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安忠玉: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的彝族山村女教师

安忠玉: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的彝族山村女教师

作者:陈素芳 阅读量:27 点赞:0

1962年秋天,17岁的彝族姑娘安忠玉初师毕业后,不顾亲人们的激烈反对,由家乡威宁县来到水城县万全公社福吉生产队(即现在的钟山区老鹰山镇木桥村福吉组),创建了福吉民办小学(简称福吉民小),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在福吉小学连续任教36年,直至1998年光荣退休。

到远离故乡的深山沟——距公社驻地还有十几公里山路的穷寨子办教育,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力量!当时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村民们食不果腹,穷得叮当响,面对比家乡还穷的山沟,安忠玉也伤心流泪后悔过,但她坚强、执著的性格和村民们的满腔热情,尤其是孩子们天真稚气、渴求知识的目光,坚定了她扎根深山办教育的决心和勇气,“穷算得了什么?怕穷怕苦我就不来了”。她不断给自己鼓劲,时常想起乡亲们的点滴关爱,以增强自己的信心。

初到福吉,正值秋季多雨,村民腾出的土墙房太潮湿,热情的村民们纷纷邀请她到家里住宿,等春天暖和些再说。安忠玉不愿给村民们增添麻烦,她深知村民们的生活也很艰苦,也不容易。于是,她谢绝了乡亲们的盛情,将简单的行李——一条红花布被子,安置到一户农家极为简陋的木架房上,一住,就是两年。由于木架房的下面就是牛圈,散发出恶臭气味的牛粪不时熏得她呕吐不止,她不断安慰自己:坚持就是胜利!习惯就好了!

当时的福吉民小因陋就简,完全是白手起家。安忠玉将乡亲们送给她的床板当“黑板”,走家串户,组织起十几个衣衫褴褛、年龄不等的山娃子,在黑洞洞的土墙房教室里,开始了艰辛而漫长的办学生涯,支撑起了大山深处的这所民办小学。

不论是髦耋老人,还是学语稚童,都待安忠玉如亲人一般。六十年代,由于文化和经济的落后,文盲较多,于是,安忠玉就同时做起了几代人的老师,在学校开设了扫盲班和复式教学,深受乡亲们的欢迎。会写自己的姓名,会计工分,扫盲后的村民们惊喜不已,他们初次领悟到了获得知识的乐趣和实用,进而认识到这个世界除了自己每天辛勤劳作的那块有限的土地和苍莽的大山外,还有一片更大更广阔的空间。他们更加敬重安老师了。

因为缺少课桌凳,有些学生只好坐在石头支撑、木板达成的简易凳子上,一不小心还会摔倒。安忠玉就利用课余时间带领学生到几十里外的厂矿废渣堆里捡来被丢弃的废木材,借来工具干起了木工活。两个墩子一块木板几颗钉子,高矮一搭配,叮叮当当几榔头,就做好了一条“凳子”,学校这才有了自己的“财产”。

在极度艰苦的条件下,安忠玉一人创办和巩固的这所民办小学,早在七十年代中期,就成为水城特区办得最好的民小之一,曾多次受到地县级的表彰。

1981年冬天,特区开展民办教师整顿耽误了些上课时间,之后就是放寒假过春节。但春节才过5天,安忠玉就冒着大雪回村挨家挨户通知学生来补课,村民们高兴地催促孩子去上课,都说:“这安老师太负责,太好了!”

1983年仲夏,由于冒雨到学生家补课,她患了感冒,结果没在意拖成了重感冒,卧床不起,但她仍固执着不休息,不去医院,仍然要学生们扶着她去上课。学生偷偷跑到卫生院请来卫生员,好说歹说她就是不去,怕耽误上课,卫生员被她热爱教育事业的执著精神感动了,主动天天来为她输液。七天过去了,她一节课也没拉下。

1984年7月上旬,正值紧张的期末考试,安忠玉突然收到威宁老家的加急电报:母亲病危。一向热爱教育事业的她望着电文上令人揪心的四个字,内心十分焦急、思想却又十分矛盾:一走,学校工作肯定受影响;不走,恐怕再也见不到年迈的老母亲……最后,她还是一咬牙坚持到工作结束,才匆匆赶到已不能言语的母亲身边。

1985年,考虑到安忠玉的实际困难,上级领导想把她调到离家近些的学校,村民们听到这一消息心里很难过,都舍不得她走,先后来到学校真诚地挽留她。村民林国会说:“安老师一走,我的娃子怕又读不成书了。”安忠玉被乡亲们的真诚感动着,担心一旦自己调离这所学校,孩子们因此而辍学,便毅然决然地留了下来。

在20世纪80年代,“民转公”是民办教师梦寐以求的愿望。按理说,凭工作表现,安忠玉本应在1986年就可转为公办教师,实现自己的心愿,然而她却将极为有限的指标让给了比她更困难的教师。为此,家人对她很不理解、想不通,说与其这样拼死拼活干有啥意思,不如去做小生意。爱人为她准备了做豆腐的全副工具,劝她去他上班最近的闹市区——六盘水火车站卖豆腐,既可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又能解决长期两地分居的问题。但安忠玉却语重心长地反过来做爱人的工作:“我当初做民办教师,也没想过转正和多拿工资,做了这么多年,和乡亲们和孩子们也有了感情,我不想离开那个土讲台,只想为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再苦,我也认了。”就这样,她又回到了福吉小学。

在全镇7个民办小学中,福吉小学教学质量一直名列前茅,学生全部升入初中。学校也曾增加过两个教师,但都因生活、工作条件艰苦先后走了,只有安忠玉一人牢牢地扎下根来。福吉小学办学规模也越来越大,由办学初的十来个学生,发展到1991年,已有200多名学生,远处的学生宁愿多走路也要到福吉小学来。这一时期,学校新增了两名代课教师,安忠玉也被任命为学校校长。

安忠玉还经常从自己微薄的收入里挤出部分修补教室、门窗和课桌凳,购置篮球、羽毛球、跳绳等体育用品,还买来水泥亲自动手修建了乒乓球台,丰富和活跃了学生们的课余生活。她还带领学生开展勤工俭学,课余时间到较远的厂矿捡拾废铁,自己垒猪圈养猪,并把获得的130元钱收入悉数用于补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1991年“六一”儿童节,安忠玉又自费为学前班的69个娃娃每人做了一个花围裙,她说:“看着娃娃们过节高高兴兴的样子,我也很快乐。”

学生严万兰在课堂上突然肚子疼痛不已,安忠玉急忙将她背到自己家中,找来止痛药服下,十几分钟后严万兰病痛解除,很快返回教室。在农村,生病就医不方便,安忠玉是个有心人,平时就自费买了许多常用药,为学生救急,有时则亲自将药送到生病的学生家中。隆冬季节,安忠玉总是大清早就起床,将炉子烧得旺旺的,等候学生们的到来。梅雨季节,她总是将自己孩子的衣服送给被雨淋湿的学生换上。学校的张家珍老师说:“安校长真是个好老师好党员,有一年冬天,一年级的一个学生拉肚子弄脏了裤子,安老师并不嫌弃,随即给他又擦又洗,比对自家娃娃还耐心细致,真让人敬佩啊!”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春风吹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村民们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学校的办学条件也有了较大改善,红砖房替代了“土窑洞”。但安忠玉对那些家庭经济仍有困难的学生还是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和帮助,经常帮他们代交书本费,几个姐妹同时就读的就只收一人的费用。面对此类情况,她只淡淡地对学生说:“按规定免了,学校欢迎你们来读书。”她觉得这是一件“小事”,所以不愿声张。她还经常买来作业本、笔墨、书包等学习用品送给困难学生,鼓励他们努力学习。老村长刘国义说:“安老师对学生的那份爱心,使我们这些当家长的惭愧得很,她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而她却将钱花在学生身上。就连她的儿子从水城来看望她,都还穿着补丁衣服,我们心里真不是滋味呀!”

为了照顾家远的学生,安忠玉还特意买了只大锅,每天中午自费为学生备饭,又抓紧时间为他们补课。她常年累月一人住校护校以校为家,下午放学后送年幼的学生回家,晚上到请假的学生家补课或家访。每当黄昏时分,人们总能看到安忠玉步履匆匆地行走在福吉的田间小路上。她就是这样勤勤恳恳、无怨无悔地走遍了福吉的山山水水,直到高原的霜花染白了她的鬓发。

辛勤的耕耘,换来了桃李的芬芳。经过安忠玉的努力,福吉村文化状况有了较大的改观,由原来办学之初仅有6个村民识几个字的现状,发展到1991年,已拥有20多名高中生和60多名初中生,35岁以下的年轻人几乎是她教过的学生。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为填补山区基础教育的空白,安忠玉付出了花样年华和青春热血,默默奉献了36年。她对教育事业的执著追求和真诚善良、朴实无华的感人事迹,赢得了社会的好评和组织上的肯定。1984年,她被评为省级优秀班主任;1985年,评为市级优秀教师;1987年,转为公办教师;1991年,评为钟山区“普教”工作先进个人,先进事迹通过图文形式列入全区“普教”资料陈列室;1993年,荣获全国教育系统最高荣誉:“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成为区、县分设后钟山区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