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一件由盘县“草民”引爆的贪腐大案  

一件由盘县“草民”引爆的贪腐大案  

作者:斯信强 阅读量:66 点赞:0

北宋时有一位京城安上门的监门小吏郑侠,因画《流民图》写《论新法进流民图疏》,私发马递(紧急文书)直送银台司,呈至神宗皇帝,导致神宗废除新法,并于不久后罢免王安石的宰相职务。后来郑侠被交到御史台,“治其擅发马递罪”。无独有偶,清代乾隆时,贵州普安州(治今盘县)也发生过一桩民人将呈词夹入军台包袱被呈送到乾隆皇帝面前,最终导致贵州巡抚良卿和前任巡抚方世儁被正法、藩臬二司遭惩的案子。事见诸《清实录·高宗实录》,而盘县方志中未记。

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八月,因黔省运铅屡屡迟缓误期遭乾隆帝多次饬查,良卿为卸己责,上折弹劾下属威宁州知州刘标运铅不足额数,短缺一百余万斤,并亏工本运价。九月十一日,乾隆帝下谕:刘标著革职拿问,交与该抚严行审究,务得实情,定拟具奏。同时下谕给军机大臣说:“刘标已革职拿问,交良卿审究。但黔省办运铅斤,屡经迟绥误期,皆由良卿不实力督办所致。今因节次饬查,始将属员侵欺等弊查参塞责。”“刘标一案现交该抚严审,务须彻底根究,讯得实情。”“若该抚尚欲存心袒护,曲为劣员开脱,断难逃朕洞鉴,必将良卿重治其罪。”良卿于九月下旬上奏:审讯革职威宁州知州刘标,其亏缺铜本脚价银四万八千三百九十余两,少铅七百余万斤,又缺工本脚价银十余万两。请将专管铅务的粮驿道永泰以及知府马元烈革职究审,并恳派大臣来黔会审。乾隆帝于十月初四日览折后降旨:永泰、马元烈著革职,派内阁学士富察善驰驿前往,会同该抚一并详查严审究拟具奏。良卿在任四载,属员承办铜铅亏缺如此之多,漫无觉察,所司何事?著交部严加议处。刘标欠项若不能完,即著良卿等三人分赔。 

不久,被良卿奏请革职之刘标的上级粮驿道永泰,向户部呈报刘标亏空缘由,揭发按察使高积营私枉法之罪,其中涉及良卿。 

就在此时,统兵进攻缅甸的副将军阿桂从军营发往京师的报匣中,夹有普安州民吴国治的诉词,控告官吏土目借口军兴,私派累民,侵蚀恩赏银两。乾隆帝得知后于十月十五日下谕,严斥良卿之过,派遣大臣往审。说:自滇省办理军务(攻缅)以来,经由各省俱特发帑银赏赉急公奉上之民,屡饬各省巡抚悉心洞察,务使百姓均沾实惠。良卿一再回奏官员胥役“实无丝毫侵扰”之事,今阅普安州民呈词,所控之事,“款证凿凿”,“则前者良卿所奏,全系捏词欺饰,不可不彻底根究,良卿之罪实在于此”。永泰揭报高积违法之事,又涉及良卿。此案关系重大,非富察善一人所能查办,著湖广总督吴达善往黔,会同钦派侍郎钱维城审讯,务令水落石出,“以惩积弊”。如良卿、高积有应革审者,吴达善即一面奏闻,一面将二人“革职拘禁,毋任稍有腾挪掩饰及疏虞自戕等事”,并留心访察良卿任所赀财。

不久,案情发展,不仅现任巡抚良卿、按察使高积难逃罪责,前任巡抚方世儁等官也被牵涉。在刘标呈控铜厂赔累及各上司勒索缘由的簿册中,记有各官索银详情,前巡抚方世儁计勒索白银六千余两。乾隆帝得知大怒,于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初六日,连下五谕,敕令从三个方面严查:其一,审查高积,著吴达善将其任所赀财严密查封。其二,复审良卿。乾隆帝说:良卿与高积同在省城,“岂有署藩司私卖水银而巡抚毫无闻见之理,何不早行查奏?”“其中或有知情袒徇及希冀分肥情弊,亦未可定”。著吴达善将良卿因何隐匿不报情由,以及二人平日有无往来密交形迹,严审据实具奏,并将良卿任所赀财查抄。其三,革方世儁职。

十二月初七日,吴达善等向乾隆皇帝奏称:普安州知州陈昶随同会审吴国治等控告许文衡等私派累民案,“勒取悔状,显有回护情事,请旨革职”。同日,乾隆皇帝降谕:“陈昶著革职,与案内有名人犯交吴达善等一并严审定拟,具奏。”同时谕告军机大臣等:“据吴达善等奏……其普安州知州陈昶于承审吴国治一案,勒取悔状,显有回护情弊,己降旨将陈旭革职,交该督等严行审讯定拟。此案原被告既确有其人,而被诬之许文衡等有曾经州民吴国治等控告,必非尽系虚诬。而从前良卿等即委该州会同查办,致有抑勒回护之处,均须彻底查办,以示惩儆。至于民人呈词,敢于夹入军台包袱内达御,实属可恶,即所控审讯属实,亦应另案查明,重治其罪。”又谕:“前因军台递到阿桂奏折,包袱内夹有普安州民吴倎等具控该州官吏土目人等侵蚀派累一案,当经寄交吴达善等查审。今据奏称‘委员前往查办,原被告俱实有其人,至所控州役许文衡一犯,曾于三月内经州民吴国治等在经略大学士傅恒处控告,随即发交查讯。良卿饬委贵阳府知府韩极,并令该州陈昶随同查审,讯系虚诬,取有吴国治等悔状,将许文衡羁讯’等语。良卿等查办此案时,以普安州民人所控之事仍令该州会审,致有抑勒取结情事,办理实属未妥。已谕吴达善等彻底查办矣。经略所过地方,遇有呈控寻常事件,原可饬交该州县详查办理;若事关官役私派累民,即在途次军务匆忙不暇具奏,亦应一面批发,一面遇奏事之便随折附闻。此案傅恒接受呈词,何以未经奏及?著传谕傅恒,令其遇便奏复。”傅恒寻奏:“臣赶赴军营,沿途从不接受呈词,此案实未经批发。” 

以上文字是说,吴国治等控告州役许文衡这桩民告官的案子,由贵州布政使署巡抚良卿查办,良卿竟将案子交被告许文衡上级普安州同知陈昶查处,以至发生包庇被告勒令原告悔过之事。其间还弄出此案经经略大学士傅恒批发的谎言。乾隆皇帝认为此事“办理实属未妥”,谕令吴达善等彻底查办。

同日,乾隆帝还在谕旨中说:“良卿与高积交密往还,并令幕宾通同勾结,肆意侵渔,实出情理之外,不料良卿竟敢如此。督抚与藩臬,至于上下一气串通结纳,任意营私,将何事不可为?此则甚有关系,不可不审明从重治罪,毋令稍有遁饰。至永泰、马元烈,为刘标本管上司,岂有馈送遍及抚司,而道府转无交结之事?”著严究定案。至此,良卿已岌岌可危。

十二月三十日,呈词夹入军台包袱的情况查清。吴达善等复奏:“遵查军台报匣包袱内夹入普安州民吴倎等呈词一案。臣等饬员密访,有南笼镇兵鞠大凯自滇回黔,曾经见过吴倎。讯据吴倎系普安州人,在腾越州盏达军台充当号书,安文正亦在彼充当马夫,并向伊告称欲向经略处告状等语。想驰递报匣必系该二犯经手商谋夹入呈词。现在咨提解黔,审明另奏。”得旨:“知道了。务得实情,严审定罪。”

其间,在乾隆帝数十道谕旨的授意和切责下,湖广总督吴达善、侍郎钱维诚、内阁学士富察善,对这一事涉两任巡抚和藩臬二司遭惩的贪贿案情也基本查清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正月十一日,吴达善查办的陈昶承审吴国治一案实情奏到御前:“查审普安州民人吴国治控告差役许文衡藉差派累一案,系良卿委令该州陈昶会审,意在从宽,以致该州始则藉端斥责原告,继复授意劝和。”乾隆皇帝阅奏勃然大怒,当即谕军机大臣等:“不意良卿竟敢负恩藐法若此!伊受朕深恩,简任封疆重寄,乃与臬司高积上下扶同,营私肥橐,置一切公事于不问。如刘标亏空累累,姑容瞻徇,已属大奇。甚至普安州民人控告知州之事,即委本州会审,希图弥缝了事。其存心欺饰,实出情理之外。较之方世儁之婪索银两情罪尤为重大,自应立置重典,以示惩创。著传旨吴达善等,即将各案内与良卿关涉之处迅速审明,问拟立决具奏。良卿并不必解京,奉旨后即应于该处正法示众。”

这段谕旨告诉我们,乾隆帝对良卿与臬司高积营私肥橐,姑容瞻徇刘标亏空铜本的罪过还认为仅属贪婪,而对其存心欺饰、欺君罔上的情节,尤其忍无可忍。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二月初二日,乾隆皇帝最终下谕宣布良卿等人罪状并作出判决:“前因良卿在热河道任办事尚知奋勉,是以加恩擢用巡抚。岂意伊志满意足,又恃地远或易为欺,乃于刘标亏空一案发觉后,经永泰等前后揭部控其与臬司高积交接,并勒索馈送各款。因特派吴达善等前往查审,节据讯出良卿与高积受贿交通,听其贩卖水银,并任幕友往来无忌,已属败检不法。至刘标积年亏帑侵公数至二十四万有余,良卿既巳明知故纵,并授意令人弥补,复请添移钱局,冀为通融掩覆。及经部驳,知事必败露,始以一参塞责,又不严追亏项,辄批令将出借银两私留作抵,不行列入查封款内;而于平越府之私交兵米折色,侵蚀口袋、脚价等项,并不觉察劾究。是其徇纵劣员,毫无顾忌,致通省效尤,罔知检束,吏治官方不可复问。良卿负恩若此,实属情理之外。甚至普安州民人吴国治告官吏科派一案,不即严行查办,转令被控之本州知州陈昶一同会审,致使抑勒劝和,颟顸了局。是其心存消弭,尽丧天良,公行欺罔,并不止于骫法婪赃。封疆大吏败裂至此,天理国法尚可复容乎?良卿著依拟处斩,即于贵州省城令钦差大臣监视正法,俾各省督、抚共知炯戒。至方世儁在黔抚任内婪索刘标货物,并于开矿一事受贿盈千,其罪亦无可逭,但所犯专在得赃,较之良卿欺君长奸、目无法纪者尚属有间。方世儁著从宽改为应绞监候,秋后处决。并将此通谕知之。” 

旨到,良卿被处斩于贵州省城,旗籍被注销,其子富多、富永发配伊犁畀厄鲁特为奴。涉案者皆受到惩罚。

良卿如仅有婪索而无欺饰,或许不至于死,至少不会被斩立决,估计最多也就和方世儁一样判绞监候,秋后处决。是其在吴国治告官吏科派一案中的表现惹恼乾隆帝,使得乾隆帝痛下决心置之于重典。从这个角度说,是吴国治夹入军台包袱的呈词,使他最终断了头。至于吴国治等被重治其罪,着实令人同情。吏胥作奸犯科鱼肉乡民,老百姓受苦最深却无渠道反映到最上层。吴国治费尽心力将呈词送到皇帝那里,会审时却先被“藉端斥责”,后被“抑勒取结”,而被告却被“回护”了事。几经周折后,虽然私派累民者受到惩罚,吴国治自己却也搭了进去。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