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钱邦芑与他山文化

钱邦芑与他山文化

作者:陆德昌 阅读量:20 点赞:0

《诗经·小雅·鹤鸣》有句云,“它山之石,可以为错”;“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中“它山”,后人写作“他山”,这是“他山文化”的起源。后来,“他山之石”“他山之攻”成了成语,被人们说话写作时不断使用,他山文化便如历史长河中的一股涓涓细流,永无休止地流淌。明末清初,“江左大儒”钱邦芑在贵州余庆县松烟蒲村隐居七年,名一座小山为他山,构屋居住,研读《易经》,著诗作文,教授弟子,写下了《他山·易诗》《他山赋》等大量诗文,这便使他山文化成了气候,影响深远。

南明大臣最早隐居他山的是郑逢元

郑逢元,字天虞,又名天瑜,贵州平溪(玉屏)人,公元1613年生。明崇祯癸酉科(1633年)中乡试举人,为明朝精忠报国的重臣。崇祯十六年(1643年)癸未,以副使加参政,监滇黔楚蜀粤五省军。隆武元年(1646年)丙戌四月,督军平定一起叛乱,升为太仆寺卿。永历元年(1647年)二月,以催粤饷驻武冈,见刘承胤兵盛,与刘联姻。兵科给事中刘尧珍语讥之,郑惭怒,以告刘承胤;次日,当众拳殴刘尧珍。三月,永历帝驾幸武冈,郑逢元升为兵部右侍郎,总督川、楚军务,四月,帝召郑监督羽林军,转太常卿。永历二年(1648年)戊子冬,郑逢元再次被任命为兵部右侍郎,总督滇黔楚蜀军务。永历四年(1650年)庚寅,孙可望据黔称秦王,多次盛邀郑逢元去他帐下为官。郑逢元书《王命论》以讽喻。孙虽怒其所为,但又惧其声望,不敢明目张胆加害。不久,郑以先行官与父母一道途经余庆时,其父病故,卜葬于余庆城南,奉母居松烟镇蒲村,丁忧守制。孙可望强迫郑为官,郑书“绝裾请缨,温太真之后悔何及;依刘为命,李令伯之陈情可怜”以婉辞。郑与母居住在蒲村期间,见土地肥沃,并有小溪从中淌过,便脱掉官服,化作布衣,耕种劳作。闲时打探朝政。

钱邦芑因访郑避隐他山

钱邦芑(1599—1673年),字开少,丹徒(今江苏镇江)人,善诗文,年轻时就与张溥、徐孚远、陈子龙、艾南英等齐名;还精通书画,尤以草、隶见长。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朱由检在煤山上吊自杀。其时,钱正在北京,他亲自目睹了这一事件的发生,著有《甲申纪变录》《甲申忠佞纪事》等。同年五月,福王朱常洵世子朱由崧在明朝旧臣拥立下称帝南京,改明年为弘光元年,建置百官,领导抗清斗争。于是,钱便把家财捐散,到浙江、福建一带参加抗清斗争。但朱由崧仅在位一年便被清军俘虏杀死。接着,南明的第二个皇帝隆武帝于福建即位,钱上书,被授以监察御史一职,可惜隆武帝在位也仅一年多就倒台了。1646年11月,南明第三个皇帝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登基,帝号永历。钱又到广东拜见永历。永历见其才智不凡,仍授监察御史一职。1647年正月,永历令其以监察御使身份巡按四川。

钱邦芑去四川前一年,1646年,清肃亲王豪格远征四川,与李自成、张献忠部大战。张献忠战死于西充。手下大将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等率残部转入贵州、云南。于是,南明便想趁机将四川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永历慷慨封官许爵,分派10多人到四川各地据守。然而,那些未得到任命的川中明将和大西军残部,并不想乖乖地归属于他人麾下。于是,得到正式任命、没有得到任命的将吏,便各自拥兵“分地自守”,互相攻击,争城夺池,兵祸连连。其中最为猖狂者当数明宗室楚王后裔朱容藩。他假称自己是“楚王世子”,自封“天下兵马副元帅”,骗取川中部分将官信任,向全川发号施令,按朝廷规制行事,俨然蜀中之王。钱邦芑到川后,戳穿了他的骗局并上疏永历帝派兵讨伐。永历派堵胤锡入川,击败了朱容藩,将其处死。钱邦芑联合川南总督杨乔等人多方周旋调解,使四川大部分地区归属南明政权并趋于稳定。1648年,钱因功升为右佥都御使,继续巡按四川。

钱邦芑在平定了朱容藩等的割据叛乱,招抚了大西军残部王祥等人后,又力主招抚孙可望、李定国等。

孙可望提出条件:“封我为王,我举全滇归朝廷矣。”钱邦芑在向永历帝报告孙可望有归顺之意的同时,又以“本朝无异姓封王者”驳斥孙可望。孙可望深知钱邦芑声望高,纵其在外将不利于自己的统治,把他网罗到自己的帐下还可以收揽民心。他接二连三派人修书,接请钱邦芑等人去他手下做官。永历四年(1650年)孙可望假敕自称秦王,复入贵州,骄横强暴,在竭力控制永历朝的同时,又一次次逼迫钱邦芑等人去他幕中。钱邦芑对其厌恶之心日增,便决意弃官归隐,以避骚扰。

钱邦芑最初的打算是经遵义(当时属四川),路过余庆、镇远,取道湖南回江苏老家。1651年春,他到了余庆,得知郑逢元住在蒲村,便前往探望。

钱邦芑把自己欲归江东的想法告诉了郑逢元。郑逢元结合湖南、湖北、广西大部已被清军占领等形势分析,觉得钱欲回老家绝非易事。郑逢元认为,南明虽已失去大半壁江山,但还有四川、贵州、云南作为基地,不一定就是气数已尽,只要稳住西南,大明尚可东山再起。战乱时期,正值朝廷用人之际,钱公万万不可就此离去。两人是同时期的官僚,意气相投,都是忠贞不贰的人,郑的官衔比钱要高,郑是兵部右侍郎,正三品,钱是右佥都御使,正四品,郑的劝说肯定秦效。再加蒲村景色迷人,村中田土肥沃,周围是莽莽苍苍的森林大竹,村左两山之间一小溪汩汩流淌,两岸有大可合抱的柳树百余株;溪中有泉十余处,吐水如珠串,美不胜收,是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钱邦芑于是改变初衷,便在蒲村住了下来,似乎还有终老蒲村的打算。

他买下了蒲村右侧的小山及山下的百余亩土地。小山林木森森,内有奇石无数,钱邦芑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意,命名为“他山”,同时将对岸的另一松柏苍翠的小山称作宾山。他带领随从将小溪筑断成湖,称柳湖;在他山脚下临湖构建屋宇数间,称柳湖居,并临湖筑一台称“啸台”;往后又在他山之腰奇石丛中构一六角茅亭,称拜石亭;在山巅盖一茅庵,名曰小年庵。钱邦芑隐居蒲村的消息一传出,四方隐者纷纷前来投奔,大家一起耕种劳作,一起探幽揽胜,谈古论今,把酒话诗。本地人也争相前来拜师求学。稍长,更有人不远千里负笈而来者。

钱邦芑出家缘由

郑逢元在蒲村居住了两年,钱邦芑在此生活了一年。两人在蒲村共同度过的一年时间里,白天耕种,晚上赋诗,还给当地的老百姓讲学,致使当地日后学风渐盛,居住在周围的人逐渐增多。

1652年,广西被清军占领。2月23日,永历帝在孙可望的安排下,迁都贵州安龙县。永历迁都安龙后,得知郑逢元和钱邦芑隐居蒲村,便特召两人恢复原职,重新给朝廷效力。郑、钱二人走马上任。郑升任右都御使(正二品),调和大西军首领孙可望联明抗清。钱邦芑还是右佥都御使,巡按贵州。

其时,孙可望正用手中之权,变本加厉地将永历朝中的文武能人调集到自己麾下,钱邦芑的复出,立即引起了孙可望的注意。

这一次,孙可望采用的是恐吓手段。他取下一把钢刀用牛皮袋封装盖上自己的大印,吩咐使者,见到钱邦芑后你就这样唬他:秦王说了,你若听命随我而去,好官好爵任你选;你如依然顽固抗命,我就只好用这把刀把你的头割下带去见他。

面对如此威吓,钱邦芑仍义命自安,不为所动。永历七年(1653年),为让孙可望死心,他再次辞官归隐蒲村。

永历八年(1654年)二月二十三日是钱邦芑54岁生日。第二天,余庆县县令赵秉浩又奉孙可望之命前来,百般恐吓。但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面对威逼利诱谈笑自若,毫无惧意。当天晚上,钱便请前来祝寿的云南鸡足山高僧担当为其披剃成僧。同时作诗一首表达自己不畏任何政治压力,誓死保全气节的决心。诗云:

一杖横担日月行,山崩海立问前程,

任他霹雳眉边过,谈笑依然不转睛。

孙可望得知钱邦芑削发为僧的消息后,恼怒万分,当即命人写信劝其回心转意。钱回答:

破衲蒲团伴此身,相逢谁不讯孤臣?

也知官爵多荣显,只恐田横笑杀人!

孙可望见诗大怒,立即派人把钱邦芑押解到贵阳企图伺机杀掉。钱在拘押途中口占三绝。

其一:

才说求生便害仁,一声长啸出红尘。

精忠大节千秋在,桎梏原来是幻身。

其二:

扭械萦缠是夙因,千磨百折为天伦。

虚空四大终须坏,忠孝原来是法身。

其三:

前劫曾为忍辱仙,百般磨练是奇缘。

红炉火里点春雪,弱水洋中泛铁船。

钱邦芑被押解到贵阳后,孙可望将其囚禁于大兴寺。恰在这时,安龙城内吴贞毓等十八忠臣谋迎李定国而废孙可望之事泄露,孙可望全力追查此事,并胁迫永历帝下诏诛杀了十八位大臣。十八位大臣之死,震动朝野。孙可望为安定人心,又怕背谋害忠良的骂名,只得释放钱邦芑。

钱邦芑走出囚笼后,顺道去修文潮水寺看望故友,并重新削发剃度,自云“知非居士”,寓“今是而昨非”之意。寺中僧人皆敬重钱的人品和学识,恳请其长住。钱没有长住,不久便离开了。钱走后,潮水寺僧人便易“潮水寺”为“知非寺”,并在寺前刻“知非禅林”4字和“举足宜行中正路,入门俱是过来人”石联作纪念。钱在湄潭逗留期间,建议将西来寺更名为“西来庵”以避外界纷扰。

钱邦芑比郑逢元出名的原因

最先隐居蒲村的是郑逢元,钱邦芑是路过余庆拜会郑逢元时听郑逢元劝说而留在蒲村的。而300多年来,人们提到他山却往往只讲钱邦芑而不讲郑逢元,甚至不知道有郑逢元。这是为什么?答案很简单。一、郑逢元在蒲村只住了两年,钱邦芑进进出出有十一个年头之久。二、郑逢元除耕种劳作之外,著述未见留传。钱邦艺留给后人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

钱邦芑回到蒲村以后,便将柳湖居改成了“大错庵”。此后,便专心研读《易经》,著诗习文,教授弟子。此间,他写了《他山·易诗》(二十四卷)、《他山赋》、《诗话》、《随笔》、《长歌答友人》、《蒲村归田》、《蒲村老农》等大量诗文。他与门人在当地招收的弟子颇多,常常居无闲间,室室暴满。据他在《杨母白夫人寿叙》一文中述,单白泥草坪的杨世茂、杨先茂兄弟就先后将七个孩子送到蒲村拜他为师。更有不远数百上千里慕名而来的傅尔元、刘斯汇、杜鼎黄、许振露、李花荣……

当时云贵一带的隐士、高僧,知道钱邦芑是为了忠于明室才出家逃禅的,而出家之后仍然不忘忠孝,故多与之交游。其中,郑逢元、郑之光、范广、程源、胡钦华、李之华、曹椿、曹柱、吴开元等是曾任职永历朝的要员;担当、丈雪通醉、敏树相如、大冶道况、圣符等是云、贵、川高僧,进出蒲村者多属文化名流。

1656年(永历十年,顺治十三年)农历四月,李定国把永历帝从孙可望控制下的安龙迎接到云南昆明。这一局势的出现,让钱邦芑大为振奋,他恨不得一口气跑到云南永历帝身边。无奈,黔地为孙可望所据,他只能慢慢地等待时机。

他决计要去云南了。临行前,他审石度意,在拜石亭四周的奇石上留下了“他山”“钱开少放歌处”“洞天”“藏书箧”“梅仓”等近二十处石刻文字。

石刻文字中,“钱开少放歌处”几字引人注目,“放歌”表明钱邦芑此时的兴奋之情。其旁,注明了题刻时间“永历丁酉春题”。钱邦芑特别注明这个时间是很有深意的。要知道这一年是公元1657年,全国大部版图已属清朝,清顺治皇帝定都北京都已经十三个年头了,但钱邦芑决不承认清朝,心中只有明朝,只有明朝的当今皇帝永历。表明钱邦芑是永远忠于明朝的。“丁酉春”表面看是钱邦芑题刻的时间,其实是他离开蒲村踏上投奔永历帝征程的时间。“永历丁酉春题”这六个字翻译成现代口语,应该是“我于丁酉年春天踏上投奔永历皇帝的路途,特此志记”。

离开他山后的钱邦芑

公元1657年春天,也就是钱邦芑在他山题刻的“永历丁酉春”,钱自认为时机成熟,便离开他山,昼伏夜出,向云南奔去。不料,天不遂人愿,途中,不幸又落入孙可望之手,并再次被囚禁于大兴寺。

这看起来是坏事,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次囚禁,使钱邦芑得到了布置剿灭孙可望大计的机会。

一天,被强行调到孙可望处的兵部尚书程源、都察院郑逢元来看望钱邦芑。钱知道他们都是忠于南明的,便向他们陈述了剿灭孙可望的方略:“今马宝、马进忠、马维兴三人虽隶可望麾下,然皆朝廷旧勋臣,受国恩颇重;彼曾与我言及此事,彼自愤恨,欲图报朝廷而无路也。至于可望标下,惟白文选有心朝廷;我曾与之私誓,决不相负。可望率兵入滇,必用此数人为将,倘得从中用计,图可望如反掌耳。今被幽禁在此,烦二公可为致意之!”于是,程源便与白文选密商。白文选说:“我矢心不负朝廷,只恐力难济事。”程源说:“马宝兄弟,有心人也。”文选以为然。程源、郑逢元即私见马宝,定下行事方案。

1657年农历八月一日,孙可望誓师发兵,果以白文选为总指挥,以马宝为先锋,合兵14万人入滇攻打李定国。九月十四日,白文选等人在云南交水突然倒戈。李、白两军合力进击,孙可望惨败,只带得几十名亲随仓皇逃命。后来投降了清朝。

剿灭孙可望后,被软禁的程源、郑逢元,被关在大兴寺的钱邦芑随同文武百官一同前往云南,面见永历帝。论功行赏,以钱邦芑说服孙可望部下马宝、马进忠、马维兴、白文选效忠南明朝廷,在攻打昆明的时候临阵倒戈,扫平了孙可望之患,功劳最大,连升三级,授予都察院右都御史之职,从正四品提为正二品。郑逢元为吏部尚书,还是正二品,属于六部当中排在首位的要职。

1658年正月,清朝三路大军进击贵州、云南、李定国带着永历帝逃向缅甸,随行百姓数十万,每日只能走三十余里。钱邦芑料知南明气数已尽,无力回天,为避清军追杀,当行至云南永平县时,便与兵部尚书孙顺、礼部尚书程源、户部尚书万年策、大理寺少卿刘泌等改名换号,遁入山中,颠沛流离近两年。1659年冬,钱邦芑辗转到达了慕名已久的佛教圣地鸡足山,这是迦叶尊者道场,与五台、峨眉、普陀、九华齐名。1660年春,应邀与无尽、眼藏、子眉等高僧聚于文笔山西北的片云居,潜心搜集、考证,历时5月,撰就《鸡足山志》稿十卷。之后,遍游云贵名山胜景、古寺宝刹。

1662年的一天,钱在贵州境内偶遇吴三桂之子吴应熊,当面怒斥其父卖主求荣。吴应熊将其绑到吴三桂帐中。吴三桂知其故意为之,就对儿子说:大错和尚辱骂我是为了求死成就忠臣之名,别上当,快快放人。

1664年夏天,钱邦芑决意回江东老家。路经余庆时,特地看望了久居蒲村的侄儿钱点及门人弟子,并向敖溪、白泥等地的昔日好友彭玉房、杨先茂等一一辞行。行至湖南时再度受阻,于是便卜隐衡山,潜心著述。1670年,永州太守刘道著聘其编篡郡志。1673年,宝庆太守李益阳请其延修郡志,此志未竣,他就病逝了,享年74岁。其侄钱点与太守李益阳,遵遗命用明朝的幅巾方被裹尸安葬于岳麓山下。

钱邦芑一生著述颇丰,其专著有《他山·易诗》24卷、《读高士传》6卷、《古乐府》8卷、《十年堂诗文集》32卷、《诗话》20卷、《焦书》24卷、《随笔》60卷;主纂及与他人合纂的志书有《永州府志》《宝庆府志》《浯溪志》《九嶷山志》《鸡足山志》《靖江县志》等数十卷。

他山文化润泽后人

钱邦芑在他山生活了七年。他的一生经历,他的大量诗文,他在他山附近方园几十里的山石上留下的大量题刻,他建造的他山景观,他设馆讲学教授村民,以知识启迪山民等,他的这一系列的活动,被人们称为他山文化。其精髓是“忠孝”二字,“忠孝原来是法身”。他忠于明朝,忠于明朝的皇帝,忠于自己的民族,并为其奔忙奋斗,这些都是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的核心。钱邦芑身体力行,当然对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

钱邦芑修建的柳湖,岸柳垂珠,烟岚缭绕,流莺上下,乳燕掠水,俨然一幅绝妙的山水画图。成了余庆八大景之一“柳湖晓烟”。因是钱公打造,又被誉为“小钱塘”,似可以与浙江杭州的钱塘风光比美之意。钱邦芑在这里结识当地名人贤士,相互唱和,研讨文章。他山柳湖,一时成为人文荟萃之地。

钱公去后,350年间,前来参观凭吊的文人雅士络绎不绝。他们留下了《过蒲村吊钱开少》《游他山觅开少钱先生遗迹》《蒲村》《啸台看月》《游他山俚语》《咏他山》《咏他山柳湖并序》《柳湖晓烟》等无法计数的诗文。更值得一提的是:清朝文字狱那么厉害,而身为知县、员外的蒋深、黎大炳、詹官、姚玲等人竟敢作诗赋文盛赞钱邦芑其人其事;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知县詹官倡导、分别在他山脚下和余庆县城开办了柳湖、他山两书院;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两书院改为学堂,但仍用柳湖、他山为名。民国时期,他山学堂改名为他山小学,即今之余庆县实验小学的前身。柳湖书院曾经搬迁过。老地址即今之松烟二中,新地址即今之松烟小学。他山书院竣工时曾立他山书院碑,知县詹官亲自写下碑文,其中说:“夫他山者,邑之胜景也,去敖溪之十里,峰峦耸秀,俯视群山,如在指掌。其在诗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愿邑之人士,亲师取友,争自琢磨,毋负他山攻玉之义……”詹官明白号召邑人,继承和发扬钱邦芑在他山勤谨治学和乐于授徒的美好传统。

今天,欣逢盛世,研究钱邦芑的人越来越多了,为了使他山文化发扬光大,各方面都在努力着。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