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辛亥革命与贵州近代 妇女解放运动

辛亥革命与贵州近代 妇女解放运动

作者:黄昊 阅读量:58 点赞:0

戊戌变法拉开了中国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序幕,康梁在维新变法中着重强调了妇女的解放。他们提出兴办女子学堂、反对缠足、办女性刊物、提倡婚姻自由等女子近代化的措施。辛亥革命的爆发则是把近代妇女解放运动推向了一个高潮,在这场民主革命中,许多女性成为了妇女解放运动的实践者,她们在寻求自身解放的同时,也为民主革命和中国社会的近代化做出了贡献。

贵州是辛亥革命开展比较早的省份之一,虽然相对于全国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贵州的社会改革进行得比较缓慢,但辛亥革命之于这个边远省份也算是一个兴奋剂,它带来了新的改革契机。贵州的妇女解放运动也在辛亥革命的推动下开展起来,在全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影响下,贵州的一些女性开始了自身解放的艰辛历程。通过对一些资料的梳理,作者认为贵州妇女的近代解放运动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一、兴办女子学校、妇女开始接受近代教育

  贵州辛亥革命的开展对女子教育的推动是至关重要的。妇女接受了教育,开始从家庭和封建条规的束缚中走出来,她们运用学到的技能在社会上谋生,从而在经济上达到了独立,有了独立的人格和决定自身命运的权利。

  清末时期,在戊戌变法的推动下,贵州就存在着一些女子学校,如黄齐生先生在1905年创办的达德学校女学部。到辛亥革命时期,教育的发展成为一个热潮,女性的教育也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在民国政府要求男女平等的条款下,兴办女校的热潮在贵州得到了积极响应。191l年,辛亥革命胜利以后,学堂又有了进一步发展。1913年铜仁热心公益的熊雨亭先生自愿捐资兴学,在其住地创设了“私立淑慎女子小学”。1912年,石门坎光华小学办成六年制完小,分男女二部。它是西南地区最早的男女合校之一。1916年,遵义县县长周恭寿兴办遵义县立女子师范学校。1911年,解仲清与薛勋石等创办了都匀首家女子学堂——正本女学堂。1918年,许而蒙(美国人)在铜仁创办了达德小学,由于只招收女生,故取名“私立铜仁达德女子小学”。1924年,贵阳女师毕业的昌淑芳创办广顺县立两级女子学校。据19l3年5月20日《贵州公报》记载:“平越自光绪三十二年开办学堂以来,除城内两等小学堂外,四乡统计不过十余所。反正(指辛亥革命)以后,四乡多自动兴办学堂,向劝学所立案报告的已达三十余所。牛场、鸡场均添办高小。女学也增加到四、五所。”到1917年,这年3月30日和4月1日的《贵州公报》先后刊载:“平越四乡男女小学堂在前清末季开始成立,至今已达四十余所”,“城内男女学堂开办以来,学生仅达二百余人左右,经增聘教师,整防教学后,学生人数骤增至四百余人。校舍有不能容纳之势。”又据1920年3月24日《贵州公报》记载:“平越女校自宣统二年(1910年)开办以来,已届十年,仅有初小。今年添加高小。”{1}五四时期,女子教育出现新的突破,北京大学首先开放女禁,接受9名女子入学,其中就有贵州的杨寿璧。1920年,光懿女子师范毕业的孙尧姑投考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引起全省轰动。

  在创办的女校中比较著名的就是白铁肩先生的光懿女子学校。该女学从1909年创办到1939年结束,共存在30年的时间。白铁肩先生是贵州自治学社的一名成员,当她看到辛亥革命在贵州的发展形势后,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是对女性的极大禁锢。而且当时贵阳已经先后办起了广益、自奋等女子学校,对她也是一种鼓舞,于是,她决定兴办女学。1909年上半年,钟昌祚将该校禀报贵州布政使,光懿女学堂获得批准。1910年,该学堂迁入贵州六座碑晋禄寺,招生至五个班、二百余人,学校的课程有:国文、算术、修身、格致、习字、音乐、体操、图画、手工、史地等。并在安顺等府县建立了民立光懿分校两等小学堂。这个女校的兴办对贵州女性接受教育,实现自身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二、反对封建习俗、追求自身幸福

  1、反对封建压迫

  在反对封建压迫的过程中,女性想要挣脱枷锁,是需要不断斗争与牺牲的。与白铁肩先生一起办学的谭佛侠先生就是冲破封建束缚的典型。谭先生自小就志气高远,虽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但她有一股自学的精神,趁家中兄弟读书的时候,自学了很多的知识。在她亲眼目睹了很多女性在封建的压迫和束缚下的痛苦,她就决定支持白铁肩先生办学,使更多的女性能够学到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为了筹办女校东奔西走,到处筹措资金,受到了很多的责难,尤其是她的婆婆更是以有伤风化,违背礼教等理由,进行百般阻挠,并关禁闭,多方施压。在内外都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谭先生终于受不了婆婆的压迫,服毒自杀,以死明志。谭先生为办学而牺牲,更加坚定了白铁肩先生的反封建,求解放的斗志。辛亥革命以后,白铁肩先生倡议成立天足会推动天足运动。她经常向学生家长宣传缠足对女性的危害,并以身作则,不让自己的女儿缠足。她的宣传和实际行动获得了许多家长的支持,愈来愈多的家长开始不给女孩子缠足,女孩们能够健康成长。光懿女子小学的昌淑芳在白铁肩先生的影响下,积极倡导学生剪短发、废缠足、男女平等,采用多种形式向陈规陋习挑战,有人骂这是伤风败俗,想用社会舆论打击压抑女学校,但她从不退让。一方面请学生家长到校座谈,开导家长支持;另一方面又向社会进行广泛宣传,争取大众的响应。同时,不缠足运动在省城达德、复旦、贞静、蕴贞、育英、崇德和淑慎等女校中也得到响应,天足运动在贵阳迅速开展。

  2、提倡婚姻自由

  婚姻自由是女性走向近代化的一个标志。白铁肩先生崇尚婚姻自由,虽然她自己还是属于包办的婚姻,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婚姻幸福。但她认为接受近代教育的女性应该有婚姻自由的权利,所以她反对“嫁夫随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封建婚姻观念。在她的影响下,杨竹芬、尹素坚等都是经过自由恋爱结婚,婚后不改夫姓,保持个人信仰、爱好和工作的权力。达德学校不仅鼓吹婚姻自由,还提倡新式结婚,而且老师身体力行。达德一位女师龚兰清与龙幼安就在南门外石岭街黄家花园举行新式结婚仪式的。当时在结婚仪式上还唱了结婚歌:“奏风琴,团坐是来宾。保证书成媒盖宇,都贺主婚人。夫妇乾坤定。契合慰三生。愿从此爱情发达,游学趁新婚。”{2}“黄齐生先生在担任遵义省立第三中学校长期间,有一对学生反对包办婚姻,自由恋爱结婚。黄齐生先生极力赞许,为其证婚,又在校刊上发表反对封建婚姻的文章。而且,黄齐生先生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让继子受骧自作主张与使女影梅结婚,这事在达德师生中传为佳话”。{3}

三、积极参政、救国图强

  在接受了近代的学校教育以后,贵州的许多女性开始谋求参政,使自己能够在政治中发挥和男子同样的地位。白铁肩女士就是女子参政的杰出代表。1909年,她加入贵州自治学社,成为为数不多的女性成员。并与钟昌祚等人成立救助女婢的省城慈善会,这个救护所收容救护的对象是在大户人家不堪虐待逃出来的婢女,经警务公所送来以后学习文化知识,并成立劝业女工厂,分设制笔、刺绣,为女性在经济上的独立创造条件。在她的带领下光懿女小师生积极参加社会进步活动斗争。其中,光懿女子学校在昌淑芳的带领下,女学生经常上街游行,呼喊“要民主”、“要自由”等口号,同时还到县衙排队请县长讲话,取得政界支持。

  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贵州虽作为边远省,但对于这种卖国行为也进行游行、讲演等抗议活动。其中光懿女子小学的杨镜如先生对此行径更是深恶痛绝。她亲自组织队伍进行游行,并发表震撼人心的讲演。为了激起民众的爱国之心,她用小刀将左小指斩断一节,并撕下一块衣襟,在上面,用鲜血写上“勿忘国耻”,来唤醒广大同胞的反袁卖国行径。

  在毛光翔担任贵州省长期间,开了贵州几千年来女子参政的先河,他对文官进行招考,并允许女性报名。但当时报名的人数并不多,只有杨竹芬、尹素坚、刘鸿英、黄莉芬等不到十人报考。其中杨竹芬、尹素坚被录取分配到贵州省教育厅当科员,其余被录取分配到各机关当科员。同时杨竹芬和刘鸿英跟其他女性参加响应全国妇女学会的号召,成立贵州妇女协会。在女子参政的历程上,她们着实做出了榜样。

  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抗日救亡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尹素坚把光懿女子小学的师生组织起来,同严金秋、何志华成立“贵州妇女抗日救国团”。1933年以后,她又同林青、黄大陆等革命同志把光懿女子小学变为贵州地下党的交通站之一,许多会议在这里召开,许多传单、文件从这里传出,光懿女子学校为贵州的抗日救亡做出了贡献。另一位救国图强的女英雄是蓝云藏,她是贵州金沙县人,1927年考入贵州省立女子师范学校。九一八事变后,参加“贵州学生救国团”,负责组织和领导女子师范学校的抗日救国工作。是年冬天,又参与筹备组织“贵州妇女救国会”。由于她多次组织学生上街游行、演讲,向乡政府请愿,被省教育厅开除了学籍。在离开女师后,她在家乡黔西创办了《黔西月刊》,进行时事报道和抗日宣传等。1934年,她加入了共产党,并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应黄齐声的邀请到云南蒙自草坝蚕业新村工作,担任教育工作,积极向学生们宣传抗日思想。1941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辛亥革命对贵州妇女解放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位于边疆地区的妇女们,积极争取自身的解放,虽然在广度和深度上并不如全国的妇女运动那样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对于贵州妇女冲破几千年来的封建束缚提供了条件,并且开创了贵州近代意义上女子接受教育、开始参与社会事务和国家事务的良好开端。


参考文献,著作:

1.福泉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福泉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1986年。

2.杨竹芬:《回忆白铁肩先生》,贵州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贵州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贵州工学院院印刷厂印刷,1984年。

3.刘毅翔:《贵州辛亥人物史稿》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

4.贵阳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贵阳市历史学会筹备组编:《黔人抗战史话》,汕头大学出版社,2005年。

5.尹克恂:《回忆白铁肩先生与光懿女子小学》,政协贵州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贵州省政协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二卷,贵州人民出版社,2006年。

论文:

1.尹美英:《辛亥革命时期的兴女学运动》,《济宁师专学报》1998年第5期。

2.吴效马:《近代中国妇女解放思潮的民族特色》,《贵州社会科学》2001年第2期。

3.薛文彦:《辛亥革命时期的妇女解放运动》《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6期。

4.黄群、尹瑞华:《辛亥革命与近代妇女运动》,《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

5.杨艳:《试论清末民初贵州妇女解放运动兴起的原因》,《长江师范学报》2010年第4期。

                  

注释:

{1} 《福泉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第3页。

{2} 贵州教育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第35页。

{3} 杨艳:《试论清末民初贵州妇女解放运动兴起的原因》《长江师范学报》,2010年,第4期。


作者简介:黄昊,贵州省社科院历史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翁泽红


责任编辑:翁泽红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