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黔军在历史上的积极作用

黔军在历史上的积极作用

作者:申翔 阅读量:80 点赞:1

本文所指黔军是指辛亥革命以来,由贵州地方政府、实力派、割据军阀武装、指挥、相对独立的地方军队。这支军队始于辛亥革命后,止于1935年国民党中央军控制贵州并逐出最后一名割据军阀王家烈这一历史时段,以及被国民党中央军改编后以贵州健儿为主的部队情况。由于黔军在中国历史上偏居一隅,又处于贫瘠之省,对中国政局影响有限,长期以来,在世人眼里,以草鞋兵、双枪兵闻名,一曰穷、二曰没有战斗力。但黔军在贵州,在西南,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曾叱诧风云,征战西南、逐鹿中原,浴血抗战,在中国历史上起过积极的作用。

一、响应武装首义,积极援川援鄂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打响了第一枪,辛亥革命爆发,贵州继湖南、湖北、陕西、山西之后响应,于11月3日打响了贵州辛亥革命第一枪,11月4日大汉贵州军政府成立。

而打响贵州辛亥革命第一枪并在贵州辛亥革命中起主导作用的力量是清政府晚期训练的新军。贵州军政府成立后将新军一标(一标相当于现代一团)扩展为三标,稍后又将兴义土豪刘显世准备带来镇压革命因时局变化又转向革命的500“徒手兵”武装为第四标。作为大汉贵州军政府的武装力量,黔军正式成军,人数约9000人。

这支军队建成后,根据全国革命形势的需要于1911年底派出第一标支援以同盟会为首的蜀军政府,入川后帮助蜀军政府剪除叛乱分子,肃清匪患、安靖地方,黔军军纪严明受到蜀军政府和当地百姓赞扬。

同时由于袁世凯派兵攻汉口进逼武昌,鄂军政府告急,贵州军政府派出第二、第三标编组成一混成协(相当现代一旅)于1911年12月14日从贵阳取道湖南援鄂,后来由于“南北议和”,援鄂黔军改编为陆军第八十三团、八十四团滞留湘西待命。援川、援鄂三标黔军后被刘显世引滇军入黔,遭集体枪杀、遣散、瓦解、改编,不复存在。辛亥初建的黔军四标就只剩下刘显世的兴义子弟兵第四标了。这为今后兴义系军阀“引滇乱黔”统治贵州长达十余年打下了基础。

早期的黔军在辛亥革命中积极参与了援川、援鄂战争,对辛亥革命作出了积极贡献。

二、捍卫辛亥成果,参与护国护法

1915年袁世凯称帝遭到全国一片声讨,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发动了讨伐袁世凯的“护国”运动。贵州刘显世也被迫宣布独立,自任都督,并命黔军全体参加“护国”战争。这时的黔军已在以前的第四标的基础上按现代编制组建为六个团。黔军一、二、三团组成护国军东路支队,由王文华任司令,出兵湘西与北洋军阀马继增部作战。由黔军第五、六团编为一混成旅由熊其勋任旅长与滇军组成右翼军出松坎、攻綦江与北洋军曹锟部作战。黔军6个团有5个团直接投入到了“护国”战争最前线。黔军在护国战争四个重要战场中的两个战场承担了抗击北洋军的主要任务,对发展护国战争的大好形势起到了重要作用。蔡锷曾评价:“黔军此次分出川、湘,苦战辛劳,每能出奇制胜,以少胜多,略地千里,迭复名城,致令强虏胆丧,逆贼心寒,功在国家,名垂不朽。”“护国”运动最终挫败了袁世凯称帝的阴谋,以捍卫了辛亥革命开创的民主共和道路而告终。

1917年张勋扶持“宣统”皇帝溥仪复辟闹剧失败后,段祺瑞企图实行专制独裁。孙中山联合滇、桂两系军阀于8月举起“护法”大旗,组成以孙中山为大元帅的护法军政府,讨伐段祺瑞。川、滇、黔筹组“靖国联军”参与护法战争,黔军由王文华就任总司令,率6个团再次赴四川与滇军、川军共同作战,经过艰苦奋战打败了依附北洋政府的川军刘存厚部。1918年2月20日,成都为“靖国军”占领。黔军主力以首功入驻成都。王文华致电孙中山报捷,黔军受到护法军政府通电褒奖。

三、投身北伐战争,逐鹿华夏大地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确立了联俄、联共、扶持农工的三大政策,实现了国共第一次合作,以广州为中心开创了反帝反封建新局面,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已就任川黔联军总司令的袁祖铭,表示黔军“实行加入北伐军助战”,广州国民政府委任袁祖铭为川黔国民革命军总指挥和北伐军左翼总指挥,其直属部队改为第十一军,所属彭汉章部改为第九军,王天培部改编为第十军,参加北伐(稍后又将周西成部改编为第二十五军,李燊部改编为四十三军)。至此,黔军全部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但实际掌握在各实力派手中。

北伐中黔军第九、十两军特别是贺龙(北伐时归第九军节制)、杨其昌两师率先通电讨吴(佩孚),英勇作战、屡立战功,完成了鄂西作战,有力地配合了北伐军主力对武汉的进攻。

1927年元月,由于袁祖铭与吴佩孚仍有密电、密使来往,引起蒋介石的猜忌,加之袁祖铭、彭汉章在湘西擅委官吏,强提款项,收编溃兵土匪扩大实力。引起北伐军中路总指挥兼第八军军长、湖南省省长唐生智的不满,袁祖铭在湖南常德被唐生智以“团年宴叙”,设伏捕杀。彭汉章随后也在汉口被唐生智以“纵兵害民”名义逮捕处死。袁祖铭、彭汉章死后,王天培、李燊、周西成都声明继续支持北伐。黔军杨其昌部第二十六师参与河南战役将奉军赶出河南。王天培率第十军经过激战攻占安徽大部分地区并攻占徐州,后因孤立无援失守徐州,于1927年9月被蒋介石以徐州兵败诿过杀害。黔军在北伐中作出了贡献,但由于非蒋嫡系而遭排挤,最终只剩下了在贵州的周西成的二十五军及湘黔边境的李燊之四十三军了。

由于蒋介石忌恨周西成联络桂系倒蒋,暗中支持李燊四十三军以滇军为后盾与周西成争权。于1929年5月爆发了滇军、李燊与周西成之战,周负伤落水死亡。周战死后,其余部汇聚黔北,推毛光翔继任周西成职位,合力讨伐李燊。由于云南内乱,滇军撤退,李军随之败退,最终只当了18天省主席的李燊被赶出贵州,李逃亡香港,余部被云南龙云收编,四十三军番号被南京政府撤销。

四、安定地方秩序,重视民生建设

黔军问世以来,作为掌握军队及控制地方政权的实力派,基本上都难以顾及省内民生,刘显世主持黔政时,引滇乱黔,云南军阀成了贵州的太上皇,滇军强取豪夺,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后来的继承者也忙于争城夺地,无暇顾及百姓生活。但值得一提的是周西成主政贵州时,对稳定贵州动乱局势,安定地方,开辟财源,兴办教育,大兴建设,革除积弊等在历史上留下可写之笔,在贵州历史上还算一个有作为的地方割据军阀。

周西成于1926年1月就任贵州省省长,1929年5月在与李燊作战中战死,在位近3年时间。周西成一入驻贵阳,首先消灭土匪,管好社会治安,让人民在战争间隙休养生息。由于从贵阳做起,各县仿效,社会治安很快好转,匪盗大大减少。

周西成重视建设,开贵州修公路之先河。上任伊始,首先号召修筑了20余里长的贵阳环城公路,接下来有40余县开工建设公路,随即贵北路(贵阳至赤水)开工,1927年完成贵阳至安顺公路,接着又修贵阳至广西公路,至1929年6月共筑路两千余里,通车里程一千多里,现桐梓周公祠还有一方石碑喻其为“筑路先锋”。周西成还主导创办了贵州电业,成立了电气局,贵阳破天荒有了电灯。发展了城乡电话和省外长途电话,规定电话要通到重要乡镇。并命令各县成立实业局兴办各种实业,促进了当时贵州经济的发展。在教育上成立了省教育厅发展教育事业,同时周西成于上任第二年创办了贵州大学,开设了经济本科和医疗、矿业、土木专科。总之,周西成主政贵州近三年作出的政绩在武夫当道、军阀割据的时代,在贵州历史上留下了闪亮的记号,其建树在同时期及周边军阀中是少有的,周西成死时仅37岁。

五、血洒抗日战场,黔军悲壮谢幕

黔军作为一支地方军队掌握在地方实力派手里,与蒋介石掌控全国一统江山的目标必然相背,当然是有机会除之而后快。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转战贵州,黔军不堪一击,国民党中央军随之跟进,桐梓系最后一名割据军阀王家烈在众叛亲离,上下夹攻下被迫去职,蒋介石一句“辜负你啊,在国内各地看看就得了”。将王逐出贵州,随之对二十五军彻底改编,贵州成为蒋介石一统天下。

黔军第一师被改编为中央直属第一○二师,由柏辉章任师长;黔军第二师被改编为第一○三师,何知重任师长;犹国才的教导师改编为第一二一师,由参谋长吴剑平任师长;蒋在珍的第三师改编为新编第八师,蒋在珍任师长;候之担的独立师改编为一四○师,沈久成任师长。以上部队在改编的同时被压缩撤销旅一级,部分部队被一些旅团长带到广西投入桂系。改编后的部队被蒋介石限期调往外省整训,抗战爆发后全部走向抗日战场。

以上黔军将士在抗战中分别或协同参加了防守黄河、台儿庄战役、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三次长沙会战、南昌会战、南京保卫战、江阳要塞保卫战、松山口战斗、万家岭战役等著名战斗,屡立功勋,在淞沪抗战中一○二、一○三、一二一等黔军部队全部参战,其中一○三师六一三团伤亡官兵300余人,团长牺牲;台儿庄战役中一四○师牺牲将士近3000人;万家岭战役是抗战中唯一一次全歼日军一个整师团的战役,一○二师负责正面进攻,歼敌4000余人,得到参战部队的高度评价;一○二师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孤军作战,师长柏辉章亲自持枪上阵,最终一万余名黔籍将士只剩下几百名。贵阳大南门原“国民革命军一○二师阵亡将士纪念塔”即为该师官兵及各界人士捐资修建。抗战中黔籍将士为主的原黔军部队为民族作出了重大牺牲,但多数不为蒋介石所用,被改编取消番号,如一○三师与一二一师在武汉外围战中合编为八十六军,何之重任军长,吴剑平任副军长。抗战中伤亡惨重,人员损伤过半,最终调往湖南平江整训被取消番号。军长何之重力拒新职,解甲归田,回贵阳在三桥主持修建了“八十六军抗日纪念塔”,以纪念随自己出征抗日牺牲的贵州健儿。

另外,以黔军健儿为主参加抗战的部队还有由李燊余部改编的第八十五师,陈铁任师长,参加了千军台、忻口等战役,后在山西、河南抗战。第二十八师在四川组建,后又回贵州补充贵州籍士兵,师长为刘伯龙,参加了滇西抗战,后编入远征军编制。以王天培属下独立团投奔桂系后改编的独立第二师,参加了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以及第一次长沙会战,后编入远征军编制。

贵州健儿以最后的悲壮为“黔军”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纵观黔军发展与衰亡的历程,也是中国历史的一个缩影,同样是清朝晚期编练的新军为主推翻了清王朝在贵州的统治,在北洋分裂为直、奉、皖系后能在西南与川、滇军阀争雄,作为割据势力,最终在历史长河中划上了句号。但留给人们记忆的不能只是“革鞋兵”与“双枪兵”的贬称,也不能只留下蒋在珍部奉蒋介石之令决开黄河大堤所写的可悲的一页,按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我们也应看到他们在历史上积极作用的一面。特别是贵州健儿在辛亥革命风云中,在北伐战争硝烟里,在中华民族抗日烽火中流血牺牲的悲壮。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