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小百科第1、2辑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帝王们的另一面

帝王们的另一面

作者:admin 阅读量:21 点赞:0

▲ 不图虚名的隋文帝

生活就是名利场。自古以来,身居高位者尤其注重留名。于是官场就不乏这样的现象:官大文章好,当职位达到一定级别时,粗通文墨甚至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也能留下几篇署名文章作为宝贵的文献资料和精神财富。这些文章是怎么回事,想来大家都知道,自然是捉刀者的功劳。捉刀者把文章弄出后,有的是直接署上领导的大名,有的是以联合署名的形式署上领导的大名,领导的大名在前,真正的作者心甘情愿地在后面做“拖斗”。许多领导都对这种做法心安理得,久而久之便在圈内形成了惯例,人们也就习以为常、见多不怪了。当然,历史上也有位居天下之尊而不追求这种署名文章的,隋朝开国皇帝杨坚便是一例。

《资治通鉴》一百七十七卷记载: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杨坚手下的开国元勋贺若弼撰写了自己在隋灭陈之前提出的计策,却冠上了《御授平陈七策》的题目献给隋文帝,用现在的话来说,那明明是贺若弼自己的理论成果,可他却说成是隋文帝杨坚的思想,自己只是担当一个“整理者”的角色——相当于今天的“联合署名”。没想到杨坚看也不看就对贺若弼说:“你想为我扬名,出发点是好的,可我并不想追求虚名,你还是把它记载到你自己的家史中去吧。”隋文帝硬是没让贺若弼拍成马屁。

图注:隋文帝杨坚

史书上说杨坚这个人不爱读书,估计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然而不爱读书并不妨碍他坐天下。作为一代帝王,杨坚的业绩虽然不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但总的来说,他应该算是说得过去的一位。隋文帝的优点之一就是做人“低调”,不图虚名。

杨坚统一了南北方,结束了持续几百年的分裂 局面,这个功绩可谓非同一般。《资治通鉴》一百七十七卷里还提到,公元589年,隋朝平定江南的陈朝后,乐安公元谐进言:“陛下的威德流播远方,我以前曾建议任用突厥可汗为侯王,陈叔宝(即陈朝最后一个皇帝)为令史,现在希望您可以采纳我的建议。”隋文帝说:“我平定陈国是为了除去叛逆,而不是为了向世人夸耀功绩。你说的根本不合我意。况且这两个人怎能胜任那样的工作?”那一年,朝野上下都请求隋文帝去泰山举行封禅大典,那可是劳民伤财的大型庆典活动。隋文帝下了一诏说:“怎么可以因为我灭了一个小国,就引起远近的注意,就说现在天下太平了呢?以这点薄德去封禅泰山,且虚言祭告上天,这不是我想听到的建议。今后谁都不能再提这种事了。”

正是因为隋文帝不图虚名的实干精神,隋初短短数年,国家便迅速富强起来了。


▲ 汉武帝与唐明皇

汉武帝与唐明皇都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雄才大略之君主,两人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之处,正是这关键的不同之处,决定了两人和两个王朝的命运。

图注:唐明皇与杨贵妃

在对美色的追求上,两人都是风流情种。汉武帝先后有陈阿娇、李夫人、卫子夫等美女,与阿娇有金屋藏娇的故事传为佳话,而与倾国倾城的李夫人、能歌善舞的卫子夫都有美谈于后。而唐明皇亦先后宠爱过武惠妃、梅妃江采平,最后是杨玉环。

在文采风流上,两人相比也是旗鼓相当。唐明皇李隆基识曲知音,曾为杨玉环谱《霓裳羽衣曲》,首蓄梨园弟子,至今戏剧界还奉之为祖,称为李三郎;而汉武帝刘彻的《秋风辞》写得尤为悲伤哀恸,凄美动人,现在还记得那两句“秋风起兮雁南飞,……少壮兮几何老将至”!他还写有怀念李夫人的“是耶非耶,立而忘之,何姗姗来迟兮”。数百年后,诗人李贺经过茂陵时写有“茂陵刘郎秋风客,忆君清泪如铅水”,为之感慨万端。

不同的是,作为政治家的李隆基则远逊色于刘彻。李隆基宠爱杨贵妃,使之“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集一身”,其结果是“渔阳皮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导致了长达数年的“安史之乱”,使如日中天的大唐帝国从此走向衰落,而刘彻在晚年虽也宠爱年少的钩弋夫人,但当立其子为太子后,由于担心“母壮子幼”,外戚专权,为了帝国的长治久安,他毅然杀死了爱妃,从而避免了可能会出现的政权混乱。综观两人的所作所为及对历史的影响,可以归结如下:汉武帝,爱美人更爱江山;唐明皇,爱江山更爱美人。


▲ 武则天的情诗

中国历史上女主称制的不少,但多是垂帘听政,有其实而无其名,真正有名有号并改国号的只有武氏一人,她晚年号称自己为则天大帝。武氏治国之才能丝毫不逊色于男性君主,比其夫君高宗更是不知强了多少倍,也算得是一代天骄。

唐代是诗歌的国度,唐人能吟诗者俯拾皆是,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僧尼市井,遍布于各个阶层。武则天也爱好风雅之道。传说她曾于某冬日游园,一时兴起,命百花第二次开放,有“明日游上宛,花须连夜开”之句(也有说系上官婉儿代笔),第二天百花都遵旨开放了,只有牡丹违命而被贬到洛阳,以致成就了“洛阳牡丹”之美名。

图注:武则天画像

武氏为人多王者霸气,从上述二句诗也可看出,但世人不知道的是武氏还曾写过一首情意绵绵的情诗。这首诗作于太宗驾崩后。按旧制后宫妃嫔皆须出家为尼,武氏时为太宗才人,被发往感业寺为尼,其时武氏已与太子李治目成,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洒泪而别。武氏在庵中生活多日,未见高宗践约来迎(其时高宗正宠爱着萧淑妃),心情郁积不已,便写有《如意娘》一首,以抒相思之情: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一代名世之主也有如此的儿女情怀,可见还是女人啊!


▲ 亡国之君多才艺

王国维曾说“亡国之君,多有才艺”,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历代亡国之君,实为真知灼见(明崇祯帝例外)。以下举几个较典型的例子就可证明王氏之言不虚。

南朝最后一个皇帝陈后主叔宝,为政昏庸,但却极富音乐才能,与其宠妃张丽华都是才艺之人,学界曾有一说以为《玉台新咏》为张妃所编纂。陈后主知音识曲,不想其所制“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之曲后来竟成为他的亡国之谶。隋历二世,江山即断送在炀帝杨广之手。杨广开运河,巡江南,劳民伤财。但他却是个细腻的诗人,他的《春江花月夜》一诗清新可诵,洋溢了一派才子风情。至于“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李后主李重光,更是书画诗词兼擅的才子,他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一词妇孺皆知,是婉约词派之当家本色人物。而曾经引起“靖康耻”的宋徽宗,则是一个杰出的画家,他工于花鸟山水,其画为稀世之珍,但他也是造成南宋偏安百年的罪魁祸首。

这些亡国之君多富才艺,作为艺术家他们是合格的,但作为一国之君实在也是难为他们了,毕竟治于国与游于艺是两回事,只是可叹生于帝王之家啊!


责任编辑:孟志钢 王丽璇

版权所有:文史小百科第1、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