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抗战时期安顺的交通建设概况

抗战时期安顺的交通建设概况

作者:胡一平 阅读量:26 点赞:0

安顺素有“黔之腹、滇之喉”的称谓,是扼控一方、位处要津的黔中腹地。民国时期的安顺城,周围城墙“周长九里三分,高二丈五尺,设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居民沿街而居”。府志引《滇行纪程》说:“环市宫室皆壮丽宏敞。人家以白石为墙壁,石片为瓦。贾人云集,远胜贵阳。昔尝议立省会于此,以秤土轻重,不及贵阳,故舍此从彼。今移提督驻此,以镇盘江。”当时安顺由于地理位置重要,交通便利,要胜于贵阳。明代在安顺就已建立较密的道路网,以东西南北两条驿道作为大干线,在境内还修建了若干支线联系乡村道路。其中东西大驿道从贵阳府来,经平坝,到安顺、镇宁,再西去云南;南北大驿道从安顺经普定、织金到大方县。这些交通路网、驿站,清朝时期至民国前期仍旧维持原状使用。

旧时安顺的城市建设很有特色,在戴明贤先生记忆中,“安顺是一座莹白的石头城”。房屋为石础石阶石墙石院,屋顶由石片盖成,街巷也多以石头铺就。笔者昔年见过法国传教士清末时拍摄的安顺街景,粼粼的石板房,在街道两边,层层叠叠的随山势起伏,很受震撼。民国以前的安顺,该是一座宁静但不寂寞的城市。它的宁静,乃是因为没有汽车电话这些设施,前人的生活节奏远比现在为慢,改变世界的方式更加地顺乎自然、细微无声,城市的变化也是些微缓慢的。那城墙,自明朝筑城时建成,到了民国时期,依旧原貌。说它不寂寞,是由于地处云贵要津,政府官员、商贾小贩、马帮镖局……皆要经由这里,来往于内地与边陲云南间。

小城安顺交通状况发生较大的改变,开始于机动车的出现,在抗日战争时期达到了高峰期。1927年,国民党政府修建“贵安路”,由安顺负责修筑安顺县城至石板房一段,约50华里,于年底竣工。省政府在全线贯通后的“贵安路”上举行了通车仪式,这在贵州省是第一次,开启了安顺乃至整个贵州现代交通先河,安顺正式步入“机动车时代”,这意义仿佛冷兵器与热兵器的划时代巨变。后来省主席谷正伦,便多次乘坐专车,由此道回乡省亲。

1928年1月28日,省政府又令将此路延伸,修建安顺至镇宁至黄果树路段。4月8日,安顺开始修筑贯城马路和由安顺县城通往幺铺的西段马路。其中,贯城马路长约5公里,宽4丈4尺;西段马路长约35华里,宽3丈8尺。这两个工程于同年7月份完工。这是安顺通往幺铺的第一条机动车道,这条路现在还在,当然已经被加宽和硬化了。由幺铺通达黄果树的路段也在这一时期初具雏形,与“贵安路”“安幺路”连成一线,成为名副其实的“贵黄路”。只不过幺铺至黄果树路段路况太差,不能正常运营耳。这条路,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仍然在发挥着主干道的功能。

“九一八”事变乃至其后的“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国民党政府为抗日战争之需,加强了交通基础设施等建设,贵州、云南两省依令加紧了黔滇公路的修筑、贯通。20世纪40年代,大江南北不甘做亡国奴的日占区同胞陆续流亡到这座西南小城,为这里带来了惨烈的繁荣和多方位的外来文化。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远征军和美军经此入缅甸,更令安顺的咽喉位置一时间举足轻重起来。这一时期,安顺飞机场、黔滇公路、安紫马路、安普马路等的修建,大为改变了安顺的交通状况,并直接导致了安顺城市面貌的迅速改变,时至今日,仍能窥其踪迹。

黔滇公路对安顺后来的发展影响深远,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安顺仍然是贵州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商市之盛,不输贵阳。很大程度上,便得益于这条路的吞吐作用。黔滇公路最早由国民党政府修建完成,于1936年9月通车。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春,国民政府还组织了有多名中央要员参加的“京滇公路周览团”,200余辆各型汽车浩浩荡荡自首都南京沿国道向西南驶来,车队路经安顺时特意穿城而过(主要是小轿车、吉普车等,其大卡车和载重车仍走环城公路绕城西行)。“周览团”车队越过黄果树白水河上的白虹桥,越过灞陵河上的关索桥,越过北盘江上的铁索桥,翻越灞陵峡谷、北盘江峡谷、二十四道拐直奔昆明而去。“周览团”在经过了黔滇公路安顺境段后,对修筑该段公路的筑路者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和赞赏,连称“奇迹”“壮举”。特别对二十四道拐、盘江铁索桥和灞陵峡谷公路赞叹不已。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这条路又得到进一步改建完善。二战期间,盟军经过中国通往东南亚唯有两条运输线,一为空中的“驼峰航线”,一为陆路的滇缅公路。当年的美国人,无论是援助中国还是直接来华作战,主要是通过国际通道滇缅公路到前线或陪都重庆。当年的援华物资,大部分用以供给抗战陪都重庆的中央政府运作,由重庆分发川、鄂、湘、桂战区。所有的这一切物资、人员的运送,主要依靠美军大卡车装载运送,滇缅公路乃唯一的运输大动脉。作为滇缅公路最为重要的安顺境段,由于修筑时的仓促导致质量不高,加上抗战时期道路的超负荷运转,整段路基和路面已破损不堪,然而,物资运送的任务却不得不加重。1943年秋,援华美军司令部为了加快每月运输15000吨战争物资的运输需要,要求国民政府尽快改善滇缅公路沾益—都匀道路,其中以安顺境段最为迫切,而这一境段上的晴隆一段二十四道拐和连接晴隆、关岭一段的盘江铁索桥则是维修的重中之重。

美陆军中将约瑟夫·沃伦·史迪威将军派遣美军工程部队迅速进驻关岭、晴隆、普安、盘县等地维修加固破损的公路。同时国民政府西南公路管理处和第三督察区(时安顺改为第三督察区,督察专员仍驻安顺)以及驻安顺的“安(顺)兴(兴义)师管区”联合动员大量民工积极投入此段公路的抢修和加固。美军第一八八○工兵营工程技术部队进驻晴隆沙子岭重点对二十四道拐进行维修改建。由于二十四道拐路基窄,坡度大,弯道急,安全隐患突出,且不适宜日益紧迫的抗战物资运输需要,美军工程技术人员对整个二十四道拐进行了精密的测量,确定了改造二十四道拐的设计施工方案。使用碎石机、压路机、汽车、水泥等现代化施工设备和材料,对二十四道拐进行了较大的维修和改建,将弯道急陡的第二十一、二十二两拐取消,使其稍缓,提高了公路的质量及其运输能力,改二十四道拐为今天的“二十一道拐”。

盘江铁索桥在1941年6月30日被日机炸毁后,经过抢修,于1942年4月l9日在原桥台上修建完成通车。在此期间,对盘江交通采取了三项临时措施:1.在桥的上游搭建临时浮桥,供人、货通行;2.在被炸毁的原桥台搭建临时钢索便桥,卸载通车;3.整修码头,赶造轮渡,供人、货、车(小车)通行。为预防日机的再度轰炸,在铁索桥的下游重新设计建筑新桥,作为备用。1943年对滇缅公路安顺境段公路维修时,美军工程兵亦对已修建完成的铁索桥进行桥台的加固和钢桁架的更换,提高了盘江铁索桥的坚固性和运力,为滇缅公路大动脉的畅通无阻奠定了基础。

1945年1月,当第一批由美军驾驶的车队从印度利多至缅甸密支那的中印公路在云南畹町接通滇缅公路,将数百辆装载物资的车辆沿昆明、安顺、贵阳运达重庆后,国民党委员长蒋介石抑止不住内心的喜悦,在欢迎会上即席发表讲话,盛赞滇缅公路修建的伟大,并把滇缅公路黔滇线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安顺两可间,便因改建黔滇公路形成。1942年夏天,美军运输抗日物资的大型重车来往频繁,穿过城内,街道狭窄,交通不便,县政府决定由东校场经南门大桥到黄泥塘,至小路口(今两可间)为半环城公路,以利交通,且较安全。当即报省核准划定路线,立即动工。不料,突有马场上的民众,纷纷抗议提出:改道过韩家门口,是为其利益,乃议长韩云波所主张云云。要求仍由马场过城墙脚交黄泥塘,以维持马场繁荣,保持民众利益。并建议谷老(谷兰皋在马场有房屋出租)向县长朱大昌建言:“撤除划线,走马场。”朱大昌认为谷、韩两家势均力敌,左右为难。经计议,乃增修一条路过马场,两路成蚌形。人马到小路口,从两路皆可到达黄泥塘。因其左右逢源,两边讨好,小路口由此得名“两可间”。以态度、处境取地名,实在是很有意思,很符合安顺人机智敏捷的性格特点。环城路的修建,美军提供了开山机、推土机、碎石机等大型机械,这在当时,算是新奇之事,闻讯前来看稀奇的群众络绎不绝。

抗战时期在安顺修建的另一个重大工程是安顺机场。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副军长犹国才驻军安顺时,提议在安顺修建飞机场,以作军用并发展航空事业。1934年5月,二十五军以《(经)字第400号训令》令贵州省建设厅刘杰民修建安顺飞机场,着安顺县县长照办。刘杰民派航空筹备处机务股股长傅逸生到安顺,会同第一师师长何知重、县长刘钟荫进行勘查,绘图上报。先是择定北门顶修建,城内商绅以离城太近,搬迁民房太多和将来对城内干扰太大为由,上书何知重要求另选场址。何知重等顺从民意,重新选定安顺北门外欢喜岭三望坝作为飞机场的建修地点,经批复后于当年5月7日动工。参加修建安顺飞机场的有安顺、普定、镇宁的民工,由二十五军第一师参予监管、督促。何知重派副旅长江荣华为总监,省建设厅派技士聂泽滋、黄向敏作工程技术指导员,省公路局派技佐罗震承办飞机场测量,派技佐肖生祺负责飞机场至安顺城的公路测量和施工。1936年9月,驻黔绥靖公署主任刘兴认为机场工程浩大,又无图表可凭,须先从测图着手,令建设厅暂停施工。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中日战争爆发以后,为抗战需要,南京国民政府和贵州省政府严令续修。安顺县县长刘国璋因动员安顺人从军、入役而奔赴前线的不少,续修安顺飞机场人力不敷,乃呈请省府加派民工增援。省建设厅命派平坝1100人、织金700人、镇宁1200人、普定1700人、安顺2000人,限两个月内完工。各县民工陆续到达欢喜岭,吃住皆在飞机场临时搭建之工棚,日夜加班修建。无奈缺乏现代机器设备,全凭原始的锄头、扁担、簸箕、木夯和鸡公车修建飞机场,其工程进度极其缓慢,且质量也大不如人意。二月期满,工程完工尚遥遥无期,而出工期满的各县民工已作鸟兽散,机场成为半拉子工程横亘于欢喜岭。

县长刘国璋性情暴躁,执法苛严,在修建安顺飞机场时不讲科学,对民工只是呵斥埋怨,民工多所怨恨,致工程中消极怠工,一心挨时间,不顾工程质量和进度;贵州省政府及省建设厅不顾客观实际,官僚作风严重。按照当时安顺飞机场续修条件和工期,不要说二月完工,就是两年也无法办到。最后的结果是,上峰严饬刘国璋“办事不力,诒误工期,着即辞职”,免去刘国璋安顺县县长职务。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大批美国军队和援华物资源源不断运抵中国。为了打破日寇对援华通道的封锁,美国运来了大批的建筑器材如挖掘机、推土机、轧路机等大型机械,并派有工程技术人员驻扎安顺。

美国大兵在安顺主要驻扎两个地方,一是西门野狗洞,一是安顺飞机场,美军的指挥官就借用三一小学(今安顺四小)作指挥部。他们的任务是帮助抢修滇缅公路和续修安顺飞机场。驻在野狗洞的美军日夜与驻在安顺的西南公路管理局一起勘测施工,改黔滇线过城马路为环城公路,公路从牛场坝(体育场)分岔沿东南角城墙翻凤凰山、穿南关厢北侧至黄泥塘、两可间,接贵黄路西门段逶迤西去。安顺飞机场的修建不再征用民工,仅由驻飞机场的美军和驻安中国军队实行机械化施工,且飞机场四周满布岗哨,禁止闲人靠近。

没多久,日本宣布投降,美国兵扔下还未完全竣工和使用的安顺飞机场工程,一溜烟绝尘而去。此后的21年间,这块未完工的飞机场,先后成为放牛场、果木场、养猪场等等,直到1966年,双阳飞机制造厂在此建造试飞机场(军用),并于1968年竣工投入使用,这漫长的工程终于名副其实,得以告一段落。1985年,机场获准作为军民两用机场,2004年,作为民用航空的黄果树机场在此正式建成运营,安顺飞机场经历了这许多坎坷曲折,终于迎来了它的新生。

这一期间,安顺还先后修建了安顺至紫云马路、安顺至普定县道(两个工程均在20世纪40年代初建成)等较为重大的工程,进一步改变了安顺的交通状况。至此,就今天安顺的辖区而言,安顺至平坝、普定、镇宁、关岭、紫云、黄果树的交通路网已经形成。安顺作为黔滇咽喉的地理位置,其辐射能力和覆盖范围也得到空前加强。这一区位优势带给安顺的地位,不只是空前,恐怕也是绝后的。此后,随着人类改造自然的本领越来越强大,由铁路、高速路网、航空组成的现代立体交通网络的出现,安顺的“黔之腹、滇之喉”的区位优势逐渐弱化,直到今天,已然成为一个历史状况的描述。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时代变迁,小城安顺的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并且这一变化还在快速进行中。明清时期安顺留下的塔山、文庙等少量建筑物,有如鸿爪雪泥,留给后人些许怀古的影子,让人得以感受到这座小城沉甸甸的历史。抗日战争胜利已经快70年,那个时期修建的道路、机场等设施,有些还在,虽然大部分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模样,并将继续改变,也或许消失。但是,我们不该忘记,毕竟它们属于这座小城在岁月中刻下的印痕。藉此,我们可以窥见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更加了解今天其所展示出的种种繁富陆离。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