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匠艺:需要唤醒与继承的职业精神

匠艺:需要唤醒与继承的职业精神

作者:陈宝良 阅读量:24 点赞:0

美国汉学家列文森在《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一书中断言,中国文化中的“业余精神”相当兴盛,进而导致“职业精神”的沦丧。他的立论依据就是中国绘画过分重视业余的文人画家,而对职业的画匠一股脑儿地加以贬斥。这倒不失为一针见血之见。究之中国文化的本质,官本位意识无处不在。当然,古已流传的谚语也曾说过“积财千万,不如薄艺随身”,或者“日进千文,不如一艺防身”的话头,颇显民间对技艺相当重视。其实不然,工匠即使匠艺何等精湛,甚或名声远播天下,还是免不了被文人士大夫嘲讽捉弄。中国的文学作品中,最喜拿工匠开涮,作为讽刺笑话的对象,诸如说裁缝、铁匠善于说谎,厨子总喜贪落主人家的食材,皮匠为贪小便宜而使奸诈之计等等,无不落得个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说的一场笑柄。至于民间“读书万倍利”之类的俗语,明确道出读书仕进才是正路。于是,那些已经成名的工匠,也喜欢人们以官称称呼自己,如称医生为“大夫”、“郎中”、“太医”,称剃头匠人为“待诏”,称茶楼中跑堂的为“博士”之类即是。

儒家学说自创立以来,在孔老夫子那里,多少还是有一点“游于艺”的精神。儒家所倡导的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民间诸多技艺的认可。不过,在孔孟两位儒家大师的内心深处,不免又存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念头,这就造成了“劳心者”与“劳力者”两者之间的阶级隔阂。正如我的同乡知堂老人周作人所言,简单地认定中国存在着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对立与冲突,或许显得有些武断,但从儒家大师的话语中,不难看出在深深烙入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思想中,还是有阶级差别的。

旧时代的史家,说他们有秉笔直书的优良传统,这无须否认。然就他们的史学观念而言,终究难以摆脱儒家思想的拘囿,还是将更多的关注点落实在“劳心者”方面,对他们的事迹不惜浓墨重彩。反观下层的“劳力者”平民百姓,尤其是那些靠自己技艺获取生计的三教九流之辈,那些写正史的史家们,仅仅将他们归入“方伎传”中聊以塞责,有些甚至惜墨如金,缺乏对技艺之人应有的尊重。

在这些掌握着谋生甚至不乏精湛技艺的人群中,靠煎炒烹炸谋取生计的厨子,其境遇或许就更显悲惨。即使是那些供职于皇家御膳房的大厨,能做出珍馐美味,如果我们想从正史中找出有关他们的些许影子,也是徒劳的。还是庄子独具慧眼,与儒家正统老夫子们的见解迥然不同,竟然在自己的大作中大谈“庖丁”的解牛之术,甚至将技艺上升到“道”的高度加以认识。这个庄子笔下的“庖丁”,即使不能说是厨子的祖师爷,但说他提升了厨师这门职业的地位,从此让一些读书人刮目相看,倒也符合事实。

尤其是到了明清时代,因为像李渔、袁枚一类清客知识人的崛起,导致读书人也开始关注起各种吃食来,他们既是美食家,又是自己能够上灶烹调的实践家。此外,因为生活艺术化趋势的盛行,像时大彬一类的宜兴砂壶制作名家,他们的作品已成为当时最为“时尚”的产品,进而与士大夫平起平坐。这倒是一种全新的现象,值得引起进一步的思考。


责任编辑:无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年第4期 总第1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