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连载4)

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连载4)

作者:郭建 阅读量:29 点赞:0

刘恒,也就是史称的汉文帝,究竟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与苦命母亲相依为命

刘恒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位导师,应该是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姓薄,是个典型的“红颜薄命”的美人。她的父亲是江南一带原来吴国地方的人,秦朝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盲流到了中原原来魏国的地方,结识了一个贵族子弟魏豹领地里的一名妇女,两人好上了。不过在极其有限的史籍记载里,并没有他们曾经正式结婚的记录。只是说在那个妇女生下了薄氏后不久,她的父亲就死了。她的母亲把她这个私生女拉扯大。

薄氏出生低微,不过天生丽质,长大后是个美女。到了秦末,乱世英雄起四方,魏豹被反秦武装推为魏王。薄氏被母亲献到魏王王宫当宫女。当年有个叫许负的著名的相面先生给薄氏相过面,说是这个姑娘现在命苦,将来大富贵,有当太后的命,应该会生一个天子。这话传到了魏豹耳朵里,这个野心家心中暗喜。

这时魏豹正在帮刘邦打项羽,他觉得按照许负的说法,将来薄氏会生天子,那么就是自己肯定先有了当天子的命了。既然自己都可以当天子,干嘛还要帮刘邦打天下?于是他乘着刘邦打了个败仗的机会,宣布“武装中立”,暗中却帮助项羽,打算乘着刘项相争,自己可以渔翁得利。结果这个如意算盘只是一厢情愿,很快汉朝大将韩信出兵,曹参指挥军队攻进魏国国都。魏豹当了俘虏,国土被并入汉朝版图,划为河东﹑太原﹑上党三个郡。

苦命的薄氏作为女奴,被押到汉朝的“织室”(为宫廷提供纺织品的工场),成了一名女工。好色的刘邦偶然来织室视察,见薄氏长得很漂亮,就命令把薄氏带到自己的后宫作宫女。

在逆境中,薄氏仍然没有绝望。她注重搞好与其他宫女的人际关系,她和另外两个宫女约为姐妹,大家约好以后富贵了还要牢记这份情谊。过了一年多,薄氏还是没有被汉高祖召见过,而她的两个要好女伴,一个姓管的,另一个赵子儿都被“御幸”过。有一次这两个美人陪同汉高祖在河南的成皋宫殿里游玩,两人记起了和薄氏的约定,相视而笑。汉高祖追问原因,知道了薄氏如此薄命,一时生了同情心,当天就把薄氏叫来陪了自己一晚上。

薄氏尽管命运坎坷,但却极其能够抓住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当陪侍汉高祖时,她说自己昨晚上作了个梦,梦见有一条苍龙盘踞在自己的肚子上。汉高祖只当是玩笑,说:“这是得富贵的征兆,我来帮助你实现吧!”巧得不能再巧的是,就是这一个晚上的姻缘,薄氏果然怀上了汉高祖的“龙种”,这就是刘恒,后来的代王、汉文帝。

汉高祖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以后很少召见薄氏。后来知道薄氏替他生了个儿子,给薄氏一个妃子的称号“姬”(据说排在婕妤之下、八子之上),不过实际上却是把这位薄姬打入了冷宫,很少见面。

不过薄姬却因祸得福:后来汉高祖一死,凡是汉高祖喜欢的、经常召见的妃子全都被吕后禁闭在宫中,不让到外面居住,以后又把她们全都杀光了。而这个几乎被汉高祖遗忘的妃子,吕后却没有嫉恨之心,允许她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居住,前往儿子的封国代国,还可以将自己的弟弟薄昭也带到代国。

薄太后对于汉高祖刘邦的薄情或许是有一点记恨的,对于迫害了众多妃子的吕后也是惧恨难消。后来她预先给自己另外造了个陵墓,有意不去和汉高祖合葬——因为吕后是在汉高祖的长陵合葬的。她给自己选好的陵墓地址,正好是在文帝的霸陵和高祖的长陵之间。她说的是“东望吾子,西望吾夫”。即使死了,她还是和汉高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那么刘恒在远离权力中心的代国又是如何成长的呢?他这个王国的环境又是怎样的呢?

在远离权力中心的地方成长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想,刘邦是没有闲心来关心这个偶然降临人世的儿子的,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是和他母亲相依为命,在皇宫的冷宫里冷清地成长。

在5岁那年刘恒被他父亲封为代王。

这原来是个多灾多难、位于边防前线的诸侯国。刘邦原来对于匈奴的防御战略是在边界设立诸侯王国,作为汉朝和匈奴的缓冲地带。公元前200年刘邦在平城白登被匈奴包围,好不容易得以脱身。他就把自己的二哥刘喜封在代国(今河北、山西交界的太行山北部地区,包括了云中、雁门、代这3个郡、53个县,都城“代”在今河北蔚县)。

这位汉朝的第一代皇族代王刘喜,原来倒是种田的一把好手,是刘邦老爸最喜欢的孩子,当年老爸老是拿这个好儿子做例子来教训刘邦,刘邦一直到当了皇帝还记得这事,为老爸进酒还问:“今天我和二哥谁的产业大呢?”

不过种田和打仗完全是两回事,我们有理由怀疑刘邦这样做很有可能是要出二哥的丑。果然刘喜这个代王才做了几个月,匈奴就打了过来,刘喜居然是弃国而逃,一口气逃到洛阳,不敢到京师见刘邦。

刘邦又立了自己的儿子刘如意为代王,但这个儿子也不敢去就国,仍然留在长安。

过了3年,公元前197年,赵国(今河北南部,都城为邯郸)的丞相陈豨(xi)发动叛乱,自立为“代王”,与匈奴遥相呼应,也是靠刘邦“御驾亲征”才镇压下去。

刘邦于是改封刘恒为代王,并把这第三个皇族代王的王国疆域改变一下,处在边境地区的云中郡(以今内蒙古自治区的托克托为治所)分割出去,归中央朝廷直接控制指挥。把云中郡的东部地区分割出一个“定襄郡”,仍属于代国,再给代国增加一个太原郡,都城也迁到今天山西的中部,有的说是中都(今天的平遥县城西),也有的记载是晋阳(今太原市南的晋源镇)。这表明刘邦已经放弃了设立诸侯国为边防屏障的战略,改为设立直接由中央朝廷控制的边郡来作为边防前线。因此代国成为一个有4个郡、经济较为发达的大国。

刘恒在当代王的这段时间里,是他成年的过程。从5岁到22岁,他经历了儿童、少年、青年的人生过程。按照当时汉朝的制度,诸侯国的政治掌握在中央朝廷派出的诸侯国丞相手里,国王不用、也不可以多操心。

我们只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他长期和母亲相依为命,对母亲非常的孝顺。据说有一次他母亲生了3年的重病,一般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这位国王居然连续3年陪伴在母亲床前,“不交睫,不解衣”,所有母亲要服用的苦药汤他都要亲口先品尝过再奉母亲。后来的大臣袁盎曾当面称赞汉文帝,说这样的孝行即使是古代最有名的大孝子、孔夫子的弟子曾参“以布衣犹难之,今陛下亲以王者修之,过曾参孝远矣”。由此他被后儒列入了“二十四孝”,成为永久的精神文明标兵。 

那么,我们不知道这人生开始揭幕的重要的一段时间里,刘恒是如何学习治国的道理?他又有多少实践治国的理念?

学习“黄老”之学

我们现在不知道代王刘恒的老师是谁,也不知道他在代国国王时期有什么好的政绩。所以我们只能从他成长时期汉朝统治者提倡的主导意识形态,来推测他曾经受到的教育以及他的学习。

秦始皇以及他的继承人都推行法家高压政治,导致社会矛盾尖锐,朝廷迅速倾覆。汉高祖建立统治后,逐步开始进行调整。在恢复诸子百家合法讲学流传的同时,开始在朝廷提倡“黄老”学说。汉高祖的重要谋士张良是道家的人士,以后在惠帝、吕后时期长期当丞相的曹参、陈平都可以被划入实践道家思想的政治家。

道家在过去一般称“黄老”,有《黄帝》和《老子》两部经典。《老子》(《道德经》)一直完整地保留到了今天,而《黄帝》这部经典后来流传不广,20世纪70年代出土的一批西汉初年的著作,有《经法》、《十六经》等,一般都认为就是《黄帝》的一部分。

对于汉朝转变政治指导思想影响最直接的是功臣曹参。他在楚汉战争后期开始就一直在齐国担任相国、丞相的职务。据说他刚当政之初,就召集了齐国的“长老诸生”——就是当地有名望的学者、豪绅,征询如何施行治理的意见。齐国这个地方原来曾经是战国时期的文化中心,保留着强大的儒家传统势力,可是曹参征询了上百个儒家学者的意见,觉得他们的意见纷繁,没有办法统一看法。后来他听说胶西有个被尊为“盖公”的老学者,精通道家的“黄老”,就派了专门的使者、带了重礼去聘请。

盖公果然来到临淄,曹参很恭敬的向他请教,盖公为他陈说了黄老的基本的政治思想:“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也就是说推行政治的举措要少、不要使百姓觉得烦扰,百姓自然就服从统治。盖公还推而广之地举了很多实例,具体说明。曹参极其佩服,于是就请盖公在衙门里住下。为了表示尊敬,曹参从不在正厅接见这位盖公,而总是登门向盖公求教。

曹参在齐国主政了9年,使得齐国长期保持社会稳定,受到了政界的一致推崇,号为“贤相”。汉高祖死后的第二年,老丞相萧何死了。曹参过去和萧何在沛县是当书吏的老同事,后来大家都是将相大臣了,关系却很僵。当曹参听说萧何死了,立刻叫家人收拾行李,说“我要到朝中当丞相了”,而萧何果然也向执掌实际权力的吕后推荐曹参接替自己的职务。不久曹参就得到了任命,来到朝中任丞相。他一方面“萧规曹随”,不改变萧何的既定方针、维持原有的法律制度不做大变更,同时他又推行黄老“清静无为”的政治指导思想,尽力避免朝政多变,不搞特别的举措,使黄老成为汉朝的政治指导思想,成为官方主导哲学。

这种官方哲学的基本观点是:社会和自然万物都是相互依存的,物极必反,没有什么可以永久的维持在统治地位,因此施行统治最重要的是保持均衡,不能过度压迫百姓,要将剥削维持在一个百姓还能够忍受的限度之内。同时,统治者施政不应政策多变,力求以不变应万变。

汉初统治集团提倡“黄老”的道家学说,自然也就会反映在皇子的教育过程中,给皇子请的教师,总是要符合当时政治思想“主旋律”的。比如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当时的政治书籍,主要都是道家的著作,如《老子》、《经法》(黄帝)。

那么这个黄老的思想主导是什么内容?它的具体政治含义究竟是什么呢?那么这种道家学说还在他的哪些处世方法中体现出来呢?

“德”的提倡

如果我们读一下文帝后来当皇帝时期的诏令,我们就会发现,和前面的汉高祖、吕后,或者是他的儿子景帝、孙子武帝这些皇帝发布的诏令相比,文帝的诏令中用来评判事物的标准的政治术语“德”这个字,出现的频率要高得多。可见这是他心目中一贯的主张,这应该来自于他青年时代接受教育时期吸收的影响。也正是黄老思想的一个核心内容。

“德”是中国古代思想界普遍推崇的道德标准。“德”字的原来写法是上面一个“直”,下面一个“心”,意思很明显,就是一个人要把自己的心思端正了,不要动歪脑筋。后来这个字再演化,把笔直的“直”的中间部分横过来,归到表示步伐整齐、按部就班的行列意思的双人部首,加强表示自觉的循规蹈矩、不妄作非为的意思。

“德”字另外一个意思是通假得到的“得”,表示实惠、得到好处的意思。“德我惠我”,就是给我好处的意思。

到了百家争鸣的时代,“德”作为一个政治概念,被道家的黄老、儒家的孔孟、法家的商鞅韩非广泛使用,可是具体的含义、侧重点各有不同。

儒家祖师孔夫子提倡“德治”,强调的是统治者要以身作则,作为天下的表率,以道德的感召力来带动被统治者的服从与跟随。他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意思是统治者如果能够以身作则的话,就可以像北极星那样,让全天下都围绕着他来运转。他又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意思是说在人之上的上等人“君子”的“德”有强大的感召力,而社会下等人的“小人”的“德”是像草一样,只能被顺着风的方向弯腰服从。

法家也有“德”的学说。不过后来成为秦国政治指导思想的商鞅、韩非的学说里,“德”只是国王对于臣民的赏赐。有功赏,就是“德”;有罪罚,就是“刑”。合起来就是政治的两大抓手“二柄”。显然“德”仅仅是从“得到实惠”这个角度来说的。至于统治者是否要约束自己、成为臣民的表率,法家是反对的。认为这实在是太迂阔、太荒唐,没有办法实际做到。

黄老极其注重“德”,《老子》一书也叫“道德经”。黄老认为统治者的命运是由德决定的,“德积者昌,殃积者亡”。德被认为是统治者维持统治的最重要的因素。黄老的“德”包含了“德”字的两个含义,既要求统治者以身作则,自我约束,尤其是要爱护百姓;又要求给予百姓物质上精神上的好处,得到实惠。所谓“德者,爱勉之也”。而且还主张在统治中要结合法律手段与德治的手段,尤其是德治是第一位的,是主导性的,代表是“生长”的,是代表天地宇宙万物最基本的道理“阴阳”中的“阳”的力量的,所谓“春夏为德,秋冬为刑。先德后刑以养生”。“刑晦而德明,刑阴而德阳,刑微而德彰。”汉初提倡黄老,就是要矫正秦朝过度使用法律镇压力量来解决统治问题的倾向,强调法律只能起辅助的作用。

因此我们从汉文帝刘恒的一系列诏书中异乎寻常的对“德”的提倡,可以有把握地断定,他少年及青年时代接受的应该是“黄老”道家之学。

因此他才会在登上宝座后第一要务是给百姓好处,来平衡过于强大的皇族、功臣集团的势力。

伺机而动的智慧

还有一个很明显的迹象,说明刘恒从他的母亲那里受到了直接的影响。那就是道家提倡的“守柔曰强”,“柔弱胜刚强”的原则。所谓“守雌”、“守柔”,伺机待动。

我们提到他的母亲具有强大的忍耐能力,以及抓住机会的能力。长期被冷落,才和汉高祖刘邦的一夜恩情,她能够抓住机会,得到播下龙种的机会。以后在冷宫的长期忍耐,不加入宫廷内部为争宠、固宠的派系斗争,得以在吕太后掌权时候全身而退。

刘恒在这一点上与他的母亲实在是太相似了。

在吕后掌权的这段时间里,他默默无闻,从不出头反对吕后的专政。

吕太后连接杀了三个赵王后,曾经派出使者到代国,说是要打算将代王改封为赵王。

汉初赵王国位于今天的河北及山西南部地区,是原来战国七雄赵国的一部分,都城邯郸是中原战略要地。吕后连杀三个赵王,除了朝廷权力斗争因素外,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王国的战略位置。因此刘恒考虑再三后,很谦卑地给吕后的使者回话,说是感谢太后的美意,但自己愿意为朝廷守护边境,留在代国。不久,吕太后果然把自己的侄子吕禄封为赵王。

在长安发生政变后的他的表现,更是淋漓尽致地反映了他的性格特征。在采取行动前,他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分析、准备,一旦决策后,则是行动极其迅速,真正做到了“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那么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这个第一道诏书他决心要把刘姓皇朝的统治基础安放在争取百姓的认同上,不过现在这样的措施显然是难以为继的。如果人人都有了爵位,那么爵位也就没有了意义。国家财政更是不允许经常给百姓免费的节日盛会。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真正给百姓有解放感觉的措施。

这位深思熟虑的皇帝将会采取怎样的政策来作为礼物?

更紧迫的任务是,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盘踞着长安,功臣集团长期掌握着军权,这位新皇帝将如何来面对?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5年第2期 总第2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