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千年古思州

千年古思州

作者:张体珍 阅读量:67 点赞:0

浩浩乌江,一条沿着河流的记忆,绵延流淌的五千年文脉。思州,乌江流域文化的缩影。一千多年来,它既经历了歌舞升平的盛世年代,也度过了满目疮痍的艰难岁月。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了呢?它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乌江文化缩影

千载思州,兴废沧桑。思州,乌江流城文化的缩影,贵州立省之根基。一千多年来,它既经历了歌舞升平的盛世年代,也度过了满目疮痍的艰难岁月。古往今来,令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倾倒。浩浩乌江水,绵延流淌着千年文脉。

思州,1999年版《辞海》释文:“州、土司、府名。唐贞观四年(630年)改务州置。治务川(今沿河东)。辖今贵州务川、沿河、印江和重庆酉阳、秀山等县地,唐末废,北宋末复置,不久废,南宋初再置。元时设思州宣抚司,元末升为宣慰司,明代撤司改为思州府(今岑巩)。”

唐武德四年(621年)置思州,治地为今沿河县城,宋重和元年(1118年)移治今务川,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置思州军民安抚司。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置思州府。思州为州657年,其中治今沿河497年、治今务川160年;思州为宣抚司135年,其中治龙泉坪(今德江地)2年,治清江城(今岑巩)123年,思州为府500年(治今岑巩)。思州(务州)治所在今沿河县城河东古城,这在《元和郡县图志》《旧唐书》《贵州通志》等史书中有明确记载,实地踏勘考证,至今仍然能够得到丰富确切的实物佐证,古石板街、古码头、古城护城河、古城内外城墙等,遗迹宛然,古城形制依稀可辨。

今沿河县的思州城建于隋,完善经营于唐、北宋,文化风格是唐城,今务川思州城建于北宋末,完善经营于南宋,文化风格是宋城;思州宣慰司城在龙泉坪和清江城,建城、完善经营在元代及明代前期;思州府城在今岑巩县,是明清文化风格。

几处思州(土司、府)古城中,最珍贵的、保护和综合利用价值最大的是位于今沿河的唐代思州古城。不仅是因为它最古老而珍贵,而且因为它是古代乌江流域开发史上最辉煌的时空片段,是古黔中文化的主要形成与发散中心,是贵州行省形成进程中最重要的历史节点。它不仅对于当时的黔东北的开发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对贵州、西南地区乃至全国的政治经济都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盛唐时期的思州,辖区包括今沿河、务川、酉阳、秀山、印江及德江大部、思南一部,从辖区面积、交通区位、战略地位、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等方面考察,思州都是当之无愧的黔中首郡。今贵州地区历史上最早的书院“銮塘书院”创办于唐宋时期的思州,今贵州历史上最早的名茶“思州茶”也成名于唐代思州。《茶经》《贵州通志》等史料上都有记载。唐代陆羽《茶经》云:“茶之出黔中,生思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2006年在沿河北部塘坝发现了集中连片的千年古茶园,这是目前贵州省发现最早的人工古茶园,在全国都罕见。古茶园至今都还生产茶叶,是沿河优质茶叶品种,茶叶香气久留,经久耐泡,享誉四方。

唐宋思州,到元末演变为思州、思南两大宣慰司。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裁思州、思南两大宣慰司设立思南、思州、乌罗、石阡、铜仁、新化、黎平、镇远等八府,并在思州、思南八府基础上建立了贵州行省。有人说,古思州是一位文化智者,以乌江文明扁担,以沿河为支点,一头挑彭水、涪陵,一头挑思南、贵阳,挑走古时黔中道,挑来今日贵州省。

乌江水运中枢

乌江航运历史悠久。据《史记》载:早在公元前316年,秦惠王派秦将司马错率兵由枳(今涪陵)入,溯巴涪水(今乌江),取楚商于之地为黔中郡。公元前280年,秦昭王又派司马错率巴蜀兵十万,船只一万艘,载米六百万斛,自岷江而上,入长江。转溯巴涪水,再次夺取楚商于之地为黔中郡。

汉代,今贵州北部乌江流域下段,属涪陵县。蜀汉、西晋时期,曾在乌江干流置汉复县(今沿河中部思渠荷叶坪村)和万宁县(今思南)。到了西晋末年社会动乱,王室偏安,土著酋长自立为王,相继分裂出去,历200余年,其间建置动态不明。至北周保定四年(564年),涪陵豪长田思鹤归附,武帝以其领地置奉州,后又改置黔州(今彭水),包括今贵州东部边境。宣政元年(578年),信州总管龙门公宇文述招慰生獠王元殊多质等,朝廷以其地遥置费州(今沿河地),因境内有费水(今洪渡河)而得名。

隋代开皇五年(585年)于乌江边置涪川县(今思南、德江间),十九年(599年)又置务川县(今沿河县)。隋大业三年(607年)涪川隶于黔安郡(郡治今彭水)。务川初隶庸州(今黔江区),大业二年(公元606年)置务州。历代在乌江沿岸设郡县治所,多因水运之利。

唐武德二年(619年),在乌江支流洪渡河口置洪杜县(今沿河洪渡),隶黔州(州治彭水县),今遗址尚存。唐麟德二年(665年),在黔州设都督府统辖附近各州,洪杜成为乌江进入今贵州的门户。使节往返,官吏调迁,贡赋运输多经过这里。同年,洪杜县治移至龚湍(即今酉阳龚滩镇)。洪杜县移治原因,主要是因为乌江航运发展。唐武德四年(621年)在乌江西岸置城乐县(今沿河城北城子头),隶务州(思州)。唐贞观四年(630年)以后,各州几度调整易名,务州改名思州,又分出部分置费州,朝廷对乌江中游地区的控制愈为加强。至乾元元年(758年),思州领务川(州治、今沿河东)、思王(乌江支流印江河口)、思邛(今印江)、城乐(沿河西北)等县;费州领涪川(州治、今思南)、多田(今思南潮砥间)、扶阳(今德江煎茶溪)。

唐代沿乌江通航河段普设县治,反映了水运、港口与城镇间的相互关系,水运促进沿江城镇的形成和发展,而设治要利用水运,又促进了水运的发展。唐代,对各级官吏的考核很严,高宗时设南选使,由五品以上清正官员充任,由御史同往各州县检查,以定升降调迁。黔、思、费各州沿江城镇与水路运输虽有一定发展,但与中原相比,还是属于荒僻之区,生活条件艰苦,成为朝廷贬谪官员和流放“罪人”的场所,先后谪来比较知名的就有十数人。如天宝五年(746年),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得罪权臣李林甫,贬播州太守;上元二年(761年)秦州刺史韦伦因攻吐蕃战败,贬务川尉;同年,贬御史中丞毛若虚为牂州宾化尉;建中四年(783年),卢杞奸谋失败,贬新州司马,同党白志贞贬思州司马,赵赞贬播州司马。又如贞观十七年(643年),太子承乾谋反被废,流徙黔州;显庆四年(659年),长孙无忌因反对立武则天为后,被流放黔州;至德二年(757年),大诗人李白因辅佐永王李璘,事败后流放夜郎,后得赦免;上元元年(760年),宰相第五琦除名,长流夷州。以上这些人员流动,入黔时以走水路为便捷,相应增加客运运量。《唐诗纪事》中,有一些脍炙人口的诗篇,如刘禹锡《送义舟师却还黔南》中有“黔江秋水侵云霓,独泛慈航夜不迷。”的诗句,说明客运已是当时水运经常性的活动之一。

黔州是夔州路的贸易活动中心之一,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曾在此设置夔州路市易司,十年(1077年),规定黔州商税税额为五万贯,数额多于巴、忠、万、渝各州,商贾往返,物资聚散,都能得到乌江水运的方便。南宋绍兴六年(1136年),为赶运军粮,四川安抚制置大使席益提议,收拾上游的漂木,并就近采集木料,于黔、泸等州打造运船,以弥补私船的不足,是为乌江有官船记载的开始,今沿河县境内尚保留有官舟的地名。

盛唐黔中首郡

隋开皇十九年(599年),招慰蛰僚奉诏析黔阳县地置务川县,辖地包括今沿河、秀山全境和酉阳、印江、思南、德江、务川部分地区。《元和郡县志》载:“务川县中下,约一百五十户,因地广人稀,分为二乡,一曰归义乡,二曰楠木乡。”治地在今沿河县城乌江东岸。《元和志》载:“内江水,一名涪陵水(乌江),在县西四十步(约200尺),因川为名,曰务川。”初隶庸州(治今黔江县地),大业二年(606年)庸州废,原领石城、务川、扶阳县改隶巴东郡(治今奉节)。《隋书·地理志》载:巴东郡统县十五,务川县第十四。《务川县志》亦载:开皇十九年(599年),招慰蛰僚,析原黔阳县地置务川县,县治在今沿河县城郊,辖地有今酉阳县西南部、秀山、沿河县全部、印江、思南、德江大部。隋务川县在今务川县领地只有红丝、大坪、石朝等地。

唐代设道作为中央监督机构,初将全国划分10道,后调整为15道,沿河地南部属思州(务州)务川县,北部属黔州洪杜县,先后隶江南道和黔中道。武德二年(619年)析彭水、石城县地置洪杜县隶黔州。武德四年(621年),招慰使冉安昌以务川当牂牁要道,请置郡以抚之,于县地置务川郡,旋改为务州,领务川、扶阳、涪川等县。贞观四年(630年)改务州为思州,以州境内有思邛水得名。天宝元年(742年)改思州为宁夷郡,领务川、思王、思邛等县。乾元元年(758年)复名思州。《黔中文化初探》(蔡盛炽著)有关于黔中、思州的记述:巴以后,楚国和秦代都设过黔中郡。唐代的黔中道设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到唐末(907年)计174年,辖境为北到湖北建始,南到广西凌云,西到贵州毕节,东到湖南沅陵,面积约30万平方公里。彭水为道、州、县三级治所驻地,为今渝、黔、湘、鄂、桂结合部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与黔州南部接壤的思州,因为这里在东汉建安六年(201年),即建永宁县(后改名万宁,今思南)于此,汉人最早进入,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唐代武德年间(618—525年)已经大量开垦了稻田,因而在思南以北建了多田县。粮食除自食外,还有余粮酿酒,东谢有“婚姻以牛酒为聘”的习俗。

乌江水道,为黔中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黔中道的官员及朝贡人员来往、食盐外销,丹砂外运,都取此路。为适应乌江水急浪大的特点,竟造出了国内唯一的大型歪尾木船,开凿了石壁上的纤道,木船上行和过滩时,用人力吼着号子拉纤,形成独特的乌江文化景观。因为龚滩和羊角碛的险滩,分别形成于明代万历和清代乾隆时期,所以,唐代的乌江航道,比明清以后畅通。包括今云南的洱海、大理等地的少数民族向中央进贡,都选择乌江这条水路。

黔中道在其174年中,战乱较少(只有局部的叛乱与平叛共八次,除一次持续三年外,其余在年内或跨年结束),社会相对安定,给生产和社会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从西汉在郁山建涪陵县开始,就实行流官制,即由中央在全国而不在县内选拔任命,按任期轮换而不能世袭的制度,官员们从各地带来了外地文化。

黔中道,以广袤的区域,多类型的地貌,亚热带的气候,富饶的物产,加上李唐王朝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不但哺育了生活在这里多种民族,还使他们各自的社会经济得到发展。他们以盐丹开发为主导、乌江水系为通道,吸纳多种民族文化和皇室文化等外地文化,共同创造了农耕、渔猎、手工业、水上运输、商业等各行各业独特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经过历史的发酵,终于酿出了丰富多彩的、多元共存的黔中文化。如果说,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是一串璀璨夺目的宝珠的话,那么,黔中文化就是其中的一颗。

思州在黔中道的地位十分重要,堪称黔中首郡。首先,思州在黔中道十多个经制州中地域面积最为广阔。《新唐书》记载:武德四年置务州,领务川、涪川、扶阳等县,贞观四年改为思州。涪川县治所在今思南境,扶阳县治所在今德江煎茶溪。思州(务州)理应包括今沿河、思南、德江、凤冈。万历《贵州通志》记载:“石阡府……唐初为思黔二州地……(武德)四年以思州之宁夷县置夷州义泉郡即今府治。”说明今凤冈、石阡曾一度为唐思州辖地(务州改思州前或有一思州,史志纪其废而未祥其置)。唐初的思州包括今沿河、务川、印江、酉阳、秀山、德江、凤冈及思南、石阡部分地区,总面积三万平方公里以上,后分出一部分置费州、夷州亦不下两万平方公里,是当之无愧的黔中首郡;其二,思州是黔中道的水陆交通枢纽和地理中心;其三,思州是唐王朝控制黔中的战略要地;其四,思州是黔中道开发较早、物产最为富饶、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州之一。

古城遗址犹在

唐代思州治地沿河历史上一直是巴楚黔中地、秦黔中郡、唐黔中道的核心区域,古思州、古务川县治所在今沿河河东老城。自思州从沿河迁出后,沿河地成为辖地而无名,直到元朝设沿河祐溪长官司,但政权机构和城镇重心几乎都在河西,河东则成为商贸集散地,旧有“河西的庙,河东的号”之说。也因为这样,唐思州古城的基本格局得以较好的保存,明朝中期,古城旧址尚存,明《思南府志·古迹》误记为“已废沿河安抚司”。

据嘉靖《思南府志》和万历《贵州通志》均载:“废沿河安抚司:司治江东岸,元至大间与宣慰田氏争职坐,废,遗址尚存。”说明在明代中叶沿河县城的东岸依旧完好地保存着一座古老的土司城。查沿河县城历史上并未设沿河安抚司,可以肯定这个保存完好的“沿河安抚司”并不是与宣慰争职坐,而是北宋末年田祐恭所弃掉的思州古城。此署遗址即今河东粮站,现也开发。河东居民将其称为新衙门,而将南门泗王庙称为老衙门,因为咸丰七年(1857年)至同治九年(1870年)思南府移治沿河泗王庙。据考证(根据现有史料记载和河东古城现场踏勘),隋务川县县衙应在今坪上报恩寺。这一带是古务川城的核心,地势较高,平坦开阔,东有桅台坝作军事堡垒,东南有东山之险,西有观音岩和乌江可据,北、东、南三面均有护城河遗迹,不城自固,易守难攻,且交通便利,是古代建县衙的理想场所。

北宋末(1118年)思州、务川县治迁今务川,只留下州、县旧址。如今,桅台坝、东山、花园坡、观音岩、乌杨树沟、廖家嘴、龙砸嘴、三重桥、天生桥、鱼洞沟等地名古韵悠悠;廖家嘴码头在唐代是忙碌的思州码头;田坝当时与思州田氏有历史渊源;周家坨、王家朝门等地名记录了古城明清时期文化的兴盛,周家自周述谦于清咸丰癸丑(1853年)中进士,周氏一门先后出进士、举人四名,王氏自王有道于明万历间中举后出进士、举人近十人。民国《沿河县志·古迹志》记载:“观音岩,在县东,石壁上有‘观音岸’三字,笔势飞舞,署唐吕碞题。”“天生硚(桥),在东岸鱼洞沟。石骨横亘,底深上阔,不施斧凿,天然若硚(桥)。水经其下,人行其上,为涨水时往来要道。”“三重桥,在东岸,建于两岩之间,为县东通龚滩必由之路(桥址在今河东粮站与沿河中学之间的鱼洞溪口,为三重石桥奇观,相传一重建于汉代,二重建于唐代,三重建于明代)。”“报恩寺,在县东,建于明时,道光九年(1829年)邑人萧景仲重修。”“观音阁,在县东。《思南府志》载:‘高阁撑云,危栏俯地。山光水色,涤人尘襟。民国九年(1920年)毁于火。’”“泗王庙,建于乾隆间(1736—1795年),有亚元萧明程碑叙。前为思南府移治沿河行署,后为弹压委员和分治委员衙门。”可以说,河东古城每一寸都是文物古迹。今河东粮站是原民国沿河县署,现在也开发,它也是元沿河宣抚司故址和唐思州古城。当时思州署衙基础依稀可辨,从现存遗迹可推测,唐思州城规模宏大,气势恢宏,其形、其神颇有几分汉未央宫乃至唐长安城的韵味。今河东古城尚有黑巷子、周家坨两条石板街已不存在,它们应是唐思州城的重要主干街道,经宋、元、明、清,见证着古城千余年的沧桑。盐会堡、盐会路、官店街、万字号等古地名诉说着古城的商业特色和曾经拥有的繁华。

在古城北还有宋时兴建的水东梵宇屏峰寺(《思南府志》作沿丰寺)。屏峰寺位于乌江东岸之屏峰顶,现为沿河民族中学所在地。其地林木森秀,风景颇佳,原为田姓风水地,相传宋朝年间,田祐恭建寺于此,称为“水东梵宇”。据田祐恭《墓志铭》:“公亡未逾岁,郡郊林峦之间,旗帜隐显,有出伍之状。一日,溪夷相犯,闻公引军压境,遂更相慑服,民从以安,乃为祠堂于水东梵宇,以备瞻仰。”屏峰山麓之右前为鹤呜书院;左下有一莲花穴,相传莲花穴曾于半夜子时出过金莲花,一现即隐。这个传说,昔日沿河人津津乐道,却乎有些人争睹金莲现彩,但结果始终没有见到过。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县办中学,于鹤呜书院遗址建教室两幢,将屏峰寺略加修葺,作为教职工办公用地。变将其莲花穴及四周菜圃、丘堡二十余亩地面平成一大操场。解放后,沿河等教育发展很快,扩充校址更为宽广,改革开放后撤消了屏峰寺庙宇,现已建成四层楼的砖房作为教师宿舍。

因沿河在贵州的区位及乌江之惠,成为贵州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和开放前沿是必然的;作为区域水陆交通枢纽,自古如此,唐代尤甚,明清至民国一直保持。

盛唐古思州文明、乌江黄金水道、明清盐运经济、传统沿河四宝、唐代福常寺、宋代銮塘书院,它们以及它们所展示的辉煌和代表的时代已经远去,成为历史。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