的高考不知道又要考走多少人。1978年7月,赤天化设备安装已基本完成,公用工程系统已进入仪表调试阶段,报名参加高考的员工们白天上班,晚上准备高考,为了稳住报名的考生,临考前几天,厂里还给考生放3天假准备高考。然而,厂里早已通过省里备案同意,不许已报名的考生参加考试。

在考试的前一天,考生领不到准考证,厂里宣布:经省里同意,为了支持赤天化最后阶段的建设,不允许已办好准考证的138名员工参加1978年的高考。当我知道厂里的这个决定后,真如晴天霹雳,赤天化考生的一场争取考试权利的行动开始了。

考试前我们还没有领到准考证,部分考生知道了厂里在开领导班子会,我们进入会议室,询问为什么不发准考证。得到的回答就是组织上决定不准许你们参加今年的高考,此决定是经过省里批准的。我们讲了国家高考报名条件、已经办了准考证、为何还放假复习等等,但讲任何道理都没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们又到县招生办反映情况,县招办的同志热情接待了我们,告诉我们赤天化考生的考试教室都已编排好了,口头上说明天你们带好工作证来考试。

考生去了县招办的情况被赤天化领导知道了,当时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苏刚正在赤天化现场办公,通知县有关领导连夜赶到赤天化外宾招待所,说明不许赤天化考生参加高考是省里同意的,要求县里布置好明天的考试,预防赤天化考生到现场闹事。

高考第一天,我们部分考生怀着一丝希望步行6公里来到赤水一中考场,考场的气氛非常严肃,考试教室门口站着武装部持枪人员,检查准考证后才能进教室。我们只能站在考场的窗外,眼睁睁看着考生们开始答题。我们是有准考证的,但不能坐在该坐的高考座位上,显得多么的无助和失望。但是,我们期盼参加考试的心愿没有绝望,我们必须向党中央反映我们的情况,我们要考试!

1979年7月,邓小平在黄山与复旦大学学生合影.jpg

1979年7月,邓小平在黄山与复旦大学学生合影

我们几十个考生从考场走到了县邮电局,给邓小平同志办公室打长途电话。邮电局的同志们很同情和支持我们,考生凑足电话钱,邮电局通过层层转接,很快电话打通了(共花50元钱,那张小发票我珍惜地保存了好久)。电话中我们反映了贵州赤水县138位赤天化员工的准考证被单位卡了,进不了考场,我们要求恢复我们参加高考的权利。总理办公室的同志听了感觉情况很严重,全国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并给我们讲,给邓小平办公室通电话要省部级领导才有资格,你们发电报反映情况也许能收到。于是我们又用加急电报发到了小平同志办公室,反映了我们的情况,期望小平同志能救我们。

不知道高考那三天是怎样度过的,县招生办成了我们几个考生坚持争取高考权利的落脚地。记得县招办从县师范学校抽了两名女学生帮忙,现在想起来还真得感谢有两位美女站在我们一边支持我们,给了我们那几天在县招办较大的动力。在后来的半个多月中,我们几个骨干来回步行奔波在赤天化和赤水县城的路上,经常赶夜路回厂上夜班。

为了让中央了解到详细的情况,我们几名骨干在县城又以书面方式向教育部高招办打了报告,详细反映了赤天化考生的情况。

在等待中央答复的日子里,我们有几个人已经被厂里内定为“秋后算账”的重点对象,当时压力很大。厂团委书记到县招生办找到我和刘国伟谈话,劝我们回去上班,不然厂里可能会处理我们。谈了话后我们确实也有些后怕,万一此事不了了之,等待我们两人的命运将会怎样?全厂上下都在议论这帮考生的命运。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是谁给了我那么大的勇气。看来当时人年轻,不去想后果。

苦苦等待的日子是很难熬的,一天晚上在华一纸厂看露天电影,在县招办帮忙的两位女同学,居然苦心地找到了我,告诉我们要求恢复高考的事中央同意了,省里过几天将启用第二套试题让我们补考,文件这两天就到,希望我们赶快抓紧复习。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万分激动。一是两位女同学,走了5公里的夜路,来通知我们这个消息;二是我们争取了半个多月要求恢复高考的维权终于成功了。

中央文件的精神很快传到了考生中,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当时心情既高兴又复杂。高兴的是考试权利恢复了,复杂的是怎样不辜负党中央的关怀,一定要考上大学。

按电传内容,苏刚副主任当时就在厂里现场办公,安排省文教办王朝文主任和省高招办杜主任立即赶到赤水,传达、部署和落实中央精神。王朝文主任到赤水后约见考生代表——我和刘国伟,谈话的主要内容是要求不要搞庆祝活动,省里要安排一个同考生的见面会,让我们把精力放在准备参加考试上。第二天苏刚副主任、王朝文主任、厂党委书记周永录参加了传达中央关于恢复赤天化考生参加高考的精神:同意赤天化考生参加高考;考第二套高考试题;重要岗位的考生考上大学后,保留学籍,第二年入学。一次全国首次启用第二套高考试题的高考在赤水开始了。

首先,各车间统计报名人员(有的单位动员重要岗位的员工不报名),其次,厂里开专题会,各车间汇报考试的人员。当我听到仪表车间刘彰元副主任讲仪表车间全部报名人员都可以参加考试时,我参加高考的愿望变成了现实。

考试将开始时,在赤水一中操场,县招生办同志找到我,说教育部学生司司长要同考生代表见面,见面后司长讲这次考试能争取到不容易,你们要好好考,不辜负党中央对你们期望。第一天是考政治,司长走到我桌子旁站了几分钟,下来听招生办的同志说,我考得还可以。确实,我政治考得最好,考了78分。

当年填报还没有一本、二本一说,只划了300分以上可以报省外大学本科,300分以下录取线以上只能填报省内大学。

8月底我收到了贵州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但贯彻了中央保留学籍精神,1979年入学。赤天化共有5名厂里重要岗位人员不能离开,保留学籍,1979年入学,我就是其中一个。拿到入学通知书的5名考生,在赤天化参加了工厂的原始开车,在这个工厂离不开的岗位上,工作一年后到学校报到。

41年弹指一挥间过去了,毕业后我被贵州省委组织部从应届大学生选送到下基层锻炼,又回到了赤天化上班,真有点意思,你是重点岗位员工,毕业了你还得回赤天化上班,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我是学化工的,一直在化工行业工作,在大化肥、氯碱、大甲醇、炼油、精细化工企业工作直到退休。我感谢党给了我们赤天化138名考生能参加高考的机会,感谢赤水县招生办的同志全力支持我们,感谢赤天化考生们的陪伴,感谢赤天化三年学徒工期间对我的培养。

我们这一辈生活虽不容易,但我感觉还是很幸运,国家困难时期、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恢复高考、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互联网经济和微信都赶上了。

41年过去了,赤天化1978年参加高考的员工们,上大学的、没上大学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参加了一次由邓小平同志批准的高考补考,留下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中海油化工行业专家,已退休】

责任编辑/姚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