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小百科第1、2辑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有趣的古代花判

有趣的古代花判

作者:admin 阅读量:12 点赞:0

以宣扬正气、断案折狱、除暴安民等为主要内容的公案中花判,在中国有着千百年的悠久历史。它以特定的题材内容,以诗词形式,运用生花妙笔做出花判,其词简明扼要,通俗易懂,情文并茂,妙趣横生,在民间广为流传,影响深远。在公案文学史上有其不可忽视的历史地位。为此,特精选如下花判与读者共赏。


▲ 李习之判词惩劣僧

唐代贞元年间进士李翱,字习之,赵郡人。博雅好古,为文尚气质,在朝野颇有文名。始拜大文学家韩愈为师,辞致浑厚,为当时所重。李翱生性刚直,为官清廉。在朝中曾因当面批评权相李逢吉而外调卢州刺史。

有一天,众乡里状告一和尚放高利贷,残酷盘剥,逼得欠债人自尽。可那和尚却横眉冷眼,喋喋不休,自认为放高利贷是天经地义的事,放债是做善事。李刺史经过审讯得知,这个和尚确系不守清规的不法之徒。他在别人遇到灾祸或穷困时,乘机诱放高利贷,利滚利,条件十分苛刻,欠债人往往家破人亡,真是可恶之极。为此,这位疾恶如仇的李刺史,当堂采用《诗经》四言诗体作一首花判诗,对佛门败类予以严惩。其判词曰:“上方童子,二十受戒。君王不朝,父母不拜。口称贫僧,有钱放债。量决十下,牒出东界。”

判得妙绝,第三、四句,“君王”、“父母”,写出和尚“超尘脱俗”的特权,指出其“不忠不孝”;第五、六句,“贫僧”、“放债”,一语道破和尚的伪善,不好好修行,却私下重利盘剥百姓,发不义之财,实在有违佛教清规。为此,判令先打他十大板,然后将佛门败类“牒出东界”,大快人心。僧俗均以此为戒。


▲ 苏东坡除恶斩了然

据《西湖游览志余》载:北宋时,杭州灵隐寺有个不守戒规的了然和尚,由于迷恋妓女李秀奴,天长日久,竟弄得“衣钵荡尽”,穷困潦倒。于是,惯于送旧迎新的妓女李秀奴就不再理睬了然和尚了。可是,了然和尚却不知趣,仍然对妓女李秀奴迷恋不已。

一天晚上,了然和尚几杯酒落肚,醉眼朦胧踉踉跄跄地又去纠缠妓女秀奴,却遭到秀奴断然拒绝。这时,了然和尚竟恼羞成怒,恶从胆边生,待秀奴返身入内之际,冷不防向秀奴头部猛击过去,秀奴当场气绝身亡。了然和尚也因此被逮捕入狱。

当时,北宋文豪苏东坡正在杭州任太守,当看到了然和尚伤人致命的案卷时,不禁勃然大怒,立即升堂推勘,竟发现凶手了然和尚臂上刺着十四个字:“但愿生同极乐国,免教今世苦相思。”

苏东坡见凶手一一招供伏罪,就冷笑一声说:“好,待本府成全你吧!”便挥毫写下花判《踏莎行》一首。其判词曰:“这个秃奴,修行忒煞,云山顶上空持戒,一从迷恋玉楼人,鹑衣百结浑无奈。毒手伤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臂间刺道苦相思,这回还了相思债。”

判讫,朱笔一掷,遂令验明了然正身,押赴刑场处斩。僧俗闻之,无不拍手称快。


▲ 马光祖怜才充良媒

南宋宝庆年间,著名文学家马光祖进士及第,官居户部尚书兼临安府太守。由于风节凛然,不畏豪强,威惠并行,颇有政声,因而府衙里诉讼案较少。

有一次,一书生翻墙进入所爱少女房间,于是被押至官府。马县令问过案由之后,便出题《逾墙搂处子诗》对书生进行面试,那书生秉笔疾书:“花柳平生债,风流一段愁。踰墙乘兴下,处子有心搂。谢砌应潜越,韩香许暗偷。有情还爱欲,无语强娇羞。不负秦楼约,安知漳狱囚。玉颜丽如此,何用读书求。”马光祖不禁大加赞赏,不但不责罚书生的非礼之举,反填一首《减字木兰花》词,判二人结婚:“多情多爱,还了平生花柳债。好个檀郎,室女为妻也不妨。杰才高作,聊赠青蚨三百索。烛影摇红,记取媒人是马公。”

判讫,把笔一掷。马太守作媒,当堂宣布让这对年轻男女在府衙结拜天地。有情人终成眷属,一时传为法苑千古佳话。(注:青蚨,古指铜钱。三百索,索即吊,每吊一千枚铜钱)


▲ 唐伯虎妙词释民冤

明孝宗时,权倾朝野的宁王朱宸濠在南昌是王中一霸。孝宗皇帝朱祐樘赐他白鹤一只,深为宁王所喜爱。这只白鹤有专人负责精心饲养,每日还要由仆人陪同到大街上散步。

一日,宁王府的仆人陪同白鹤悠闲地路过东门,不料从民家突然窜出一条黑色狼狗,直向白鹤扑去,白鹤受重伤。为此,宁王府的仆人到南昌府衙投递状词。其状词曰:“鹤系金牌,系出御赐。”要求判处养狗的平民抵命。这样一来,却难为了南昌府太守祝瀚,他既怕得罪宁王和皇上,丢掉自己的乌纱帽,又不愿昧着良心将无辜平民处死。左右为难之际,府内有一幕宾提议,说吴县(今苏州)著名才子唐伯虎应宁王邀请,正在南昌,何不求教于他呢?祝瀚一听大喜,连忙吩咐家人速去请唐伯虎商议。

唐伯虎应邀到南昌府衙赴宴,并为祝瀚写下了十六个字的判词。

次日,南昌太守祝瀚升堂审理,宣读了判词。其词曰:“鹤系金牌,犬不识字。禽兽相伤,不关人事。”

判讫,只对那养狗的平民严加训诫一番,就把他释放了。事后,宁王得知判词是他的“座上宾”唐伯虎写的,自知理亏,这官司也只好不了了之。


▲ 郑板桥勾却风流案

据《郑板桥全集》中的《小豆棚·郑板桥》记载:清代乾隆年间,山东范邑城区有崇仁寺和大悲庵相对。有一天,一寺僧与女尼私通,被地邻发觉,扭送见官。“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正任范县县令并摄朝城县事,此案正属他审理。他看到跪在前面的年轻僧尼品貌端正,不像油滑奸刁之徒,从审讯中又了解到他们都是幼年时因父母受封建宗教思想毒害,将他们从小送入空门,并非出于两人自愿。郑板桥对他们冲破封建宗教束缚与世俗的指责,敢于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深表同情。于是,这位心地坦荡、秉性幽默的“父母官”,竟一反封建杖刑重责的常规,笔下开释。其花判词是一首诙谐幽默、饶有风趣的七言诗。其诗曰:“一半葫芦一半瓢,合来一处好成桃。从今入定风规寂,此后敲门月影遥。鸟性悦时空即色,莲花落处静偏娇。是谁勾却风流案,记取当堂郑板桥。”

判讫,当堂宣布批准年轻僧尼还俗,结成百年之好。

图注:郑板桥画像


▲ 张咏巧判小吏盗窃案

宋朝时,崇阳县令张咏在一次检查钱库时发现,管库的小吏每天回家时都将一枚小钱放进帽子的边缘里带走。一天,张咏当场捉住了小吏,以盗窃国库罪将小吏拘押审问。小吏认为自己仅拿一文钱,说什么也不应该判刑。而张咏却提笔判道:“一日一钱,千日一贯,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小吏听到判词,思忖着自己管库20余年,一日一钱,累计起来数字巨大,只好认罪服法。


▲ 王刚中妙断“私通案”

明代福建龙溪县张松茂与邻女金媚兰私通,被金家“捉奸成双”,把张松茂捆将到福建巡抚使王刚中的大堂上来,金媚兰跟着也跑来了。王刚中一看二人外貌,都是眉清目秀、举止儒雅,不像是放荡奸邪的小人,便有心成全二人,便问道:“你俩会作诗吗?”张、金二人惊魂未定,听了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问话,都赶紧点了点头。王刚中便指着堂前檐下蜘蛛网上悬着的一只蝴蝶对张松茂说:“如能以此为诗,本官便可免尔等之罪。”话刚说完,就听张松茂吟道:“只因赋性太癫狂,游遍花丛觅异香。近日误投罗网里,脱身还藉探花郎。”探花出身的王刚中觉得此人才思敏捷,而且诗中有悔过之意,很是难得。便又指着门口的珠帘子对金媚兰说:“你也以此为题赋诗一首吧。”金媚兰略加思索,随即念道:“绿筠劈成条条直,红线相连眼眼齐。只为如花成片断,遂令失节致参差。”王刚中听罢,不觉击节赞叹。见他二人郎才女貌,年龄相当,便提笔写判词道:“佳人才子两相宜,致富端由祸所基。判作夫妻永偕老,不劳钻穴窥于隙。”二人磕头拜谢。金家见事已至此,也就息事宁人了事,并很快为二人办了喜事。


▲ 祝枝山巧判斗牛案

一年仲春,湖南长沙农村两户农民的牛顶斗在一起,一牛死去,一牛受伤。两家主人为此大吵大闹,不可开交,当地的县令也难断此案。这天,两家主人听说太守祝枝山察访民情路经此地,便拦路告状。祝枝山问明情况,当即判道:“两牛相斗,一死一伤。死者共享,生者共耕。”双方一听,觉得合情合理,于是争端平息,两户人家来往比以前更加亲密。


▲ 御史巧治恶太监

明代天启年间,有位御史口才颇佳,一名太监心怀嫉妒,设法取笑御史,便缚一老鼠前去告状:“此鼠咬毁衣物,特擒来请御史判罪。”御史沉思片刻后判曰:“此鼠若判笞杖放逐则太轻,若判绞刑凌迟则太重,本官决定判它宫刑(阉割)。”太监自取其辱,偷鸡不得反蚀一把米,遂狼狈而去。


▲ 州太爷妙词批呈状

清朝康熙年间,福建泉州城外的“风月庵”中住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尼姑。该尼姑与一个姓孙的公子相爱,想还俗嫁给孙公子为妻,但又怕人说三道四。思前想后,便向州府呈状,请官府恩准。州太爷接状一看,觉得有些可笑,便在小尼姑的呈状上批道:“准准准,准你嫁夫君。去禅心,超梵心,脱袈裟,换罗裙,免得孙(僧)敲月下门。”如此诙谐精妙的判词,着实令人拍掌叫绝。


责任编辑:孟志钢 王丽璇

版权所有:文史小百科第1、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