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收藏历史

收藏历史

作者:李冬君 阅读量:36 点赞:0

时间是历史的母体,但并非所有的时间都能与历史并行。当历史因价值观以及审美趣味抑或生活方式对时间进行选择时,时间才会获得有意味的历史存在的形式,历史是对时间有选择性的一种收藏。

就像无法收藏生命一样,我们也无法收藏时间。幸亏人类有了历史意识,将生命划过时间的痕迹收藏起来,对时间进行有意识地记录和记忆,或者将人类创造历史的过程凝固在时间的形式里。于是,收藏有了一种使时间生动起来的意义——它可以让时间的毁灭变得温柔起来、让时间的剥蚀具有了审美的情调、让时间的淡定在延长瞬间的魅力中获得了精神永恒的价值。总之,收藏是对人类生命创造的尊重。

春秋时代,长江、黄河之两河流域,曾经有500多个小国并存,孔子编撰《春秋》时,只选择了150多个小国入史,那是基于他“吾从周”的历史价值观进行选择,能够入他史观的,一定是那一特定时空所发生的事情,对西周礼乐文明产生了影响的国家。据说诗有三千多首,从西周流传到春秋,孔子依据“哀而不怨”的标准,将诗删减到了300篇。

几乎与孔子同时代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被称为西方历史之父,他在《希波战争史》开篇就明确表示研究历史的目的,“是为了保存人类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使之不致因为年代久远而湮没不彰;是为了使希腊人和异邦人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丰功伟绩不致失去其应有的光彩,特别是为了要把他们之间发生的战争原因记载下来,以永垂后世”。于是,他用文字以记录人类文明史的伟大抱负,收藏了发生在古典世界中那场东西方文明之争的伟大碰撞。他对雅典民主制度的赞美,是他对这个时间段的历史价值选择。他断定,希波战争本质上就是雅典的民主政治与波斯的独裁政治之间的战争;雅典之所以击败波斯帝国,就是因为雅典公民享有民主和自由,民主政治优于专制统治。在最后一节中,他语气颇为自信豪壮,指出:一个民族的勇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希罗多德收藏了一件人类最伟大的宝藏,是古希腊人创造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文明。

中国史学之父司马迁,有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历史抱负,他把炎帝、黄帝此等传说中的人物收藏到他的《史记》中,建构了一套中国历史和民族意识的谱系。

这种有选择性的文字历史的收藏,在价值和审美取舍中,一不留神,也许会让有意义的时间溜掉,且偏重于事件叙事而忽略了百姓日用的物质形式的记录。幸亏这些物质形式有自己的时空存在方式,在史家的无奈和忽略中得以自己收藏自己,尚可弥补历史文献收藏所带来的遗憾,以及审视时代风尚的证据缺失,提供某种穿越的现场感和实况感。这些因着人类的创造并在与时俱进中被时间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的物质形式,笼统可称之为文物。尽管那上面布满了时间的褶皱,但这些褶皱正是人们认识它的年龄的最好证明,弥补了文献记录时选择性的漏洞。

与文字记录收藏历史不同,物化历史的收藏,其实是人类潜意识里创造世界的冲动所激发的对自我原创力的欣赏,是在自我审美中审视当下原创力的一种能力,是人类生命密码的自我记忆,珍存人类自我生产的蛛丝马迹。物化的历史记忆,带有原创人的生命信息,有温度的遗痕、思想的趣味、精神的追求、灵魂的安顿、审美的心灵以及散发着那个时代的风尚气息。这一切所凝成的物化历史的要素,丰姿多元而令人心动,给物化历史收藏者提出了一个多维的高难度的命题,以及收藏者自身所应具有的文化艺术素养和使命感。


责任编辑:无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年第10期 总第2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