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三穗双塔建塔年代考

三穗双塔建塔年代考

作者:吴会师 阅读量:25 点赞:0

贵州三穗县城的城东、城南分别矗立着青石岩砌的文、武笔塔,此双塔为圆台塔(无塔刹),不同于苏州双塔、太原双塔、桂林双塔等城市双塔的建筑风格。是三穗境内、北部侗族地区乃至全国、全世界唯一一处保存完好的石砌圆台形文武笔双塔。1982年三穗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历史文献记载不一和民间传说纷纭等原因,三穗县文武笔双塔(以下简称三穗双塔)建塔的年代说法不一,这不利于此双塔史学价值、科学价值和人文价值的发扬。

一、历史文献中的建塔年代各说及其历史价值

第一种版本:据1994年出版的《三穗县志》中“文物古迹”一节记载,三穗双塔始建于清乾隆元年,即1736年,至今已有278年历史。

第二种版本:据1984年出版的《三穗县地名志》中“名胜古迹和纪念地”一节记载,三穗双塔始建于明代,具体年份不详。若是始建于明朝开国的1368年,双塔至今有646年历史,若是始建于明代中间年份的1506年,双塔有508年历史,若是始建于明朝灭亡的1644年,双塔至少也有370年历史。

第三种版本:据《贵州资料十二种》记载,三穗双塔始建于明代初中期。北京交通大学博士后、三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方煜东在《三穗调研笔记》中也持此种说法。若按始建年代为明代中间年份的1506年算,双塔至少应有508年历史。

第四种版本:据《黔东南文物志》卷一记载:“文武笔塔始建年代现查无据,今八弓镇毛家董82岁老人鄢声和回忆其父鄢如山及其友人(满清秀才、时任邛水小学校长)年轻曾多次云游二笔时,见笔身高三米处面向县城正中料石上均刻有‘大明朝洪武年间二十八年’字碑(即公元一三九五年),因年久失修,料石风化,表层严重脱落,碑文已无痕迹。”由“大明朝洪武年间二十八年(1395年)”可知,三穗双塔至今至少已有619年历史。

二、对历史文献中建塔年代各说的分析及判断

上述第一种版本说三穗双塔始建于清乾隆元年(1736年),但当时三穗县不具备建文武双塔的经济基础和人力条件。因为在明中后期,随着“拨军下屯,拨民下寨”政策的深入,侗族地区(这里不一一说明历史渊源)出现年利率高达50%以上的高利贷剥削。清代土司对侗族人民更是横征暴敛。据贵州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侗族简史》第49至51页记载:雍正四年(1726年)云贵总督鄂尔泰在奏疏中说,土司年用“钱粮不过三百余两,而取民于百倍,一年四小派,三年一大派,土司一娶子妇,则民三载不敢婚”。三穗境内及周边侗族、苗族人民当时处于战乱之中,官民都不可能顾及修建这样浩大的工程。《贵州通史》记载:从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至咸丰五年(1855年)的152年间,苗族地区先后暴发了8次大规模的苗族人民起义。由于乾隆时期苗族农民起义声势浩大,与苗族相邻的侗族人民也被席卷其中。雍正年间,清王朝推行“改土归流”政策,曾以苗疆违抗中央王朝大一统政策为由,清剿苗疆。据清朝张广泗《苗疆告竣撤兵疏》记载:雍正六年(1728年)至乾隆元年(1736年),云贵总督鄂尔泰坐镇,贵州巡抚张广泗统率大军进剿苗疆,前后历时9年,造成“新疆内地附逆悖叛者一千二百二十四寨悉经剿燬……临阵斩馘者共一万七千六百七十余名,临阵生擒并顺苗擒献赎罪者共二万五千二百二十余名口……即在军营枭示者一万一千一百三十余名……其逆犯家属例应充赏为奴者共一万三千六百余名口,其临阵枪炮中毙未及割取首级、围寨焚烧、投崖自尽以及饿毙山林者实不下数万”。由上可推断,三穗人民当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官府、土司、军方都无法顾及经济社会建设,更别说是文武笔双塔这样宏大的文化工程建设了。

第二种版本说三穗双塔建于明代,有其合理性,但究竟是建于明代初期、中期还是晚期,时间概念模糊,不明其指。明代(1368—1644年)时间跨度长达276年,这种说法对认定双塔的建筑年代的参考性不强。

第三种版本说三穗双塔建于明初中期,这一说在建筑年代上虽然趋于准确,但明代从初期与中期时间跨度也有100多年,此说法对双塔建筑时间的认定仍不够准确。

第四种版本说三穗双塔最晚建于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具有合理性、史实性和准确性。

第一,从历史文献上考察,三穗双塔建塔最晚时间可视为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明弘治初年,石阡知府祁顺路过三穗,曾赞誉文武笔双塔:“问天无语漫书空,知否管成世系同。夕阳参差红影外,双双长峙县南东。”由此可知三穗双塔始建于明代初期或明代中期之前。又根据《三穗县志》记载:“原籍江西吉安人。‘元太祖时,奉旨征取香炉山、牛角山、施邛大小两江、老毛屯、上下木扎,剿抚有功,蒙授王英世袭邛水蛮夷长官司长官土巡检,王宁世袭长官百户’(转载自清康熙城关《王氏家谱》)。王姓经过500年的繁衍,成为今天三穗的旺族之一。”由此可推知,三穗很早就有了外来的汉族军队,同时也传入了先进的汉文化,但汉文化植入当地要经过汉文化与三穗本土文化不断的博弈、交融才能实现,少则需要十几年,多则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何况汉族在当地驻军后还需要较长时间进行治理。如清乾隆《贵州通志》卷二十三《师旅考》记载:“明洪武五年(1372年)三月,辰州一十八洞及九溪、九渡、米坪、散毛、狋溪等洞蛮共连结作乱。命卫国公邓愈为征南将军,杨璟为副,讨平之。”所以汉文化在三穗的植入时间至少应在明朝洪武年间,而三穗双塔始建年代也应在明洪武末期才符合历史史实。再根据前述《黔东南文物志》卷一记载可推知,无论那则材料反映的是民间故事传说还是碑刻史实,也无论材料说的双塔是在“大明朝洪武年间二十八年”之前还是当年所建,三穗双塔建塔最晚时间可视为洪武二十八年即1395年。

第二,从中国建塔史考察,三穗双塔始建年代应为明洪武年间。塔是中国的传统建筑,最初是供奉或收藏佛骨、佛像、佛经、僧人遗体等的高耸型点式建筑,称“佛塔”。塔最早起源于印度,是埋藏佛舍利的建筑。公元1世纪,随着佛教的传入,佛塔建筑也传入中国。中国最早的塔是建于东汉永平十年(67年)的河北南宫市普彤塔,为佛塔,以后的唐代塔、宋代塔、元代塔主要是正方形塔、六角形塔、八角形塔、覆钵式塔、金刚宝座塔,且多为楼阁式塔等形制塔,均与佛教有关。到了明清,才逐渐产生了或如笔、或如楼、或矮胖如墩台等文峰塔类型,主要是各州城府县为改善本地风水而在特定位置修建的塔,这些塔已与佛教无关。三穗乃至北部侗族地区建塔(寺庙)应是明清时期佛教、儒学、道教等文化与北部侗族文化融合的产物。据《三穗县志》载:“佛教是随着汉族的迁入而逐渐传来的,其具体时间难以确定。桐林圣德山,大约在明洪武年间设佛堂建寺庙。明末清初寺庙增多……”据此说明,一是明洪武年间佛教已传入三穗,二是明洪武年间北部侗族地区(三穗)有建塔的时代要求和群众愿望。北部侗族地区现存有6座文、武笔塔,其中文笔塔5座、武笔塔1座,分布在三穗县城3座、岑巩1座、镇远2座,这些笔塔的笔形、高度、大小都基本相似,是北部侗族地区文化的主要象征。虽然《黔东南文物志》记载,镇远文笔塔、岑巩文笔塔的建筑年代现在也查无实据,但如建在明末及清代,则《镇远府志》《思州府志》均应有记载,实际上并没有记载。由此可推知,北部侗族地区(三穗)的文物笔双塔建筑应在明洪武年间,从文化技术的积淀来考察则更趋近于明洪武末年。

第三,从建筑材料及结构考察,三穗双塔应始建于明洪武年间。中国现有塔2000多种,其中圆塔少见。以建筑材料来看,则有砖塔、木塔、石塔、铜塔、金塔、琉璃塔等20多种。南北朝时期塔的材料是木砖石并重,隋唐时期的塔均用木材,辽宋时期的塔主要用砖石材料,元代建塔不多也多用砖石材料且沿用至明初,明初中时期的塔主要是砖仿木结构,明末清初的塔发展到用砖、金、铜等材料。由上可知,塔使用石材的年代主要为南宋至明初。三穗双塔均是用长30至90厘米、厚30厘米的青石石垛砌成,这可佐证该双塔使用石料建塔的技术也是随着宋末至明初汉人工匠迁入侗族地区(三穗)而传入当地的,而真正使用石料建塔也有一个文化积淀的过程,因此说文武笔双塔建于明洪武年间是比较符合史实的。

第四,从三穗县的民族文化交流考察,三穗双塔应建于明洪武末年。三穗县又名邛水县,历史文化悠久。据《三穗县志》记载:三穗于宋大观元年(1107年)建县,至今已有907年历史。据方煜东在《三穗调研笔记》中的考注“三穗历史渊源考”:若从唐武德三年(620年)思王县创设之时算起,则三穗县立县已近1400年,为贵州创建最早的县之一。三穗县在唐以前主要居民是土著居民,从元代开始汉族开始进驻,到了明代,汉族人民越来越多地来到侗族(三穗)地区。三穗的侗族大多是从现在的贵州锦屏、天柱、玉屏及湖南新晃、会同等地迁入的,据《三穗县志·民族》记载:“侗族,约在宋代或早些年开始迁入三穗。他们是不同年代从不同地区迁徙而来……”而湖南新晃和贵州天柱一带的侗族是从洞庭湖一带迁来的,20世纪广西籍历史学者徐松石在《秦治侗族粤族考》中说:“侗族就是古洞庭族的遗裔。他们的远祖,居洞庭湖附近的大平原,濡染楚国文化甚深。”湖南、江西是春秋中期以后楚文化的中心地区,三穗与湖南、江苏、江西、云南等地的文化交流很频繁,因此三穗在明初受楚文化影响最为深远。据《贵州通史》记载:“洪武十八年(1385年)和洪武三十年(1397年),明王朝派楚王祯率军在侗族一带开设五开卫(现黎平)和铜鼓卫(现锦屏),卫所屯军多属江西籍汉族人。”清乾隆《镇远府志·峝寨志》卷十二记载:“明集军屯田,今屯归于民。”这一时期,正是“洪武之治”时期,湘楚等地建筑(塔、寺庙)文化也高频度地传入侗族地区(三穗)。这一时期,在汉文化与三穗本土文化不断地交流、交融中,三穗形成了多元民族文化,尤其是在洪武末期已形成较为稳定的侗族文化,那就是侗族地区经受了战乱、军屯、流官、土司等历史变迁,几经反复的方圆文化。为彰显三穗的已有成绩、文化价值,也为保三穗人才辈出、政通人和,这时合资共建文武笔双塔就成为三穗官民自觉的愿望和行动。据《黔东南文物志》记载:“乡人说,一三九五年三穗均无文风,为保昌盛出人才,官民合资共建二笔配风水,分据于东南对峙……其意,文者,文明也。笔者,峰也。文笔武笔者,文臣武将也。”

第五,从建塔的经济基础、技术条件考察,三穗双塔始建年代应为明洪武末年。据史料记载:洪武年间,明王朝采取了大力推行农民归耕、大兴水利、发展经济、减轻赋税、严惩贪官等一系列措施,史称这一时期为“洪武之治”。到洪武末期,正是天下大治、国力增强、文教昌盛的时期,到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全国民户达1605万户,人口达6054万人,垦地面积达850万顷,成为明王朝的繁荣时期。这一时期也应成为明代建塔的高峰期。三穗境内的人民此时也得到休养生息,三穗的经济、商贸、文化等都得到了极大发展,经济实力有所增强,这为建文武笔双塔提供了物质条件。而此时先进生产技术的传入,为建塔提供了文化条件和技术条件。这一时期,三穗邛水长官司将一些小的土司长官司进行合并,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设邛水一十五洞蛮夷长官司,这时长官司官员可以派出更多的人力和财力建文武笔双塔。由此推断,三穗于1392年后不仅具备建塔的技术条件和文化条件,也具备修建文武笔双塔所需要的物质条件和人力条件。

综上所述,从塔的建筑结构和材料、塔文化传播到三穗的时间、建塔所需的经济力量和技术条件,可以推断出三穗双塔始建年代为洪武年间或洪武末年。从三穗的历史文献、文化渊源、民间流传说法、出土碑文,可以推断出三穗双塔最晚始建时间为洪武二十八年,即1395年。这一年份的定位,可以被认为是标志着结束了三穗双塔建塔年代有版本说法的历史。1395年也可视为三穗今后发展文物保护、人文景观、旅游产业等方面的重要文化年份。从以上考证来看,三穗双塔是元末明初时期三穗土著文化吸收了外来汉文化的重要建筑遗存,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物和历史研究价值。在文化高度繁荣的今天,三穗双塔以其特定的地域、独特的建筑风格,成为全国唯一保存了古代文化精髓的圆台笔形古代建筑文化遗产。但它正濒临损毁,应引起地方党委、政府和文化、文物界的高度重视。社会各界应积极行动,以“高看一眼、厚爱一层”的智慧、勇气和担当精神对其进行保护和传承、开发。



责任编辑: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