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长征失散异乡人

长征失散异乡人

作者:廖尚刚 阅读量:21 点赞:0

2014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出发80周年。从1934年10月开始的红军长征是一次震惊世界的伟大战略转移,中央红军经过了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湖南、贵州、四川、云南、西康、甘肃和陕西等11个省,各路红军长征总里程达65000余里。当年红军在所到之处,得到了贫苦大众的支持和拥戴,红军与各族人民结下了鱼水般的深厚情谊。在贵州省黄平县还流传着失散的红军战士悲楚而感人的故事,如今这些失散的红军战士已相继去世或接近期颐之年,但当年他们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而不畏牺牲的共产主义精神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谢祖安 生于1921年12月,江西省兴国县岳口乡人。1931年参加红军,在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后方医院当勤务兵。1934年随军长征,在黄平县旧州镇草绿坪村因病掉队。为防国民党追查,谢祖安拜贫民唐炳章为父,改名唐有成。谢祖安离开红军部队后,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他结识了草绿坪一批穷苦的青年,并在他们当中秘密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革命主张,介绍江西苏区打土豪分田地、穷人当家作主的情况,使贫苦农民深受启发和鼓舞。凡穷人有难,他都挺身而出,为之排忧解难,当地贫苦百姓有什么事都愿找他商量。他利用各种形式、寻找各种机会同地主恶霸斗争,同国民党反动政府斗争,以此维护贫苦穷人的利益。如1942年修旧州飞机场,地主恶霸王炳均乘机掠夺民财,谢祖安邀集当地青年商量,以乡丁的名义找王炳均算账,迫使王放弃了罪恶的计划。1943年,保长抓苗族青年吴治富当兵,谢祖安知道后主动要求替吴去当兵。在遵义途中,谢祖安施以妙计脱身回来。恶霸刘某抢佃户杨某的女儿,遭到谢祖安等人的惩罚。为防敌人报复,谢祖安再次替人“当兵”出走,1948年又机智地逃回草绿坪。快解放那年,有个国民党连长强奸民女,谢祖安带领当地青年,将这个连长打了一顿。谢祖安“智勇双全”斗国民党乡保长和恶霸地主的事迹在当地传为佳话,教育了一代又一代青年。新中国成立初期,谢祖安向各级党委、政府请求被认定为失散红军,但因找不到当年所在部队的证明,只得搁置下来。改革开放初期,谢祖安写信给邓小平,在中央办公厅的重视下,1982年他的身份才得到确认。2007年1月14日,谢祖安病逝。

王世龙 生于1917年2月,江西省兴国县杰村乡横江村人。王世龙在少年时就在村里参加了打土豪分田地运动,家中分得了土地,他也进入了学堂上课。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激发了出身贫苦的王世龙无比强烈的革命热忱。1933年,王世龙加入红军,成为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二团机枪连的战士。他在井冈山的一次战斗中,身负十余处枪伤。1934年随军长征到达湖南通道附近的溪口时,王世龙再次受伤,同时得还了痢疾,他咬紧牙关随军边打边走,一直打到余庆的江口才倒下。为了让王世龙的伤情得到及时救治,组织上拿出六块大洋将王世龙托付给贫苦农民田银章,并嘱咐王世龙病好后到遵义等地找红军队伍。王世龙被田银章隐匿在一个大山林里医治了两个月,体力才基本得到恢复。但国民党的清乡队成天在各村各寨挨家挨户搜查红军伤病员,王世龙只好继续在深山里躲藏。1935年8月,王世龙从深山里出来时,才知道红军早已离开了遵义地区。为了谋生,田银章介绍王世龙到龙溪附近给一户姓周的地主家当长工。不久当地保长知道了王世龙是红军战士,要将他押送到县衙领赏。田银章连夜将王世龙护送到黄平县罗朗乡太翁堡,给李兴成家打短工。这年深秋,王世龙准备再到遵义找红军,不巧又被保长捆到乡公所顶替别人当兵。王世龙在到达龙里时逃脱,他边打短工谋生边沿山路往北走,好不容易才回到余庆县田银章家。这时,田银章因收留红军已被国民党抓去。王世龙不敢久留,又到罗朗的长岭、高溪等地给地主当长工。后又一次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在被押送前往都匀的途中他又巧妙逃回。在麻江、凯里转了半年,他才回到黄平罗朗槐花村,给杨吉成、易善元两家当长工,后在罗朗安家落户。解放后,王世龙参加了土改运动,并转为国家正式干部,被分配在县供销社工作。1957年王世龙回兴国县探亲,看到兴国县红军烈士碑上有他的名字,悲恸万分。回到黄平后他向组织要求确认自己的红军身份,兴国县也给黄平县来函证实。但由于在湘江战役中,王世龙所在的班除他和一名副班长外,全部牺牲了。因此,他无法找到领导和战友帮他证实,此事就拖了下来。直到1984年,余庆县党史办通过调查,证实确有田银章掩护王世龙的事。至此,王世龙被正式定为红军长征流散人员。王世龙1985年退休,2003年9月去世。

吴建开 生于1914年,江西省永新县江畔乡成都村人。1931年参加赤卫队,半年后被编入红八军五十二团三营七连。1934年7月,红八军改为红六军团。不久,红六军团奉命西征。吴建开所在的团是前卫团,9月底经贵州黄平到达余庆、石阡一带,被几个师的白军包围,他们血战两昼夜,红军指战员伤亡惨重,全团只剩下100多人。部队在突围后,吴建开等人在思南与印江交界的打杆场和塘头被白军抓住。在押往贵阳的途中,他们被关在余庆县的牢房里。吴建开和战友张彪商量,只要有机会就跑出去找红军。第二天他们被押送到施秉金坑时,趁白军到乡公所吃饭、抽大烟之机,他与张彪巧妙地抢走白军看守的枪和子弹,跑进大森林。不久,他俩分手,张彪到铜仁找红军,因吴建开不识字,就到一个叫杨秀贤的地主家里当雇工。地主不但一个钱没给,还扬言要将吴建开送到官府。吴建开只好逃到旧州白子桥潘发明家当长工。两年后又被抓去当兵,半年后又逃回白子桥投靠潘家。后成亲定居在旧州白子桥村,生有一女。1949年冬,旧州解放,当他得知解放军就是当年的红军时,主动到旧州驻军150团和区政府说明身份。由于吴建开当年的战友已牺牲或杳无音讯,解放军和区政府不敢认定。直到1987年,经多方证实,政府才正式承认吴建开是因伤留下来的红军战士。1989年12月,吴建开病逝。

林启荣 生于1913年12月25日,福建省上杭县关庄乡回龙村人。1931年参加红军,先在兵战工作,后调三军团四师十二团三营一连当战士。1934年随军长征,到达黄平县松洞乡(今浪洞镇)印地坝时病重掉队。组织上将他托付给当地穷苦人家照料。林启荣病好后红军已离开贵州,他只好就地谋生。先是在红梅乡(今旧州镇)南王庙袁子清家干苦力活,后又到谢家坝黄德安家当长工,榨粉条卖。林启荣忠厚老实,手脑灵活,干了五年,他学会了制粉条的手艺。1942年底,他自立门户,又得好友牵线作媒,与吴氏女喜结良缘,修了三间土墙草房,做起榨粉生意。新中国成立后,林启荣分得良田沃土,兼营粉条,全家生活殷实。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日子更是红火。林启荣有三男二女,儿孙满堂,住在旧州镇草绿坪村谢家坝。2003年7月24日,林启荣病逝。

肖忠臣 生于1908年,江西省吉水县邱波乡坛场村人。1928年参加红军,编入第三军团五师。1934年12月随军长征到黄平野洞四方井美老冲时,因腿部受伤掉队,隐藏在穷苦人家王大爷家治病,后给狄家当长工。他心地善良,诚实厚道,对劳苦群众有深厚的感情,默默地为当地穷苦人做过很多好事,赢得了当地人民的尊重和爱戴。解放后,他到县医院当炊事员。1966年,肖忠臣病逝,遗体被运回四方井安葬,当地群众自筹资金为他立了一块碑。每年清明,都有群众去扫墓,缅怀这位客死异乡的红军战士。

易永成 生于1917年,江西省于都县祥山区圃院乡人。1934年7月参加红军,入伍几天后就参加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不久参加长征,被编在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五师十三团三营九连三排二班当战士。易永成随红军长征在突围中来到贵州,12月25到黄平县谷陇大寨脚板坳时不幸摔坏了腿。当时部队因没有担架队和卫生员,为了不让他拖部队的后腿,连长含泪叫他把武器移交给同志们,就地养伤,易永成只好孤单一人地留在空无一人的村子里。在天要黑时,突然钻出两个提着大刀的土匪把他身边的东西抢走。第二天,苗族老乡们才陆续回到寨子上,但没有人敢接近他这位陌生人。易永成在村里靠挨户乞讨过了两天,土匪进村把他拉到一个土地庙里,这次搜去两块大洋和几百元苏维埃币。更惨的还在后面,土匪第三次又在村里把易永成穿在身上的衣服脱去,只给他留下一套烂衬衣遮身。到第四次竟将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部脱光,把他赤身裸体地扔在一棵青杠树下,他又冻又饿。不久山上又下来两个土匪,手持钢刀准备对他下毒手。眼看自己将成为土匪刀下鬼时,红军搜索部队恰好路过这里,两枪结果了土匪,易永成才保住性命。同志们打开背包拿出衣服给他穿上离开后,他在谷陇街上被一位叫杨光明的苗胞收留。易永成在杨家休养一年多,身体得到康复后,就到地主王光凡家当了一年多的长工。后来杨光明又把易永成介绍到重安宋仁则处做糖。他到重安不久,他在谷陇的恩人杨光明一家祸从天降,大儿子杨昌态被抓去当兵,音信全无;12岁的次子又突然染病,撒手而去。易永成从此就成了杨光明的儿子,一直把二老赡养到寿终正寝,才到重安定居下来。

1948年冬,易永成听说当年的红军要打来了,国民党要垮台了,他外表看似平静,内心却欣喜异常。1949年,国民党反动派兵败如山倒,黄平县在11月份迎来解放。

新中国建立后,易永成在重安分得3亩田,生活有了保障。1956年,他准备回江西老家探亲,在无路费的情况下写信到中央请示。中央指示黄平县委给他办探亲手续和证件,县委还给了他120元人民币作盘缠。1963年,县政府又给这位失散的红军办理了长期补助。易永成晚年生活在重安,直至去世。

马崇德 马崇德是红军长征失散在黄平县的战士中至今唯一健在的老人。他生于1917年,祖籍是广西乐业县逻沙乡黄龙村。1931年,刚满14岁的马崇德就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后来,他所在的部队奉命到苏区“围剿”工农红军,战斗中被红军俘虏并参加了红军队伍,后随红军长征到湖南,在湘江战役中脚部受枪伤。1934年12月27日,他随军长征到黄平县黄飘乡蒙加村凤凰山时,由于伤口溃烂,倒在一块田角中,被当地苗族青年沈光健冒险救回家中治疗。为防国民党中央军来搜查,沈光健将马崇德转移到一座偏僻的小庙里疗伤。沈光健救红军的事传出去后,在保长的威逼下,沈光健逃到谷陇、旁海等地避难。马崇德只得到炭坑村潘继勇家隐匿起来。马崇德在完全康复后,就在黄飘一带以当长工为名,暗暗从事革命活动。平时,马崇德在贫苦农民中讲些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事,所以当地许多人都尊称他为“三共产”。黄飘太坑、蒙加、屯上的贫苦大众在他的影响下,觉悟提高,都积极起来与当地的恶霸作斗争。

解放初期,当地群众竭力向人民政府反映马崇德是红军留下来的革命同志,当时的乡指导员张以庆和谢吉贵欲给马崇德安排工作,但马崇德觉得自己没有文化就谢绝了。马崇德在土改时,政府给他分了三间瓦房和较好的田地,不久他又与当地一位苗族姑娘结婚成家,定居在黄飘屯上。1987年,经中央批准,马崇德被认定为失散红军。


责任编辑: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