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回忆我的母校与黄齐生先生

回忆我的母校与黄齐生先生

作者:韩念龙 阅读量:12 点赞:0
图注: 黄齐生

我是1930年春天出来参加革命的,在遵义住了三年,就是在三中读书的那段时间。我是三中20期学生,陈沂是15期,雍文涛是17期,周林稍晚,大概是22期。我读三中,其间大约有一年的时间是黄齐生先生任校长。黄先生是贵州乃至全国有名的教育家。他在任三中校长以前曾出任贵州省督学,就是省教育厅派到各县巡察教育情况的官员,到过我的家乡仁怀县。黄齐生先生很健谈,到三中任校长后,威望很高。他常给学生们上大课,顶风冒雨在大礼堂讲学。

我1927年进入三中(前身叫黔北联立中学),求学期间,经历过四任校长,但都不是遵义人。最早的校长叫王经略,其后是北师大毕业的一个姓陈的人当校长,北京人。继后是一个印江人当校长。最后才是黄齐生先生。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就是黄先生。他上大课时,宣传进步思想,通过提倡写白话文,讲爱国、民主、自由、男女平权等侧面启蒙学生。

黄先生还从贵阳达德中学带来了几个教员,两个教数学(徐廷栋、萧子明),一个教体育(何健衡),还带来一批有进步思想的学生,其中一个就是后来在雨花台牺牲的烈士黄云先。因为黄齐生先生的影响,同学们思想都很活跃,追求自由与科学。黄先生口才很好,对学生像慈父般地爱护,学生轻松开朗。给学生讲民主、自由、科学的思想,结合他在法国留学期间的见闻,通俗易懂。

我记得有一位老师叫李筱荃,遵义人,上课十分认真负责。此外还有赵乃康、晏梦琴、杨德馨、游侣樵、韩骧前等,都是很好的教员,德才兼备,人品也不错。特别是晏梦琴先生,给学生上《陈情表》,声泪俱下,至今不能忘怀。这些教师,由于自身水平很高,对学生从严要求,使学生获益匪浅。游先生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教英文。韩骧前是从印度加尔各答学医回遵义的,英文水平极佳,超过游先生。另外一个很有水平的教师叫朱穆伯,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可谓才华横溢,古文根底深厚,但他恃才傲物,脾气古怪,看不起别人。

三中的教师大都是优秀饱学之士,但也有滥竽充数之辈。记得给我们上《修身课》(后改为公民课)的某老师,大概是因为家中有钱,年轻外出游学之时得过且过,学无所成。所以一上讲台就纰漏百出,连汉语也读不通,错别字连篇,常闹笑话。

黄齐生先生在三中,喜欢骑马,很有派头。他又擅长书法,是一位书法家,他写的是张裕钊那种字体。

因为受到他活跃、自由思想的影响,三中学生经常在学生会的组织下,排练表演一些戏剧(当时称新戏)。那时的遵义,毕竟还很封建,视男女同台为伤风败俗。所以剧中女主角就没有人能充任,我年轻好胜,便主动承担。

黄先生任三中校长的时间虽然短暂,他所传播的新思想,无论在学生中还是社会上,影响却是深远的。使很多学生后来走上革命道路。黄先生于1946年“四·八”死难,我们大家都很怀念他。他去世后,留有部分诗文被人传抄,我也抄过两首,后来弄丢了。

图注:本文作者韩念龙与同志们在一起(前排右一为韩念龙)

以后在北京,我见过他的夫人。现在居住在北京的贵州籍同志中,有袁超俊同志(担任过国家旅游局局长),此人是达德中学学生,对黄先生比较了解。三中的同学,上海有陈沂、夏爵一。在遵义,记得名字的还有陈世凡(学画)、杜运开(满脸大胡子,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唐秉荃(学画)、王禹锡、方湘、刘祖慈等。我们20期共有三四十名学生。

解放后,我一共回贵州三次。第一次是1954年,第二次是1961年,最近一次是1986年。我每次回去,看到家乡一次比一次变化大,发展很快,心里总有说不出的高兴,同时又感觉惭愧,没能为家乡建设作一点贡献。我多年来从事的是外交工作,到过不少国家,在外事部门结识了一些朋友,其中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一有机会我便向他们介绍贵州,尽可能向他们作些宣传贵州的工作。

我对家乡非常热爱,我对贵州发展前途充满信心。记得1986年回贵州时,亲眼见到家乡各个方面的巨大变化,风景如画甚至恍若仙境般的湖山胜景,情不自禁,曾胡诌了一首打油诗:

禹甸神州四处娇, 

黔中景物信丰饶。

三千万人齐奋发,

后来居上看今朝。

(注:韩念龙同志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外交学会会长)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