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遵义城墙琐忆

遵义城墙琐忆

作者:石永言 阅读量:6 点赞:0

一、老 城

20世纪20年代末,由遵义第一代摄影师龙耀祖拍摄的遵义老城全景照片上,巍峨的凤凰山下,曲折的湘江边,有一道蜿蜒的城墙,似一条长龙环绕在遵义老城身上。悠悠岁月,让我们怀想起老去的日子。当年,修筑城墙的目的,不外乎让小城固若金汤,抵御外来入侵者的戈矛。这张历史照片,今陈列在遵义会议陈列馆里,吸引不少外来参观者,总要站在照片前,指指点点一番,看看小城的过去。

据史料记载,公元1382年,即洪武十五年,明朝在遵义湘江西北岸筑播州城,就是今天遵义老城的范围。当时还来不及修筑城墙,只是圈定一个治所范围。直到1601年(万历二十九年)平播战争之后,“改土归流”,改播州为遵义、平越二府,分属川、黔两省。遵义府置遵义、桐梓、绥阳、仁怀四县及真安州(正安)。这样,遵义府城修筑于湘江西岸。当时湘江还叫穆家川。遵义老城的历史,才真正从这儿开始。为了让遵义老城“一统天下”,遵义府的最高行政长官,便下令修筑城墙,将遵义府的势力范围,框在城墙之内。城墙修竣之后,东西南北四方各筑一道城门、东曰“宣仁门”,西曰“怀德门”,南曰“阳明门”,北曰“望京门”。城门上建有小楼,供驻守城门的兵甲住宿与瞭望之用。

公元1719年(清康熙五十八年),遵义知府赵光荣,知县邱纪重修府城,增筑补葺,日臻完善。到了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知县唐秉琰又重修府城,扩展至七里许。城周围共1371丈4尺,城墙高1丈5尺,厚7尺,并在城墙上增设将台1个,炮台12个,枪眼999个。知县唐秉琰,在城墙上增设的这些措施,明显地体现出他的防御意识。鉴于城墙重新修葺,东南北的三道城门便易名为“景福门”“通贵门”“永宁门”,西面的“怀德门”名字没变。

解放前夕,我还是一个孩童之时,曾由老家老城小十字(今步行街)步行至老城北门,曾目睹过“永宁门”衰败颓废的容颜,在砂石上用黄土高高垒起的厚厚的一道城门。城门上的小楼,了无踪迹,有一些荒草在风中飘摆,展示着岁月的沧桑。当年“永宁门”的位置,在今遵义宾馆锅炉房处。“永宁门”老百姓习惯称“北门”。出“永宁门”便是遵义郊外了,几乎便没有人烟了。由于“永宁门”是遵义府城北面的一道大门,是入川的咽喉地带,便在城门北面不远之地,加修了一道关口,名曰“拱安关”(今龙凤山庄附近)。红军长征二进遵义时,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就是被拱安关上国民党的士兵用步枪击中牺牲的。

孩提之时,我的家离老城城墙很近,距东城门“景福门”不过二三十米之遥。朦朦胧胧的记忆之中,常常与小伙伴穿过残破的东门,至凋零的城墙上去玩。这段城墙,即今遵义公园入口的一段路程。也就是说,我们今日去公园踩着的地,即是踏着昔日城墙的墙基。春天来了,我与小伙伴们最爱去老城城墙上放风筝,因为城墙上下没有建筑物,不会系挂飘起或落下的风筝。既然我们能在城墙上跑跳,说明城墙不算太窄。几十年前留下的印象经过两百来年的风风雨雨,儿时看到的老城城墙,已经残破不堪了,呲牙咧嘴,筑墙的砂石被百姓弄去修建房屋或作他用。20世纪40年代,为纪念蒋介石六十寿辰,重新修建万寿桥(今新华桥)时,因缺石料,不得不就地取材,挖掘了不少东城门一侧城墙上的红砂石,作修桥之用。那么,曾经用作抵御外来入侵者而修筑城墙用的一方方基石,便不得不匍匐在拱桥身上,供行人或车辆从身上越过,让它们又有了新的用途,作出新的贡献。这座由浙江大学留遵办学设计的桥梁,便一度命名为“中正桥”。

今日,入遵义公园正门至后门的一段道路,完全是当年城墙的所在。这些道路右侧的所有花圃,当年系城墙下的一畦畦菜地。城墙上,即城墙内住有不少书香人家与官宦人家。如1874年出生1957年去世的周沆,就住在老城东门城墙上。周沆生前曾任过云南省文案知府兼讲武堂副校长,赏三品顶戴。云南辛亥“重九起义”成功后,任外交司司长。其后任海南琼崖道尹、北洋政府国务院名誉顾问、汉中道尹等职。

住在离城墙很近的还有一位我们遵义的老革命家、外交家、国际问题专家宦乡。宦乡的家园,在今遵义公园内离天主教堂不远的地方。

昔日的城墙里外,如今为遵义百姓休闲娱乐的场所。每当经过这里,早晚徜徉在昔日的城墙脚下,看见公园里游乐场上青少年们欢快的身影,随着传来阵阵的欢笑声,便令我忆起五六十年前曾经登临过的那段衰残的古城墙来……

二、新 城

出遵义老城东门——宣仁门,经过万寿桥(今新华桥),便步入所谓遵义新城的地面了。往右一拐,即穿过新城的北门——盘安门而至丁字口。1858年遵义知县江炳琳,倡议城中百姓、商家、达官、显贵、财主等捐款修筑新城,范围北起凤朝关(今中华路上),南包桃源山(今遵义一中校址),北至吴公桥(即今新华桥),横下抵湘江河岸。包举凤凰山麓的府文庙以及双荐山、接螺蛳山,直下接凤朝关。

修筑新城的城墙时,由于湘山寺僧悭吝,不愿捐款,以致江炳琳将寺庙围在城外,算是当时政府对湘山寺的一个处置。“有钱有米湘山寺,无钱无米空谷寺,尼姑养儿阿家寺”,这是遵义城中昔日流传于街头巷尾有名的谚语。分别说的是城中三个寺庙的不同情况。湘山寺是黔北著名佛教圣地,来此烧香拜佛者多,故施主们捐献得多,是黔北所有寺庙最富有者。空谷寺在今凤凰山上,已毁。由于取名空谷,故形容它无钱无米。而阿家寺(北门外大龙山麓,已毁)的女尼可能长得漂亮,个别的有些风流,红杏出墙,便留下“尼姑养儿阿家寺”的传闻来。这三句民谚,是数十年前遵义茶余酒后人们津津乐道的话。今日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提便知。

由于湘江寺僧有钱,不怕官府,敢于与官府抗衡。知县江炳琳明令寺庙捐资修筑城墙,也敢于违抗。江炳琳一气之下,遂将寺庙围在城墙之外。湘山寺才不怕哩,为了自身的安全,自己出钱修了一道月城,自桃源山后接城墙石墙,横过寺庙,曲下沿响水洞(湘山寺麓)背直上,建一水门,横抵河岸,折转抵于爬岩河岸,接新城将寺庙包于内墙。在离德耀门约里许的地方,另筑石门,取名“永靖门”,后易名“莱薰门”。这样,被江炳琳阻隔排斥在外的湘山寺,经寺庙的富僧用钱一修,又在新城城墙之中了,安全得到了保障。

湘山寺修建的“莱薰门”,1935年1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第一次经过遵义时,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向前线部队交待,为节约枪弹尽量避免与国民党军正面交锋,用能智取尽量智取的办法夺城。红一军团六团一营长曾保堂,从俘虏中挑选出一个下级官佐与十几个出身贫苦的士兵,然后由红军化装成国民党的溃军夜晚来到遵义城南的“莱薰门”外,要俘虏向城门上的守敌喊话,骗得敌军信任,打开城门。于是红军蜂拥而入,不费一枪一弹,进得城来。这便是红军长征史上有名的“智取遵义”一幕。

于今,新城的城墙,已经很难再看到一点痕迹了。

清同冶年间,遵义城区范围又逐步扩充至湘江东岸,并扩建新街(今罗庄地带),遵义新城便初具规模,与老城对峙。这样,遵义新老二城成双联市形式出现在黔北大地上。

在中国版图上,一个城市分新老二城,均各筑城墙圈定自己的势力范围者,不算多见。而老城、新城这样的称谓,数百年一直沿用至今,也为鲜见。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