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包青天之铡判官

包青天之铡判官

作者:郭建 阅读量:57 点赞:0

《铡判官》,是京剧、豫剧、汉剧等传统戏剧里著名的包公戏剧目,汉剧列为“四大铡”之一。实际上这个剧目和《探阴山》剧目一样,原来是京剧连台本戏《普天同乐》一剧里的几折,抽出来单独成为一个独立剧目。因此《探阴山》《铡判官》的故事是连贯的,是一个案件的几个段落。全剧《普天同乐》到了近代已经很少全本演出,有的剧种则直接将《铡判官》这个名称代替了原来京剧的《普天同乐》。1950年,新成立的共和国文化部认定这个剧目宣扬封建迷信,通令禁演。直到30多年后的80年代才开禁,这个系列剧目才重新回到舞台,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

颜查散原来的故事

这个剧目的主人公颜查散,是著名侠义小说《三侠五义》里的主要角色之一。《三侠五义》第三十二回“夜救老仆颜生赴考 晚逢寒士金客扬言”到第三十九回“铡斩君衡书生开罪 石惊赵虎侠客争锋”,整整7个回目,都是讲颜查散前去投亲、赶考所遭遇的一场冤案。而在小说的后半段,颜查散作为朝廷巡按御史,在当年赶考途中结下的义弟、江湖侠客锦毛鼠白玉堂的帮助下,与图谋反叛的奸王襄阳王进行了惊险的斗争。

《三侠五义》颜查散、柳金婵的冤案,由一般的才子佳人爱情故事演化而来。说的是贫穷的当事人颜查散,到祥符县姑母家想寻求帮助,参加科举考试。不料到了祥符才知道,姑母在3年前已经去世,姑父柳洪另娶了冯氏。原来两家议定的颜查散和姑母之女柳金婵的婚事,因为柳金婵后母冯氏不同意,也难以进行。颜查散被姑父、冯氏弄到花园小屋住下,形同软禁。柳金婵听说此事,派了丫环绣红联络,想和颜查散见上一面,资助颜查散先去科举考试取了功名。不料冯氏的侄子冯君衡盗得书信,在约会处杀死了丫环绣红,嫁祸于颜查散。颜查散不想让柳金婵出丑,当堂承认自己杀人罪行。好在颜查散赶考途中结识了江湖好汉锦毛鼠白玉堂,有这位侠客暗中维护,又有包公明察秋毫,终于给颜查散平反,包公当堂用狗头铡处死了冯君衡,并指令柳洪履践前言,颜查散和柳金婵结婚,大团圆一场。

可是在《铡判官》这个系列戏目里,颜查散作为主人公遭遇的冤案和《三侠五义》里的故事却是毫无关联。

元宵夜的意外事件

在这个包公戏剧目里,第一折,就是“普天同庆”,或者叫“普天乐”,说的是东京城里歌舞升平,时逢元宵佳节,朝廷下令放灯,皇帝亲自到御街“与民同乐”,百姓纷纷上街欢庆。颜查散和柳金婵这对自幼定亲的表兄妹,和柳金婵的父亲柳自芳及柳夫人,一起到街上观灯。颜查散是在姑母这里攻读,打算来年参加科举考试。柳金婵与颜查散诉说衷肠,“兄妹年幼把姻缘定,青梅竹马到如今。凤钗成双插云鬓,亲赠一支表心情”。于是柳金婵将头上插的凤钗取下一支,给颜查散作为纪念。

颜查散告辞回家而去,柳家一家人在街上却被一阵狂风吹散。这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将柳金婵吹走,一家人到处寻找不见,柳自芳立刻叫家人:“速到祥符县报官,就说老夫的女儿观灯之时在外失踪,请县台速速命人寻找,若是寻到我的女儿,自有重金相谢。”

柳金婵被狂风吹到了开封郊外的喜鹊桥附近。正好有个破落屠夫,名叫李保的走过。李保已经得知柳家到官府告小姐失踪的事情,“刚才柳员外与家人是满市里找您呀”,“我送您回府吧”。柳金婵自然感谢,“若能送我平安回府,我爹爹必然重金相谢”。李保随口套近乎:“咱们不是外人。我叫李保,是本城的一个屠夫,跟你们府上可熟知的哪。往后还求您多照应着啊。”

李保将柳金婵拉到喜鹊桥边,变了脸了,“我告诉你,这旷野荒郊四下无人,快把你这头上簪环首饰,身上的锦绣绫罗都交给我。不然的话,可没你的好”。柳金婵高喊救命,李保赶紧掐她脖子,把柳金婵掐昏。李保一想自己把真名实姓告诉了柳金婵,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柳金婵掐死在桥边。

糊涂官速办糊涂案

恰好颜查散连夜出城,也走到这喜鹊桥边,撞见了杀人后想回城的李保,两人撞了一下,李保仓皇而逃。颜查散走到桥头,却恰好被祥符县衙役张千、李万叫住盘问,而柳家的仆人来兴也恰好到此,告诉颜查散柳金婵失踪之事。李万也恰好在这时发现了柳金婵的尸体。两个衙役立功心切,就指认颜查散就是凶手。“在喜鹊桥柳小姐尸体旁边,就你一个人,不是你可又是谁哪?”也不听颜查散的申辩,来兴的哀求,李万留下看守尸场,张千一索子将颜查散拖去见官。

祥符县县官到喜鹊桥边验了尸,得到结论柳金婵是被掐死的。提审颜查散:“我来问你,黑夜之间你到喜鹊桥做什么去了?”“你既然回家路过喜鹊桥,为何在柳金婵的尸旁徘徊不去?”县官叫张千、李万与他当堂对质,“小人们判断,定是颜查散贪财好色,这凤钗就是他行凶的赃证,他就是杀人的凶犯”。县官叫衙役搜身,又从颜查散身上搜到凤钗一支,县官自认为案情大白,“颜查散,赃证成双,你还有何话讲”!立刻动用大刑,“夹棍伺候”!颜查散熬不得疼痛,只好先“画供承招与表妹同行”。县官结案,“张千、李万,速将此文交呈刑部司衙与开封正堂,亟待批示”。

说来也巧,因为“包大人上朝议事归期不定”,案件直接上报给了朝廷,刑部也立即下文“正月十五夜,颜查散贪财好色,害死表妹柳金婵,赃证实查核对,口供签画,速将凶犯颜查散处以绞刑”。祥符县官下令“衙役们,吩咐刽子手,将颜查散绑赴刑场”。

那边包公从朝堂回到开封府衙门,开拆祥符县公文,“查正月十五夜,黉门秀才颜查散贪财好色,在喜鹊桥害死表妹柳金婵,本县差人在尸旁拿获凶犯归案,严刑追问,招供认罪”,立刻生疑:“……书生行凶之后,不速逃去,怎么尸旁拿获?此案恐有隐情。”立刻下令“速命祥符县将颜查散一案提到开封,老夫要重审此案”。而颜查散母亲也来击鼓鸣冤。

可是那边祥符县官雷厉风行,已经将颜查散处死,只好前来拜见包公。包公责问:“开封未曾回批卷,你违法度罪怎担?”县官申辩:“相爷上朝未回转,刑部公文怎敢延?”包公追问:“怎样将颜查散拿获归案?”县官回答是本县差人张千、李万在喜鹊桥,见颜查散站在柳金婵的尸旁,因此断定是颜查散杀人。包公大怒:“哦,颜查散站在尸旁,就是凶犯;若是贵县你站在尸旁,难道你也是凶犯不成?”何况如果是图财害命,柳金婵的绫罗簪环也并未从颜查散身上搜到,“你只凭凤钗为赃证,此案不实。虽有刑部回文,无有开封批示,你目无朝廷法度,难逃草菅人命之罪!”

包公大闹阴曹地府

戏里的包公总是有神通的,于是包公下令将颜查散和柳金婵的尸体放在城隍庙中,严加守护。自己要亲自到阴间去查案。这才进入了这个剧目的高潮部分,包公带了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进入“阴魂帐”,自己睡到“游仙枕”上,魂魄就带了4位随从下到了阴曹地府。

以下的场景就转换到了阴间。柳金婵的冤魂到了阴曹地府,到“森罗五殿”申诉。想不到这五殿值班的判官张洪,就是屠夫李保的舅舅,一看“生死簿上早已注定那柳金婵乃是我的外甥李保所害”,“李保乃是我亲外甥,哪有舅父不救亲外甥之理”?正好趁着五殿阎君(俗称阎王爷)不在,就把生死簿改写为“颜查散害死表妹柳金婵”。原来写着李保杀死柳金婵的那一页被他撕下来,捻成了“纸掂”来订住簿册卷宗。张洪又叫来“油流鬼”(各殿添加灯油的小鬼),“今有一女鬼柳金婵在阳世间作恶多端,阴司法不宽容,命你将她押在阴桥之下,折磨于她”。

包公也随之来到阴间,也到了五殿求见阎君。阎君一听通报,“那包龙图乃是阳间清廉之官,铁面无私,宋王封他阴阳二官”,赶紧命令众鬼卒,“鼓乐相迎”。包公说是有一案件难判断,前来查询,已经查到女鬼柳金婵在四殿挂号之后到五殿来了。张洪立刻推说“柳金婵……未曾到过五殿”。

包公开口要“借生死簿一观”,张洪反对:“阎君,这生死簿乃是阴司秘卷,岂能与阳间之官去看呢?”阎君却说:“无妨,叫他知我阴曹公正无私。”包拯拿过生死簿一看,上面写的是“正月十五夜,颜查散贪财好色害死表妹柳金婵”。可包拯仍有疑问,既然是生死簿上已有了凶犯姓名,为什么柳金婵女鬼要到五殿来申诉?而且鬼魂在五殿也找不到,“恐事有蹊跷”。阎君不乐意了:“包大人,五殿法律森严,不必多疑。”

阴阳两个大法官在那里憋气,判官张洪找理由:“阎君,想是那柳金婵魂消魄散了。”包公还是不信,一定要找到柳金婵鬼魂:“在阳间断多少无头案件,为什么到森罗这样刁难?”阎王也不愿再搭理包公,宣布“闭殿关门”。

包公只好来到阴间的“望乡台”,“望乡台,远可望自己家乡,近可看阴曹全貌”(这一段独立为《探阴山》剧目,主要有包公的长段唱腔)。

那边张洪叫油流鬼,把柳金婵的鬼魂藏在阴山背后,以免走漏风声。结果包拯在望乡台上却看见了阴山的山谷内“因何有这一鬼孤单”,油流鬼见包公已识破机关,赶紧叫出柳金婵,“包大人为查你的冤情,亲下阴曹,你、你、你快点出来吧”。柳金婵向包公诉说在五殿遭遇,“五殿阎君不在殿前。判爷救他李保外甥,他将我押在阴山受磨难”。油流鬼也赶紧揭发:“启禀包大人:我家判爷擅改生死簿,乃是小鬼亲眼得见。”

于是包拯派了张龙、赵虎,“速回阳间追拿李保归案”。自己带了王朝、马汉,回转五殿。鸣钟击鼓把阎王爷叫出来,“五殿徇私你理不该”。油流鬼作证,并抢过生死簿,将那个订簿册的纸捻,交与包拯,包拯拆开一读,“正月十五日夜,恶人李保贪财好色,害死柳金婵”。阎君满面羞惭,立刻认错,向包公躬身赔不是,“骂声张洪大不该,森罗徇私罪难挨”。立刻下令将颜查散、柳金婵送回阳界,油流鬼升官职就在五殿当判官。并将张洪交给包公处置。

包拯于是下令,“拿张洪捉李保再把铡开!”

阳间法官胜阎王

中国古代人们普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阴间总是能够得到清白的地方,能够善恶总算账。因此人们生活中要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人们遵守法律、遵循伦理道德的主要的精神支柱。甚至朝廷在每个地方政府机关大堂前树立的“戒石”碑铭,也刻写着“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借助上天的报应、阴间的惩罚来警告官员不要贪赃枉法、残害良民。

传统文化以及戏剧总是以阴间的报应来警示阳间的人们遵守法制,可是在这个剧目里,竟然阴间也是有徇私枉法的事情,这样一来,阴间的报应不是不可靠了吗?这样的“法制宣传”效果会不会打上折扣呢?

这应该和这个剧目形成的时代背景有关了。我们看见,在《三侠五义》这个故事的原型里,并没有阴间判官徇情枉法的情节,是民间艺人们在近代、在清末民初的创作。到了清末民初的时候,随着文化知识的逐渐普及,对于阴间、来世之类的迷信已经开始减弱,而法制改革、法制的近代化进程已经开始,“阳间”的法制、依靠现实力量来维护法制的权威的观念逐渐开始形成。因此包公在这个戏里,作为阳间法制的代表,甚至可以追查并处罚阴间徇情枉法的判官,象征着近代法制观念的崛起。

从《铡判官》这个包公戏里,我们看到了包公形象的进一步升华,原来只是被简单“神化”的包公,被法制象征的包公的“圣化”形象代替,显示出法制观念的进步。“法界”的代表,竟然可以凌驾于阴阳两界之上行使它的权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剧目非但不是宣扬封建迷信,实际上正是在破除迷信。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年第6期 总第2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