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读史要读“我的祖国”

读史要读“我的祖国”

作者:李冬君 阅读量:17 点赞:0

“热爱祖国”,从来就是最高指示,就是绝对命令,宛如天命。

“祖国”与生俱来,仿佛自明,就在你身上,你身边,无须你确认。

如果有一天,有人突然问:何为“祖国”?“祖国”在哪儿?你那灵魂深处,便会有如春雷一震,才觉得:原来“祖国”并非那么自明,它还必须确认!这时,你就不得不寻思:

“祖国”是祖宗之国,这是对“祖”的确认,是从古到今的血缘认同。“祖国”是所居之地,这是对“国”的确认,是从家到国的地缘认同。

在中国生活了62年(1850~1916年,其中有4年未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对于“中国本土”满怀好感,他说:可以断言,凡太阳所照之处,没有一个地区能够享有这么多的优越条件。

在他看来,一个富足而繁荣的民族国家所必须的条件,中国可谓应有尽有。

他说,中国北纬18度到49度之间,它的气候既没有热带的骄阳似火,也没有寒带的冰天雪地,在“中国本土”的所有省份中,没有一个不能种植小麦、水稻和棉花,在分布均匀和高度适中的众多山丘上,梯田的形状宛如空中花园,还有许多肥沃山谷和堪与美国大草原相媲美的广阔平原,大江大河贯穿大陆,提供灌溉和运输,还有漫长的海岸线,分布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海湾,为往来船只提供无数港口,世界上只有为数很少的国家,能像中国那样拥有如此便捷的海上贸易条件。

辽阔的土地,众多的人民,还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这就是“我的祖国”,一座文化的江山,是在血缘地缘怀抱中生成的文化中国,这种更为重要的文化认同,才是我的祖国,而不是那个走马灯式的王朝中国。

王朝如衣裳,脱了可以穿上,文化的江山是本体,本身还在成长,还要换衣裳。换了秦汉换魏晋,换了唐宋换辽金,换了辽金还要换元明清。因此,要把“换衣裳”的王朝史与还在发展的中国史分开。

《西游记》的文学价值,不用我们来说,说到《西游记》的文化价值,我们认为,最有价值的,还就是那只自由主义的猴子,当然还有一头实用主义的猪。王朝中国,本来为那只生而自由的猴子安排了一条通往奴役之路,那猴子似乎也别无选择地走上了这条路,虽然在这条路上反反复复,但他还是在紧箍咒的作用下走完了这条路。起初,我们还以为那就是他的归宿,是自由的末路。可读完以后,你会问:那猴子终归何处?他会留在西天成佛作祖?还是重上天宫作威作福?他会以玉皇大帝的天宫作为“我的祖国”吗?

尽管天庭给他留了这样的出路,可他会去吗?不会!他自有去处,那就是花果山。花果山,是永远的文化的江山,是他的必然归宿,是他的“我的祖国”。

我们都来自历史,很想把自己安顿在历史里。可我们不想把自己安顿在一个打打杀杀和阴谋诡计的王朝里,我们不相信几千年的中国除了王朝史就没有别的历史,我们不相信大好河山纵横数百万公里数以亿年计真能被一代小王朝作为家私。

有一首歌,《我的祖国》,这样唱着:“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这首歌,我们童年就唱过,一直唱到了知天命之年。歌词里的“祖国”,是土地和人民,是生活和风情,是一腔热爱和平的意愿和一颗勇敢者的心,它离我们很近,跟我们很亲,表达了一种深情。

这是我的祖国,把“自我”安顿在那里,才能像海德格尔说的那样“诗意的栖居!”


责任编辑:无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3年第5期 总第1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