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胡林翼与贵州团练

胡林翼与贵州团练

作者:杨正贤 阅读量:28 点赞:0
图注:胡林翼

胡林翼是晚清中兴名臣之一,湘军重要首领,与曾国藩并称“曾胡”。他在湖广、皖、赣战场屡与太平军对峙争雄,其核心部队却是贵州团练——黔勇。本文参考《清文宗实录》《贵州通志》《黎平府志》等文献,试就胡林翼在贵州镇压苗民起义和培训地方武装团练的史实进行简要叙述,引文恕不一一标注出处。

胡林翼(1812—1861年),湖南益阳人,字贶生,号润芝。道光十六年(1836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道光二十年(1840年)任江南副考官,因失职,降一级调用。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丁父忧,循例奔丧回籍守制。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通过捐纳担任内阁中书,之后提任为贵州安顺府知府。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十一月,湖南新宁县天地会首领李元发率领饥民起义。义军占领了新宁县城,杀死知县,立号称王,纵横湘黔交界20余州县,三省天地会起兵响应。当时贵州东南部的镇远、黎平两府(今黔东南大部)的苗侗人民踊跃参加了这场反清斗争,镇远府属的革夷等寨苗民反抗尤为强烈。据《清文宗实录》卷五记载,贵州镇远府属之革夷寨“苗匪”滋扰情况严重,“首匪盘踞寨中,设有头目。该寨为匪等巢穴,有五六百户之多,附近各寨听其驱使,并制有枪炮器械”。革夷等寨起义苗民利用毗邻湖南的有利条件,配合天地会起义军共同反抗清王朝的黑暗统治。天地会和苗民的起义使清廷震惊,清政府急忙调兵镇压。十二月,胡林翼奉命调任镇远府知府,专司剿“匪”靖苗。

胡林翼所统之兵不过1500余人,根本不能剿“匪”靖苗。于是,他首先采取以守为攻的战略,在各处出入的山坳关口驻扎兵丁防守,严令不许擅动,不许挑战。其次是实行“坚壁清野”,在镇远府境内建立健全保甲制度,下令逐寨挨户清查户口,编造保甲册,晓谕各保甲长捉拿“盗匪”,收捕行踪可疑而无户口的外来人口。第三是创造和实施“用兵不如用民”的民兵军事思想,把革夷周围各寨的精壮苗民组成团练,培训团勇攻守之法,然后统领这支“万七千人”的地方武装队伍进剿革夷寨,采取围困村寨、隔断水源和许愿诱骗苗民出寨等策略“围剿”。结果革夷上中下三寨及山丙、沙邦附近各寨均被攻破,村庄被焚毁,起义苗民惨遭杀戮,在当地发动起义反抗清廷的天地会会员也被迫撤离革夷黔东地区。在镇压革夷苗民起义的活动中,胡林翼立了大功,朝廷赏赐其花翎。

道光三十年(1850年)四月,李元发领导的天地会起义军主力活动在湖南靖州、通道一带,准备攻占黎平府城,进入贵州境内。清廷又急调胡林翼奔赴黎平府负责设防。在半年多的防堵战斗中,他率领兵丁成功地完成了堵截任务,起义军被迫放弃入黔的战略意图。事竣,胡林翼以道员用并调任思南府知府。

咸丰元年(1851年)一月,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汇集拜上帝会会众,宣布起义,建国号太平天国。当时广东、广西各地遍举反清义旗,以广西金田的洪秀全为最大的起义队伍。清廷震惊,咸丰皇帝令大学士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统领大军入广西会剿太平军。此外,还下令与广西相邻的各省,在交界处驻兵设卡防堵,企图镇压太平军于广西境内。

咸丰元年(1851年)六月,胡林翼调任黎平府知府。在黎平任职的三年间,他首先加强了“坚壁清野”式的地方管理;其次是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其“用兵不如用民”的民兵军事思想,创办地方武装——团练来“剿土匪”,最后将其培训成他的嫡系部队——黔勇。

黎平府(今贵州从江、榕江、黎平、锦屏等县)毗邻湖南、广西两省区,由东至南有200多公里与湖南、广西两省区交界。胡林翼根据黎平“界连楚粤,地杂民苗,久为盗贼出没之数”的地理特征和社会环境,“查访情形,亟求安缉之法”,提出了“御外寇莫如团练,清内匪莫如保甲”的治府措施,从而在黎平全面推行他办保甲团练的严酷统治。

(一)立保甲,“坚壁清野”

由于黎平处于黔、湘、桂三省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所以有利于反清会党、团体从事起义活动。当时黎平府属的开泰(今黎平、锦屏等县地)、古州(今榕江县)、下江(今从江县大部)、永从(今黎平、从江一部分)等厅县都有反清会党向当地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秘密宣传反清思想和组织力量伺机武装起义。当时任贵州学政的翁同书向朝廷奏疏称:“贵州盗风日炽,镇远、黎平二府尤甚。黎平距省最远,更易藏奸。该郡匪徒共有三种:一曰土匪、一曰苗匪、一曰外来游匪,数百为群,聚散无定,捕之辄越境窜。”

为了达到在黎平府境内“清内匪”的治理目的,胡林翼下令府属六厅县严编保甲,严格规定:府属各寨每十户成立为一甲,十甲建立一保正,南北四乡建立一保长。责令保甲长逐寨挨户清查户口,造清册两份,一存官署,一存保正。做到甲不漏户,户不漏人。即使是寨外独户和僻远不足一甲的散居人家,也要选择一个年轻力壮晓事者为庄头,听命于附近的保正。就连庵观寺院的僧尼也要开列名单于甲尾,以便稽查。

保甲编定之后,黎平府随即印制《保甲团练章程》,分别从立卡房昼夜防守以盘查“匪徒”、按保甲加紧筹集经费以备急用、严明稽查册清“匪徒”无自容、加紧操演守御战法、调遣巡逻须用邮笺证件等五方面钳制当地民众和潜入府内从事反清活动的会党人员。此外,还采用严酷的“连坐法”加强保甲制的地方自治管理,并列出规定如“本寨被盗而各户不救援者,按户罚钱百文。同款失事而闻报不救者亦按款罚银二十两”,守罚兼用,从而达到“本境之盗无从生,外境之盗无所容”的目的。

咸丰二年(1852年)初,胡林翼下乡巡视,查核户口。他发现各村寨仍有遗漏户口,便严责该地保正、甲长,并再次发放印簿责成乡正、团长逐一再次记录入册,严令不准遗漏户,漏者必咎。胡林翼如此重视健全保甲制度、强化户籍清查管理的作用,其统治目的是“稽查秘户口,清匪徒无自容”。

在保甲联防,守望相助,人自为战,村自为战的严密自治下,黎平府境内“弭盗于未发之机先,乡村赖以安帖,行旅恃以无恐”,反清会党的活动在这一带出现空白。

(二)建碉堡,“保境安民”

咸丰二年(1852年)四月,太平军自永安(今广西蒙山县)突围之后,乘胜北上,直逼广西省会桂林。太平军围攻桂林整整一个月未能攻下,洪秀全等决定放弃桂林,“别作良图,以谋进取”。这时太平军的进军路线有两条:往北可入湖南,往西可进贵州。太平军从桂林撤围之后吓坏了防堵黔桂、湘桂边界的清朝官吏,他们纷纷传闻太平军将向西挺进贵州。

黎平相距桂林不足300公里,云贵两省征调入粤会剿太平军的部队以及往来文牍均由此经过,因而成为贵州的门户,守住黎平就能保全贵州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防守黎平的胡林翼当时收到“廪牍频来”的太平军西进报告,他“日夜筹思设”,调集古州镇、黎平营全部的千余名兵丁驻守在黔桂交界的险要隘口,扼守天堑都柳江。同时,他采取的更为重要的有效措施就是“用民力”,“言战不如言守,用兵不如用民。用民力以自卫,尤不如用地利以卫民”。他急令开泰知县魏承祝、委员州制韩超专门负责役使府属各保甲苗民修筑碉堡防守。在都柳江沿岸“凡与粤界之处约二百余里以河流三大支为界,由远及近,由外到内,均当一律办理。日役土木竹石二千数百人”,日夜加紧修筑碉堡。碉堡内的“防守之具,大概与城守相类。其堡外静僻之处,或铲削以杜人迹,或旌旆以示声威,或巡徼以绝窥探”。

广西生员张华山等主动联络与贵州隔江相望的葛亮寨、青旗寨、福禄塘、靠头寨等地苗民共筑一大堡,率乡勇防守,和贵州的八洛等四堡互为救援。

对于都柳江水道的防守,胡林翼则下令设木筏混江龙阻绝水路,备八浆小船20支巡江。最后在由粤入黔的门户古宜(今广西三江县)附近的牙双等地“筑堡三座,堡大小略殊,每处地可驻扎兵练二三千名”作为黎平的外围防线。

据史料记载,当时胡林翼在黎平府境内为防堵太平军强征苛派民力“建碉堡四百余座,严扼要隘,储谷备城守,地邻湘黔,匪戢而民安”。

碉堡防线建成之后,胡林翼制定了《极边要隘章程》,实行“官民并守”。规定:每堡建官房三间;建平顶土房、土库三百间;常存米一百石;常存钱一百千;常存火药、铅弹三百斤;常存桐、茶油二十石,每夜点灯笼,并诱贼入伏所,用可代火;常存盐一百斤;应备石灰二千斤;应备铁锅六十口;应备石灰火药瓦罐二千个;应备木架高脚灯五百个;应备铁菱角三百斤;应备木蒺藜三千个;应备石灰风车五架;应备搪炮子棉絮被四十条;应备大小旗帜百面;应备竹篓四百个(轻而易运,内装土石击贼);应备大小木桶二百个(盛水,并可装土石击贼,靠头堡有泉一眼,八乐堡有新池一处,均可少备木桶);应备大小绳索一百斤;应备生铁一千斤制造各器;应备滚木炮石万斤;应备大小木炮数十个(埋伏山谷所用);制造弹胡卢二百个,大辘轳一百个(以备援引木石,上下轻便);常时巡守兵丁百人;预备临时调用附近民苗二千名。

胡林翼采取以守为战、重用民兵的战略思想,在严密的防堵和巡查中,“盗首黄浪子等次第翦除,二三十年不见天日这区,始获安堵”。

太平军虽然没有向贵州进军,但胡林翼苦心经营的“建碉卡四百五十余座,连屯相望”的碉防法,显示出他对付太平军手段的“高明”。

(三)办团练,培训黔勇

大办团练是咸丰初年清廷下令南方各省在野在籍官绅重点抓办的一项军事建设,他们通过组织地方武装力量来对付太平军,曾国藩的湘军就是地方武装力量的典型代表。胡林翼在黎平办团练,从组织到武装有一套完整的纲领。在战略上,他认为,“言战不如言守,用兵不如用民”,“征兵满万,不如招募三千”。他十分推崇明朝戚继光“选兵不用城市而用乡农”的练勇治军法,主张“招远之惰民以充练,不如即本境之农民以自守”。他上疏陈说治团练守土比朝廷征兵剿匪节省财力物力,并且战斗力倍增,“无征遣之烦,土著之民保护乡里,其情既切,其勇自倍,节浮费而收实效,计无善于此者”。在战术上,他注重培训精悍团练,讲究攻守防御战法,严格布阵,加强长短武器的协同作战等。

在黎平府境内,胡林翼共“办团练一千五百余寨”,整个黎平都处于战备状态之中,每堡临时听调用的民苗由乡正团长带领,每人以两片“团勇”标字缝于胸前和背后衣上,正式组成地方武装团练——黔勇。

黔勇组成之后,胡林翼先后制定了《兵练支放章程》《剿盗十三条》等,严格加强对团练的管理和训练。他说,“有团不练与无团等同”,“以不选不练之兵练剿盗,盗贼必拒,兵必溃;以精兵精练剿之,则盗必窜”。他认为加强练勇的目的是“编成行伍,课其技艺,使知且战且走之法,民无裹胁之虞,贼无拦入之势”。一方面,胡林翼着重抓精悍团勇的培训,“练勇之数不宜多,精而不多,一以当百;多而不精,百不当一”。他下令从各堡团练中挑选出五百名“精悍跳汤”的勇力者组成生力军,令州判韩超率领,设行、队、哨组织练勇。每7人为一行,15人为一队,45人为一哨,按行、队、哨排练布阵:持棉絮当牌者居中前,长矛刀手继之。由30人专操抬炮,结合黔地山高坡陡的特点排成雁阵。另一方面胡林翼又加紧督促各堡乡正团长每逢三、八日清晨召集团勇操练,演习攻守之法。严令团勇闻警必须齐心守护,齐心救援,齐心擒捉“盗贼”。临战之时人人奋勇,人人谙练,足以自保,亦足以共保。为了更好地发挥连屯相保的防御作用,他又下令各堡平日选择一二谨慎精明的团勇为巡丁专务探报,一旦遇贼沉着不误事。

胡林翼总结出清军围剿太平军“无战不败”的根本原因是“恃火器而不练杀手”,所以他十分重视长短武器相互配合作战。在操演布阵时明确规定:鸟枪在前,刀捍在后。鸟枪恃刀队而前,刀捍仗鸟枪而进。要求团勇“精鸟枪以护刀捍,精刀捍以护鸟枪”。

咸丰二年(1852年)六月,活动在湖南靖州一带的红巾会小股力量进入黎平府境内,距锦屏县城(今锦屏县铜鼓乡)5里。胡林翼急令当地各堡乡正团长率领团勇进攻红巾会,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团长单盛裔、程杰、程桢、沈有梅、徐金堂均被红巾军杀死。不久,活动在广西融县的一支天地会队伍攻入黎平府永从县境,驻防靠头堡的州判韩超率领训练有素的主力团勇迎战,战斗十分激烈,天地会部队受挫,首领杨阑生等9人不幸被俘并惨遭杀戮。

胡林翼由于在黎平培训出自己的嫡系部队黔勇,又指挥黔勇镇压反清队伍和防堵太平军“卓有成效”,所以受到了清廷的赏识。朝廷恩准其“治团练剿土匪,令得便宜从事”。

(四)屠翁安,“大显身手”

咸丰三年(1853年)秋,翁安县农民刘瞎么等不堪忍受清廷胥吏的残酷盘剥和家中粮食被搜刮完充军粮,在齐榔寨聚众,宣布起义反对清朝的黑暗统治。苗族义军杀死朝廷差吏,立“莲径庙”议事。翁安知县徐河清率兵前去镇压,遭到苗族起义军的迎头痛击,大败而回。不久,黄平、凯里、都匀、清江、镇远等府州县的苗民群起响应,声势浩大,震惊清廷。

贵州东南部的苗民起义,与太平军互相声援,共同打击清王朝。当时贵州的兵丁大多数已被征调入湖南会剿太平军,苗区无兵防守。清廷急檄胡林翼率黎平团练“总办镇远、都匀、清江、清平、乌沙、凯里等处苗匪,兼办黄平、翁安等处榔匪”。十一月,胡林翼从黎平带练勇500名进抵乌沙,约定三郡文武官员各领所部兵练分守要隘。由胡林翼负责率其团勇发起主攻,他指挥的团勇骁勇强悍,能征善战,终于在第三次的鏖战中攻破苗族起义军严防死守的战略要地下乌沙寨,血洗下乌沙,义军首领牛坐、九坐及数百苗民被杀害。接着胡林翼又统领各部兵练攻下苗族义军坚守的各个苗寨,最后,刘瞎么、杨三三等主要首领也被俘和杀戮,这场反清起义被胡林翼血腥镇压。胡林翼因此功被清廷擢升为贵东兵备道。

咸丰四年(1854年)初,湖南巡抚张亮基奏调胡林翼率黔勇赴湖南会剿太平军。贵州巡抚则急奏请留,认为胡林翼“现办黔匪,事关全省大局”,因此“以贵州留不行”。不久,御史王发桂竭力疏荐胡林翼在贵州治团练剿土匪有成效,赞扬胡林翼办团练“捕盗锄奸,饶胆识,所练勇仿戚继光成法而变通之,锐健果敢,—可当百”,请调胡林翼率黔勇赴楚“剿贼”。

湖广总督吴文镕坐镇武汉,指挥清军围剿太平军。在武昌戒严的紧急形势下,他急呼“以将卒宜选练,且冀黔、湘军至,收夹攻之效”。于是,清廷“调胡林翼率黔勇来会剿,又约曾国藩水师夹攻”。胡林翼接令后,从古州(贵东兵备道驻地,今榕江县城)“率黔勇千人行次通城,进援武昌”。开始了参与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生涯。尔后,胡林翼在八年多围剿太平军的战斗中,主要是依靠其嫡系部队黔勇。

黔勇主要是由贵州东南部(今黎平、锦屏、榕江、从江、天柱等县)的苗族、侗族农民子弟组成。由于居住的环境山高林密,常有虎豹出没,十分恶劣,他们练就了强健的体魄和敏捷顽强的生存本领,进入平原作战后,就显露出超常的体能优势。被清廷提升至总兵、赐号勤勇巴图鲁的朱洪章和“打进南京第一人”、官至副将的陆开德就是其中的代表。胡林翼由道员而升为四川按察使、湖北布政使、湖北巡抚,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仗黔勇之力。


责任编辑: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