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中缅边境军运中的片断回忆

中缅边境军运中的片断回忆

作者:涂中庸 阅读量:21 点赞:0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战事初起时,由于我国许多方面准备不够,只一年多的时间,沿海城市及南京、汉口相继失守,中国政府首都被迫迁入重庆。这时我国西南的滇缅公路,成了中国政府与国际联系的唯一陆海通道,国际上支援我国抗战的许多军用物资,都靠这条公路运入后方。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截断我国与国际上的联系,于1942年初,调集了数个兵团的海、陆、空三军,突然攻占越南、泰国和缅甸,封锁了滇缅公路。当时,滇缅路上有许多外援的兵工物资,屯集在缅甸的腊戍亟待转运。我军政部命令兵工署立即成立第十一、第十二独立监护大队,开赴滇缅路监护和抢运物资。那时我远征军未奉令出境,除抢运物资的车辆可以通过畹町大桥到腊戍装运货物以外,中国军队一律不得越过中缅交界处的畹町大桥。在此紧急关头,军政部命令西南运输处、汽八团、独立汽四营以及调动大量商车参加抢运,另外还有侨居国外、热爱祖国的青年同胞,志愿组成的“华侨先锋队”提供了共约300辆车,每车2人参加抢运。由于驻防缅甸的英军第一集团军作战失利,节节败退,曼德勒被日寇攻占,腊戍紧张,兼以过境问题影响运输,我抢运车队遂决定每车配备双驾驶员,日以继夜地抢运。尽管敌机不断向我车队及公路进行狂轰滥炸,但是我抢运车队,不怕艰苦和牺牲,终于在20天内,将腊戍所有的物资运过了怒江,大多数贮备在保山至下关一线,为全民抗战,尤其是滇南战场抗战作出了积极贡献。

当时我在军政部兵工署任独立第十一监护大队少校大队队副兼六十五中队中队长,驻防保山,奉命率六十五、六十六两个中队,驰赴畹町监护和抢运腊戍物资,任务完成后,继续负责监护畹町、芒市、者防未运物资,待命运交后方总库。

1941年10月10日那天,我奉兵工署驻昆办事处电令,率一个分队的兵力,监护和押运独立汽四营一个连,及华侨先锋队两个分队的车辆,运输特种物资,交贵阳兵工署第七总库,转运重庆军委会。我奉命后,即时通知第三总库迅速派人装车,并通知交警总队,加强公路沿线巡察,以防不测。我车队在行将通过怒江惠通大桥时,突然发现敌机20多架,即将飞临上空,我立即命令号兵发出紧急号令,命令车队人员戴上防毒面具,就地隐蔽,瞬间,敌机已临怒江上空盘旋,企图炸毁我惠通大桥,断我滇缅运输要道,并低空狂炸。我防守怒江两岸的高射机枪即瞄准射击,空中朵朵红花,穿进日寇机群,顿时五架敌机冒烟坠落荒山,其余敌机,狼狈窜逃。我军队毫无损失,人人拍手称快。在狂欢中,华侨先锋队分队长欧阳碧波,兴奋得大笑大跳地高举着照相机说:“敌机冒烟坠落的镜头,我已拍下三张,到达昆明冲洗,每人送一套留作纪念。”大家都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中。接着我们又整队继续前进,当天驻宿凤仪县下关镇。次日到达昆明,从事加油及检修,车队休息一天,欧阳分队长已将敌机冒烟坠落的照片洗好,果然每人送了一套。10月13日,物资运抵贵阳螺丝山兵工署第七总库验收取据。10月15日又起程,因独立汽四营及华侨先锋队另有任务,由西南运输处派车将部队送返原防地畹町。

1942年2月2日,日军由泰国攻入缅甸。3月8日,攻占缅甸首都仰光和曼德勒市,继续猛追英军。英军第一集团军,在同古被日军五十五师团、五十六师团围困,情况危急,遂根据1941年12月中英签订的《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的内容,吁请中国政府援助。中国政府立即命令第五军出境远征。五军军长杜聿明将军接到命令,即率领全军,于1942年3月星夜兼程驰赴缅甸同古、九谷一线,与敌激战数日,日寇伤亡极大,向公路两侧溃逃,顿解英军之危。

4月1日,西路之敌三十三师团又突破英军阵地,进占普罗美后继续北进,英第一集团军虽进行抵抗,却不能阻敌前进,16日又被日军包围在仁安羌以北地区。我远征军又应英军少将司令亚力山大的请援,杜聿明军长命令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率全师迅速开赴前线,与日寇展开激战。被围英军亦从内线反攻,日寇腹背受敌,反被我中、英联军所围。嗣后顽敌集中兵力向英军防线突围逃跑。英军再一次得到我军支援,解围脱险。为了表彰三十八师战功,英王特授予孙立人师长大英帝国勋章。

我远征军在缅甸两次为英军解围的战功,震惊世界,国际地位大大提高。原来(1941年),我军在抢运腊戍兵工物资时,我武装部队不准入缅境,在这两次援英战斗胜利后,变为随时可以自由出入缅甸了。更为独特的是,原先中国币24元才兑换缅甸币1元,两次解围胜利后,而变为4元缅甸币才能兑换中国币1元。华侨同胞欢欣鼓舞,扬眉吐气,逢人便说:外国人对我们都另眼相看啦!

1942年3月的一天早上,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约了10多名官兵,穿上戎装,佩带武器,兴致勃勃地走过畹町大桥,进入缅甸腊戍市。我们走到整齐繁华的华侨大街,准备去早餐,还未选定饭馆,只见从一家大饭馆里跑出男女多人喊着:“欢迎祖国亲人,欢迎远征军英雄好汉。”并热情地把我们拉进饭馆,烟茶糖果,鸡鸭鱼酒,摆满一桌。敬酒的敬酒,敬菜的敬菜,真是情同骨肉,亲如家人,争问祖国风光,关心内地战况,实在令人难忘。

在饭馆内热闹了一阵,突然又由外面涌进来侨胞10多个小弟弟和小妹妹,对我们有的叫叔叔,有的喊哥哥,一个个拉着我们到他们家去作客,真是应接不暇。我只好提议:两人去一家,可以谈谈祖国情况,问问缅甸风土人情。临走,我叫饭馆算账,经理笑容满面地拿着一本纪念册来说:“钱我们决不能收,我们要的是祖国远征军的签字留作纪念。”经理还说:“我们此地的华侨开了会,约好看谁得到远征军签字多,谁就是爱国模范,谁就最光荣。不论你们到哪家酒楼饭馆,全是这样办的,请将钱收回,快签字吧!”我们不禁热血沸腾,只好认认真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当我正在签名时,身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妈妈慈祥地拉着我手说:“孩子,就是你和他(分队长高仁)到我家去。”我们俩只好遵命,在小弟弟、小妹妹们的拖拉下,到了老妈妈的家。经过询问,才知道老妈妈姓常,广东翁源县人,祖辈到缅甸做工、有余钱,改经商发家,现已四代同堂。常老妈妈曾任腊戍华侨中学校长,已退休在家。当时,我二人都才20多岁,常老妈妈向我们询问祖国和我们家庭情况,想不到征战异域,却感受了这种慈母情怀的抚慰,顿时勾引起了我无限的乡情。老妈妈看透了我的心情,就像母亲一样地说:“孩子!你在想家吗?天涯海角处处有亲人嘛!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远征抗日,保卫祖国,多么的光荣啊!快喝干这杯酒,给我签个字,留言以作纪念吧。”我在老妈妈的教导中,不仅增强了自己的抗日救国责任感,同时也为作为一名抗日战士而自豪,于是就在纪念册上写了:“天涯方欲异国生,又向天涯别亲人。待等踏平樱花岛,展翅飞来拜娘亲。”老妈妈看后,十分高兴,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好孩子,写得多么的亲热呀!但愿实现你的留言哩。”并取出自己的怀表送给我作纪念。直到下午5点多钟拜别,全家送我们至畹町桥头,仍依依不舍。事后不久,缅甸战局转变,我调回保山监护野战库区。春花秋月,弹指数十载,我回顾当年情景,仍觉历历在目。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