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小百科第1、2辑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历代状元趣闻

历代状元趣闻

作者:admin 阅读量:7 点赞:0

▲ “文酒双全”的状元

江西永丰籍的曾棨是明永乐二年(1404年)的状元。殿试的题目出得很怪,以礼乐制度方面的经文为题。熟读圣贤之书的学士们许多不知如何下手,有的挖空心思仍难成文。可曾棨却知识面广,对策写得格外详明,近两万字的长文连草稿也没打,一气呵成。成祖朱棣读后,赞不绝口,说是“通贯经史,识达天人”,钦定为状元,授翰林院编修。后又任他为侍读学士,常伴君王左右。后来,他两次伴君北巡,三次主持会试,朝廷众多文告、条例,多出其手笔。

曾棨还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喝酒,且酒量惊人。他考上状元不久,来了一个外国使臣,此人非常善饮,号称海量。陪使臣吃饭的大臣们叫苦不迭,说此人实在难以对付,酒量太大了。有人推荐曾棨。明成祖问,你能喝多少? 能对付得了吗?曾棨答道:决不辱圣命。明成祖大喜,命他去陪使臣。一连几天,餐餐酒宴,曾棨把那使臣灌得醉醺醺的,使臣说下餐不喝了,可曾棨却还只是有点醉意,使臣只得甘拜下风。明成祖闻之大喜,对大臣们说:曾爱卿不管是文才还是酒量,都堪称我大明王朝的状元。


▲ 自封的状元

晚唐的陆扆赶考进士时,正当黄巢起义,他跟随唐僖宗逃到成都。黄巢战败后,他又跟随流亡朝廷回长安。行至兴元时,又传来朱温在长安附近发动叛乱的消息。这下急坏了陆扆,他原想凭着保驾的功劳顺势捞个进士,而此时人心恐慌,开科取士无望,便向宰相韦昭度建议就地开考。韦昭度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乱中开科即使儿戏,但却能造成朝廷正常的假象,朝廷保住了,自己的宰相位子则更加牢靠,遂就地草草考了三场。到写金榜时又无人肯干,陆扆便自告奋勇承担朝廷“苦役”,趁机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榜首。成为状元以后,他不仅走进了翰林院,还当上了宰相。


▲ 白捡的状元

明朝洪武十八年(1385年),会试后的前三名依次是黄子澄、陈子宁、花纶。殿试时当朝皇帝朱元璋却发出话来说:“我夜间做了一梦,神仙告诉我,本年的新科状元姓丁。”这下主考大臣赶紧翻阅考卷,找了许久,总算找到一个名次靠后叫“丁显”的人。上报皇帝后,朱元璋说:“此人姓丁名显,自然应‘显’,状元就该他做。”结果黄子澄屈居探花。朱元璋未必做过那个梦,他是怀疑考官们在利用权力拉私人关系,于是中途横生枝节,特地另挑一个状元,以使考官们的如意算盘不能实现。丁显则恰巧瞎猫碰上死耗子,白白捡了一个状元。


▲ 因名字而得的状元

唐玄宗先天元年(712年)依例举行科举考试,有个考生姓“常”名叫“无名”,因姓名奇特而引起了考官们的兴趣。唐代对道教比较重视,而道教经典《老子》一书,开篇第一句便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所以,虽然他的文章不可能取为状元,但“常无名”这个名字的道教味儿很浓,被信崇道教、尊崇老子的主考官们看中,常无名也就阴差阳错地被取为状元。

图注:古代科举考试图

▲ 角力赢得的状元

宋太祖开宝八年(975年)的科考殿试中,应试人王嗣宗和陈识同时最先完卷,并且同时呈送到宋太祖赵匡胤的面前。由于不好分辨谁先谁后,也弄不懂文章好坏,宋太祖沉思片刻,便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们俩摔跤,就在我面前摔。”陈识的脑子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身体魁伟的王嗣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宋太祖此时被逗得哈哈大笑,指着王嗣宗说:“你就是今科状元。”如此钦点状元,实属罕见。

▲ 饽饽状元

清代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的考生李蟠是个彪形大汉,饭量也十分惊人。因此,他入场应试时,怀揣着36个饽饽。应试的考生都在傍晚前按时交卷出场,唯有李蟠一人独留殿前。临场护军曾多次催他出场,李蟠涕泪求情说:“毕生之业,在此一朝,幸勿相促,以成鄙人功名。”就这样直到四更天才交卷,36个饽饽也吃了个精光。主考官向康熙皇帝奏报了这个情况,康熙皇帝倒认为这是个“苦心之士”,当下决定点为状元。从此之后,这个大魁天下的人物被称为“饽饽状元”。


▲ 人参状元

曾当过光绪皇帝老师的翁同龢,乃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他所以能在殿试中一举夺魁,除了靠真才实学外,两支人参也功不可没。

图注:翁同龢

原来当年的殿试竞争状元者,实际是翁同龢与孙毓汶两人。当时,凡赴试者离殿廷较远的,在殿试前夕,多寄宿在朝门附近。翁、孙两家都是显宦,又是世交。孙府在皇城附近,而翁家距离较远。殿试前夕,孙家特邀翁在府中住宿。晚饭后,孙父孙瑞珍即嘱咐儿子早些睡觉,以便翌日有充沛精力参加殿试,自己以长辈身份与翁同龢畅谈至深夜,才让他回去休息。翁刚上床,孙父又暗中派人在翁的住房四周大放爆竹,一直放到天亮,使翁不能稍息片刻。翌日进入试场,翁同龢觉得全身无力,昏昏欲睡,心想这回殿试绝无夺魁希望。正在无奈之际,忽然想起身上揣着两支人参,遂马上放入口中咀嚼,翁顿时觉得精神十足,执笔直书,无一败笔,终使翁高中状元。两支人参救急提神,功不可没,于是人皆称翁同龢为“人参状元”。


▲ 善行得善报的状元

江西吉水籍的彭教是明代天顺八年(1464年)甲申科的状元。据张岱《快园道古》中介绍,说彭教于天顺七年赴京参加会试,在一旅店投宿。楼上一人倒洗脸水,一枚金钗随水落地,被彭教的随行仆人捡到藏在怀中。离店后走了十多日,盘缠不多了,仆人拿出金钗说是前不久捡到的,要拿去卖了以充支费。彭教听了原委,命仆人立即返回交给失主。仆人说去送还金钗,要耽误多日,怕你赶不上考试日期。彭教说,金钗是女子受赠之物,失去了,父母肯定疑心她私下给了男人,这可不是小事,弄得不好要出人命。仆人无奈,只得和彭教原路返回。果然,失主正是一待嫁闺女,失去了金钗,受家人猜疑,便寻死觅活,不可终日。金钗送到,还了她清白,救了她一命。可是,彭教却因此事延误,没有赶上考试。谁知这年会试时贡院发生大火,烧死90余人,彭教侥幸避开一劫。八月时重新开考,彭教考中,第二年殿试竟高中状元,真是善有善报。


▲ “偶然”状元

泰和曾鹤龄是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的状元。他20多岁时便中了举人,准备下一次科考时,兄去世,他只得在家尽孝道,赡养父母,还要供养嫂侄和妻儿。父母去世后,全凭他一人操持家务,无法再去应试,只得教几个学生维生,难得有闲暇攻读。后来又开了家店铺增加点收入。待到侄子和儿子长大可以理事时,他才重拾书本,参加会试,此时他已年近不惑,距中举人已16年了。

生活的艰辛使他老成持重。去京城赴试的途中,他与几个浙江的举人同乘一条船而行。这些人年轻而傲慢,一路上谈笑风生,言谈之间,很有点瞧不起年纪大的曾鹤龄。浙江举子们串通一气,故意找书中的疑难问题来问他。曾鹤龄知道他们有意刁难,只是应付一下,有时干脆说不知道。浙江举子们讥讽道:“老先生你不过是偶然中了举,才有资格去会试。”一路上,就干脆称他“曾偶然”。曾鹤龄也不计较,一笑了之。到了京城考毕发榜,同船的浙江举子全部落榜,曾鹤龄却荣登榜首。曾鹤龄便赋诗一首寄给同船的举子曰:“捧领乡荐渴九天,偶然乘得浙江船;世间固有偶然事,岂意偶然又偶然。”


▲ 四万两状元

在以科举入仕的年代,有些人为求得中,不惜采取各种手段。

明代庚戌科状元韩敬,会试时是通过其老师从别的考官处拣回他被刷掉的卷子,并四处托人,不顾一切地为他保了个会元。

当时还有一个叫钱谦益的,为了当状元,出钱买通宦官为内线,以为夺魁万无一失。没想到韩敬通过其老师花了四万两银子买通了更有权势的宦官,结果状元终为韩敬所得。钱白花了银子,落了个第三。后来韩敬被人称为“四万两状元”。由此可见科考舞弊之一斑了。


▲ 脸皮最厚的状元

科举制度坚持“自由报名、统一考试、择优录取、公开张榜”的原则,为大批出身寒微的人提供了竞争入仕的机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成为一种可能。不过,让学子们悲哀的是,大权在握的皇帝有时不以才学论英雄,而以自己的好恶出发,钦点状元时让人哭笑不得。更令人可气的还是“人情关系”。唐代裴思谦本来草包一个,但巴结上了当朝权贵宦官仇士良。唐开成三年(838年),裴思谦用仇士良的荐举信威逼考官高锴,非要当状元不可,高畏于权势只好应允。裴中了状元后,当天便用大红笺做了十几张名片,到平康里妓院散发并狂欢一夜,还恬不知耻赋诗一首:“银缸斜背解鸣珰,小语偷声贺玉郎。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染桂枝香。”所以,史上又称裴思谦是“脸皮最厚的状元”。


▲ 鸭蛋状元

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丁未科状元黄士俊,家里很穷。34岁时,想进京赶考,找岳父去借路费。岳父见他衣衫褴褛,连客厅都没让他进,只给了他两个鸭蛋。岳父家的仆人可怜他,偷偷给了他一点钱。没想到,这个黄士俊竟然高中状元。后来他以“鸭蛋”为题,写了一篇文章,送给岳父。其中很多名言警句,广为流传。和《儒林外史》中范进的岳父一样,黄士俊的岳父也是一个势利眼。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之中,穷人可能变成富人,乞丐也可能变成状元。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责任编辑:孟志钢 王丽璇

版权所有:文史小百科第1、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