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流誉黔中的簪缨之族

流誉黔中的簪缨之族

作者:周光智 阅读量:33 点赞:0

公元1381年,明王朝派出以傅友德为统帅的30万大军出征云南,进行西南边疆的统一战争。战争结束后,明王朝命令征南大军中的20万人马,在现在的贵州境内实行大规模的设卫屯田制度。经过战争洗礼的军人们,铸剑为犁,他们带来了当时江南先进的农耕技术,在所谓不毛之地的贵州高原展开了激情澎湃、田园牧歌似的开发建设。20万大军中,有一位名叫陈旺的军官就是现在居住在黔中平坝的陈氏家族的入黔始祖。陈氏在高山流水式的军屯过程中,不断嬗变,创造了“一门四进士,父子两翰林”的文化奇迹,奏出了康乾盛世黔中大地上辉煌的文化乐章,成为流誉黔中的簪缨之族。

一、金戈铁马铸剑为犁

陈旺,江南扬州府江都县太平桥剪刀巷人。原为元军万户,归顺朱元璋后,屡建功勋,洪武九年(1376年)授河南都司祥符卫左所百户。十四年(1381年)随军征云南。十六年(1383年)五月十九日敕封授昭信校尉将军(五品),十八年(1385年)恩赐世袭百户。二世祖陈亮,洪武十八年(1385年)任湖广都司卫后所副千户。二十二年(1389年)继任世袭左所百户。后以功升平坝卫左所正千户,在左所任上奉命征战近三十年,先后出征康佐、瓦磋、紫江、清江、平浪、居宗、阿贡垅、西堡、广西、思南、交趾、大海口、大安三江口等处。曾在今平坝羊昌乡蒙古草场陈亮村屯兵,陈亮村系以其名命名。陈氏世袭百户直到第九代,其中七世和九世屯兵在饭笼铺(现在天龙镇)。在军事坚守的同时,陈氏和其他屯堡军人及家属一样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屯田垦荒,经过一代接一代的积累,陈氏聚积了丰厚的财富。

平坝陈氏的崛起进程和平坝的历史发展轨迹是相吻合的。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设置平坝卫,在平坝实行军屯,同年朱元璋下诏从湖广、长沙等地三户抽一,编为屯军,充实平坝等地,史称“调北填南”,并调拨给平坝卫屯军耕牛500多头,平坝卫辖五所五十屯,“屯军原额五千四百户”。(《安平县志·食货志》)耕种田土36112亩。以每户3人的规模推算,平坝当时屯田的人口至少有15000人。这些人在平坝广袤肥沃的土地上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开发。据《平坝县志》载:“明初至中叶时代,此时地初开辟,人口稀少,大草大木及地面煤层,取之不竭;田土新垦,不粪自肥,农作物品十年九丰……生活成为收入多,支出少之状态。佣工之家,数年以外,即致小康。父老传说:‘此时管业系插标为记,代人伐木,伐一株送一株,普通人家以石板盖屋为费工,多用宽厚枋板。’”

平坝屯堡文化繁荣,群星灿烂,有黔地美谈的“三两科解,一榜双捷”。《杂稽志》载“王在典中道光辛卯解元,陈绍基中道光甲午解元;陈若畴、黄燮同登嘉庆己未进士。平坝科名之最幸者也”。平坝人王在典1831年在贵州全省举人考试中获得第一名,陈绍基1834年在贵州全省举人考试中获得第一名;陈若畴、黄燮1799年全国进士考试中双双考中进士。也就是说平坝人在道光年间连续两届在举人考试中独占鳌头,那时贵州每届取举人也就是数十人,这要比现在的高考状元艰难得多,也比高考状元的含金量高得多;进士考试更难,每届贵州仅有几个人能考上,贵州建省起,迄清朝末停止科举考试,500多年间,全国举行了近200次的进士考试,贵州考中进士的不过700人而已,一个县中一科考取两名进士,在当时是非常轰动的,由此可见平坝当时教育文化是非常发达的。

在这一大背景下,平坝陈氏也开始了从屯堡军人世家到簪缨之族的渐进式嬗变。陈氏从入籍平坝的第一世到第九世皆居住在平坝县城南街的左所百户署及百户署周边地带,陈氏从第十世开始迁居各地,首迁安顺祚陇,继迁县内白云庄、卜山、齐伯房、白岩、河湾,又有迁居省内贵阳、清镇、普定、郎岱、紫云的和迁居华北、华中、云南的。陈氏当年的富庶现在难知确数,从两件事可见一斑。一是陈氏九世族人陈达道万历戊申年(1608年)任叙州府同知时,岷江中有一巨礁,横鲠中流,常使过往船只樯摧楫毁,溺毙人命,损失财物无数,陈达道出家财四千金,募工断流,悉拔其根,让岷江安流,过往舟楫行人安然无恙。清除危害岷江的祸害,千百年来,当地政府都没有财力完成这一浩大工程,可见陈氏家资丰厚。一是陈氏第十二代族人陈祥士,一人就有五个庄园,自己与长子仁锡、五子恭锡、七子珍锡住白云庄,二子智锡住桂麓庄,三子义锡住校场坝(陈氏入黔始祖陈旺墓前方),四子德锡住老虎寨,六子恒锡住仁里寨(今白云庄南侧的平庄)。

挟雄厚的经济实力之势,陈氏入黔八代陈懿开儒学之先,首中贡生。尔后代代连捷,第九代王道(陈祥士曾祖)举岁贡,出任河南延津县知县。达道举明万历乙酉科试第十三名举人,四川泸州江安县知县、遵义军民府推官、重庆府推官、合州知州叙州府同知升变州府知府、诰授中顺大夫。君道举明岁贡生,任福建南安县训导和山东武定州学正。第十代一贯(陈法高祖)举明岁贡生,任直隶邱县知县。一爵举明岁贡生,任云南寻甸府等知府。一鹏举明岁贡生。第十一代位(陈法曾祖)举明岁贡生,广西宜山县知县……第十二代 祥士(陈法祖父)举明岁贡生,四州庆符县知县,工部营缮司主事兵部武库司员外郎。后归隐于白云庄后玉螺山,著《玉螺山诗文集》流传于世……第十三代恭锡(陈法之父)举康熙己卯年第十三名举人,任直隶丰润知县。由于长期的经济文化的积累沉淀,陈氏从入黔第八代开始了嬗变,从武功传世转变为耕读传家,但是初期在做事风格上明显带有军人明快担当、雷厉风行的特色,即陈氏家谱据说的“发扬踔厉、战胜攻取的种性”。如第九代陈达道任四川江安县令时,有人报案,一新婚妇女回娘家时突然失踪。陈达道令侦骑详探,了解到是中途一寺庙中和尚掳入庙中,寺内恶僧常偷掳妇女,藏于密室供其凌辱。乃令兵勇围寺搜查,解救妇女多人。陈达道命愤恨的村民每户出一捆柴,将寺庙连带淫僧一同焚烧。这成为后来很多小说戏剧中火烧红莲寺的生活原型。

到入黔十二世,平坝陈氏实现了从屯堡军人世家到簪缨之族的华丽转身。除了科举上代有人出,以耕读和读书传家外,更重要的是家族中形成了“普教育”的风气,“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而有道德、有知识、有技能者,有教育而已”。父母要“重视教育”,每年划定“教育之费”;“勤谋生”,“男女长幼”“各能勤奋”;“尚储蓄”,“男女老幼”“只在生活应酬必须处支出”;“端信仰”,破除“邪说外道”“遇疾病宁延巫祝不信医药”等陋习;“绳祖武”,继承祖先尚武传统“养成精神、发为力量、锻炼乎身体”;戒“贪官污吏”,戒有辱家门的行为和职业;生活习惯上戒脏乱差,不得“痰唾遍处、粪溷触目”、家中“尘埃充斥”,戒酗“酒赌博、姬妾林立”。

二、簪缨之族家声流芳

入黔第十二代族人陈祥士在白云庄后的玉螺山上修建玉螺精舍,课陈氏子孙攻读诗书。玉螺精舍在白云庄后的玉螺山上,从山脚到精舍修有石板阶梯,一路上林木繁荫,野花飘香。玉螺精舍院中花草繁盛,尤其是精舍前几树梨花,每当春天来,繁花似锦,在蓝天的映衬下,比白色的美玉还要晶莹剔透。精舍前为一座飞檐斗拱,结构精致典雅的小轩,小轩后是三楹九间青瓦木结构的雅室,小轩与雅室之间有精巧的长廊相连。后来一度花草竹木屋宇尽毁,陈祥士的孙子集生(陈浩)深惜先祖遗迹被淹没,在原址上重新修造,让族中子弟有志读书的到这里来就读,具有家族私塾的性质。陈法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陈氏族人在这里就读取得功名的有数十人。陈法、陈浩、陈澂等陈氏优秀人物都曾在这里讲过学。

从此平坝陈氏走向鼎盛,科甲频捷,显宦代出,成为流誉贵州的世宦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现在走进白云庄,那历尽沧桑,残存而略显破败的明清古建筑群,仍然时时折射出昔日繁华和兴盛。这里就是黔中传为美谈,作为黔中人文兴盛地标的“一门四进士,父子两翰林”故事的发生地。陈祥士的孙子陈法、陈澂,陈法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进士,陈澂清乾隆二年(1737年)进士。陈法子陈庆升乾隆十三年(1748年)进士,陈法孙陈若畴清嘉庆四年(1799年)进士。陈法、陈庆升父子俱为钦点翰林院庶吉士。陈法与弟陈浩官至道台,子陈庆升官大理寺少卿,史称陈氏“一门显贵”。明朝中后期,陈氏弃武从文,开始以耕读传家,成功实现从屯堡军人世家到簪缨之族的转型,从入黔第八代陈懿中贡生起,迄清朝结束,陈氏科甲鼎盛,人才辈出。仅从陈法的嫡派子孙看,就代有人出,子庆升、孙若畴进士;四世孙陈体正、五世孙陈希谦、六世孙陈楷都是文举人。陈希谦官至卫辉府知府、花翎监运使。陈楷考中的是清朝最后一科举人,不过陈楷是民国年间的修志局局长,主持了民国版《平坝县志》的编修和出版的全部工作。陈氏从入黔第九代到清末第二十一代,十三代中,科举考试,中岁贡、拔贡、恩贡、副贡25人;中举人15人;中进士5人。十三代中仕宦43人,其中出生在白云庄或由此迁出的有29人,占67%。担任牧令以上官员从未间断过。从陈旺到今天,陈氏已繁衍到第二十七代,据不完全统计,人口有约15000人。除了明清两代陈氏人才繁兴之外,陈氏族人在近、现代也为国家民族作出了贡献,如中国民主革命时期长期坚持斗争的陈纯斋、陈祖典、陈德潜;新中国成立后,有水电部专家组专家陈祖嘉、武汉水电学院农水系主任陈德亮等。

三、陈氏隽彦声名远播

陈氏入黔第八世孙陈懿中贡生,他的儿子陈达道中明朝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举人。以举人出任四川江安县令,执法严明、敢于担当,不惧权贵,多有政声,迁叙州同知。后以督东路兵马会秦晋楚豫兵马协剿流寇功,升任夔州知府。关于陈达道文治武功善举平坝县志多有记载,这里就不多说了。陈达道的为人,从民间口碑可以看出他除了仗义疏财之外,还慧眼识人和“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的廉洁自律精神。据民间口碑,陈达道在四川为官时见一小童,生像奇异,家贫,陈达道资助他读书科举,后该小童中进士,官至贵州巡抚;又陈达道为叙州同知时,衙中经常闹鬼,一穿白衣的白胡子老翁夜间在衙中到处行走,人心惶惶,一夜陈达道正在书房读书,白胡子老翁破门而入,站在面前,陈达道仗剑追赶,老翁跳入衙内荷花池中,陈达道命人连夜打捞,竟发现池底全是白银,衙役一齐跪下说:老爷发财了,也赏给小人们一点吧,陈达道叫人登记造册,分毫不取,全部送交府库。

陈法的兄弟陈澂25岁中进士,先后出任过溧水知县和颖上知县,年仅37岁就辞官返回故乡,从此不再出仕,扩建白云庄,重修玉螺山精舍,使白云庄成为有亭台楼阁园林似的一时胜地。又置义田、建义仓、办义学、设义庄惠泽乡梓。兄陈法在贵山书院尽捐束修,生活费和日常用费都是陈澂提供。时人称陈澂“为人亦风雅豪迈,善诗及书法,胸次间颇不以仕宦为乐,虽历宰名区,凡与上官往来,绝不存丝毫谄谀之态,故退归林下最早。日惟与二三父老或衔杯畅饮、或尽兴登临,托物比兴,发其浩歌以自娱。”陈澂生平著述甚多,多散佚,后人曾收集其诗编成诗集《蠹余诗钞》,亦毁于战乱,现仅存诗数首。

陈法的儿子陈庆升,乾隆十年(1745年)中进士,十三年(1748年)进翰林院。官至大理寺少卿。庆升十二时,陈法带他到淮阳,经过岳飞祠,祠堂中有一块镌刻有几千字的碑,庆升读了一遍就可以背诵。安顺府钟鼓的碑记为庆升撰写。我们一般知道在北京的贵州会馆有周渔璜捐修的老馆和陈庆升的儿子陈若畴、陈若藻捐修的新馆。其实在陈氏捐修新馆之前,除老馆外还有贵州中馆、贵州南馆、贵州北馆、贵州西馆、贵州东馆和贵州会馆。陈庆升在北京为官期间,还义务管理这些会馆。陈庆升的儿子陈若畴嘉庆四年中进士,后来和弟弟陈若藻一起,捐银1400多两,购买北京棉花胡同瓦房22间作为贵州新会馆,以完成父亲陈庆升的遗愿。

陈氏除了产生了众多的科举官宦名人之外,在文化和工艺上也出现了声名远播的众多奇人,其中出类拔萃的有下列3人。

女诗人陈淑秀,陈法之女,约生于乾隆十九年(1754年),卒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字昭阳,又字玉芳,号玉芳亭主,安平贡生周承元之妻。有诗集《玉芳亭集》,陈淑秀的诗作道光年间收入《国朝闺秀正始集》。她的诗多写闺情,意象冷艳凄美,风格婉约隽永,拟物细腻幽闲,多表现忧叹愁思,颇有易安、淑贞遗韵。摘抄陈淑秀的《暮春词》一首可以略见她的风格之一斑:“残红满地花狼藉,淡淡春风正无力。芳树流莺渐染黄,漫天飞絮初飘白。美人愁坐叹蹉跎,望断天涯芳草多。有恨欲言言不得,纤纤素手弹云和。林塘烟暖清明后,鸟语间关似相斗。谁道春光独解忧,春光翻使双眉绉。”后莫友芝辑《黔诗纪略后编》收入陈淑秀诗。道光时著名诗人完颜珲珠称赞她:“承庭训,雅擅诗名,实为黔阳翘楚。” 

画家陈钰,陈法的第五世孙,住贵阳,工铁笔书画,尤工山水人物,卓然大家,时人以能得其片羽尺幅为宝。又能用指头书及作画,故又号“一指山人”。贵阳万寿宫旧有陈钰八幅六尺宣纸山水画,用紫檀装裱成屏门,平时收藏密柜,真君会期间拿出来陈列大殿,人们争看为快。民国十二年(1923年)毁于滇军之手。

陈氏后裔陈明鼎,主要生活在嘉庆道光年间,是一位工艺奇人,他的木工技术远近闻名,道光年间参加安顺府学宫修建,他承建的木工工程进度迅速,质量超优,凿的每一个眼孔方圆似天成,不差分毫,不用加楔,圣座雕刻尤其空透玲珑,美轮美奂,贵西道道台出巡看见大加赞赏,安顺知府颁发给他终身免去安顺境内当官差的官文,“以荣宠之”。

四、陈氏的杰出人物陈法

在陈氏一门中,最杰出的是第十四代人物陈法。陈法,字圣泉,号定斋,贵州省平坝县人,生于康熙三十年(1691年),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初授检讨,改官刑部郎中,后出任顺德知府,乾隆初年,任山东登州知府,升河东道,后总理卢凤、淮阳河务,卒出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享年75岁。陈法的主要学术成就是在为河督白钟山案仗义执言,被流放喜峰口京章所管辖的十六军台后取得的。陈法在十六军台为当地军民解决了苦不堪言的饮水问题,十六军台的用水要到一百多里外运来,多次打井都不成功,陈法为他们打出甘甜的水井,他们欣喜地把井称为陈公井。“陈公井”经过改造成了颇具规模的坎儿井,当冰雪消融的时候,井水流成小溪,汩汩地从定斋先生的房前流过。

大可称奇的是他在乾隆八年(1743年)撰写上呈皇帝的《河干问答》,提议把黄河下游的河道改向北,流入“洪、漆等河故道”,进而利用“大清河即济、漯之故渎”进入大海,当时没有被采纳,但是在咸丰年间,黄河果然决口北流进大清河入海。定斋先生在十六军台结合做官为人,总结平生所学,得出结论:“孔门入德方,大《易》揭敬义”。他豁然贯通两者,撰成《易笺》八卷。在《易笺序》中,他揭示“易”的本质说:“‘易’之为教,虽日精微,然道不外乎人伦日用。‘易’所言者,人事耳。术数家支离破碎,非圣人之本意。顾其言简严。又因数难明,诸家因文解义,未犁然有当于人心,余之病此久矣。”在《易笺》中,他把“卦”“彖”“爻”“象”“占”在一卦中构成一个系统的整体,每一卦又独立组成人生修身立命的一个独立单元,在64卦的解释上摒弃宋人旧说,独辟蹊径以伏羲河图和文王、周公、孔子为宗。后收入《四库全书》。

《易笺》在乾隆三十年(1765年),由陈宏谋出资印刷。民国年间黔南丛书又据陈宏谋本翻印出版。尽管莫友之在《宋元旧本书经眼录附录》中对《易笺》有微词,认为该书把“六十四卦经文,于半简之中横分四截”,“嫌于浮游”,但《易笺》仍深得当代和后世研究者重视。纪晓岚在《四库全书目录》中评价该书“其驳来知德错综最为明晰,其论筮亦极有见解。”陈宏谋亦推崇备至,认为该书“足为研经者之津梁,后学之师保”。除《易笺》外,陈法的著作还有《明辨录》《河干问答》《内心斋诗集》《犹存集》《醒心集》《敬和堂文稿》和《塞外纪程》等多部。听到定斋先生的死讯,陈宏谋以祭文志哀:“老成凋谢,坊表云亡,忆阙失之谁箴,怅怅其安;行望黔云之惨淡,悲瘴雨之迷茫,高山仰止,安能不惨怆以彷徨。”确是情深意长,悲痛不已。

乾隆十七年(1752年),经贵州清军粮驿道朱近堂引荐,任贵山书院主讲。他在书院潜心讲学,因地制宜制定书院的《学约》九条、《学规》十四条,用新的理念管理教育学生,开启了贵州的一代学风。贵山书院就是在这一时期进入鼎盛况态,造就了大批人才,培育了一代黔中士子,著名诗人谢庭薰即出陈法门下。宋肋谷、花杰、胡万青、何应杰、翟锦观、苏廷粟等贵州名人皆出自贵山书院。陈法主讲贵山书院之后,各地皆建书院,贵阳的正本书院和正习书院就是在此之后建立的。据道光《安平县志》载:“先生掌教贵山书院十年,所得修脯,一无所取,为置书院膏火,数遣人往京师购置内版书贮院中。”由于定斋先生在学术上的杰出贡献,死后入祀尹道真(东汉时贵州人,郑玄的学生,经学大师,曾任荆州刺史)祠。贵阳士子每年于先生忌日举行公祭(称“陈公会”),此活动一直延续了150多年。

注:本文史料来源于《黔南陈氏族谱》、民国版《平坝县志》、《安平县志》、《陈氏康熙族谱》、《西行记程》、《贵州通志》、《顺德府志》等等。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