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论辛亥革命之改革创新

论辛亥革命之改革创新

作者:陈茹 阅读量:52 点赞:0

江泽民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①一个民族要想走在时代前列,就一刻也不能没有创新思维,一刻也不能停止创新。一百年前在中国大地上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辛亥革命,它是一次划时代的创新和改革,它所要革除的君主专制制度是一种延续了几千年的制度,所要创立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度是一种全新的制度,尽管困难重重,历尽艰险,但革命党人仍然坚持不懈,不屈不挠,终于达到了革故鼎新的目的。革命政府成立之后,又立即对传统的经济体制、教育制度、社会习俗等开始进行改革。这种适应时代要求和勇于创新的精神,对我们实现新世纪的新任务来说,仍然是值得继承和发扬的。

一、政治制度的改革创新——建立了现代国家的雏形,初步确立了民主、法制等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

政治制度的创新是辛亥革命最主要的创新成果。辛亥革命的历史功绩最突出的一条,就是它不仅推翻了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多年的清王朝,而且结束了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民主共和国,打破了中国封建社会“改朝换代”式的发展规律。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起民主共和的旗帜。这是一件有着破天荒意义的大事。民主共和,是同君主专制相对立的。中国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几千年实行的都是君主专制制度。至高无上的君权一直是封建主义的集中象征。人们从幼年起,头脑中就不断被灌输“三纲五常”这一套封建伦理观念,把它看成万古不变的天经地义,连产生一点怀疑的念头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要从如此沉重的传统束缚下摆脱出来,提出以另一种政治制度来代替君主制度,其难可想而知。

众所周知,近代以来由于外国资本主义列强的入侵,中国人民为了反对封建主义的压迫和帝国主义的侵略,进行了前赴后继的英勇斗争。但是,直到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登上历史舞台以前,还没有一个人提出过推翻君主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国的主张来。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是一次伟大的农民运动,但它所建立起来的“天国”仍然是带有封建性的君主专制制度。义和团是一次伟大的反帝爱国运动,但它只能提出“扶清灭洋”的口号。维新派鼓吹变法救国,介绍了不少西方资产阶级的社会学说和政治制度到中国来,起了巨大的启蒙作用,但他们却不敢否定君主存在的必要性。总之,直到十九世纪末,“民不可一日无君”的思想,在人们思想中仍然牢固地存在着。而那时世界上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除法美两国外,英国、日本、德国、意大利、奥匈帝国、沙俄等等无一不保留着君主制度。

而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派破天荒地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推翻君主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国的主张。孙中山在几次演讲中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国数千年来,都是君主专制政体,这种政体,不是平等自由的国民所能忍受的。1905年8月成立的中国同盟会明确地把“创立民国”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之一。在颁布的《革命方略》中更是响亮地宣告:“今者由平民革命以建国民政府。”“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在辛亥革命的准备时期,孙中山提出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初步描绘了一个中国还不曾有过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方案,是一个比较完整而明确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纲领。其中民权主义是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核心。他提出了建立民主共和国的理想,认为专靠民族革命不能推翻专制的政治制度,而必须同时进行政治革命。孙中山先生这一理想,澄清了当时那种以为推翻清朝帝国的目的在于复兴汉族帝国的错误思想,有力地打击了那种认为在清朝帝国统治下实行立宪是救中国的途径的反动论调。孙中山坚决废除君主专制、建立共和国的思想获得了广泛的承认,成为革命运动的指导方针。但要在人们的意识中彻底否定君主制,确立民主共和的思想,并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不仅康有为、梁启超等人长期坚持保皇的立场,即使在反满革命的人士中,也还有人想在推翻清朝之后建立起一个新的汉族帝国。针对这种情况,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人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他们高举民主革命的旗帜,不断地揭露清朝封建专制统治的罪恶,大力宣传以革命手段实现民主共和的思想。他们同改良派作了尖锐的斗争,坚韧不拔地进行宣传鼓动,使民主共和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

在孙中山的组织领导下,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统治,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南京临时政府。“政权形式首次打破了中世纪的帝国模式,出现了宪法、议会、选举等一系列中国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生事物,民主共和的旗帜第一次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上空飘扬。”②

1912年3月,临时参议院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具有资产阶级共和国宪法性质的法典——《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临时约法》以根本大法的形式废除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确立了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政治制度。

《临时约法》规定国家之主权属于全体人民,这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法律上肯定了人民的主人翁地位;中华民国国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人民拥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等自由,享有请愿、陈诉、选举和被选举等民主权利,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创举;在政府的组织形式上实行“三权分立”和“代议政治”的原则。在国家政治结构中,经由普选产生的议会机构拥有较高权威,包括大总统在内的各种重要官职均需选举或认可方能产生,各项法律法令和重大行政事务亦需由批准方可实施,从而否定了集大权于一身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诚然,民主共和制度在当时的中国只是徒具形式,但是它却广泛散播了民主共和的思想的种子,成为中国政治开始向现代化迈进的起点。以后封建帝制永远为中国广大人民所唾弃,无论怎样强大的反动势力,都没有办法在中国恢复帝制。

二、经济制度的改革创新——冲破了封建主义的束缚,推动了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且提出了国家建设的第一个发展蓝图,大大加速了中国现代化国家整体架构的成型。

从整体上来说,中国社会经济真正由传统轨道转入现代轨道的历程,是由辛亥革命正式开始的。辛亥革命促使社会经济发生了新的积极变化。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以振兴实业为目标,设立实业部,先后颁布了一系列有利于工商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推动了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使随后的几年成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代”。南京临时政府还颁布了一系列法规,把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纳入了法律化、规范化的轨道。如实业部在1912年制定“商业注册章程”,革除清政府申请注册者“有至一帖恒纳千金左右”的弊端,减免注册费,允许各埠公司自由呈注。凡有呈请开办的企业,只要具备条件,无不视为“于民生主义,国计前途,均大有裨益”,表示“应力为保护”并立即照准。③实业部为了“宣布实业法令,灌输实业共识”,还创办了《实业公报》。其对社会上的实业团体,无不竭力支持。除了实业部,财政部还拟定了“商业银行条例”,鼓励民间开办银行等。“这些条文,从根本上改变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和社会地位,使他们能够为兴办实业而结合团体、发表主张、自由经营,人身安全及其财产安全享有法律保障”。④

孙中山很早就意识到,推翻帝制,实现共和,只完成了革命的第一步。振兴中华,使中国富强起来,这才是革命的根本目的。“此后社会当以工商业为竟点,为新中国开一新局面”。⑤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后,他宣传民生主义和实业救国的主张,并积极投入到提倡实业的宣传和实践活动中。在兴办实业的热潮中,大批实业团体涌现,大批华侨归国参加建设,投资办厂。这股浪潮对于促进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具有十分显著的作用,是辛亥革命的硕果之一,集中体现了辛亥革命在解放生产力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

不过在经济制度方面最重要的创新成果是孙中山毅然摈弃长期以来封建统治者不变祖宗之法的积习,提出了国家建设的第一个发展蓝图,大大加速了中国现代化国家整体架构的成型。

在历经多年酝酿积聚、调查研究基础上,孙中山精心绘制出了全面发展中国国民经济、实现经济现代化而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理想蓝图——《实业计划》,其所涉及的内容十分丰富和全面,包括了交通开发、江河治理、水利兴修、农业发展、水利发展、钢铁发展、矿产开发、森林建造、移民垦荒、开发边疆、对外开放等,其内容几乎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各个领域。

《实业计划》内容之丰富、范围之广泛、列项之全面、措施之周详,可谓中国近代经济思想史上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建设构想。它无疑是孙中山在前人的基础上继往开来的思想飞跃,是站在时代前列探寻未来中国发展模式的一次勇敢尝试,代表着近代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对未来中国总体设想的最高水平。它客观上推动了辛亥革命以后实业潮流的发展,对于为祖国独立富强而奋斗的中国人民有着极大的启发和鼓舞作用。尤为弥足珍贵的是,《实业计划》中的许多精湛见解,比如全面而有重点地进行经济建设的思想,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建立国际经济合作的思想,不仅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具有特殊的价值,而且对今天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仍然有其不可忽视的借鉴意义。

三、思想文化和社会领域的改革创新——大力求变求新,学习先进文化,改革旧的观念,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一次空前的思想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大解放、大变革。

辛亥革命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发挥创新精神,学习先进文化。改革旧的观念的决心,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一次空前的大解放、大变革。

从思想方面来看,在封建社会,社会意识被蒙蔽在迷信之中,广大民众在儒学教化下和专制政治高压下,混沌地生活着。辛亥革命给人们带来一次思想上的大解放,使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自古以来皇帝历来被看作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权威,如今都可以被打倒,那么还有什么陈腐的东西不可以被怀疑,不可以被抛弃?人们的思想认识提高了是不会再退回去的,思想一经解放就不可能阻挡。挣脱了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禁锢的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民主精神普遍高涨,政治生活空前活跃,各种政党、社会团体和报章杂志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各种新观念不断为人们自觉不自觉地所接纳。据初步统计,民初全国报纸总数达500家,发行总数达4200万份,平均每10人1份报纸;民初出现的政党与政党性组织共312个。各阶级、阶层都积极创党,并通过政党实现执政或参政的目的。各政党相互竞争,形成了竞争性政党政治的格局。民初竞争性政党政治的格局,改变了中国传统的组织结构和政治行为,加速了中国政治现代化的进程。尽管民初政党政治很不规范,但它毕竟初步实现了国民政治意识的组织化和组织行为的有序性。可以说,没有辛亥革命的成功,就不会有民主、平等意识在国民心中的扎根。

从教育方面来看,清政府一直推行以尊孔、读经和八股文为主要内容的封建主义教育,他们用封建主义教育和帝国主义的奴化教育毒化人民群众。孙中山早期接受西方教育,汲收了西方民主思想。他主张仿效西方,变革现实,兴办教育。孙中山一贯对封建主义持批判态度。他极力反对以尊孔读经和八股文为主要内容的封建主义教育,认为尊孔读经这种封建主义教育,目的是禁锢思想,养成盲目性,把青年培养成驯服的奴隶。他还抨击以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学习的内容空疏无用,使用人才的制度是“所习非所用,所用非所长”。因此,资产阶级革命派一方面宣传民主革命思想,清除封建主义和奴化教育的思想毒素,一方面创办革命学校培养革命人才,为辛亥革命作了准备。辛亥革命胜利后,孙中山指令教育部颁布《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十四条,规定新教材要合乎共和民国宗旨,凡清学部颁行的各种教科书一律禁用。南京临时政府还成立教育部,任命蔡元培为教育总长。1912年7月召开了民国成立以后的第一次全国教育会议。取消了清政府规定的“忠君”、“尊孔”的教育宗旨,废除癸卯学制,制订壬子癸丑学制,实行小学男女同校,推行社会教育,并对教育内容、方法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这些教育法令和教育实践,决定了我国近代教育的方针。

从社会生活领域看,辛亥革命促使人们在思想习惯和社会风俗方面发生积极变化。辛亥革命的风暴,猛烈地冲击了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及其意识形态,并且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开始形成一代新风。革命政府提倡新风,扫除旧时代的“风俗之害”。如把公元纪年改为公历;废除跪拜、请安等礼节,代以鞠躬、握手,下级官吏见上级官吏不再行跪拜礼;取消大人、老爷等称呼,代以先生、君;男子剪除发辫,女子禁止缠足,此风迅速席卷全国,特别是象征民族压迫的长辫,几乎在一夜之间即被扫荡一空;倡导破除神权、反对迷信、改革旧的婚丧礼俗等。中山装、短发、天足、话剧、西医、白话等逐渐为国民所接受。

综上所述,辛亥革命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都进行了改革创新,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虽然辛亥革命已经过去100年了,但是我们仍然要大力弘扬辛亥革命精神,尤其是要大力弘扬敢闯、敢干、敢试的创新精神。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只有继续坚持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才能突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和发展定势,进一步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开创科学发展的新局面,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参考文献:

① 《江泽民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537页

② 杨鹏程《“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辛亥革命未完成的文化使命》,载《历史教学》2001(10)

③ 胡绳武、金冲及主编《辛亥革命史稿》,第4卷,88页

④ 胡绳武、金冲及主编《辛亥革命史稿》,第4卷,89页

⑤ 《孙中山全集》,第1卷,547页,1981年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