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小百科第1、2辑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令人啼笑皆非的科场趣事》

《令人啼笑皆非的科场趣事》

作者:admin 阅读量:16 点赞:0

▲ 妙趣横生的考官批语

清代有一次科考,以《事父母》为题。某生承题写道:“夫父母者,何物也?”考官评语毫不客气:“父,阳物也;母,阴物也。阴阳不合,乃生此怪物也。”又有一次以《鸡》为题,有个考生在“中比”写道:“其为白鸡耶,其为黑鸡耶?其为不黑不白之鸡耶?”考官评语三字:“芦花鸡。”该考生在“对比”中又写道:“其为公鸡耶,其为母鸡耶?其为不公不母之鸡耶?”考官评语更简练,仅有两字:“阉鸡。”

清代有一学使(考官)以“临财毋苟得”句为题试考生。一考生错把“毋”字写成“母”字,“苟”字写成“狗”字,学使啼笑皆非。他没好气地对考生说:“我出一联,你如果对佳,就免罚,否则重责不饶!”遂出句道:“《礼记》一经无母狗”那考生对道:“《春秋》三传有公羊”。学使叫绝,遂录之。

▲ 考生与考官PK的不同结局

欧阳修某次主考,发现有位考生的名字竟与他相同,就有些不悦,在批语后附加一联语曰:“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不想这位考生接卷后竟立即对曰:“长孙无忌魏无忌人无忌我亦无忌”。欧阳修看后拍手称绝,补录了这位考生。

北宋大词人柳永填补翰林员之缺席,吏部呈其诗文给仁宗皇帝,柳永写的一首《西江月》词中有这么一句:“我不求人富贵,人须求我文章”,仁宗看后很不高兴,作御批四句:“柳永不求富贵,谁将富贵求之?任你白衣卿相,风前月下填词。”柳永从此便谢绝仕途,依红偎绿,放荡不羁,常借皇帝批语自嘲:“奉旨填词柳三变。”

▲ 竟有如此糊涂考生

清末的某次科举考试,考官出了《尚书·秦誓》中的“昧昧我思之”一句,作为试题。“昧昧”,即想念深切的样子。有位考生把题目抄成“妹妹我思之”,并以此大做文章,自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了。考官阅卷,不禁哑然失笑,提笔批道:“哥哥你错也。”

清朝光绪年间,一位叫傅雅韶的秀才自幼好学,博览群书,尤善书法,但屡试不中。有一次适逢大比之年,傅雅韶在乡试中,因考卷上的署名潦草一些,把傅字的一个点和一横连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缺少一笔,结果主考官在考卷上写了一个批语:“文章做得妙,字也写得好;傅字缺一点,怎么中得了?”


▲ 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考生

明朝时,张鳌山在江北做提学(官名,管所属州县学校和教育行政),用“冯妇善搏虎(冯妇为男子,春秋时人,能徒手打虎)”为题考学生。徐州有一士人说:“冯妇,一妇人也,却能搏虎,不只搏也,而又善搏。何搏也?先扼其咽,再斩其头,剥其皮,然后投于五味之中煮而食之,岂不美哉?”

清末一次科考,题为“项羽拿破仑论”,可能当时翻译时写的是车轮的轮,一个考生破题写道:“夫以项羽拔山盖世之雄,安有一破轮不能拿哉? 夫车轮已破,其量必轻,一匹夫亦能拿之,安用项羽?以项羽拿破轮,是大材小用,其力难施,其效不著,非知人善用之也……”

还有一次考试出了个“李广程不识治军宽严论”的题目,要考生把汉代名将李广和程不识两人不同的治军方法加以比较。考生中仍有孤陋寡闻的人,把题目理解为李广程这个人不懂得治军方法,并据此胡乱解释一通,同样为后人留下了笑柄。这位连鼎鼎大名的飞将军李广和汉代名将程不识都不知道,就说不过去了。


▲ 左宗棠涉险过关

左宗棠三次去京城参加会试,皆没考中进士。他写的八股文在一般的考官眼里显得不“入格”,不正统。例如,他考举人时,出考场后,抄了一份底稿送给老师贺熙龄。贺熙龄看后说:“文章虽好,但是不合程式,恐怕没有考官会赏识。”果然,阅卷的同考官(级别依次是正考官、副考官、同考官)在左宗棠的卷上批了“欠通顺”三字,于是落选。但很幸运,这一科考试是为道光皇帝五十大寿特别开的“万寿恩科”,可以在落选的“遗卷”中再择优录取一些,以示恩典。主考官徐法绩阅览了5000多份卷子,选中六份,其中就有左宗棠的。徐法绩让那位同考官修改一下批语,那位同考官不同意,说:“中不中是你的事,荐不荐是我的事。你要中就中,批语我不能改。”徐法绩说,这是奉皇上的谕旨办事。并把试卷让其他同考官传阅,大家都觉得不错,一起相劝,那位同考官才把批语改为“尚通顺”。左宗棠“不好八股,但文采非凡”的名气,传遍天下。

▲ 宋代流行“榜下捉婿”

剩男剩女未必就是现代社会景观,一千年前的宋代,就不乏“单身贵族”。并无晚婚观念的宋代,为何有成堆的剩男剩女呢?根源主要在于科举制度。

宋朝科举制度完善,为朝廷选官拔吏的主要途径,走仕途是许多学子的终极目标,以致“不及第不成家”成了一些人的誓词。

那时,一个家族兴盛的标志,就是有几人登科、有几个女子嫁给士子。“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日成名天下知”,金榜题名者常常成为豪富择婿争夺的目标。但金榜题名者名额不足,不经卧薪尝胆寒窗苦读,别指望找到“颜如玉”、“黄金屋”。苦读取功名的结果是出现大龄青年、大龄壮年群体,这也影响了大宋女士们的婚嫁。“女怕嫁错郎”,既然做官的吃香,大家闺秀们便挤破头争当“官夫人”,于是出现宋朝特有的“榜下捉婿”奇特现象。在发榜之日,各地富绅们全家出动,争相挑选登第士子做女婿,坊间称为“捉婿”。富人为攀新科进士,不惜重金,堪称史上奇观。

宋代“捉婿”有其特定的社会文化内涵,经济的崛起,富裕阶层渴望通过联姻跨入上层社会,金榜题名者亦可当富绅的乘龙快婿,人、财两得,何乐而不为乎!

   

▲ 科场上的父子同考

嘉定名士王光禄成名前,每年参加岁、科试时,都与父亲一起参加考试,结果父亲屡列榜尾,而王光禄总是名列前茅。一次,父亲对儿子说,我们把各自的考卷互换,试试考官的眼力。结果,王光禄还是榜首。后来,王光禄已成高官,他的父亲还是以老秀才的身份,拄着拐杖前来应考。考官是王光禄的同年,劝他说:“老伯正当颐养天年,不必来吃这份苦了。”没想到,这老头子一脸愠色地说:你错了!大丈夫奋志科名,应当自己取得,如果借着儿孙之福,自暴自弃,我深以为耻。可见,科举在读书人心中的分量确实不轻。


▲ 全部录取的科举考试

清朝早期,为了表示对人才的重视,曾规定“童生考试,每县至少要录取三名”。有一个县,地处偏僻山区,教育状况非常糟糕。有一年,全县报考的,总共三人。考试完毕,主考官把试卷收上来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原来三人中一个抄了题目,只写了“且去”二字;另一个只抄了试题,别的什么也没写;第三个考生干脆连考题也没抄。主考官无可奈何,只好大笔一挥,把抄了题目并写了“且去”二字的那位考生取为第一,并批道:“但观‘且去’二字,必定满腹经纶。”又把抄了试题的那位考生取为第二,批道:“誊写毫无差错,足见其才可造。”再把交了白卷的那位列为第三,批曰:“不轻易下笔,可见其行事慎重。” 


责任编辑:孟志钢 王丽璇

版权所有:文史小百科第1、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