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江东之与甲秀楼的坎坷经历

江东之与甲秀楼的坎坷经历

作者:张德芳 阅读量:28 点赞:0
图注:甲秀楼

贵阳市南明区是贵阳市城市建设发展的基础,它因南明河从城中穿过而得名。南明河是贵阳市的母亲河。光辉灿烂的南明河文化孕育了贵阳这座城市,也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耸立于南明河中的甲秀楼,既是贵阳市的标志性名胜,又是贵阳市历史文化的精华。

说甲秀楼是贵阳的标志性名胜,一是说它建筑的年代比较悠久,至今已有近五百年的历史;二是说它建筑的风格独特,构筑于河中央的一块巨石上;三是说它的文化蕴涵丰厚,数百年来,众多的文人墨客留下许多墨迹,其中174字的长联闻名古今。遥想几百年前贵阳的南明河畔,芳草连岸,杨柳依依,岸芷汀兰;南明河碧波荡漾,鱼翔浅底,水鸟浮渚;在河中央一块巨石上,高耸一楼,白天阳光闪烁,夜晚灯火映波,是何等的壮观!今天的甲秀楼,虽然周围的景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仍就风貌依存,闻名于世。

说到甲秀楼,人们自然会想到最初修建它的贵州巡抚江东之。

江东之(1539—1599年),字长信,号念所,安徽歙县人,明万历五年(1577年)进士,官至御史,因向万历帝检举太监冯保等,受到万历帝常识。先任邓州知州,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初被任命为贵州巡抚。江东之任贵州巡抚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两年多的时间,即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底或二十七年(1599年)初就被免职了。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江东之在老家逝世。

江东之在贵州任职时间虽说短暂,但他“崇文饬式,龛暴剔蠹,靡不悉心筹划”,留下了“黔人称贤”的好名声。他看到贵州地方落后,人才缺乏,对教育非常重视,一是积资济贫,助寒士“锐意向学”;二是他为了让贵州多出人才而建甲秀楼培植风水。特别是他创修的甲秀楼,“五百年稳占鳌矶”,闻名后世,成为了贵阳市的标致性建筑和南明河文化中的精典。

关于江东之修建甲秀楼的事迹,许多史书都有记载,江东之写的诗和《鳌矶赋》中也可见斑迹。明代马文卿《江公堤碑记》载:“白下江公来抚吾黔……越三年,形家告以筑堤障水之法,或惜其说之晚也。公进父老而询之,佥以畴昔之说对,即然任之曰:‘天下事,论其于民有益否耳,奚论其难易也。’爰捐饩搜赎而财不取之公帑,募工给资而力不劳之军夫。甃石灌灰,跨江拥堤。堤中筑台奋鳌状,题曰‘鳌头矶’四周环以石壁,外复拦以柱础。台上建阁,中奉武曲、文昌,巍然一奇睹也。”

从以上这一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江东之到贵州工作一段时间后,有风水先生给他建议,以南明河旁武侯祠左河中的鳌头矶石为依托筑一道堤,在鳌头矶上建个楼阁,一来是为了培风气;二来可增添这一带的景观和连接两岸交通。江东之经论证后认为是利民的一件好事,便决定用捐资募工的形式进行修建。将堤中的鳌矶石垒作一个形状向巨鳌昂首逆流奋进的平台,台上建一楼阁,阁内供奉武曲、文昌二星。江东之对于他组织修建的这一工程很是得意,在大堤基本建成而阁未完工之时,便赋诗一首:

明河清浅水悠悠,新筑沙堤接远洲。

秀出三狮连凤翼,雄跨双骏踞鳌头。

渔郎矾曲桃花浪,丞相祠前巨壑舟。

此日临渊何所羡?擎天砥柱在中流!

并且还写了一篇《鳌矶赋》。可惜,他得意的心情被一瓢冷水给浇灭了。正在工程紧张进行之时朝廷把他的官给免了。这样一个被嘉靖皇帝赏识的人,提拔后不到三年就被免职,恐怕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对播州杨应龙叛乱清剿失败,二是可能他身体不好。他上任之年正值播州杨应龙反叛朝廷,他调集部队前去清剿,结果在乌江被杨歼灭。新官上任便遭此败绩,他心里不是滋味。杨应龙叛乱长达五六年,江在任时正值其最盛时期,按说他的主要任务是平叛,但他在这方面没有建树,却把精力用于修堤建楼,朝廷当然生怒,被问责肯定难免。如果江东之被免职不是这个原因,那就是身体状况不好。他在到贵州前有次因事受牵连,被贬谪霍州,就是因为生病而免于处罚的。不论怎样,未能平定杨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江东之被免职,要离开贵州了,他担心正在进行的甲秀楼工程将要半途而废。为了使工程能继续下去,他向继任者作了交代,并“续发五百金贮府库以终其事”。然而,事与愿为。他走后,工程便停了下来,原来建好的堤和楼逐渐毁坏,“上则渗漏,下则溃决,其势将至于不可收拾”。过了一段时间,一些乡贤认为这项工程搁置起来十分可惜,就推举地方士绅许崇德、刘学易、薛彦卿等牵头来继续完成这项工程,并得到了当时的贵州巡抚郭子章的支持。于是甲秀楼工程又重新上马了。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力尽坎坷的甲秀楼工程终于修建完成。楼建成后,由于战乱和维护不善,几经毁坏,又几次修复。

楼以“甲秀”名之,即取“科甲挺秀,人材辈出”之意。说来也奇,贵州在未建甲秀楼之前,没有出过状元。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甲秀楼建了百年之后,便出了三个状元。一个是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夺得武状元的贵阳人曹维城,第二个是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考取文状元的贵阳人赵以炯,第三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考取文状元的麻江人夏同龢。其他的如周起渭、严寅亮、李端棻等学者高官就更多了。由此看来,江东之修建甲秀楼培植风气,对推动贵州的教育事业的发展,培养贵州人民勤奋好学的精神,确实起到了一些促进作用。

甲秀楼高20.7米,台基高2.2米,总高22.9米。三层三檐,四角攒尖顶,飞薨翘角,雕梁画栋,石栏环抱,屹立河中。上、下水月台相互成体,构思奇妙,技艺精湛,是不可多见、独具特色的古建筑。历代文人墨客游览甲秀楼多有吟咏。清代云贵总督鄂尔泰到贵阳登上甲秀楼,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欣然吟咏《甲秀楼》诗云:

鳌矶湾下柳毵毵,芳杜洲前小驻骖。

更上层楼瞰流水,虹桥风景似江南。

在众多赞美甲秀楼的诗词歌赋中,数贵阳清代著名学者刘玉山(蕴良)先生所撰的长联最为有名: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恰好马乃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难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陵牛渡,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想秦通焚道,汉置牂牁,唐靖苴兰,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千秋。对此云拥螺蜂,霞餐象岭,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洲咫尺,拟邀仙侣话游踪。

此联构思奇特,对仗工整,气势磅礴,叙事持之有故,是我国著名长联之一。

登上甲秀楼凌空西望,南明河水静静西来,微波细浪,南门桥横跨两岸,车行如梭;甲秀广场林木葱郁,喷泉飞珠溅玉,人流如织;街心花园“兰花”吐蕊,水雾蒸腾,使人备感心旷神怡。向东远眺,南明河水直下涵碧潭,翻滚排排浪花;观风台流绿滴翠,卧伏河曲;铜鼓山伫立远方,高临牛渡;两岸一幢幢现代高楼耸立,散发着新时代的气息。置身于此情此景,将会逸性湍飞,浮想联翩。遥想千年往事,向往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